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商界大亨 方片2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 美隆才是软柿子

    “摩根和洛克菲勒这些家伙真是太过分了,真当我们美隆是好欺负的吗?不要以为在媒体上发几个消息,让几个贱人掉几滴眼泪,就能拿捏住我们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他们这是痴心妄想!”

    奥纳格城堡的房间里,亨特在破口大骂,他的盛怒相当上头。

    不过这也难怪,他前几天才在这里拍着胸脯向周铭保证,在匹茨堡这里他能罩着周铭,美隆的威名能吓退对手,结果现在就出了这样的事,亨特觉得自己丢大脸了。

    另一边威斯丁则感到有些不可置信,他无法接受事情怎么就到了这个局面,皮耶罗那些人怎么敢这么做的,放着周铭不管直接将矛头对准自己,难道这是认为美隆比一个华人还好欺负吗?

    有一瞬间,威斯丁都感觉自己从小树立的三观都要崩了。

    周铭就坐在沙发上静静看着这俩人表演,周铭现在可不好说话,很担心刺激到这俩人脆弱的自尊心。

    但相比他们,周铭倒是有点明白皮耶罗那些家伙的想法。

    因为如果那边真是皮耶罗在背后主导的话,以自己跟他合作这么长时间,他肯定对自己感受颇深,知道自己是一个变数,而任何资本家最不喜欢的就是变数。

    而美隆这边就不一样,虽然没从体量和底蕴上看,美隆的确要比自己强很多,但同样的,摩根和洛克菲勒这些豪门跟他拉扯这么多年,同样也对他十分了解。

    那么对这些稳定压倒一切的资本家来说,不是周铭妄自尊大,相比自己这个充满变数的对手,肯定美隆这边才是货真价实的软柿子。

    默默的独自喝了好一会咖啡,等亨特和威斯丁的怒气发泄的差不多了,周铭才敲敲桌子,提醒他们现在不管是不是皮耶罗,不管他们究竟是怎样的想法,解决目前的困境才是当务之急。

    周铭尤其提了一句:“相信你们和美隆其他人都不希望这事情一直发展下去吧。”

    这句话让亨特和威斯丁悚然一惊,他们这才想起自身的处境。

    他们可是想利用这次跟华夏的合作,提升自己在家族中的话语权,威斯丁就不用说了,他都是要被理查德族长给收回股份,以后还是不是美隆人都不好说了的。

    至于亨特这边情况也好不到哪去,要知道资本家族都是相当现实的,随着全美经济不断的转向高精尖和能源方向,他们越来越难的制造业,自然在族内的话语权也越来越薄弱,大有跟威斯丁同样被边缘化的趋势。

    如果不是这样的担心,他们哪里会如此积极的配合周铭搞这些事情?

    原本事情很顺利,可现在当这些批判的消息铺天盖地,他们的形势顿时又变得危险起来。

    因为当初他们为了最大限度的加强自身在族内的话语权,是特意绕过了新族长理查德的。

    当一切顺利时,理查德不能说什么,不能和族内这些制造业族老们对着干,可一旦捅出这么大的篓子,那对理查德可就是天大的好消息了。

    简单说,

    如果换成他们,他们一定会利用这个事情大做文章,把责任全推到自己身上,收回自己的股份将自己边缘化,甚至直接逐出家族也很可能。

    而原本自己争取的这些制造业族老,鉴于现在的形势,他们也不会支持自己。

    这样的想法,越想越让亨特和威斯丁越想越心惊胆战了。

    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亨特和威斯丁都很坚定,可话又说回来,他们光坚定也没用,面对现在几乎一面倒的局势,他们根本拿不出办法,整个舆论战完全是被压着打的,甚至到现在都已经开始有媒体拒他们的稿了。

    虽说媒体拒稿更大可能是为了提价,但这本身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可以说他们的三板斧已经用完了,对手也知道他们只有这三板斧,因此他们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要不然我们找其他人一起开个会,或者私下跟他们说说看,至少先稳住他们的心态再说。”亨特提议道。

    周铭摇头,倒不是亨特的办法不行,主要是他的办法治标不治本。

    而且虽说制造业相对其他行业受舆论影响较小,那也只是一般情况,现在明显这舆论已经到了沸点,那就不行了,毕竟现在已经出现有人承受不住舆论压力而公开表态会重新考虑合作了的。

    其实对此威斯丁也明白,这段时间这个办法他们也没少去做,可结果却是微乎其微,最终威斯丁将目光放在周铭身上:“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周铭先生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威斯丁这也就是礼貌的这么一问,他并不认为周铭能面对这种局势拿出什么办法,可却没想到周铭真的点了头。

    “我这边确实有一个想法,就是完全支持全美电视台的意见,我们必须抵制跟华夏的合作,摆出一个强硬的反夏姿态,全力的支持国产商品。”周铭说。

    亨特和威斯丁当时就傻眼了,在周铭开口前,他们也想过周铭会说出怎样让人拍案叫绝的方案,要不是这样,周铭也不会让皮耶罗那些人那么忌惮,可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居然就这样?

