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神秘之劫 文抄公

第936章 叫花鸡

    "不好,这孽畜野性难驯!"

    白梅看到猩红雾气喷来,心中电光火石之间,闪过了掌教真人齐妙一的告诫∶

    "这次虽然是在山门附近做事儿,但师弟你也不可大意…….

    "成就金丹,乃是个人修行,我等不能随你前去,这就如同渡劫,一旦天劫感应到有其它修士参与,劫难就会干百倍提升…师弟你成就金丹,还有一难,我等也不好插手…但只要过了便是坦途。"

    "请师弟放心,我算过你的命数,这一世当金丹有望,怎么都不至于折损在此!"

    瞬息之间,白梅身上一道纯白剑光飞出,向着四周各刺了一剑。

    他身上这一口飞剑名为"白灵,乃是自身辛苦搜集了数百斤西方白金,耗费苦功,又请师兄弟姐妹帮忙一起炼制的飞剑,并不列入峨眉有名的飞剑之列。

    饶是如此,也灵性逼人,并且他一手"小周天剑诀"圆融老辣,顷刻间就将自身防御得密不透风。

    峨眉不仅功法绝顶,剑术更是绝顶!

    这白梅老道虽然只是个玄光,但说不定能逆斩一些水货金丹!

    区区干年朱蛤的毒雾,自然入侵不得分毫。

    就在白梅老道暗自得意自己的剑术又有进步之时,他手上那枚妖丹却忽然一跃,奋力冲向白灵剑!

    白梅道人如何敢让自己的结丹希望破灭?当即一收剑诀,不敢让飞剑斩了这内丹。

    下一刻,他眼前就浮现出一片猩红雾气。

    这雾气能消玄光,腐蚀罡气,白梅老道暗叫不好,却已经中了招,只感觉体内功力运转一滞,眼前一黑,几乎要昏厥过去!

    ··

    山坡上。

    亚伦带着方镜与方晓龙,看着这一幕,都是目瞪口呆。

    "真的……牛犊那么大的蛤蟆啊!"

    方镜呆呆叫道。

    "看到那个白胡子老头没有?那是仙人,仙人啊显然仙人正在斩妖除魔!"

    方晓龙眼睛放光∶"我要去拜佰师父…不过这师父的功力似乎并不如何的样子,不能一剑斩杀那妖怪。"

    "这还没拜师呢,就开始嫌弃师父了?

    亚伦一翻白眼,心中十分无语。

    他观察一番,叫道∶"那位剑仙似乎被妖物暗算了我们是不是想个法子,去帮一帮那剑仙为好?"

    方镜与方晓龙一听,顿时连连点头。

    ······

    "孽畜!"

    白梅道人强打精神,单手结印,辛苦修炼的玄光化为一只大手,将那内丹重新镇压,再次施展开剑术,,与干年朱蛤恶斗在一起。

    只是这一次,他的剑诀转换之间,便显得颇为滞塞,显然是被朱蛤的毒所景响了。

    老道士此时,心里正暗暗叫苦∶"若是平时,这失去妖丹的凶物,老道士说斩就斩了,此时还真有些提聚不起功力……

    若是没有这朱蛤牵制,白梅倒也可以从容运功压制毒素,再逼出体外。

    奈何朱蛤就是紧追不舍,倏忽间一个扑击,一团黑气冒出,当中混杂着残余的丹液,将白灵剑逼退,又是发出一声牛吼,长长的舌头就弹射出来,宛若电光火石一般,卷向被玄光大手擒拿镇压的内丹!

    若重新吞下内丹,朱蛤必能恢复全盛功力!

    "不好!"

    白梅老道亡魂皆冒,暗叫∶"师兄啊……若你算得不准,老道这条性命可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啊!"

    突然!

    天空之中,不知从哪里落下一块巨石,正巧砸在朱蛤的舌头之上。

    朱蛤的舌头一歪,并没有舔中。

    瞅准这个机会,白梅立即抖擞起精神,召回白灵剑,一道剑光飞出,如同白龙,又与朱蛤恶斗在一起。

    数十招之后,他人剑合一,化为一道白光,终于将朱蛤从中斩断,一分为二,要了这头上古异种的性命。此战过后,白梅道人也几乎瘫倒在地。

    方才他那一剑,已经是催谷全身功力,不成功便成仁!

