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坟土荒草

番外·长安恶霸

    “怪不得可以与我一战。”霍去病的话如果换在别人身上,那就是骄傲自负,但由霍去病来说,却明显有几分理所当然。

    毕竟在霍去病眼中,同龄人能和自己打的绝对有问题,这不关乎那些同龄人是否有挂,在霍去病眼中,有挂无挂区别不大,反正都是被揍的对象,李敢算是唯一一个能被他暴揍一顿的对象。

    “以后就由你带着他,接下来事情有些多,不能陪你游玩。”武帝平和的语气之中带着不容易拒绝的霸道。

    “好吧。”霍去病也没在乎,他知道武帝和自己舅舅最近的事情非常多,甚至龙城之战打完,他舅舅就开始了下一战的准备,同样武帝也开始调集内朝文武,准备继续作战。

    “我能不能去军营?”霍去病准备拖着李敢离开的时候,突然止步询问道,对于武帝,他倒没什么畏惧。

    “你年龄再长一些,现在还是有些年少。”武帝看了看霍去病说道,他很喜欢霍去病这个孩子,哪怕对方是一个皮猴子,成天捣乱,但武帝在霍去病身上看到了其他的可能。

    “有时间教你兵法。”武帝看了看当初初见的时候,瘦弱不堪的霍去病,现在展露出来的勃勃英姿,寻思着也可以学点兵法了,于是随口安排道。

    “好。”这个时候霍去病还没系统的学习兵法,所以并没有详细的认知,故而在武帝准备教他兵法的时候,寻思着可以学一学。

    霍去病拖着李敢迅速跑路,武帝看着这一幕不由得笑了笑,他很喜欢霍去病,因为看到对方就像看到了少年的自己,再加上这个时候武帝还没有儿子,看霍去病多少有些看儿子的意思。

    三位一体的李敢在被霍去病拖出来没多久就醒过来了,对于这么莫名其妙的战败,三位一体的李敢是不服的,但是不服是没用的。

    “以后你就是我的头号马仔了。”霍去病理所当然的对于李敢进行安排,李敢表示我还没受过这种欺负,我要和你动手,霍去病表示理解,双方再次打了起来,李敢扑街。

    “说起来,你是我在同龄人之中所见过的最抗揍的对手。”霍去病在将李敢打趴下之后,站在一旁,很是舒爽的说道,熊孩子根本没有什么安抚的意思,只有找到了沙包的快乐。

    趴窝之后正在思考的三傻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家三人驱动的这个身体素质不太好,反正肯定不是他们三个的问题。

    “走。”霍去病将李敢带在身边,直接出宫去浪,在这宫廷之中,能治住霍去病的只有三个人,可这三个人都没在这里,所以浪起!

    虽说被揍了不少次,但三位一体的李敢成功混入了霍去病麾下,和其他狗腿定位不同,三位一体的李敢几乎是隔三差五和霍去病就打起来了,打不打得赢不重要,但你想要让我说个服,不可能。

    霍去病也不介意这家伙缓过气来就动手,我霍去病和人交朋友,从来不看别人的出身,也从来不介意动手,接下我这一拳,你就是我朋友,接不下?接不下,那就是狗腿!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三傻到最后真就只剩下嘴上不服了,实际上对于霍去病已经心服了,对方天生懂得什么事情该赏,什么事情该罚,虽说行为之中充满了少年人的冲动,但赏罚分明。

    哪怕是三傻都被这种行为所折服。

    “你快走,鄠县县令带着兵过来了!”三傻大声的招呼着其他人跑,做好了殿后的准备,可能是因为身体年轻化的原因,这哥仨的行为也变得冲动了起来,再加上被霍去病这个长安恶霸带着,这哥仨操控的李敢现在也变成了长安恶少。

    既然是长安恶霸组合,那肯定会做一些恶行恶相的行为,比方说明明有上林苑可以打猎,他们非要去秦岭,然后纵马踩了百姓良田,被当地百姓持刀追砍,在百姓追杀失败之后,当地百姓直接上告鄠县县令,然后县令带了两百人来追杀。

    西汉是纯粹的征兵制,而且是全民皆兵,再加上兵役延续的缘故,先汉的青壮全都经历过大量兵役,而且有很多都上过战场,长安这边的青壮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故而长安恶霸和长安恶少现在正在被追砍,他们那点小打小闹,怎么可能比得上这种军事化打击的模式,对于这些青壮而言,打不过匈奴正规军,还打不过你们这些纨绔子弟了。

    霍去病带着这群人赶紧跑,但架不住鄠县县令拥有惊人的逮捕纨绔子弟的经验,这个县令经验丰富到在当年汉武帝刚登基化名平阳侯,当长安恶霸,打猎的时候纵马踩踏良田被当地百姓举报,带着青壮将武帝都给抓了,最后还是靠印信才被放走。

    反正自从出了这事之后,鄠县县令直接摆烂,抓,就是抓,管他是谁,陛下被逮住都赔钱了,你算老几,抓他!

