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 加兰2020

第八百三十九章 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爆更4/5)

    格雷特仿佛被迎面揍了一拳。摇摇晃晃,要不是魅影驹能自动保护召唤者,几乎就要栽下马背。

    宴席上,大厨和伯爵次子得意洋洋的夸耀,再一次响在耳边:

    “这种猪生长在树林稀疏的橡树牧场,吃野生的香草和橄榄长大,而到橡子成熟的时候,它们就几乎只以橡子为食……”

    “吃着香草、橄榄和橡实长大的黑猪,又经过精心的腌制和熟成,肉质又轻又软,混合着特有的橡实香气……”

    “精心挑选的魔猪幼崽,吃着具有奇异力量的橡树的果实,是罗思康的珍馐,瑰宝中的瑰宝,足以作为女王的飨宴和供奉诸神的祭品……”

    这样的珍馐,这样的美味,这样足以成为一个地区代表,拉动整个地区经济的拳头产品可是,代价是什么?!

    代价是,整个郡里,几乎所有适合成为橡树林地的地方,都被贵族圈占,用来饲养罗思康郡特有的黑猪;

    代价是,贫民想要进入树林,捡拾橡子充饥,居然还会被吊起来抽鞭子……

    那橡子是苦的啊!

    苦的啊!

    必须要长期烧煮,去掉它的苦涩味道,必须要把它磨成粉末,才能勉强下咽的啊!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如果不是被逼到快要饿死,谁去树林里捡橡子吃!

    2500平方公里,20万人,每平方公里80人,抓鸟捕鱼采野果挖草根都能活的人口密度,还会出现要饿死人的情况

    人不如猪!

    人不如猪!!!

    这一瞬间,格雷特下意识地握紧了手掌。手指握紧、张开、再握紧、再张开,掌心魔法波动隐隐沸腾

    真想反手一个火球术,把这里炸掉算了!

    火球术都不够!如果愤怒可以为法术加成,他非常怀疑,自己能搓出来一个大伊万。

    有的时候,真的需要星星之火化为燎原烈焰,才能把那些肮脏和污秽清扫干净啊……

    然而这时候,更强烈的波动,从右手边升腾起来。格雷特扭头一看,赶紧催动魅影驹靠过去,身体斜探,一把按住了赛瑞拉的手掌:

    “赛瑞拉,不要!”

    杀人不解决问题!

    纯粹的暴力,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哪怕把这个抽鞭子的人杀光,把这个村子里的守卫杀光,甚至把这个郡的贵族杀光

    哦,把贵族杀光,确实能暂时解决问题,但是,并不能造成根本性的改变。要想一想,要建立更好的秩序,而不是依靠单纯的破坏……

    “格雷特!”

    赛瑞拉反手,伸手,一把将他从马上拎了起来。却是格雷特想得太出神,动作也太猛,身体斜探的时候,差点儿自己从魅影驹上滑了下去……

    “呃……”

    格雷特挣扎,扑腾,好半天,终于被赛瑞拉扔回自己马上。至于之前已经受了好几个月的骑士训练,从1级战士进阶为3级战士了什么的,咳,不要在意。

    他尽量威严地咳了咳,整理一下衣襟,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狼狈。再往前方扫了一眼,抽鞭子的村民,还有其他几个和他站在一起的村民,都规规矩矩地低着头,努力不往上看。

    是怕看到他的狼狈相,触怒他吗?还是……

    不管怎样,没看见,或者限制没看着他就好。格雷特掩耳盗铃地板起脸,催马向前两步,低头俯瞰执鞭者:

    “情况我知道了。既然已经打成这样了,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不要打了?”

    这是商量,是说情,也是命令。格雷特知道,那个人一定会答应的,不管是慑于他这种人上人的威严,还是怕他真的一个火球丢下来。

    果然,那个人丢开鞭子,连连躬身后退:

    “当然可以,大人,当然可以。既然大人您可怜他”

    说着以弯腰九十度的姿势往后扭头,压抑着嗓子,冲手下吼了一句:

    “还不把人放下来!没看到大人吩咐了嘛!”

