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 加兰2020

第五百九十六章 心血管造影的魔法手段(累了就睡回儿万赏加更3)

    要给兔子心脏推注造影剂(治疗药水),那阵仗还了得。格雷特抖擞精神,做好了全部准备:

    全麻!之前都是局麻+捆上,现在不吝啬法术了,必须得全麻!

    心电图!连上记录设备,随时注意有没有房颤,有没有心律异常!

    有创血压计安排上!旁边站着一个学生,一眨不眨盯着水银柱,随时准备报告异常!

    血氧监护仪安排上!

    心脏就是一个又敏感又娇贵的混蛋,稍微碰一碰它,做点操作,随时会给你出问题。什么心律失常啊,什么室颤啊,什么心源性休克、心跳骤停,变着花样的来。

    正常心脏都这样,何况是有问题的心脏。

    格雷特之前做动脉导管未闭的时候,不知道尝试了多少次,好容易控制住藤蔓不碰心脏和血管,不造成痉挛。现在要往里推治疗药水……

    天晓得心脏内壁碰到治疗药水,会不会给你折腾点幺蛾子出来。

    “准备好了没?”

    “准备好了!”

    左边莱昂·卡洛斯,右边马修牧师,一起回答。格雷特深吸一口气,催生藤蔓,切开兔子股动脉,让藤蔓沿着股动脉蜿蜒而上……

    直径不到一毫米的空心藤蔓,从股动脉、腹主动脉、胸主动脉一路上行,逆行进入心脏。然后,藤蔓末端微微张开,格雷特手里的一端微微膨胀,一、二、三!

    回抽少量鲜血,确保藤蔓内部没有气体。然后,连上注射器,推注治疗药水!

    冥想视野里,治疗药水淡淡的金光,只前进了不到一尺,速度就越来越慢。最后,消失在血管当中,和血液混合。

    “呃……老师……”

    “呃……格雷特……”

    左右两边,两个开着【侦测魔法】,死盯着兔子看的施法者,一起看向格雷特。格雷特无奈地摇了摇头:

    “唉,压力太小了……”

    没办法,心脏泵血的力量何等巨大。推送压力太小,顶不住动脉的血压,显影剂根本无法推送到位,只会被逆推回来的!

    再来一次!

    还是不行,推送力量还是不够。还得更快一些,更强一些!

    格雷特挥散藤蔓,给兔子股动脉止完血,盯了一眼有创血压计,埋头开始计算:

    插在肱动脉处的有创血压计,读数是……

    换算到主动脉根部的血压,应该是……

    他推送造影剂的压力应该是……推送造影剂的速度应该是……

    “我去!”

    格雷特忽然叫了一声。旁边的施法者们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看他咔哒咔哒地按着注射器,额头上几乎要冒出热气来:

    按照他算出来的结果,基本上要在1/4秒之内,顶着130毫米汞柱的压力,把2.5毫升的治疗药水,注入兔子心脏!而注射压力……注射压力……

    是特么3万毫米汞柱!

    三万啊!

    格雷特眼前一黑。

    是他算错了?!

    格雷特真心期望是他算错了。但是他确实记得前世医院里面,心脏造影要用高压注射器。那玩意儿不是一个针头,而是一台机器,有各种参数要调。

    具体参数多少,他那时候,真没注意过……

    如果注射压力真的需要如此之大,那么这个数字,根本就不是手按可以达到的!只有靠高压注射器,借助机械和电子的力量!

    理智告诉他:错不错,试试看就知道。而且做这种实验的简易办法,简易条件,他还真能达到。

    “我去试一试!”

    莱昂·卡洛斯莫名其妙地看着格雷特丢下兔子,飞奔出实验室。他急忙跟在后面,看着格雷特翻箱倒柜,找出水银槽,把注射器插进水银下面,用力按动针筒活塞……

    按不动。

    完全按不动。

    想要凭大拇指的力量,在1秒钟之内,把10毫升水推入13厘米深的水银底下……做梦吧,就算有这个力量,玻璃针筒的摩擦力也不够;想要有足够摩擦力,针筒强度也不够……

    要不然……用别的方法试试?格雷特左思右想,冒出了第二个办法:

    用变形术构建金属支架,把注射器固定在架子上,连上藤蔓,深深插入水银底部。给注射器加持一个【高等魔化武器】,增加其强度;然后,站远一点

    “【魔法飞弹】!”

    嘭!

    魔法飞弹准确地砸在了活塞头上。运气不错,针筒没有碎裂,而是笔直飚向前方;运气更加不错,架子经受住了考验,没有倒下。

    一瞬间,活塞里的液体被大力推动,全部射入水银底部,推开小小的一团透明液体。

    “耶!成功了!”

    格雷特跳起来欢呼。他又尝试了几次,找到了【魔法飞弹】的最佳出力大小,开开心心捧着金属支架回到手术室。魔法版高压注射器,成功!

