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朕就是亡国之君 吾谁与归

第五百二十六章 视自己的命如草芥

    王复走出军营的时候,看着西方的天空,罕见的停下了匆忙的脚步,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认为自己掌控了军权,因为他比也先还要早一天收到各地的军报。

    衡量军权的重要标准之一,就是你收到军报的次序。

    在京师保卫战中,于谦最先接到了稽戾王在土木堡战败的消息,并且立刻选择了封锁消息,开始调拨备倭军、备操军入京,点检京师武库和南衙武库,并且下了死命令把南衙武库的军备拉到了京师。

    通州那八百万粮草,是陛下还是郕王的时候,下的战时必杀令,才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军权并不复杂,其实就是练兵、调兵和军情。

    于谦在京师之战打完之前,手握练兵、调兵和军情大权,京师之战后,于谦借着巡边的名义,把这些权柄都交给了陛下。

    甚至连讲武堂庶弁将的名单,都不是他制定的,为的就是避嫌。

    现在,王复有完全自主练兵的权力,比如王悦带着的万人队,乌兹别克军。

    他有部分调兵的权力,比如他刚才在大营之内,就让十二个万户,不得和奥斯曼王国、帖木儿王国发生摩擦。

    他有完全的军情知晓的权力,今天也先调了三百怯薛军入了兰宫,去打猎的时候,这些怯薛军才跟着也先耀武扬威的出城去打猎。

    也先是今天早上知道王悦在君堡俘虏了一个皇帝,而王复昨天就知道了,而且他让王悦不要押解君士坦丁到撒马尔罕来,就在拔都逗留。

    即便是也先强行命令,也不得回到撒马尔罕,就在拔都。

    这是政治上的博弈和拉扯。

    王复收起了自己的思绪,信步向前走去,他相信,即便是自己身边一个军士也没有,他也非常的安全。

    现在的也先,投鼠忌器。

    次日的清晨,阴云密布,撒马尔罕的街头下起了大雪,给这个城池蒙上了一层的雪白,即便是如此的天气之下,撒马尔罕的街头,依旧是人潮涌动,叫卖的吆喝声不断。

    秩序,是王复给撒马尔罕最大的礼物,而撒马尔罕的人丁,也给了王复丰厚的回报,无数的物资从撒马尔罕到碎叶城,穿过天山,到达大明。

    这条丝绸之路,正在恢复往日的活力。

    所有人都换上了厚重的棉服或者大氅,即便是妖娆的胡女,这样的天气里,也不敢露出腰身。

    王复换了一个崭新的牛皮靴,用力的蹬了一下,向着街头走去。

    他今天的第一个目的地是渠家商行。

    渠家的商行在渠家垮塌之后,都归了瓦剌人所有,而瓦剌人不擅经营,将管理的权力,交给了赛因不花。

    就是那个一念之差,带着妻儿老小投效瓦剌的杨汉英。

    赛因不花在土木堡天变之前,和大同府总兵官石亨同级,他们曾经一起策马扬鞭,在草原上,四处收税。

    而石亨因为阳和门之战的败北,京师之战前,还被稽戾王丢进了诏狱之中,朝不保夕。

    但是石亨现在是大明最尊贵的世侯,是大明京营总兵官,是讲武堂祭酒,是陛下的左膀右臂。

    赛因不花是瓦剌人的狗。

    王复走过了撒马尔罕的街头,他的身边跟着五六个卫兵,他走进了渠家商行。

    现如今渠家商行只剩下了一个招牌是渠家的了。

    赛因不花早就等在了里面,王复今天的主要工作就是查阅,而不是做账。

    王复一直忙忙碌碌到了中午时候,才放下了手中的账目,这里面有大约三成会送到大明去。

    这笔钱的一部分会通过碎叶城大学堂来转移,王复说服月别让兰宫拿大头,就是这个原因。

    “你什么时候杀也先?”赛因不花并不完全是个大老粗,收税是个精细的活,收的太多会引起反叛和争斗。

    而赛因不花对收税这件事门清。

    兰宫的账目都是由赛因不花去管理,也先从来不管有多少钱,因为他要多少,就有多少。

    现在的也先可比在漠北和林的时候,富裕太多了。

    王复犹豫了下说道:“是他杀我,不是我杀他,我哪有那个本事。”

    赛因不花嗤笑一声说道:“嘿,撒马尔罕都知道王咨政,谁知道他也先是哪根儿葱?”