    反夏?然后支持美货。

    你确定这是你想的办法?你确定自己不是反复横跳,又跳回皮耶罗那边去了吗?

    因为在他们看来,周铭这个想法不正合了皮耶罗那些家伙的意了吗?

    “那个……周铭先生不是我们不相信你,只是你要是这么做,确定不会对我们之间的合作造成影响吗?”

    憋了好半天,最终亨特才憋出来这么一句。

    这是相当诡异的画面,华人周铭提出反夏,老美亨特在强调维护双方合作。

    “当然不会有什么影响,相反只有这么做才能让影响降到最低!”周铭说。

    亨特和威斯丁你看我我看你,他们都不明白周铭具体在做什么打算,但他们却明白与其坐在这里干等,不如试一试周铭的方案。

    说服了亨特和威斯丁这边,周铭随后又分别给韩振大使和周司长

    打去了电话,并给他们推销了自己反夏的想法。

    这两位华夏干部一听整个人都斯巴达了,忙劝周铭有什么事情可以好商量,不要冲动做事,他们也知道现在合作遇到了一些困难,但这都只是暂时的,只要迈过这道难关,后面就能畅通无阻。

    “如果周铭你受到了什么威胁,你随时可以离开匹茨堡到我这里寻求帮助,我可以直接带你去见小沃尔什总统,通过外交手段要求他马上放你回国,或者派遣特勤局对你进行保护,所以你千万不要怕!”

    “现在的合作是为了整个华夏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关系到千千万万的人,这不正是你一直以来的想法吗?你的父母和所有同胞都会为你骄傲和自豪!就算不考虑这些,你也要考虑你和美隆家族之间的合作关系!”

    “周铭同志你千万不要冲动呀,你想想为了现在的合作,我们可做了很多工作,这都是你长时间努力的成果,我们不能轻易放弃,而且如果你放弃了,这不也正中了那些别有用心的家伙的下怀了吗?你要想清楚呀!”

    面对韩振和周司长先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说,周铭也是哭笑不得。

    周铭再三跟他们强调,自己并不是破罐子破摔,自己也并不是真的要反夏,这只是自己反击的一个方案。

    韩振和周司长对此都表示非常惊讶,因为反夏怎么还能成为方案了呢?

    出于对周铭的信任,他们还是都到了匹茨堡,跟周铭聊了这种方案的一些想法。

    “我的想法就是扛着红旗反红旗,他们不是强调反夏强调要保证美国的实力地位吗?那我们就帮他们继续推波助澜,将这股风潮刮成最极致的民粹。”

    当然周铭也并不打算让自己吃亏,跟美隆的合作仍然会继续,只是要从明面转向暗地里,设备的提供要拆成零件的方式进行运输,时间方面也得推后或者拉长,而国内出口到美国的商品最好进行贴牌处理。

    韩振和周司长都是聪明人,他们一听周铭这办法,马上就明白了周铭是什么打算。

    “你这小家伙的小脑袋瓜子真是绝了,这样的办法都能想到,要是皮耶罗那些家伙知道自己掀起的舆论风潮被你这么利用,他们气也该气死了。”韩振笑着说。

    至于周铭自己则两手一摊表示这也没办法:“我也不想这样,谁让他们联手搞起的舆论压制太厉害,我只好顺应民意了。”

    韩振随后也提醒周铭,虽然扛着红旗反红旗的确是一个规避舆论风潮的好办法,但只是这样还远远不够。

    “毕竟这一次皮耶罗能联手其他几大豪门,说明我们在这边的合作伙伴还处于弱势,只靠一个美隆是远远不够的,最好能多拉一些合作伙伴上车。”韩振向周铭提出建议。

    周铭点头表示这点自己也想到了:“我现在打的这个反夏牌,不光要规避舆论风潮,我还会想办法搞出巨大利益出来,拉人上车!”

    听周铭还有这么好的后续处理思路,韩振和周司长才都真正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