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界第一因 裴屠狗

第343章 百步飞剑与百步飞箭!(第二更)

    七杀神宫,黑山老妖……

    看到这条情报,杨狱心中第一个浮现出来的念头是‘马龙图’在找死。

    七杀神宫,是天狼王朝的隐秘宗门,其名声或许不及悬空山、烂柯寺、铸剑山庄、悬剑台,可也是天下有名的大宗门。

    尤其可怖的是,这七杀神宫乃是一脉单传,且不至寿终,不会收徒。

    是故,八百年传承至今,七杀神宫有且只有六人!

    当代七杀宫主,正是第六代黑山老妖,且是历代最强者,早数十年前,就已晋位武圣,与‘澹台灭’并称为金帐王庭双尊。

    那马龙图虽名列山河榜第七,可又哪有什么胜算?

    所谓山河榜,仅仅是武林中了流传的一张榜单,据说记录着武圣之下,当代武林最强的三十人。

    然而,这榜单并无多大的公信力,远不如悬空山的‘神功秘术榜’。

    因为这山河榜中仅记录了各国武林中的高手而已,如魏正先、秋凤梧这样的朝廷一方的大宗师,根本不在其中。

    是以,这条情报就显得很突兀。

    山河榜或许可信度不高,但那马龙图敢挑战黑山老妖,必也是大宗师级的高手,这样的人,没有道理会去寻死。

    这其中……

    “客官,这是你要的玄石。”

    杨狱翻阅邸报时,店伙计去而复返,身后跟着几个壮汉,抬着数量颇多的麻布口袋。

    说这话,这伙计满脸畏惧的看了一眼大如牛犊的黑狗,他不是没见过狗,可却没见过这般大的。

    “放下吧。”

    杨狱合上邸报,掏出一张银票递给店伙计。

    熔炼玄石之路他始终没有停下,每到一处,必会采购一批,不比丹药的稀缺,玄石在哪里都不缺。

    融金炼体的修持也是个水磨的活,冀龙山熔炼百炼玄铁入体,耗费了十几二十年方才功成。

    这些日子里,他熔炼的玄石已颇为不少,但磁力也可说微乎其微,虽可一定程度上影响丈许之内的铁器。

    但想要‘空手接白刃’尚不容易,距离他预想中,一声长啸,一城刀剑齐齐升空还有不知多么长的路要走。

    “多谢客官。”

    店伙计笑着接下银票退下,指挥着几个壮汉放下。

    “玄石熔炼。”

    杨狱心中自语,他的右手不住的转动着几枚铁蛋,但若细细看去就会发现他自己根本没有发力,这几枚铁蛋就在自己转动。

    呼!

    某一瞬间,杨狱似有所觉,抬眸看去,就见得对面酒楼的三层处,出现一熟悉的身影。

    其着白衣,身材曼妙,青丝及腰,精致的五官因嗔怒而显得别有味道,正是余灵仙。

    两人隔窗相望,目光皆冷。

    “你还要跟到什么时候?”

    余灵仙轻哼一声,十数丈距离并不能阻挡两人的交流,甚至不会被外人听到。

    由不得她不恼怒。

    对面这个抢了她赤眸白鹤的小贼,不知用的什么法子,比裕凤仙的鼻子都要好,足足纠缠了他近一月。

    一月里,但凡自己落足的据点,全都被端掉了!

    她也不是没想过反杀,可此人不止体魄强大,刀法轻功皆属上乘,非但如此,还有一手可怖至极的箭术。

    配合上抢夺自己的赤眸白鹤,几次伏杀都被反过来杀了个干净……

    “杨某今年过去也不到二十,若是养生得当,活到一百五想来不难。”

    杨狱手转铁蛋,淡淡道:

    “圣女受累,再跑个一百二十来年,想来就差之不多了。”

    距离平独山幻境结束,已过了近一月,这些日子里,他一路尾随余灵仙,大大的补充了自己干瘪的钱袋与见底的丹药。

    这几天他购买的情报、药材,吞服的金铁豆子,搜集的玄石、食材等等都来源于此。

    唯一可惜的是,怜生教的丹药,多是邪法炼制,好用的不多。

    好在大黑狗不挑食,这些日子越发的彪悍了,一旦激发气血,肩高就足有六尺,足可生撕虎豹。

    咔嚓!

    余灵仙几乎咬碎了牙:

    “你要我说几次才明白,你家老爷子,真的,真的,真的走丢了!”

