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柄打野刀 猪怜碧荷

第2017章 神之后裔

    小山村内。

    断湮神座心中已经完全被震惊不可置信的情绪所笼罩。

    如果现在有人对他说,坐在躺椅上闭目养神的那位就是上古四大神座之一的紫煌神座本人,断湮都不会产生任何的怀疑。

    甚至于那条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乖巧到不能再乖巧的土狗,似乎都要比他的境界层次高了不知道多少。

    人不如狗在这里不仅仅是一个笑话,而是断湮神座真实到不能再真实的感觉

    时间一点点过去,顾判终于从沉默思索中睁开了双眼。

    然后朝着不远处刚刚苏醒过来,还有些无所适从的第四巡查使招了招手。

    “黑山神座……”

    第四巡查使小心翼翼上前几步,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刚刚参悟了一线峰断湮神座所修的法门,心中忽有所感,不过研究样本只有他一个的话,倒是不好从中窥得更多的线索。”

    第四巡查使当即开口回应道,“晚辈明白了,这就为前辈演示晚辈所修法门。”

    顾判点点头,稍稍坐直了身体,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悄无声息间,一道青光在石屋小院内幽幽亮起,给这座不大不小的院落涂抹上了一层淡淡的绿色,和外面马赛克般的混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第四巡查使的实力层次还是要比断湮神座差了不少,因此在这种备受压迫的情况下,她仅仅只是坚持了不到盏茶时间便无以为继。

    青光迅速黯淡下去,缩回体内消失不见,就连整个人都变得无比虚弱,被汗水浸透了身上的长裙。

    不过对于顾判而言,这一段时间不长的演示已经足够。

    他便重新坐回到躺椅之中,缓缓闭上眼睛,陷入到沉思之中。

    这一次,他结束思考的时间要比之前短了很多,不过还是眉头微皱,似有未曾解开的疑惑。

    片刻后,顾判又将山川叫到了身边,双眸深处燃起幽幽真火,观神望气术全力施为,将其从真灵到神魂的方方面面映照了一个通透。

    如是又过了许久,他终于长长呼出一口浊气,有些疲倦地道,“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误的话,你们,都是神之后裔啊。”

    “神之后裔?”

    断湮神座在几人中地位最高,因此便由他将众人的疑问讲了出来,“先生的意思是,我们三人的身世不凡,都算是神之后裔,并且还恰好凑到了一起?”

    顾判缓缓摇了摇头,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不,你们领会错了我的意思。”

    “我并没有说你们三人的身世不凡,而是说,在此方天地之间,所有的生灵或许都是神之后裔,不管是万灵之长的人族,还是飞禽走兽、花草树木,有一个算一个,都和当初纵横于混沌之海的混沌神魔,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甚至这一方天地规则本身,便是由不知道多少的先天神明本命神通中所蕴含的大道真韵交织融合形成,和其他界域在乾坤大道界定下的规则有着不小的区别。”

    “不过,对于此方天地内的其他生灵而言,你们这些可以踏入修途,拥有超凡力量的修者,大约是体内的含神量会更大一些,所以才能更加容易和天地寰宇的运转规则产生共鸣,获取到非同寻常的力量。”

    说到此处,他忽然间从躺椅上站起身来,抬头仰望着被层层迷雾笼罩的那轮黑底红瞳的月亮,思维进一步发散,目视着断湮神座道,“那么,上古时期最强的四大神座,他们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比你高了不知道多少倍去,实力层次已经达到了此方天地所能容纳的顶点,我就非常好奇,他们体内的含神量到底会有多么浓,才会造就了如此强大的修者。”

    “或者换一个角度去考虑,四大神座,是不是当初某四个强大的混沌神魔本身,亦或是牠们的真灵化身投入到了此方天地之内?”

    “还有现在这片山脉所发生的变故,以及横亘在我们头顶上方的这轮犹如眼睛的红月,在吾看来有可能便是那些交织融合的规则出现了错乱与疏漏,因此便将神魔绝域内的恐怖外魔给吸引了过来,直接在此方天地内制造出对你们而言不可知、不可见、亦不可闻的大灾变。”

    咕咚!

    断湮神座也有些耐不住地涌动了一下喉咙,开口时完全无法掩饰自己的惊讶之情,“先生所说的内容,实在是太过高深,在下,在下未能理解分毫。”

    “你们不理解很正常,本来我也不指望你们能理解多少。”

    顾判说着低低叹息一声,“可惜还是研究样本太少,层次也不够高,无法为吾的推测提供更加坚固的实验理论支持,不然的话……”

    “恩?”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毫无征兆闭口,转头看向了南侧的某个方向,面上随即露出些许欣喜的笑容,“好像有新客人来了,我刚刚说了研究样本太少,结果便有新的修者送上门来,而且实力层次还颇为不俗,当真是运气来了就算是想拦都拦不住。”

    “我们的客人好像遭遇到了危险,需要得到及时有力的救援。”

    顾判的目光从第四巡查使、断湮神座身上一一掠过,最终还是落在了那条金毛土狗的身上,“他们两个去的话,很有可能便会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所以说,还是由你这条真狗去跑一趟比较合适。”

    土狗低下头,用前爪在地上写道,“属下现在就出发,希望能够赶上救援。”

    “你提出的问题很好,很值得重视。”

    顾判深以为然道,“就看你刚才出个门都小心翼翼,一步一动的模样,怕是赶到这片群山边缘的时候,我们好不容易赶来的客人连尸体都凉透了。”

    “既然如此……”

    他低头凝视着土狗的眼睛,自双眸之中倏然飞出两道炽白火线,径直没入到土狗的瞳孔中央,然后便弹了弹狗头道,“好了,我给你提升一下对抗bug的些许手段,用最快速度找到那位客人,然后将其带回到我的身边。”

    “属下谨遵主人法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