    剑修之道,大多都是如此。

    而没有他的法力加持,那一口"白灵剑"也跌落在地,却是一枚鹅卵石大小的白色剑丸,如星丸一般跳动,颇有灵性,闪烁之间,就有一道道绚丽的光彩浮现。

    很难让人想象,就是这一枚剑丸,发动之时简直有天崩地裂之威,一剑就斩杀了大妖!

    "这可真是个好宝贝!"

    方晓龙上前,望着白灵剑丸,一双眼睛都几乎要移不开了。

    白梅道人却是勉强站起,喝道∶"我乃峨眉白梅,方才是你们助老道诛杀妖孽?"

    "正是!"

    亚伦上前一步,一抱拳∶"我叫方玉,附近方家村人,这是我两位族弟,方镜、

    方晓龙!还不快见过道长?

    被他一喝,方镜与方晓龙连忙上前行礼。

    "嗯,都是好孩子。"

    白梅微微一笑,收了朱蛤内丹与白灵剑丸,暗道掌教师兄果然没有算错,自己命不该绝,有贵人相助。

    他又扫了方晓龙一眼,问道∶"附近可有能歇息之处?老道要打坐运功,逼出毒素…

    "正有一个山洞,里面还有一门绝世武功。"方镜憨憨地回答,让旁边的方晓龙狠狠瞪了他一眼。

    "老道士也不要学什么武功……

    白梅微微一笑,他乃是峨眉弟子,当然瞧不上什么世俗武学,只是心中原本的打算落空了。

    原本,他打算传这三人一部世俗武林的绝学,让他们可以啸傲江湖,富足一生,便足以报得救命因果。

    如今看来,却有些疑难。

    亚伦本来也可以阻止方镜泄密,但他右手收在袖中,暗自掐算一番,不由忖道∶"这就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若以《百阳图录》为拜师礼,大概这白梅道人还非得收徒不可了……·.

    四人当即回到之前的山洞。

    白梅道人入了山洞,原本还不如何,等到看清楚那石壁之上的图形与口诀之后,却是眉宇一动∶"此法诀似乎比我峨眉普通弟子的入门道法,还更加精妙一分的样子,若能得了去给掌教师兄,也是一份道功!"

    他轻声自语,又看向亚伦三人,不由就有些踌躇。

    按照道理而言,这三人才是此洞发现者,功法口诀也应当归于他们才是。

    不如·收个徒儿?

    一个颇有些诱惑的想法,就在白梅老道心中形成。

    不过此时,他还是摆足了道家高人的样子,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席地而坐,默默运转玄功,疗伤驱毒。

    "你们看好道长,我去打点野味。

    亚伦吩咐一句,就拿着弓走了出去。

    等到离得远了,立即运转梅花易数,以演天蛊加持,推算未来变化。

    "白梅这牛鼻子,看起来真有收徒之念…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从卦象上来看,即使不成,危险也不大:一

    '既然如此,或可试试?"

    '只是·…还有一个巨大的破绽,需要解决。

    敛息蛊虽然好用,但要在诸多元神散仙、甚至仙府奇珍之前弄鬼,亚伦还是没多大信心。

    更关键的是,敛息蛊只是让自身功力隐藏起来,并不等于没有!

    哪怕有演天蛊连带庇护,获得不在算中的效果。

    但只要一位峨眉长老将法力输入亚伦体内,还是会发现—"咦?明明此人看上去没有丝毫法力,为什么体内又有法力?

    这就是自找麻烦了。

    更何况,《万蛊书》修炼的真气法力品质着实一般,亚伦早就想废功重修《百阳图录》,只是一直没有一个合适的机会罢了。

    一念至此,他就化为一道流光,随意寻找一处山头,开辟出一个隐秘洞府。

    继而,就一拍储物袋,从中取出一只粗糙的蛊虫。

    这蛊虫好似一只巨大的黑色甲虫,但表皮十分粗糙,背部有五脏纹路,腹部则是六腑奇纹。

    此乃"五脏六腑蛊"的半成品!

    之所以是半成品,就是因为没有汲取五脏六腑之气!

    亚伦取出蛊虫,这才开始散功!

    这一身三五斩魄玄光,他并不如何放在心上,只是轻轻一拍,玄光就自散去,跌落了玄光境界。

    继而,他的五脏六腑之气浮现,异彩纷呈。

    "五脏六腑蛊,去!"