    两个手下慌手慌脚,把农夫从架子上解下来,拖到格雷特马前。格雷特跳下马背,手一抬,治疗术星星点点落下,抹去他身上血痕:

    “好点了吗?”

    农夫勉强爬了起来,腿一软,再次跪倒在格雷特面前。格雷特无奈地叹了口气:

    “起来,起来。你好点了吗?能陪我走走吗?”

    说着一抹空间袋,扔了个面包过去。那个农夫不暇起身,接住面包,低头就啃了一大口,跟着又是一口。他随即就噎住了,跪在当地,噎得面红耳赤,直翻白眼。

    格雷特:“……”

    他只好又用法师伎俩做了个粗糙的水瓶,灌了瓶水递过去。一边看着他喝,一边暗暗调动法术模型,随时准备招个力场手掌出来做海姆立克急救法。

    幸好那个农夫灌了几口水以后,居然真的把卡在嗓子里的面包冲了下去。他又大啃了几口,珍惜地把剩下半个面包塞进怀里,深深鞠躬:

    “没问题,大人。您随意差遣,去哪里都可以!”

    “那好。”格雷特皱眉看了看地面,还好,只是污泥多,还没有牛粪猪粪。他左右望了望:

    “带我去你的田地看看。”

    “我没有田地,大人。”

    “那么,带我去你种的地看看!”

    那个农人拉一拉破烂的衣衫,好歹遮住一点脊梁,苦着脸在前面带路。格雷特跟在后面,听他不停地指指点点:

    “这块地是领主老爷的地……种的是麦子……今年收成不好,不,收成就根本没有……”

    “这块也是领主老爷的地……是洛萨家种的……种的也是麦子……麦子?去年的麦子,领主老爷都运走啦,一点也没有留……年年都是这样……”

    “这块?这块在休耕,种了些苜蓿,本来指望能养一只羊的。羊?羊要给领主老爷……”

    “这块种的是土豆……土豆产量高啊!这么小小的一块地,就可以养活我们一家!”

    说到这里,那个农夫摸摸胸口的面包,满足地笑了起来:

    “而且领主老爷不要土豆,是的,他不要。所有的土豆,我们都可以留下来自己吃,吃一年!可是今年没有土豆了……天太冷,土豆长不出来……”

    格雷特缓步走着,指指点点,东一句西一句地问。从那个农夫的回答里,他大致弄明白了灾荒的成因:

    罗素康郡所有的土地,或者说,几乎所有的土地,都属于大大小小的领主。领主们并不在乎有多少佃农,反正看猪,赶猪,也用不了多少人手

    给它们足够的土地,猪可以自己找草叶和橡实吃,饿不死。

    然后,剩下的少量土地,那些更适合耕种、而不适合橡树生长的土地,绝大部分种的是麦子。一些供给领主食用,大部分运走,可能拖去卖掉。

    考虑到罗素康伯爵和伯爵长子,以及当地的大部分贵族都不在本地,而在遥远的王都,这些收成被拖去卖掉,换了钱给贵族老爷们花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太大。

    至于本地的佃农?

    这不是还给他们份地了么?只要种好领主老爷的地,剩下份地上的收成,全都归他们自己的!

    那么一大坨的土豆呢!养活他们,不成问题!

    “没有人告诉你们,今年会有大饥荒,让你们屯粮么?”格雷特慢慢地问:

    “没有人带着你们抢种粮食,带着你们祈祷,带着你们用圣力催生谷物么?”

    “……没有的,大人。”农夫深深地弯下了腰去,破衣烂衫下,黝黑的脊梁几乎是光着。哪怕天气不热,汗珠也不停地往下滚:

    “我在城南的一个表亲,租种法师老爷们的地,倒是帮法师老爷们干了很多活。修了仓房,扛了粮食,据说,还可以从他们那里借粮,明年还。”

    说到这里,农夫眼里升起一片羡慕。格雷特暗暗点头:

    看起来,罗思康郡本地的法师塔,去年还是干了活的。不像当地领主,那就真的不干人事儿。也是,议会对法师塔,每年会有巡查、考核,不合格者,法师塔资源减少,主持者调任……

    失去了法师塔的魔法师,研究工作有多不方便,他算是亲身体会到了。就为了这个,当地法师系统,也会努力好好干。

    “可是我们不行,大人,我们不行。我们是领主老爷的人,我们不能去为法师老爷们干活……而且,也没有那么多粮食可以借……”

    格雷特黯然闭了闭眼睛。身后,赛瑞拉已经从魅影驹上俯下身来,迫不及待地问:

    “那自然牧师呢?自然之神的侍奉者呢?他们没有照顾你们吗?”

