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修真门派掌门路 齐可休

第六百七十一章 劫雷起又平

    “上八门!?”

    前脚刚笃定这鬼物必定发自心魔,丫后脚就抛出个自己这辈子从未听过想过的新名词,思路又被弄得晕乎乎的,不过……

    我管你上八下八还是王八!

    齐休此时的全副身心都寄系于无影安危之上,内心嘶吼着,咬牙一挣,意识便不知第多少次脱出那处深渊。

    刚那齐云城金丹说无影被轻松逮住?这话里……至少说明无影仍活着!好好好!我还有相救的机会!一刻不能再等了!

    他想清楚就睁开双眼伪作愤恨之状,第一个飞出大殿,“那逆徒在哪!?快带我去!我要亲手家法了他!”

    可惜田家金丹老修和殿中诸人也一股脑跟了出来。

    “逆徒?”

    报喜的齐云城金丹打量面前满脸怒色,连基本礼仪都好像顾不上了的齐休几眼,“哦,是楚秦门的齐掌门罢?”

    听齐休言语,他猜中了这位楚无影授业座师的身份,那么其激动些的确情有可原,便没着恼,拱手回道:“诸位师叔已将楚无影锁拿,齐掌门稍待,他负你多年教养之恩,待会儿让你俩见上一面……呃……”

    齐云城金丹应是位年纪轻轻的修真呆子,无甚城府,说到这,才惊觉贸然替长辈修士向外人胡乱许诺不太好,幸得反应算快,立刻话锋一转,“原属应该……会有机会的。”

    “齐掌门且消消气。”

    田家金丹老修始终形影不离,见状接口:“既然那边没传来什么不好的消息,想来应是楚无影天良未泯,见到他楚家亲族后便含愧自行就缚,没再造成更大的恶果。请放心,我田家忝为大族,行事从来光明磊落,待列位师叔审明桉情后,定谨守道门宽和之旨,不会轻易论他死罪。”

    对明显在防着自己什么的田家,齐休哪会被此等虚语所诱,闻言愈发表现得气愤了,恨声答:“被那逆徒戕害之人何其无辜!他哪配得到宽宥!落我手上,定斩不饶!”

    “齐掌门无须如此动怒。”

    “家门衍散,出一二忤逆之徒实寻常事,道友看开些就好。”

    “是啊,齐兄乃我齐云正人君子,和楚无影那厮又早已师徒两分,没得多年后还要为其置气遭罪的道理。”

    其他人见他这样,纷纷友好地出言劝解。

    “哎!”

    齐休边叹气做戏,边疯狂转动脑筋想辙,这时大家又听到一声长笑,原来是那边追捕楚无影的主力修士们凯旋了。

    “哈哈哈!”

    发笑者乃一位御兽门元婴,也是九星坊左近之地的守护,他打头按下遁光,“凶徒已擒获,劳动列位贤侄远来奔波了。”

    齐休只得先和众金丹一道向其行礼致意,并做客气言语。

    楚神通和楚青玉也回来了,神情落寞地随在御兽门元婴身后,还有老熟人闻心,和数位大周书院儒袍修士聚做一处,其余修士大抵出自齐云御兽两家,陆、蓝、蔡诸家修士都在。

    “事既已成,诸位道友于本门皆有大功,喀尔绍在此谢过。”

    此间主人御兽门元婴自报家门,原来与白山御兽门化神喀尔威明同族,他先拱手谢了一圈,又将众人往大殿中请,“来!今日设有饮宴,咱们一定不醉不归!请!请!”

    然后龙行虎步当先进殿,听到众人恭喜谀词后口中又感叹:“那凶徒身负影遁绝学,绝非易于之辈,幸得本门与天姥阁诸家算计周详,又布下天罗地网,才能一举成擒不使其再流窜为祸!”

    这话落到齐休和楚神通、楚青玉三人耳中,自然格外不是滋味,齐休趁大家乱糟糟进殿的机会,落后几步,终于重新凑到楚神通身边,传音询问当时情况。

    “是齐云城元婴冯甄,用了命运阴阳大道的卜算之法,才能精准寻着他,御兽门又派出克制影遁的一只元婴灵兽……”

    在三楚谋主面前,楚神通知无不言,简要地把此事梗概全数告知。

    “那……”

    齐休听说楚无影是楚青玉现身呼唤后才被擒住的,心中更加烦乱,又得知楚无影被田无常、狐诩二人协同御兽门元婴掳走,不由埋怨起楚神通一贯的鲁钝来,“那你当时怎不跟住田无常他们,反而没事人一样回这儿来呢?无影怎么说也是你楚家人,你作为长辈,又是齐云自己人,你提一句要跟去盯着后续审问事务,说句保证不护短,但也绝不能让无影受到逼供栽赃不行么?这要求有理有据有节,陆、蓝、蔡等交好诸家当面,想必不难获得支持……现在好了,无影被押去哪儿了咱们都不知道!”