    固定好支架,连上注射器,连上藤蔓,再次尝试心血管造影。藤蔓沿着股动脉一路上行,探入兔子心脏。回抽,连上注射器,一,二,三!

    【魔法飞弹】!

    冥想视野下,淡金色的治疗药水影像,顺着导管快速向前,向前……

    “嘭!”

    藤蔓炸了。

    魔法催生的藤蔓,它毕竟还只是植物性质的存在,管壁强度不够……

    呜……

    格雷特又试了一次,叒试了一次,叕试了一次。他终于悲哀地发现,哪怕他是一位六级魔法师,六级自然之神牧师,他催生出的藤蔓……

    也达不到足够的强度。

    就很悲剧。

    所以,最后,居然还是卡在材质上了吗?

    两边的助手看着他脸色一会儿喜,一会儿忧,一会儿欢呼雀跃,一会儿抱头沮丧。马修牧师小心翼翼地问:

    “格雷特,发生了什么?我们能帮忙吗?”

    格雷特抹了抹汗,简单地把他的实验目的、实验构想和遇到的困难解释了一遍。马修牧师一声不吭地听完,思索片刻,认真提出了一个建议:

    “动脉压力那么大的话……为什么不从静脉走呢?”

    ……这真是个好问题。格雷特抹掉第二把汗,坐倒在墙角圆凳上,声音疲惫:

    “血液循环的路径是什么?”

    路径这东西,马修牧师在医院干活那么久,倒是真的看过资料。可是,一时让他说,他却说不出来。格雷特目光一扫,莱昂·卡洛斯向前一步,声音朗朗:

    “从左心室到主动脉,再到各级动脉,从各级静脉返回,进入右心房。右心房到右心室,右心室到到肺动脉,再从肺静脉返回左心房,左心房到左心室,再次注入主动脉。”

    “啊……哦!”

    马修牧师顺着他的描述轮了一圈,恍然大悟。所以,从静脉注入治疗药水的话,是从静脉进入右心房,然后到肺里转一圈儿,再到左心房。

    那样的话,需要的治疗药水,量就太大了。

    而且有一说一,治疗药水,毕竟不能代替血液。大量治疗药水注入心脏,在肺部血管循环,会造成什么后果,谁也不好说。

    “实在不行,也只好从静脉试一试了……”

    格雷特小声哀叹。他勉强站起,再次催生藤蔓,从兔子股静脉上行。这一次,推入2.5毫升治疗药水,从兔子心脏散入肺部,立刻就无了;

    再一次性推入5毫升,还是无了;

    把治疗药水用量加大到10毫升、20毫升,终于,肺静脉归来的影像上,出现了治疗药水的金光。然而……

    “嘀嘀嘀嘀”

    心电图云屏死了命的报警。格雷特扭头一看波形,顺便扫过血氧监护,立刻挥散藤蔓,开始按压兔子心脏:

    室颤了!血氧监护的颜色,显示出了难看的深红色,而不是生机勃勃的鲜红!

    一定是药水推得太多,替代了血液,心脏缺氧了……

    第一次尝试失败。第二次尝试失败。连续失败三次以后,格雷特叹一口气,否定了这个方案:

    “还是想想,怎么顶住动脉压力吧……”

    材料学不过关,实在头疼。但是想想后世介入导管的材质,什么聚酰胺、聚氨酯,什么亲水涂层,什么抗拉强度、血液相容性、生物相容性……

    格雷特还是觉得,再给他两辈子都肝不出来,还是在藤蔓上想办法算了。

    强度是达不到了,还有什么别的方法可以绕过去呢?要是他在空间魔法上有足够造诣,可以跨越空间,直接把治疗药水送到地方就好了……

    “那个……要不然,让藤蔓把药水吞下去,然后到地儿再吐出来?”

    马修牧师脑洞大开地建议。格雷特刚想说“开什么玩笑”,忽然心头一动:

    没错啊!

    我这是藤蔓,不是导管!是活的,不是死的!可以催生,可以控制它变形!

    能通过藤蔓内部的不断推送,把治疗药水直接送到前端,积存在一起,然后,前端的藤蔓直接消散掉就好了!

    反正主动脉弓也比较粗,比股动脉粗多了,让藤蔓在这一段长粗一些,容纳更多的治疗药水,并且不触碰到主动脉管壁,这个做法……

    比起死了命的折腾高压注射器,更有可行性,不是吗?

    说干就干。格雷特从圆凳上蹦起来,摩拳擦掌,再一次投入实验。这一次,藤蔓不断蠕动,前端吞吸入治疗药水,长粗长壮。最后,一头扎入心脏

    淡金色的魔法影像,终于完美地在兔子左心房炸开。

    成功!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求书评,求各种……

    讲真,今天查资料,查到心血管造影剂的推注压力,小儿左心室造影是600psi(磅力/平方英寸)……换算成毫米汞柱的时候我吓到了……31028毫米汞柱!

    ps:一支治疗轻伤药水10毫升,50金币。大家算算,到现在为止,多少金币飞升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