    “抱歉,美丽的小姐。”农夫下意识地又后退了两步,生怕挨到这位姿容美丽、衣着精致的小姐哪怕她是尖耳朵的:

    “我不明白……您说的是什么,我不明白……”

    “就是这样的。”

    格雷特接过话头。

    他从胸前口袋里取出橡木杖,自然之力微微一吐,那笔杆长短的橡木见风就长,变成齐眉棍形态。身上幻影微微转动,精致的法师袍,化作粗糙的麻布长衫:

    “就是这样的人。走到村里,走到田间,为你们治疗,指点你们种植的这样的人,你没见过吗?”

    “没有,没有。”农夫不停地摇着头,一直往后退,直到“扑通”一声掉进田埂里,摔了个四仰八叉。格雷特失望扭头,转向后方挤挤挨挨,小心跟着的村民:

    “你们见过吗?”

    “……我听说过的,大人。”良久沉默以后,一个老农或者说,看起来比较老的农民越众而出,深深鞠躬:

    “我小时候,听家里老人说过。他们年轻时,有这样打扮人,走到我们村子里来,为病人治疗,为产妇接生,教导我们怎么种植谷物。可后来就没有了,我这一辈子,从来没见到过……”

    没有了吗?

    自然之神的牧师,不再行走于这个郡了吗?

    发生了什么?是什么,让自然之神的侍奉者,离弃了这片土地?

    法师塔居然没有报上来?去年议会下令,让议会和自然之神教团合作,催生谷物、积储粮食,法师塔,居然没有汇报这个消息?

    格雷特凛然。他慢慢走完了这个村落,查看过仓储的情况(没人敢开门,但是挡不住法师的秘法眼),又询问了几个村民。最后,狠狠地恐吓了佃户的管理者一顿:

    “不许打人!不许报复他们!我还要来的!让我发现你打人,我就杀了你!”

    为了加重发言的可信度,他还具现出一个火球,托在手上晃晃。大火球噼噼啪啪,在他掌心爆响,烤得村长毛发俱卷。他用脚跟擦着地面后退,不停鞠躬:

    “一定不打!一定不打!法师老爷,您放心吧!我绝对不碰他们一指头!”

    格雷特第二天又连续跑了四个村落。五个点跑下来,除了法师塔占有的地产和佃户,确实还能过之外,其他地区,完全是一言难尽。

    尤其是各个地方贵族的领地,和泉水神殿的领地。战神神殿稍微好一点儿,但是,也就维持在战士们可以吃饱,战士们的家人,也可以吃到半饥半饱……

    最重要的是,自然之神教团,怎么消失了?

    格雷特怀着一肚子疑惑返回法师塔。直言相问,主持法师吞吞吐吐:

    “我也是外地调过来的,到这里不到20年。我来的时候,自然之神教团已经离开了……打听了几次,仿佛是,他们闹了点矛盾……”

    不是,你问了谁了?

    本地领主?

    本地神殿?

    你真的去问过隔壁郡的自然之神教团吗?

    格雷特对这位主持者的办事能力表示异常无语。他揉了揉眉心,正色询问:

    “那么现在,迁移工作卡在哪里?当地领主不肯放人?你们用过了什么办法?”