    “从兰宫里的怯薛军,到撒马尔罕城外的军营,再到碎叶城的乌军,再到这渠家商行的买卖,哪个不是你在管?”

    “你要杀他,再把他那两个不成器的儿子选一个扶上位,谁敢置喙?或者干脆两个都扶持起来,让他们自己把自己杀了。”

    “别说你个文臣不会玩这一套,我可不信。”

    王复摇头说道:“这些都归我管,我在里面上下其手,甚至贪赃,都无所谓,也先都不会作何反应。”

    “但是他们都是瓦剌人,而也先是瓦剌人的大石。”

    赛因不花对王复这个观点不置可否。

    他觉得王复实在是太小瞧自己的影响力,那个天天跑去打猎,对政事、军事、财事不闻不问,因为他是瓦剌的大石,就统治瓦剌人吗?

    赛因不花认真的说道:“瓦剌分为了四个主要部族,当初也先的爷爷马哈木、也先他爹脱欢,包括也先本人,都是因为获得了大明的册封,才稳定统治。”

    “你以为他拿着大明恭顺王的印绶四处下印,是他没别的印绶可以用?那是他权力的源头。”

    “瓦剌人的构成很复杂,本身就是一群草原部族聚集在一起,并不是所有人都效忠也先。”

    “可是他们听你的话啊!”

    “我就没见过草原的这些野惯的家伙,能这么听话,好家伙!你看他们的眼神,就差喊你长生天在人间的神使了!”

    王复眉头紧皱的说道:“我整日里对他们又打又骂,动不动就训诫,每天查的他们,叫苦连天,他们能对我尊敬?”

    王复不负责赏,只负责处罚,他的严苛,甚至连奥斯曼人都知晓。

    而且王复认为这么做,瓦剌人的那些万户、千户们,还不得恨得他咬牙切齿?

    赛因不花哈哈长笑了起来,拍着桌子,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笑什么?”王复无奈的看着这赛因不花。

    赛因不花老半天才止住了笑容说道:“笑什么?我还以为你王复无所不能呢!”

    “通常情况下,你这种人是蛮讨厌的。但是军营不一样的,军营里,你对军卒愈发严苛,只要合理,他们对你越是尊敬。尤其是这种打仗的时候。”

    “怎么说呢?不是军汉子们命贱,是军队就这个模样。”

    赛因不花似乎回忆起了过往,他满是缅怀的说道:“当丘八,是行军打仗,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拼命的买卖。”

    “你平日里对他们要求严格,战场上军令通达,那是在救他们的命。”

    “你真当瓦剌人的西进是一路畅通?多少人内心惶惶如丧家之犬,毕竟是异土他乡,西进这件事,本身在瓦剌人中,也是忐忑者居多。”

    谷“所以,我的王咨政啊,你就是瓦剌军卒心中的柱石。”

    “忠诚?他们对也先有什么忠诚可言?”

    王复是夜不收,夜不收的阵亡率,最开始超过了五成,随着大明的越来越强大,夜不收的阵亡率急速下降,和斥候几乎相同。

    王复直接参加了墩台远侯,所以对军营的事儿,并不了解。

    小规模精兵渗透和三人之间的配合,是要强调个人勇武,而大规模的兵团碰撞,就是士气、作战意志和作战手段的相互影响。

    王复不擅长此道也实属正常,他一个文进士,能当夜不收搏命,必然成为弃笔从戎的典故之一,不能要求太多。

    人无完人。

    王复忽然笑着问道:“赛因不花啊,当初你发现我夜不收的身份,为何不直接告诉也先,博个功劳呢?”

    赛因不花猛地打了个哆嗦说道:“我哪敢啊,你们夜不收虽然不搞暗杀,但是搞锄奸。”

    “我要是真的去也先那儿告密,夜不收第二天就能夜里摸到我屋里,把我脑袋给摘了,也先又保不住我的命,我犯得着为了他,得罪你?”

    夜不收在草原的凶名,连不到车轮高的孩子都知道。

    杨洪组建夜不收的二百八十八人之中,一百五十多人死在了草原上,他们的作战,就是两个字:顽强。

    若非皇帝下了令,禁止暗杀事宜,夜不收的凶名能到小儿止啼的地步。

    皇帝禁止夜不收暗杀的原因,是暗杀的收益极小,风险极高。

    用夜不收的命换鞑靼王或者瓦剌诸部的首领,不值当。

    赛因不花深表赞同,这些夜不收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他们视自己的命如同草芥。

    直到他到了撒马尔罕,才觉得夜不收和那些狂信徒有点类似,一样的信仰坚定无比,可是观察了许久,赛因不花发现,这两者之间,又有本质的不同。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他想了想问道:“说起了夜不收,我想问问你,是什么撑着你走到了现在?”