    所以鄠县县令抓人的胆魄非常充足,根本不怕事,区区几个小年轻,你就是太子我都敢抓,怕个屁!

    最后霍去病和李敢靠着天生的直觉在鄠县县令搞得包围圈完成之前跑了出去,至于狗腿子们,全被抓了。

    “这县令是疯了吗?”跑出来的李敢喝了碗酒缓了缓,就开始骂娘,简直太刺激了,连强弩都拿出来了,这是真敢弄死的节奏!

    “这太正常了,这县令连我姨夫都抓过。”霍去病干完一碗酒水很是随意的说道。

    “你姨夫?”李敢想了想,不多的脑容量努力拼接了一下,终于得出了答案,然后沉默了一会儿,好吧,那就没什么说的,连他姨夫都敢抓,那抓他们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晚上霍去病蹑手蹑脚的回宫,然后被忙完的武帝抓住了,年初卫夫人生了男孩,被立为皇后,之后武帝就再次紧锣密鼓的准备对付匈奴,半月前卫青带着三万精锐骑兵从雁门杀了出去,武帝也终于能缓一缓了,而缓下来的武帝,很快就又想起了被放养的霍去病。

    “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武帝看着霍去病的神情有些揶揄的说道,他已经从侦骑那里收到了消息,整个关中,这个时候权势鼎盛的武帝,只要想知道任何事情,当天就能收到。

    霍去病有些尴尬,他从武帝的神情上已经猜出来对方已经知道了,但他的狗腿子被抓完了,还是他找人给鄠县赔完钱,然后对于被释放出来的狗腿子加强训练,才回来的。

    “那家伙还是那样一个性格啊。”武帝有些唏嘘的说道,他也被抓过,可自从他学会了兵法之后,就没被抓过了,只要不被抓住,哪怕事后主动赔钱,都不算输。

    “这次被抓,有什么感想。”武帝换了一个话题,当年他就是因为被抓,为了避免以后被抓,才专门学习了兵法。

    虽说后续专门有进行加强,但最一开始是为了在被包围封锁的时候,从薄弱地带带着自己的长安恶少军团迅速跑路。

    “只有李老三能追上我的脚步。”霍去病完全没受到教训,不过也对,只要他没被抓,那都不是事,实际上当年武帝要没被长安县令抓住,武帝也是这个态度,被抓的都是废物,哼哼哼。

    “从明天开始,我教你兵法,你也十三岁了。”武帝笑了笑,他要是没被抓住,他也这心态,不过兵法得学一学。

    “哦。”霍去病点了点头。

    次日,在秋老虎的暴晒下,李敢正在看莫名其妙送来的封赏。

    对于飞将的消息,李敢已经不关注了,但是李敢不关注,不代表飞将不干活,尤其是卫青降临雁门,率领雁门的三万精骑出击之后,飞将的消息就不断发往长安。

    没办法,卫青是一个低调温和的将校,所以不喜显露于人前,但飞将不同,飞将最喜欢被人围攻,指挥能力不强,但实力暴强。

    目前的形势就是卫青指挥着飞将,然后卫青让飞将认识到了什么叫做神一级的指挥能力,而飞将让卫青认识到了什么叫做神一般的武力,两相结合之下,卫青干出来了比正史更强的战绩。

    三万骑出雁门,干掉了一个匈奴万骑部,对方从万骑长到小兵,不是被杀了,就是被俘虏了。

    相比于正史只干掉了几千人,还没干掉匈奴万骑的头人,这次飞将展现出来只要队友发挥给力,自己就是敌方高手收割机。

    什么百骑长,什么千骑长,什么万骑长,遇到飞将就是一个死。

    飞将的爆杀模式看的卫青心潮澎湃,要知道一开始遭遇到匈奴万骑部,卫青只是有把握打赢,没把握打死,毕竟那些匈奴千骑长,万骑长看到局势不妙,要带队突破封锁,卫青也没什么办法。

    可飞将的作战模式让卫青认识到,只要我能将飞将送到对面指挥系面前,飞将就能将对方弄死,这难吗?对于卫青来说跟玩一样。

    同样对于飞将来说,是我飞将的方天画戟不利,还是我飞将的战斗力不够,亦或者我飞将的气势无法碾压?都不是,我丫根本找不到对方的指挥系,你让我怎么办?

