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中秋月明

342、吊瓶里放电,酥麻了

    所以还得是大小姐出马,绝对顶俩小强。

    荆爸荆妈干净利落的就走人。

    有这样的儿媳妇,还担心儿子走岔道嘛。

    剩下荆小强心甚喜之的目送军绿色切诺基远去,拜拜您咧。

    他还是给手套箱里留了五万给父母零用。

    成叔也探头看,他关心的是:“这车你爸开回去了,我们去买了那辆市里面的奔驰吧,只剩一辆了!五十万,好嗲!”

    荆小强笑出声:“五十万,我拿去修楼买房不香吗,这都是能产生几百万上千万效益的事情,代步而已,回头我去买个奥拓、夏利都行,而且现在都夏天,骑摩托车也行。”

    说到这里,看旁边站着的成玉玲,连忙谄媚点:“我们骑摩托车去买衣服好不好?”

    成玉玲认真的对老爸批评:“这就是你为什么不如阿强的地方,你总想着享乐享受,而不是集中力量投入生产,所以没有阿强,你永远都不可能做出这样的成绩来,奶奶和长辈们有再多成绩,也被你这样不知不觉的花销掉了。”

    成叔是牛皮糖,嘿嘿嘿的使劲点头:“对对对,阿强好,阿强最好了,买个奔驰你们两个出门有面子,夏天空调也凉快。”

    成玉玲放弃治疗老爸,换荆小强面对:“你在工作事业上的所有我都全力支持,但并不意味着我认同你的感情价值观,所以请你尊重我,也不要打扰我。”

    说完就走,荆小强和成叔只需要相互对看一眼,就能配合无间。

    一个马上跟着倒退:“还是要去买衣服,算是我答谢你,这也是尊重,你要相信我作为一个舞美专业的眼光跟判断……”

    成叔则跳回去骑了一辆野狼追出来,把摩托车交给好兄弟泡好女儿。

    成玉玲皱紧眉头:“你这样只会让我非常反感!”

    荆小强的态度是:“成小姐,来都来了,人世间这一遭都遇见了,还有这些阴差阳错的名分啊关系什么的,那我们为什么不享受美好事物呢,你爸觉得买个奔驰车也是一样的道理,我只是觉得我们有更多更重要的地方值得花钱,我们两人之间也可以有更美好的关系相处,不用非要处理成冷冰冰的样子。”

    成玉玲看他推着摩托车走旁边:“那你也不能非要我按照你的审美去穿衣打扮。”

    其实语气已经软了。

    对呀,耳环还卡在右边耳垂上呢,她都想换一边走了,一直在提醒她荆小强能看见。

    荆小强哪需要提醒,顺着杆就能爬:“哈哈哈,这你就是个思路错误的问题了,我是专业化妆师啊,你不应该把我看成家人、朋友或者其他身份,听从专业建议不是符合科学规范的吗?”

    成玉玲就给自己找到理由了:“哦,这样啊,有什么建议。”

    荆小强多擅长:“很多人以为黑衣服看着晦气、暗沉,其实不过是不会穿,就像很多化学元素单看很平凡无奇,可只要添加一点点催化剂啥的产生化学反应就很灿烂了,所以黑衣服+白领子走优雅、复古的路线,就很适合你的气质,奥黛丽赫本一直很爱这么穿,而在她那个时期,朱迪加兰跟凯瑟琳赫本也爱这么穿。”

    成玉玲平时的确很喜欢穿黑白两色,不过是分开穿,要不就是白衬衫黑裙子对半分。

    就像今天这样。

    现在听了荆小强讲述红花绿叶配,大小面积对比关系,倒也轻易能懂:“好吧,下次我试试。”

    荆小强趁热打铁:“下什么次啊,我们都忙,这里面有窍门的,一起走一遭就啥都明白了。”

    边说已经拽下车座上的头盔自己罩上:“我戴上这个,就没人能认出来,你也来个?”

    野狼摩托虽然不像正儿八经的公路趴赛那样屁股翘得极高,但流线型的车尾还是让姑娘坐着会不由自主前倾。

    成玉玲犹豫下。

    荆小强已经跨骑上去:“看来还是得去买个车,你就双手撑住后面把手呗,我骑车很文明的。”

    成玉玲其实不矫情,迟疑下蹬步骑坐,把长长的黑色百褶裙边小心压好,尽量遮住小腿,然后捻了一点点指尖捏住荆小强的T恤。

    这已经是她前面二十五年来罕见的不循规蹈矩。

    但是没戴头盔,觉得不干净。

    当然,荆小强知道避开陆大熊的地盘,直接去沪海一百这种大商场。

    人山人海,但柜台里哪有他看得上的时装款。

    正准备找个公用电话问问皮埃尔先生他们的专卖店柜台开在哪里,成玉玲轻声:“要不,我们去丁叔那里做吧,我跟奶奶的衣服都是在他那里做的,你可以要求怎么做。”

