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这个穿越有点早 青铜老五

第六百五十一章 问题不大

    啊?

    这就没了?

    这种几年难得一见的大瓜,怎么就这么快没了啊?

    好气哦!

    想吃瓜没吃上的李江琪轻轻瞟了眼身边这个没用的男人,沉默了一瞬,压下心中不满,檀口微张,迅速说道:“你跟我来,这么重要的事情,要跟领导汇报一下。”

    “那赶紧的吧。”

    楚恒抬步与她并肩而行,走向正与几个小老黑聚在一起聊着什么的谢军。

    到了近前,楚恒隐晦的对谢军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会意,与身旁的小老黑说了几句后,就转头走了过来。

    “怎么了?”谢军好奇的望着金童玉女般的俩人。

    “是这么回事……”

    楚恒跨步来到他身侧,详细的将达利亚主动找上他的经过讲了一遍。

    “有点意思啊!”

    谢军听完后,摸出烟叼在嘴上,凝眉思索了一阵,神经病似的自言自语的道:“她竟然主动找上门,想要传递信息,看来,这两父女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啊,这个倒是能好好利用一下……”

    就这么自语了好一阵,他才恢复正常,大笑着拍了拍楚恒的肩膀,夸奖道:“好小子,我果然没看错人,带你过来实在是太对了,这才多大会功夫,你就弄到了这么有用的信息。”

    “现在,我再交给你一个任务,争取在今天之内,打听清楚达利亚丈夫的死因,顺便再弄清楚他们父女之间的关系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问题不大。”

    楚恒自信满满的笑了笑,然后就拉住谢军,一脸幽怨的问道:“谢叔,有个事我想问问您,那个达利亚会中文的事情你们不知道吗?”

    “她会中文吗?”谢军茫然的道。

    “会吗?那家伙一嘴大碴子味,说的比我大姨姐都正宗啊!”楚恒语气忿忿的埋怨道:“不是我说您啊,下回分派任务前,您能不能好好做一做情报工作?我这家伙累死累活的学了两天俄文,敢情成了无用功了!”

    “那个达利亚是最近才过来的,而且一向深居简出,我们基本就没有跟她接触过,而且之前见面的时候她说的也是俄文,哪知道她会不会中文?”谢军笑着掏出兜里的半盒特供熊猫烟塞进他兜里,安抚道:“好了好了,就别抱怨了,好好执行你的任务去吧,事成之后肯定给你记一大功!”

    “就知道见天给我画饼!您好歹先给点实惠啊!”

    楚恒无语的白了他一眼,正准备再给自己争取点好处的时候,身边人群突然动了起来,纷纷走向大厅里面临时搭建的一个小舞台。

    此时,那上面正站着一名看样子有四五十岁的毛子男人,壮的跟熊似的,个子也非常高,最少也得一米九以上。

    正是毛子大使安德鲁·托尔斯泰!

    “正主终于来了!”

    谢军看着他冷冷一笑,旋即就招招手叫走了李江琪,带着她去了舞台前面。

    就剩下自己一人的楚恒无聊的左右看了眼,很快就找到了站在人群外围的孙美柳跟韩熙平二位姐姐。

    旋即,这货就颠颠的凑了过去,与姐姐们探讨起了车技。

    没过多久。

    舞台上的安德鲁从一名中年毛子女人手上接过话筒,叽里咕噜的发表起了讲话。

    楚恒精神顿时一震,忙将心思沉入仓库中,翻阅着自己的音译小抄,准备展现一下自己这两天来恶补出来的成果,给小姐姐们翻译一下。

    可听了一会后,他却发现自己连特么一个字都没听懂!

    这货学的俄文,就是一些日常用语罢了,而且还停留在仅仅会说而已,听力方面属实欠了些火候。

    于是,楚恒一脸茫然的努力听了几嘴后,就有了逼数,转头继续小声的与小姐姐们聊着自己的。

    絮叨了好一会。

    安德鲁终于住口,随着他大手一挥,屋里灯光突然暗了一些,十多名有男有女的毛子拿着各种乐器出现在舞台上,开始调试乐器。

    舞会。

    即将开始!

    按照规矩,这第一支舞,是要与自己的舞伴跳的。

    孙美柳几个女人忙丢下楚恒,去寻找自己的舞伴。

    再次成了孤家寡人的他,也开始四下张望,寻觅着李江琪的身影,却正巧看到她沉着脸,好像上刑场似的,迈着称重的脚步往自己这边走来。

    这个女人还是蛮尽职的。

    尽管她很讨厌这个货,心里是千不甘万不愿,但为了任务,她还是硬着头皮过来了。

    俩人面对面后。

    楚恒看着满脸不情愿的李江琪,心里实在腻歪,撇撇嘴道:“行了,别跟我摆脸色了,好像我就挺想跟你跳似的,一块忍忍吧,就一只舞而已,完事了咱就一拍两散!”

    李江琪直接对他投去了死亡凝视。

    对于你这个混蛋。

    我一秒都不想忍……

    “嘟嘟嘟……哒哒哒……”

    就在这时,一首有着很强节奏感的欢快的曲子在厅中奏响,其他人纷纷牵着自己的舞伴下场,随着乐曲轻舞起来。

    楚恒见状,优雅的躬身伸手,微笑着对面前女人邀请道:“李江琪同志,我能有幸与您共舞一曲吗?”

    不能……

    李江琪抿抿嘴,不情愿的将自己的小手放到他的掌心,感受到那只强有力的手掌上传来的温度,她立马就浑身不自在起来。

    而当楚恒的另一只手放到她纤细的腰肢上的时候,她的感觉就更强烈了,就好似有好多只蚂蚁在身上爬似的,让她难受的不得了。

    为了任务!

    便宜你这个混蛋!

    她委屈巴巴的安慰了下自己,抬起另一只手,放到了楚恒的腋下,一边胡思乱想着任务的事情,一边随着乐曲舞动婀娜的身姿。

    甚至有几次撞了楚恒几下,她都不自知!

    感受着那惊人的弹性,某人险些都忍不住要尊重这女人一下了!

    哪只还没等她高兴多久,很快就乐极生悲。

    楚恒舞技本就勉强,再加上这女人心不在焉的,跳了没一会,就被李江琪踩了一下脚。

    “嘶!”

    要知道,他的脚本就有伤,虽然这几天养好了一些,可毕竟还没痊愈!

    此时这婆娘的一脚下去,立马就让他脚趾上刚愈合一些的伤口再次裂开,疼得他倒吸了口凉气。

    “对不起,我……”

    李江琪这时回过神,下意识的想要道歉,可说到一半就住了嘴,她眨着眼睛看着楚恒微微皱起的眉头,心思活了起来。

    小弟!

    姐要给你报仇了!

    ------题外话------

    睡觉了,困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