    以前靠武力带着弟兄们将对方战线从正面撕开,结果匈奴太强太离谱,导致做不到,硬撑队友又被打死,我能怎么办?

    结果和卫青打配合之后,卫青保送飞将进入匈奴战线的指挥系,进去之后的飞将直接无双。

    实际上飞将根本没认识到这是匈奴战线的指挥节点,他就只是在无限无双,可无双好啊,无双直接断指挥线。

    没了上层指挥,匈奴就算个体武力有优势,和整编大军打,那不是送人头吗,于是卫青成功将匈奴二十四万骑之一直接带走了,万骑部的旗帜和印信全部送回了长安,武帝大喜。

    而卫青属于那种恨不得将自己的功勋都分给队友,到后期武帝认识到这个情况,甚至都有些看不下去,让卫青别分功给别人,强行一神带四腿,队友爱送人头,还将队友拉到列侯的神仙。

    故而面对飞将这么给力的队友,当然是不打折扣,将所有的功勋的大头送给飞将,而飞将则是照实写,在卫青的指挥下,自己爆杀了多少多少,这家伙纯纯的骄傲,不会拿别人的功勋往自己头上按。

    因此两份奏报送到之后,武帝非常满意,各自赏赐嘉奖,然后传令天下,让汉家百姓知道对匈奴的胜利,而李敢这边的赏赐,也是从飞将那分出来的,谁让他俩哥哥都没了,独苗自然得护着。

    霍去病将李敢拉来听讲,武帝倒也没介意,毕竟心胸开阔,也不愿意计较李广曾经的那些事情,最近匈奴打的非常好,匈奴万骑长武艺惊人,但是被李广秒了,这就够了,本着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趁现在有时间,一起培养。

    然后武帝开始给霍去病和李敢讲孙子兵法,一个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另一个直接是这是什么?这又是什么?这还是什么?为什么要想那么多,干就是了!

    总之两人听到后面已经有些神游物外的意思了。

    “好了,现在你们在这个地形遇到了匈奴五千骑,你们只有一万人,车兵、骑兵、步兵各三分之一,该怎么打?”武帝指着地图进行课后指导。

    “这能输?”霍去病发出疑问,“这地形没什么阻碍,双方几乎是遭遇战,直接上,根本不用思考,绝对赢。”

    “对对对,天命在我,要什么侦查,上去就是往死了打。”三位一体的某个人同样给出了结论,“区区五千人,肯定是个死。”

    “……”武帝看着两个年轻人陷入了深思,谁给你们这样的胆量,你们个个都是卫青不成?

    “好好给我学!”武帝直接抄起孙子兵法二斤竹卷,朝着三位一体的某人打去,直接打?你当你是谁啊!

    两人被按住,努力学习到冬天,最后忍无可忍的霍去病表示“顾方略何如耳,不至学古兵法”,直接跑路,武帝对此感到失望。

    ------题外话------

    霍最多是恶少,年轻时武帝基本是长安恶霸,呼啸山林

    上始为微行,北至池阳,西至黄山,南猎长杨,东游宜春,与左右能骑射者期诸殿门。常以夜出,自称平阳侯;旦明,入南山下,射鹿、豕、狐、兔,驰骛禾稼之地,民皆号呼骂詈。鄂、杜令欲执之,示以乘舆物,乃得免。又尝夜至伯谷,投逆旅宿,就逆旅主人求浆,主人翁曰:“无浆,正有溺耳!”且疑上为奸盗,聚少年欲攻之。主人妪睹上状貌而异之,止其翁……赐金千斤,拜其夫为羽林郎

    年轻的时候武帝数次被百姓追砍,不过武帝被追砍也不生气,事后还给赔偿

    所谓的期门卫,之后的虎贲郎,就是武帝浪的时候追砍武帝,后面混到一起浪的家伙

    与期会于门下以微行,后遂以命官

    后面玩的太大,百姓追砍的人太多,武帝决定弄个园子自己玩,政府拆迁补偿也是这么开始的

    上以道远劳苦,又为百姓所患,乃使太中大夫吾丘寿王举籍阿城以南,盩厔以东,宜春以西,提封顷畮,及其贾直,欲除以为上林苑,属之南山。又诏中尉、左右内史表属县草田,欲以偿鄠、杜之民

    顺带武帝玩的很大,他不打兔子和鹿,喜欢打熊和野猪,不少人劝过,没用

    上又好自击熊、豕,驰逐野兽

    武帝年轻时是真的浪,我书写刘协在民间瞎搞被追砍,真没乱写,先汉民风彪悍,追砍实属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