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星界使徒 齐佩甲

236 请求

    ,星界使徒

    道观之外,几个高矮胖瘦各有特色的大汉站在门口等待。

    每个人脸上都有着刀砍斧凿般的风霜之色,一看便知常年在外征战,正是天王寨一行人。

    为首者是寨主卢龙川,其余几人则是山寨里能排上号的头领,受召进京接受封赏。

    “我们与御风真人素无往来,也不知他愿不愿意见我们。”

    项天杰小声嘀咕,语气犹疑。

    卢龙川摇了摇头:“不好说,这人是皇帝身边的红人,极受恩宠,地位非我等可比拟,未必有兴致见我等。”

    闻言,旁边一个样貌粗鲁的大胡子不满了,大声道:“哥哥这话也太自轻自贱了,左右不过是个牛鼻子,哥哥要是想见,我这便冲进去把他逮出来!”

    “二虎不得无礼!”

    卢龙川当即呵斥,顿了顿,沉声道:“这御风真人天下闻名,据传有大神通,乃是当世高人,你给我收了性子,不可冲撞于他!”

    “什么高人神通,我从没见过,多半是假的,都是一个脑袋,一锤子砸瘪了,照样是个死。”二虎嘀嘀咕咕,满不高兴。

    此人名为石虎,小名二虎,擅使双锤,在山寨里常负责冲锋陷阵,是个性子粗鲁的浑人。

    “二虎,等会你莫要开口了,免得得罪了人家。”一个文士开口,轻摇手中竹扇,笑道:“这御风真人在京中地位超然,哪怕是秦相也要给他三分薄面,我们若是能与他搭上关系,得他在圣上面前美言几句,日后好处无穷。”

    “军师既然这般说,那我待会不说话便是了。”石虎哼哼唧唧,表现得倒是挺尊敬这文士。

    这文士名为孙荣,乃是天王寨的三头领,是山寨总军师。

    此次众人前来拜会御风真人,便是他极力促成的。

    卢龙川压低声音,问道:“军师,拜会结识御风真人也就罢了,我们与他无亲无故,一定要请他出山?”

    孙荣脸色一正,点头道:“不错,此次我们平匪有功,虽有封赏,可朝廷也要求我等明年开春去湖阳剿匪,此行必须请高人助力,否则前途渺茫!”

    说着,他顿了顿,继续道:

    “燕北、泰东匪寇横行,幸好我等曾是北地绿林龙头,能降服的都降服了,该灭的都灭了,剩下的都是散兵游勇,平这两地算是有惊无险……可那湖阳不同,乃是天下一等一的险恶去处!

    那陈封有着盖世武勇,麾下龙王寨也有十万人马,而且湖阳水网密布,我们不善水战,又长途行军人困马疲,对方却水师强横、以逸待劳,这般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弄不好众兄弟都会断送在那里……所以若是不能请高人出山帮忙,此行我等凶多吉少。”

    众人纷纷点头。

    此次贸然拜会,除了结识人脉,另一个目标便是请这位高人帮助他们剿灭匪患。

    毕竟那“龙王”陈封的武力震古烁今,若不能找到克敌之法,他们实在觉得没胜算。

    假如这御风真人,真如传闻中所言一样掌握着呼风唤雨的仙家法门,那或许是这世上少有的能对付陈封的人了。

    “希望他不是欺世盗名之辈……而且还愿意见我们。”

    项天杰叹气。

    这时,知客道人走了出来,招呼众人:“我家师尊有请,诸位随我来。”

    天王寨一行人顿时松了口气,赶紧进入道观,跟着道人转过几个院子,很快便到了主屋。

    众人一进去,便看到了诸位上道士打扮的周靖,纷纷行礼。

    “见过神霄风灵真人。”

    “不必多礼。”

    周靖摆了摆手,目光在这些人山上一一扫过,最终落在卢龙川身上,微微一笑。

    “我在京中,久闻卢寨主受朝廷招安,迷途知返,今日才有幸得见。”

    卢龙川一愣,没想到此人这么客气,顿时受宠若惊,拱手回应道:“真人名满天下,我素来敬仰,今日贸然登门拜访,望真人莫怪。”

    两人商业互吹了一小波,紧接着周靖招呼大伙儿入座,让弟子给众人奉茶。

    聊了一阵,众人算是认识了。

    发现这得势的御风真人并不骄横跋扈,反而颇为和善之后,天王寨一行人心里一定,也没了那么多顾虑。

    孙荣朝卢龙川使了个眼色。

    卢龙川了然,润了润嗓子,话锋一转,正色道:

    “实不相瞒,我等今日上门,正是有求于真人。”

    “但说无妨。”周靖面不改色。

    卢龙川语气严肃起来,道:“官家下旨,令我等前去湖阳剿匪,那匪首陈封武艺超绝,麾下水师兵精将广,我等恐怕并非敌手,会坏了朝廷大计。思前想后,唯有真人才有本领降住此人,所以特来请求真人襄助我等。”

    周靖听完,表情却是毫不意外,笑着反问道:“官家可有下旨,让贫道随军出征?”

    “这倒不曾……”

    “嗯,此事既与我无关,那贫道为何要帮助尔等?”

    周靖语气不紧不慢。

    卢龙川叹气:“我知此事突兀,只是那陈封祸乱湖阳地界,已成朝廷心腹大患,假以时日必成附骨之疽,于江山社稷无益……我曾听闻,真人出世是为寻访天机护佑太平,这陈封魔头有害于百姓,正需要搭救,我等却不是对手,只好寻求帮助,这才自行上门。”

    孙荣起身,躬身行了一个大礼,插嘴道:“还望真人看在黎民百姓的份上,出手降魔。”

    周靖笑吟吟脸色不变。

    他随手一甩浮尘,环视众人,忽然问道:“我听闻那陈封在湖阳为民伸冤,号称替天行道,尔等也曾是绿林之辈,亦有相似行径,不知你们如何看待?”

