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明克街13号 纯洁滴小龙

第三百九十章 背叛!

    走着走着,卡伦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很久都没有散过步了。

    在轮回之门内倒是走了很多路,但那和散步完全不一样,散步,需要的是心情,无论是好是坏。

    这条街的建筑民居很像是那种一户建,并不显得规整,反倒是像葱密集长高后的攒密。从这条街一路走下去,拐个弯再走一条街,预计还需要十五分钟,自己就能走到丧仪社。1

    前面停着一辆小卡车,卡伦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扛着一张椅子从旁边房子里走出来。

    阿莱耶将椅子放在卡车上,拿出一条手帕开始给自己擦汗,扭过头,恰好看见站在那里的卡伦。

    “哟,少爷,真巧啊。”

    卡伦对阿莱耶露出微笑,问道:“在忙?”

    “是的,在帮锡德拉夫人搬家,她正打算出售这间屋子,我刚刚和她签订了代理合同。”

    “喂,认识?”

    这时,一个体格高大且丰满过头的妇人走了出来,一个人举着一张桌子,她的头发,是紫色的。

    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今早她就准备卖房子,显然是受惊了打算换一个地方居住,而且是片刻都不愿意多待的那种。

    “锡德拉夫人,这位是我的朋友,是我以前的

    ……

    “认识就好。”锡德拉夫人直接打断了阿莱耶的介绍,看向卡伦,道,“既然是朋友,帮我一起搬家可以么?”

    卡伦礼貌性微笑。

    可没等卡伦拒绝,锡德拉夫人又开口道:

    “帮帮我这个被种族主义逼迫到一大早就需要搬家的可怜女人吧,或许这样可以减轻你昨晚什么事都没做的心理愧疚。”

    “昨晚?”卡伦有些疑惑。

    锡德拉夫人指了指卡伦的衣服,道:“你的衣服虽然没有标牌,但材质非常好,这意味着你的生活条件很不错,家里应该用了女仆,可现在是上午,你的衣服却褶皱成这个样子,我想应该不是你的女仆刚好请假了,而是你昨晚在一个不熟悉的地方凑合了一晚,怎么样,昨晚发生的事情吓到你了吧?”

    “有一点。”

    “那就来帮我搬家吧,我代替昨晚死去的同胞原谅你心底的那一点点愧疚。”

    “夫人,卡伦少爷他并不是”

    锡德拉夫人再次打断了阿莱耶的话语,对卡伦笑道:“我把请搬家工的钱省下来买了一条希森湖大鱼,现在正在壁炉里烤着呢,还有我自己存在地下室的白葡萄酒,我想邀请你来一起品尝。”

    “夫人,房产证上可没有标注您的房子允许拥有地下室,您也没有告诉我。”

    “哦,抱歉,这是我的疏忽。地下室是我自己偷偷挖的,你知道我为了躲避邻居们的耳朵怕被举报挖得有多辛苦么,哦,差点忘了,我的地下室面积是不是也应该考虑进去?我相信下一任住户不会抱怨天呐,我们家怎么多出了一个该死且无用的小地下室。”

    “夫人,需要重新拟定金额么?”

    “算了,不用了,你早点帮我卖掉它吧,我现在需要钱,那些高档一点的社区房价是真的贵!”

    阿莱耶点点头:“加个地下室的话,房子会更好出手一些。”

    “嘿,朋友。”锡德拉夫人再次看向卡伦,“想喝葡萄酒吃烤鱼么?”

    “好的,夫人。”卡伦同意了。

    “那我们就开始吧!”

    阿莱耶凑到卡伦身边,小声道:“少爷,您不必这样。”

    “没事,我正好锻炼一下身体。”

    搬运持续了一个小时,锡德拉夫人也并未为

    难卡伦,基本上大件东西都是她自己来搬,只让卡伦帮忙搬一些小件。

    等到东西都搬上小卡车固定好后,锡德拉夫人长舒一口气,道:“来吧,让我来犒劳一下你们,两位乐于助人的绅士。”

    房子里的家具几乎完全搬空,包括椅子。

    所以当锡德拉夫人从壁炉里将烤鱼拿出来时,三人只能坐在地板上享用。

    好在,酒杯被特意留了下来。

    烤鱼肉质鲜嫩,味道很不错,卡伦默默记下了辅菜和配料,想着以后可以给普洱做。

    锡德拉夫人明显有些喝上头了,她伸手指了指卡伦,道:“先生,你真的很英俊。”

    “谢谢,夫人。”

    “如果我的丈夫能有你一半英俊,我当初就绝对不会同意他参军前往帝国在殖民地的战场。”

    卡伦没接话。

    阿莱耶也没接话。

    锡德拉夫人自顾自地继续道:

    “他死在了鲁拉,死在一群土著手里。”