    “现在你管着三百余万口,近七十万户,三十余万的大军,权势滔天,如果不想和也先发生冲突,也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赛因不花从来不相信,王复、王悦这些人,会背叛大明。

    王复闷声笑了两下,看着赛因不花认真的说道:“说起来很可笑,我之前是佥都御史,然后和陛下辩与民争利事,结果辩输了不说,还被撵出了朝堂。”

    “我考了一辈子的进士,做了半辈子的官,好不容易才挤进了奉天殿,可是那个朝堂和我想的完全不同。”

    “我以为的那个奉天殿是奉天牧民之所,是大明公器所在。”

    “可是正统年间,一片乌烟瘴气,王振擅权,那个靖远伯王骥,本来是我敬仰之人,可是入了朝堂,我才发现,他其实就是另外一个杨士奇罢了。”

    “直到陛下登基,我感觉大明的奉天殿终于成为了公器所在,在一切变好的时候,我就被赶了出来。”

    “我最开始的时候是不甘心,想着不蒸馒头争口气,不在奉天殿,我也要证明,我是对的!”

    “结果事实证明,陛下是对的,抢了百姓最后一口粮食的正是那些所谓的民。”

    赛因不花往前凑了凑问道:“那现在呢?你到底想要什么?奇功牌?”

    王复确信的说道:“守护大明的利益。”

    “做个有用的人,浑浑噩噩的过了大半辈子,这终于摆脱了心障,从是我到有我,从有我到无我。”王复补充了一句。

    和赛因不花谈论人生哲学,是不明智的选择。

    可是从有我到无我,并不是那么轻松,更不简单,那是内心世界的崩溃和重建,其中的味道和心酸,不是用言语可以去言明。

    王复为此死了一次。

    当初那个年轻的瓦剌斥候,如果再耐心些,再射他几箭,如果欣可敬的医术再差一些,哪里还有现在的他呢?

    时也,运也,命也。

    “好了,吃午饭去吧。”王复停止了讨论夜不收,准备去吃饭,载去兰宫奏对。

    也先终于从天山上打猎归来,他也要进行每日的问政。

    “大石,天山已经没有猎物了!”

    “最近奥斯曼彻底攻占了罗马的都城君士坦丁堡,并且占据了那里,法拉赫的野心,不仅仅在亚细亚半岛,他将会对帖木儿王国用兵,对金帐汗国用兵,对我们用兵!”

    “我们应该做一些应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西进是在赌命,大石啊,瓦剌人、突厥人、奥斯曼人、乌兹人,甚至大明人都在看着我们呢!”

    王复的言辞颇为激烈,在很多时候,他都在规劝也先。

    也先略微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王咨政,这不是有你吗?”

    “你的那些规划都很好,我们只要按部就班的照做就是了,而且我们不一直在做吗?”

    “你的事儿你做好,我的仗,我必然打赢他,我们不是一直如此分工吗?”

    “那个,大皇帝不是说了吗?天底下没有人能够离开别人的劳动,这就是分工所导致的必然结果。”

    “我们是最亲密的兄弟,就是因为我有不擅长的地方,王咨政也有不擅长的地方。”

    王复一时语塞,也先这长本事了!居然用大皇帝的话堵他!

    在奉天殿他王复辩不过皇帝,在这兰宫里,他还辩不过你也先?

    “可是我的大石,昨天十二团营的万户进宫禀报军机,可是没找到大石啊!”王复立刻说道。

    分工不假,可是你这是怠工!

    也先为之一顿,他讪笑的说道:“啊,对对。”

    “我给忘了,回来晚了,以后找你禀报也行,虽然你不会领兵,但是擅长谋略,跟我说,我还得跟你转述,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说正事,那颗红苹果,怎么处理?”

    圣索菲亚大教堂前,查士丁尼铜像手中权杖之上,有一颗红色铜球,那是罗马权柄的象征。

    “大石以为应该怎么处理?”王复眉头紧蹙的说道。

    也先拍了拍扶手说道:“送大明去,给皇帝当个收藏呗,还能咋办?在咱们手里,招惹祸患。”

    “咱们西进本身就让西域诸国非常的紧张,再握着铜球,那不是逼着他们联合起来,抵抗咱们西进?”

    “不可取。”

    王复有些惊讶的看着也先,也先这也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