    那一只半成品的蛊虫,伴随着亚伦的法力驱使,就开始吸纳五脏六腑之气。

    一道道五脏神宫慢慢关闭,其中的神祇也在退化,变回了一只只蛊虫形态,被五脏六腑蛊一-吞吃。

    原本的五脏六腑蛊粗糙不堪,此时看上去,却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微微放出毫光。

    "好蛊,此蛊能易经伐髓,略微提升修士资质·…更与我气息相通,毕竟本来就是我自己的脏腑之气么…."

    亚伦脸色微微苍白,却又迅速恢复红润。

    若是其他玄光修士散功,只怕就要立即老死了。

    不过他反正长生不老,也就无所畏惧。

    "只可惜……此蛊虽好,提升资质的效果却有极限,甚至还会不断衰减.·这也是天道至公,不允许一人独享气数之意。

    若是一只五脏六腑蛊,就可以反复刷成修仙的绝顶资质,万蛊真君也不必一辈子都是旁门了。

    等到炼成五脏六腑蛊之后,亚伦一身功力,已经退到了先天。

    他吐出一口长气。

    伴随着这一口气,体内的百毒真气也自溃散入四肢百骸,原本的天灵穴缓缓封闭,再也感应不到天地元气。

    如此一来,就相当于他最初穿越,辛辰走火入魔之时。

    当然,由于是主动散功,倒也没有受伤。

    “如今的我,就是一个凡人,怎么检查也查不出丝毫法力…”

    亚伦叹息一声,将碧水剑与储物袋都随意埋在洞府之中,最后施施然走了出来,打了几只山鸡,回到洞窟。 .

    ….

    翌日。清晨。

    白梅老道睁开双眸,屈指一弹。

    一道猩红色雾气就化为箭矢,笔直刺入岩壁之中,还发出腐蚀的嗤嗤声。

    “一朝脱困,金丹有望!”

    白梅老道心中喜悦,走出山洞,就见到昨日救自己的三个少年,正烤着几个泥团。

    见到他出来,方晓龙就叫道∶“道长…可要试试我家玉哥哥做的叫花鸡”

    “哦倒要见识一番。”

    白梅鼻子动了动,还真嗅到了一股烤鸡香气,不由微笑说着。

    方镜将一个泥团砸在地上,开裂之后,就现出其中的野鸡。

    只是略微一抖,野鸡的鸡毛就伴随着泥巴一起滚落,鸡肉香气四溢。

    “不错,不错…”

    再加上裹在山鸡肚子里的松子等物,纵然白梅已经辟谷多年,也不由被勾动了馋虫,撕了一只鸡腿吃了,还有些意犹未尽,问道“这叫花鸡,莫不是叫花子做的菜"

    "此乃我方家先祖方乐水自创的菜式……当年我方家入川,一路颠沛流离,有一次买了鸡,连锅都破了,没法烧,乐水先祖就想出此法。

    方晓龙抢着回答。

    而白梅道人听得不住颌首,又见方镜与方玉提到先祖之时,都是一脸恭敬之色,不由感慨“忠孝仁义……令先祖可谓大智大勇……方家也是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他顿了顿,又说道“昨日你们三人也见到洞窟中的石刻了那实是极上乘的仙家法门,你们不得泄露,以免引来灾祸……"

    “竟然是仙家法门”

    方玉惊呼一声,然后踹了方晓龙一脚。

    方晓龙福至心灵,顺势跪了下去,叫道“求仙长大发慈悲,收我们为徒吧…那仙家法门,我们愿意为拜师礼送上”

    “你们想得倒美”

    白梅老道笑眯眯地捋了捋胡须,只是一拂袖,就有一股柔和之力将方晓龙托举而起,也制止了旁边想要跪下的方镜与方玉,喝道“我峨眉山门,也不是任凭谁都能进的,峨眉收徒甚严,老道还得带你们去峨眉本山,禀明掌教师兄,再一一验过来历资质,才好谈收徒之事……”

    实际上,他却是决定,只要这三人资质不是真个不堪,总得收一个徒儿的。

    不如此,怎么能将《百阳图录》收入囊中,又偿还因果?

    “我们愿去”

    亚伦三人自然连声答应。

    “既然如此,那便……去吧”

    白梅老道哈哈一笑,袖中白灵剑丸飞出,化为道道流光,裹挟着三人,就冲天而起,向峨眉本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