    “我们几次上门请求,拜托当地神殿施压,又写信去王都,请王都的皇家法师团帮忙施压。”

    主持法师塔的那位八级法师,在同为八级的格雷特面前,一点都挺不直腰杆子,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他一项一项说着自己做过的努力,足足说了半个小时:

    “什么法子都想过了,他们就是不搭理。我们又不能干脆掀桌子,把这里的贵族给杀干净……再说也掀不动……”

    掀不动的说法,格雷特相信是真的。昨天的晚宴,战神神殿和泉水女神神殿出席的人,都有九级以上。当地的贵族家主虽然都跑掉了,据伯纳德说,也有两个骑士能和他打一阵……

    这等力量如果凝聚在一起,法师塔自保有余,想要杀干净贵族,真心是一句笑话。

    那要怎么施压呢?

    当地的主持人眼巴巴地看着他。主持人身后,一个五级法师,两个二级法师,眼巴巴地看着他。

    按照法师议会的一般习惯,这些低阶法师,多半是本地贵族子弟。法师塔想要掀桌子,这些人帮忙估计是帮不上的,通风报信,甚至拖后腿,倒是大概率的……

    格雷特叹了口气。

    如果是他,用尽全力,倒是能够掀一掀桌子的他真要竭尽全力开大火球,把火球术的威力推到9级以上,甚至推到10级,应该都可以。

    再扛出议会的牌子来,扛出老师的牌子来,实在不行,连同赛瑞拉一起动手?说实在的,一头成年银龙,已经足够镇压整个郡的贵族而有余了,保证他们不会有多余的话。

    格雷特相信,这位罗思康郡的法师塔主持者,肯定是这样想的。但是,议会派他来,肯定不是这样想的。

    亡,百姓苦。兴,百姓苦。当地的社会秩序,能不要打破,就尽量不要打破。想想看,还有什么法子,能够在规则内做好这件事……

    他心中满腔怒火郁积,恨不得大喊大叫。正在这时,一枚铃铛“叮叮”地清脆响起,很快,有个学徒捧着个長方形的木盒子,疾步走来,在門口探頭张了一张。

    “这是什么?”

    主持法师扬声询问。学徒躬身道:

    “是罗思康伯爵给诺德马克法师的礼物现在可以送进来吗?”

    木盒送到客厅中央,揭开盒盖。一条火腿安安静靜躺在当中,被深红色的丝绸包裹着,只露出一小段纯黑色的蹄子。

    格雷特都不用解开丝绸,就感到了纯正的、熟悉的自然之力。

    “这是……”

    “是罗思康火腿。最好的那一种。”随着学徒进入法师塔,专程来呈送礼物的骑士,向格雷特深深鞠躬:

    “伯爵大人说,希望法师阁下能够喜欢。”

    格雷特垂着眼睛,轻轻地笑了起来。

    “喜欢?我确实很喜欢我喜欢得很呢。”

    使者松了口气,放心告退。格雷特盯着那根火腿看了片刻,一抬头,直视主持法师:

    “给我张地图可以吗?”

    “什么?”

    “给我张地图。”格雷特唇边仍然漾着微笑,眼底却冻结着一层寒冰:

    “罗思康郡,以及周围几个郡的地图。我要去周围走一圈,看一看周围几个郡,不行的话,再远一点的几个郡,总不会没有自然之神教团的存在了吧?”

    “那肯定有!”

    法师先生打了个冷战,立刻让学生进去,复制了一张精细地图出来。城市,法师塔,丘陵,水体,领主的庄园,神殿,在地图上历历毕现。

    格雷特低着头,指尖一寸一寸拂过地图表面,在一个大橡树的标记上停了一停:

    “我去看一下。明天,最多后天,我就回来。到时候,希望可以让我参观一下,罗思康伯爵家的祖地,可以吗?”

    他扬长而去。带着赛瑞拉,带着伯纳德。走到荒野,走出罗思康郡的边界线,立刻换了一身布袍,骑在银月鹿背上

    手中,橡木杖头的八片绿叶中间,黑白相间的小蛇上上下下,游动不已。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求书评,求各种……

    请大家看看自己的粉丝值,不够500的多订阅一点,只有粉丝值超过500的才有资格抽奖!

    ------题外话------

    看到很多人问怎么看粉丝值,答案是立刻发个书评,然后看你名字后面的标记,如果是学徒或者学徒以上就是500粉丝值以上了

    (换句话说,只有见习不能抽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