    哦哦哦,荆小强才反应过来,人家大小姐是习惯了高定的。

    哪怕是在解放前,人家也可以享受到几十年后的奢侈品消费服务。

    这本来就是人家习以为常的方式。

    荆小强下楼骑车,成玉玲指了方位并不远,就藏在苏京路背后的一处弄堂里。

    说来也对,就像蒋桂章他们说过,周边做衣裳的老人,心里都有个执念是到苏京路这边来开店,当初他们那个办事处就这么开起来的。

    摩托车呜呜呜,哪怕戴着头盔,别人认不出荆小强,这精壮小伙儿载着白衣黑裙的姑娘招摇过市,还是吸引了很多目光。

    成玉玲不可避免的感到刺激,哪怕这是她一直抗拒的低俗行径。

    她也很讨厌被这么多目光注视,可新鲜啊。

    这是从小就被严格要求的家庭环境下,从未有过的放肆。

    一边使劲夹紧压住裙边,一边双手捻了荆小强的衣袖,尽量把头遮挡起来。

    丢死人了。

    这时候就觉得有个车的好处。

    但下来时候没提车:“你还是很克制了,不光没听爸爸买好车,也没把那个大哥大拿着招摇,我很讨厌那种暴发户的样子。”

    哟,这话其实等于就说不讨厌荆小强了。

    结果这货笑眯眯的戳穿自己:“我在平京都买了两个,但最终决定暂时不要用,你知道为什么嘛?”

    成玉玲老实的探询,镜片后的眼眸还是很单纯的。

    荆小强乐不可支:“你想一下,要是这个时候陆曦打电话,喂,你在干嘛?我该怎么回答?当着你装着在忙,或者偷偷摸摸去接她电话,都很尴尬,而且随时都会被找到,哪还有什么自由,我可不希望成天都被电话查岗。”

    这种后世习以为常的恋人黑洞,荆小强现在明摆着多线操作,吃饱了撑的才把自己套上马嚼子呢。

    成玉玲肯定没想到他这么渣。

    瞪大眼推了两把眼镜片,才喃喃的佩服:“这你都能想到,真是天生的偷鸡摸狗之辈。”

    荆小强哈哈大笑,在前面摆足了服侍大小姐的殷勤架势推开成衣店的门帘。

    成玉玲现在会给他说谢谢了。

    然后忽然发现自己犯了个巨大的错误!

    因为店里几乎所有人都回头看过来,看着她带了个头盔人走进来。

    到处都是一迭声的成小姐好。

    熟识的老师傅更是马上过来迎接。

    专政铁拳哪怕已经砸了四十年,还是抵挡不住花白头发的老师傅衷心热情,其他助手鞠躬,认识的叔伯阿姨立刻开口询问。

    这才是原汁原味的老沪海。

    那叫一个地道!

    实在是荆小强也太气质不凡了。

    哪怕宽松的米白色T恤遮掩住了腱子肉,但进屋都不摘头盔,又龙行虎步的坦荡洒脱。

    谁看了都过目难忘。

    老师傅一边询问是来拿上回的旗袍,还是又有新的面料要求,一边用眼神示意助手招呼荆小强。

    其他宾客更围过来好奇探询这位年轻人是……荆小强吗?

    开口问的是消息真灵通,再说这年头腰圆体阔到他这样有辨识性的也不多。

    有点信息苗头,一印证就敢问。

    其他人全都一惊。

    成玉玲内心无奈的咬牙:“进屋就摘了头盔吧,丁叔见过的大名人多了,不会跟人炫耀的。”

    果然,等荆小强把头盔一摘。

    这事儿就等同于,成家小姐跟荆小强公开双双露面了!

    所有知道信息的人,首先判断的都是这个亮相意味着什么,选择在成衣店这个地方又有什么含义。

    整个沪海,和全国所有城市都不一样。

    有这么一个爱国资本家的圈子。

    一举一动都相互关注揣摩,从各位背景、人脉都不同的大佬言行,家族变动来判断很多事情。

    反正连成老太晚上都知道孙女和荆小强已经公开在所有人面前,成双入对了!

    开心得马上要去以前的老餐厅订座儿,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吃西餐。

    成叔提醒他妈,现在荆小强自己都有西餐厅了,还是非常地道的高级餐厅。

    成老太恨不得给儿子头上一巴掌,重要的是吃饭吗?

    重要的是通过这些老圈子,把消息扩散出去!

    其实已经传得足够快了。

    在成衣店,摘了头盔的荆小强立刻获得所有人的惊呼,热情围捧。

    等听说他是来给成小姐定制裙子的时候,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看他画手稿。

    四五家人和七八位助手大小师傅,都抓住一切机会,排队给成玉玲恭喜。

    谁都看着觉得这是良婿佳配。

    哪怕成玉玲在成家长大这二十多年,已经习惯了理所当然的被恭维。

    今天还是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虚荣。

    又是她很排斥的低俗情绪。

    可止不住身上还是这种莫名的酥麻酸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