    众人面色一僵,有些哑然。

    孙荣则是面不改色,开口道:

    “这般行事,虽说逞了一时之快,却坏了世道规矩,看似善义之举,实则有失考虑。朝廷自有法度,若屡屡无视之,自行使用刑罚,那样朝廷秩序一坏,民生更为多艰,混乱凋敝。我等混迹绿林多年才明白这个道理,最终迷途知返,受朝廷感召为国效力,那陈封却一意孤行,实乃祸国殃民之举,理当制止。”

    “言之有理。”周靖笑着点头:“既然你有这般见识,贫道愿出手助你。”

    闻言,卢龙川等人面露喜色。

    但这时,周靖话锋一转,缓缓道:

    “不过,我负责为官家炼丹,官家未必愿意让我离京。不如你们正式递上折子,请求调派贫道随军出征,经由上朝时群臣商议,若官家同意,我便出山相助。”

    “这……”

    卢龙川面露难色。

    他们平日里并没有资格上朝,此次进京论功行赏才得以面圣,不久前已经见完了,所以现在想递折子让群臣商议,也不是轻易能做到的。

    见状,周靖摇了摇头,道:“我虽有心相助,可也得官家点头,贫道便等各位的好消息了。”

    说完,他端茶送客。

    卢龙川等人识趣,只好告辞离开。

    一行人出了道观,看着大门闭上,这才面面相觑起来。

    石虎怒哼:

    “哼,这牛鼻子说的好听,我看就是不想帮忙,又不愿落人口实,便用这借口来搪塞!他长得怪模怪样的,说不定当了皇帝老儿的男宠,才有这般荣华富贵,那皇帝老儿怎会让他做这般苦差事?”

    “住嘴,不准胡言乱语!这里岂容你这憨货撒野?!”

    卢龙川吓了一跳,大怒呵斥。

    “不说就不说。”石虎扭过头去,兀自愤愤。

    卢龙川气得胸膛起伏,好一会才平复下来,看向孙荣,皱眉道:

    “军师,你看这……”

    孙荣摇着竹扇,沉吟道:“真人已经答应,只差征得官家同意……寨主,看来咱们须得拜会秦相了。”

    卢龙川闻言,微微叹了口气。

    秦松是当朝七贼之一,同时一直是他们天王寨在京中的门路。如果有选择,卢龙川也不想走奸臣的关系,可木已成舟,他们也只能仰秦松鼻息行事了。

    另一边,道观主屋中。

    周靖送走天王寨一行人,坐回原位慢慢喝茶,眼神变得玩味起来。

    “过去和陈封会面……也不错。”

    他答应天王寨一行人的请求,自有一番计较。

    如今陈封天下第一的名头已然坐实,让比尔过去蹭热度也是扬名之道。

    在京中没有出手机会,这次可以让两个使徒碰一碰,弄个大场面出来,不仅体现陈封冠绝当代的武力,也展现自身“术法”的威能。

    只要动静够大,足够惊人,自身又表现出与陈封“分庭抗礼”的力量,那日后八成会被朝廷供起来,当作克制陈封的靠山,对两个使徒都有利。

    另外,自身随天王寨出征,还能兼职内奸,给陈封那边送机密情报。

    毕竟天王寨兵多将广,也不是好对付的,硬碰硬战损不会低,反而让朝廷笑掉大牙。

    所谓兵不厌诈,还不如在敌方军中安插个奸细,让陈封能掌控敌军动向,应付起来更轻松。

    而且,灵风子的身份白得不能再白了,根本不会有人怀疑是他在输送情报,稳得一批。

    只要天王寨兵败,那么灵风子就算撤走,也不是他能力不济,而是大军不给力,不会损伤他多少形象。

    “这波靠谱……甚至我还能带点钱,顺路运给陈封呢,就当送快递了。”

    周靖咂咂嘴,暗自盘算。

    ……

    晚间,秦相府。

    “那灵风子当真这么说?”

    秦松听完卢龙川的话,有一些吃惊。

    “千真万确。”卢龙川点头。

    “这样啊……”

    秦松若有所思,手指下意识点着桌子。

    他忽然意识到,这或许是个借刀杀人的好机会。

    自灵风子进京,圣眷之隆让人眼红羡慕,有人去巴结,也有人暗中忌惮。

    虽然御风真人没有争权的意思,可仍然有人将他视作眼中钉。表面上大家都给他面子,实际上,有人想除之后快。

    秦松倒不算其中之一,谈不上敌视,但皇上对灵风子的宠信程度,确实让他感到威胁。

    而且灵风子的炼丹之法有用,无数官员豪绅捧场,让此人的人脉越结越广,地位超然。

    秦松一样享受过丹药的好处,也是惊呼妙用。

    正因如此,他这样的权臣更为忌惮灵风子。

    虽然灵风子如今只是司天监的小官,没什么权力……但秦松深刻明白,只要成了皇帝眼中的红人,那官职完全不重要。

    在这朝堂上,最大的权力来自皇帝,即便是个宰相,被罢免也只是皇帝几句话的事。

    说你是白,你就清清白白,说你是黑,那你就恶贯满盈。

    没了灵风子,就少个非常理可揣度的竞争者,这在秦松看来不算坏事。

    至于皇帝心心念念的长生不老……还是趁早忘了吧,你个坐龙椅的要长生干嘛,到时候了该死就死啊。

    “此事本相知晓了,你回去等消息吧。”

    秦松回过神,语气不咸不淡。

    无论事情成不成,他都不打算交恶灵风子或皇帝……所以还是让别人出这个头吧,他手上的牌可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