    那是十年前的战争了,在一个叫做岗森的半岛上,维恩帝国建立了殖民地,设置了总督,结果当地一个叫鲁拉的族群爆发了反抗殖民统治的起义。

    本来仅仅是一个小麻烦,因为那个族群或者叫部落吧,算上老人妇女和孩子,人口也不过才三万。

    但当岗森总督亲自率领帝国军队去镇压时,直接全军覆没。

    随即,维恩帝国派出了新总督上任,同时在附近殖民地里抽调帝国军队和帝国从军进入,战争持续了三个月,维恩帝国军队开始溃败,如果不是帝国的海军牢牢控制着海岸线,可能帝国的步兵都会被赶到海里去喂鱼。

    战争进行到这个份上后,已经不是纯粹的单一殖民地利益考虑了,而是如果不把这个叛乱平定下去,帝国其他殖民地可能会因此效仿。

    帝国开始从维恩本土调派军队,组织了第三次战役,然后,又是一场大败,而且败得更加离谱,连将军都被人家活捉了。

    同时,借助着不断胜利所积累的威望,鲁拉部族开始大肆吸纳岗森半岛上的其他部族,所以,帝国发动了三次战争的结果是,半岛上帝国的敌人开始变得越来越强大。

    接下来,帝国继续投入这场战争,一打就是五年,这场战争直接导致帝国兵役法的修订,让很多外籍、外族、移民者、非法移民者都能通过宣誓进入军队效力。

    而战争的结果是鲁拉部落承认帝国对岗森半岛的法理统治且认可总督的地位,帝国则承认鲁拉部落的高度自治权力,可谓双赢。

    锡德拉夫人笑道:“你说可笑不可笑,我的丈夫为帝国献出了生命,我却连1雷尔的抚恤金都没看到,因为当时兵役法的判定中,我丈夫属于自愿加入的协助人员。

    快十年过去了,我真的没想到,我现在还会因为这样的事情不得不搬家。”

    卡伦岔开话题问道:“夫人平时的工作是?”

    先前搬家具时卡伦留意到有不少家具其实是偏精品的,价格不菲,如果锡德拉夫人真的只是一个普通寡妇,她的生活条件,也过于好了些。

    阿莱耶马上回答道:“锡德拉夫人是一位作家。”

    锡德拉夫人看着卡伦,笑道:“我靠稿费为生。”

    说着,锡德拉夫人站起身,走到角落,那里还有一个行李包,里面是准备最后离开时带走的东西,她从里面拿出了七八本书,递送到卡伦面前:“这些都是我的作品,卡伦先生如果喜欢看书的话,我可以送给你。”

    “多谢夫人。”卡伦没有拒绝,伸手接了过来。

    这些书的封面都偏阴沉,书名是《被放血的羔羊》《吃人的山庄》《血泊里坐起的干尸》《亡者的婚姻》

    恐怖的?还是悬疑?

    “要离开这里了,还真是舍不得,对了,我早

    上时还看见了路德先生带着人在这一带慰问。”

    “是的,我也看见了。”卡伦说道。

    “卡伦先生也了解路德先生这个人么?”

    “报纸上看到过,是个了不起的人。”

    “是的,他是。他不是一个怯懦的人,但他清楚,在维恩,我们不可能抗争过警察和军队,我们不具备使用暴力来争取权利的土壤。

    他看到了未来的发展趋势,认为只有以文明抗争的方式,才能获得法律上的平权和平等,才能融入这场游戏。

    他是对的,你觉得呢?”

    卡伦点了点头,道:“我也觉的他是对的。”

    锡德拉夫人又道:“但我又觉得,他不会成功,因为他走的是一条正确的路,如果他走其他路,倒是可能一直走下去,唯独走正确的那条路,就注定会没有结果。

    因为维恩,毕竟是马克莱人种所建立的帝国,他们会在真正正确的那条路前面设卡。”

    卡伦抿了抿嘴唇,道:“夫人,可能您的想法太过消极了。”

    “消极么,或许吧,所以我的计划很简单,既然这里不安全,那我就搬去高档一点的社区,至少那里的警察薪水高,会做些事情。

    反正我还能继续创作,笔名上不会标注我的发色,呵呵。”

    结束了烤鱼大餐后,卡伦和阿莱耶离开了锡德拉夫人的家。

    在门口,卡伦指了指那辆还停在那里的小卡车,问道:“司机没来么?”

    “锡德拉夫人没请司机,她说她要自己开过去卸货,呵呵,在开支方面,锡德拉夫人一直是能省则省。”

    “她是一位很有学识的夫人。”

    她的那句在正确的道路前设卡,让卡伦很有感触。

    “是的,没错。”阿莱耶点头同意,“少爷您接下来.……”

    “我回去了,有时间来家里喝茶。”

    “好的,少爷。”

    看着卡伦远去的背影,阿莱耶笑了笑,转身向自己家走去,同时小声嘀咕道:“您又忘记告诉我您新家在哪里了,少爷。”

    烤鱼已经吃完,但酒还剩下一些。

    锡德拉夫人一边继续喝着酒一边叉着腿坐在地板上,她在哭。

    “你说过,你追求的是一个平等的未来;你说过,就算你看不到了,我也能看到;你更是说过,我们所期盼的那个理想时代必然会到来,它的光辉,将洒满这个世界。

    你走了,我留下了,我在等啊,等啊,等啊

    我等到了,我也看到了。

    亲爱的,你知道么,我的心碎了。

    不是因为昨晚那场针对头发颜色的袭击和杀戮,而是在那之前,大区管理处所特意下达的那则通知。”