    被他好一通抱怨,楚神通这回倒有自己的主意,用审视的目光打量回来,“齐休,难道你到现在还在做着从中捞人的美梦么!?”

    “总要尝试一下!?”

    齐休反瞪回去,“那可是无影!”

    “百余年分别,无影变成了什么人,恐怕我们早已不知其心了!?”

    毕竟和楚无影的感情澹些,楚神通又太了解齐休了,见他还想试着去上蹿下跳找辙,厉声斥道:“无影当年就交通黑手,现在又杀了田家嫡亲晚辈,证据确凿,我怎么维护?你别再想东想西了!我知你把无影从小拉扯大,情同父子,但我现在还就怕你们这不是父子,胜似父子之情!”

    碧湖宫桉发多年,随着大周书院和齐云派对黑手组织的毁灭性报复以及这些年坚持不懈的打击,不少人证物证逐渐浮出水面。因为一直蒙面,单线联络的上级元婴又失踪了,楚无影曾身为黑手一员的证据链并未征集完整,但一些被捕的黑手组织成员的证词中,都曾交代过出任务时队伍里有位善长敛息影身等手段,以及体貌特征都和楚无影十足十对得上的同僚存在。

    光沾上黑手一节,楚神通实际就不想保楚无影了,遑论现在又犯下新错,杀死齐云城化神老祖嫡亲后辈这事一个应对不好,三楚在齐云以后的日子无疑会更难熬。

    齐休当然知道楚神通的想法顾虑,换成别人,那放手就放手也算了,但楚无影不行,自己必须做点什么,“田家如此大张旗鼓,必定另有所图,只要他们有所图,可能便有转圜之机。无论如何无影身为楚家人,你这楚家老祖凑上前过问一下,总不至于就得罪了田家罢?”

    “难道你和无影曾私下做过什么秘密事?!”

    楚神通见他仍纠缠不休,警惕地质问:“所以你才如此紧张……田家若是搜他魂,不会搜出些什么祸及家族之罪吧?”

    “哼哼,当年楚夺将他交到我手上……”

    齐休并不知道楚无影曾自作主张害过分封三代的陵梁宗首任掌门萧选,更不知道楚无影后来遇见了已入魔极深的赵瑶,以他的视角,除了曾指使楚无影刺杀过一些人,其余祸及根本的秘密楚无影都未参与,否则当年就不会单只忧心见过赵瑶的齐妆一个遭到大周书院或者其他势力审讯了。

    两人传音争执耽误了些时间,齐休话才说到一半,里面的喀尔绍已在朗声招呼:“楚道友!?此番没你可成不了事,快快来!老朽要先谢你一杯!”

    “正该如此,楚前辈,齐掌门,快往里请。”

    那依然在旁监视的田家金丹老修也笑了起来,做相请入内之状。

    楚神通只得举步进殿,齐休讪讪随在后面,这时才注意到闻心也没进去,四目对上,差点双双当场红了眼眶。

    一个知道对方就是空问和尚,偏必须要装不知道,一个不知道自己当年卧底身份早已暴露,身为大周书院执法修士,偏又必须保持一定距离。

    于是双双只得尽力克制,抱拳致意后低头闷声不响地并肩往里走。

    此时惊变又生,南方离楚无影被擒之处不远的地方,突然爆发出勐烈的异象,天地灵气如凝成一白一黑两道极粗龙卷,向地面汇聚而去。

    “这是?”

    走到门口的楚神通惊诧回头,里面的喀尔绍等人也冲了出来,功聚双目齐齐探看,“哦,可能有本门子弟尝试结丹……”

    喀尔绍先还不以为意,直到数息之后,龙卷上方隐隐出现黑压压的劫雷,他才惊呼:“有人结婴!?不可能!”

    白山御兽门可供修士结婴之所只有六阶狮巢,而那处地方灵地才三阶,人类修士是绝对不可能结婴成功的,哪怕对灵地要求不高的本门灵兽,如果打算结婴,也不会放着六阶狮巢不选选择那里。

    “黑白双影……”

    只有齐休和闻心猜出来是谁,两人口中不由同声喃喃。

    可惜这异象没维持多久,忽然所有劫云龙卷一缩一闪,然后如梦幻泡影般涤散湮灭,重现原来的朗朗青天。

    两人又同时想到了一种可能,这次,眼眶真的红了。

    “无影……”

    齐休心如刀绞,以袖遮面,不令身边死死盯梢的田家金丹老修看见自家眼角流出的两行浊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