    锡德拉夫人站起身,端着酒杯走进厨房,来到最里面的那扇门前,将它打开。

    下面,是地下室。

    “我们一直信仰着秩序,我们为那句秩序之下人人平等而着迷,可到头来,我们所忠诚所奉献的神教,竟然用一则通告,对我们以头发颜色进行划定。

    你知道他们昨晚在做什么么,表面上是普通人的杀戮,可实际上,背后却有着他们做推动。我感觉到了,我也探测到了,他们在做一场实验,呵呵。

    我可以平静面对马克莱人对我们头发颜色的杀戮,我认为这只是暂时混乱和矛盾,在未来,一切都会糅合起来,这是族群矛盾,也是阶层矛盾,必须要有一个磨合的过程,这也是你当年和我刚认识时对我说过的话。

    可凭什么,连我们的神教,也要亲自动手打破我们心中的信仰?”

    锡德拉夫人走入了地下室,她打开了灯,里面空间并不大,只摆放着一口棺材。

    她走到棺材边,伸手抚摸着它。

    “亲爱的,我觉得我们两个,就像是一个笑话,我觉得我们一直以来所信奉的,都是一种谎言。

    我们那么在意的、珍视的、相信的,且以为他们也是一样的东西,实际上,早就被他们自己,用靴底狠狠地踩踏在了地上。”

    锡德拉夫人伸手推开了棺材,露出了里面躺着的一具干尸,这是她丈夫,但干尸的胸膛位置,却有一张狰狞的脸刻印在上面,这是鲁拉人所信奉的图腾,是保护他们的邪灵。

    “你说过,你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死后可以进入第一骑士团,为秩序,为神教,为伟大的秩序之神,尽最后一点力量。

    可惜,你失踪了,神教给我的答复,是没能找到你的尸首。

    我找到了,为了找你,我花费了半年的时间,终于找寻到了你,可你,已经用自己的生命,封印了这尊邪灵。

    当时的情况肯定非常危急吧,让你用这种决然的方式来选择和邪灵同归于尽。

    但你的付出,值得么?

    我偷偷摸摸的挖出这间地下室,将你小心翼翼地藏在这里,我想,这里应该会是我们两个人

    的最终归宿,现在,我觉得我错了。”

    锡德拉夫人将手中的半杯葡萄酒轻轻倒入棺材里,她擦了擦眼泪,又笑道:“我看见了卡伦.席尔瓦,就是前阵子我给你读报纸时向你提到过的,那个很优秀的年轻人;我还对你说过,这个年轻人长得可真好看,你生气了吧,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

    可是,人家真的长得好看,比照片上要英俊更多。

    如果不是年龄差距在这里摆着,如果当初我在遇到你之前先遇到了他,我可能就真看不上你了。

    刚在门口看见他时,我还吓了一跳,以为他是被派来特意监视我的,谁知道他竟然真的只是恰巧路过,而且真的和那个中介公司的人认识。

    我说呢,

    这才刚过去一个晚上,我自己才刚刚调整好心情,这上面的反应怎么可能这么快啊。”

    锡德拉夫人看着棺材里自己的丈夫,她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他干瘪的脸:“你真傻,真的。”

    保持了这个姿势大概一刻钟,锡德拉夫人深吸一口气,后退了半步,将自己的手掌,放在了尸体上方,沉声道:

    “秩序苏醒!”

    棺材内的干尸缓缓地睁开了眼,他的双手,慢慢地攀附到了棺材两侧,他坐了起来,看着面

    前的女人,用一种极为沙哑的声音开口道:

    “亲爱的,我原本以为我死后,你会变得越来越憔悴,可是,你为什么还胖了这么多?”

    锡德拉夫人擦了擦自己的脸,骂道:“你死了还不准别人吃饭了?”

    “呵呵,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

    干尸忽然愣住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然后又看向自己的胸口位置,他那原本混沌且刚苏醒就看见妻子的激动情绪开始平复,然后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这里是哪里,其他神官呢?”

    “这里是我们家,你在我们家里,我们两个人的家。”

    “其他神官呢,教内的其他神官呢!”

    “没有其他神官,只有我们两个人。”

    “没有其他神官在场你怎么能把我苏醒,当我这具身体苏醒时,连带着被我封印在身体里的鲁拉邪灵它也会苏醒的!”

    “我知道。”

    “你知道?”干尸马上催促道,“快点呼叫秩序之鞭,呼叫应急办公室,上报给大区,要求全方位的增援,绝对不能让这尊邪灵离开我的身体!”

    锡德拉夫人摇了摇头,扯开了自己胸前的衣服,完全露出了自己的上半身,然后用指甲,在自己胸脯中间,划出了一道血口子。

    她开口道:“邪灵大人,想不想换一具更新鲜的身体来待一待?”

    一团团黑雾,从干尸身上溢出,主动向锡德拉夫人飞去。

    干尸惊愕地看着自己的妻子,不敢置信道:“你,背叛了神教!”

    “不是神教背叛了我。”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