    “我知道。”

    听着对面风轻云淡的回应,余灵仙气的攥紧了手,眼神喷火:

    “知道你还追我?”

    “你给弄丢,那就得你给找回来。”

    杨狱喝了一口酒,态度冷硬:

    “否则,我追定你了!”

    余灵仙没有说谎,这点,杨狱自己都很清楚,然而,正因如此,他才要追着这女人不放。

    怜生教深耕民间,势大的时候几乎蔓延到朝廷法度都到不了的乡村,要找人,没有比他们更适合的了。

    至少,比他一个人要快无数倍。

    “你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

    余灵仙深深的吸了口气,她着实有些忍不了了。

    先是被裕凤仙追杀了近一年,好不容易甩掉了,又来了个手段更狠辣的杨砍头,饶是她自问心性还算沉稳,都几乎要炸毛了。

    太欺负人了!

    “你大可试试看。”

    杨狱落杯微笑:

    “我有大把时间陪你慢慢玩。”

    “杨狱!”

    余灵仙忍不住握住长剑,但旋即就自松开,对面酒楼,杨狱也似有所觉,他垂眸望去,就见得长街尽头,城门之处。

    有人缓步而来。

    其着一袭粗布麻衣,威严的面上尽是风霜,他两袖空空,身无长物,只有一口布条包裹的长剑背在身后。

    随其踏步而来,无形之中,就有一股极致锋锐的剑意弥漫,比之隆冬的寒风还要刺骨。

    长街内外,所有人尽皆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氛,不需任何人提醒,已退了个干净,只在远处观战。

    杨狱就觉心口一热,暴食之鼎中,龙渊剑又自跳动了一刹,这次跳动比之之前遇到秦金锋之时强烈了许多。

    “这人……”

    杨狱心中一动,旋即拧眉,龙渊剑就跳了那枚一跳,就又自平复下去了。

    这样的剑术大高手,居然都不被承认?!

    轻抚胸口,杨狱一时有些无语。

    欲要晋位魁星,他所必须要完成的三大仪式,最初,他以为是龙渊斩杀鬼剑的仪式看似最简单。

    此时看来,似乎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这中年剑客的气息极强,或许不及魏正先,却也要超过萧战,只怕就是为宗师级的剑手。

    然而,却仍然得不到龙渊剑的承认……

    “沧海大剑师。”

    见杨狱拧眉不语,余灵仙心情顿时大好,似如冰山解冻,有着微笑浮现:

    “姓杨的,你的麻烦到喽!”

    说罢,已退离窗口,不多时,气息已消失在长街上,去的远了。

    “终于,追到你了。”

    长街尽头处,沧海缓吐浊气,面色颇为不善。

    平独山时,因着魏正先以及暗中潜藏的另一人的存在,他无法趁机出手,本想着之后追上。

    谁想到,此獠乘坐赤眸白鹤一去就再未现身人前,以至于让他足足追了近一月,龙马都跑死了三四匹。

    说话之间,他取下了身后用布包裹的宝剑,缓缓打开,隐可见其无鞘也无柄,可却散逸出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锋芒。

    “七玄门的百步飞剑。”

    杨狱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这才想起之前丘斩鱼曾说起过的,疑似回来杀自己的高手。

    不过……

    “按理说,你远道而来赴死,杨某怎么也该满足你,可惜,杨某还另有要事,无法送你最后一程……”

    轰!

    狂风骤起。

    满座的酒客皆惊,纷纷侧目,就见得杨狱身形如电,一手提起装着玄石的布袋,一手提起大黑狗的后颈,已自窗口窜出。

    “想逃?!”

    沧海的面色一沉,同样暴起,其足下发力,一跃数丈,几次借力的同时,口中发出轻斥之声:

    “斩!”

    嗤!

    剑锋更比音波更快!

    几乎是跨出酒楼的瞬间,杨狱就觉脊背一冷,气血随之迸发,足下踏风,身形变换,避开了这一道剑光直射。

    “好快的剑!”

    杨狱眸光一凝,就见得那口无柄飞剑又自一个回拉,扯出漫天剑影气爆,在长街内外一众人的惊呼骇然声中,再度激射而去。

    其速之快,直让人目光都应接不暇,且并非直来直去,而是如同一位极高明的剑客,施展出种种剑招来。

    轰!

    一次落下,几乎将酒楼踩翻,杨狱借之发力,再度蹿升数丈,同时,长空中也自响起一声鹤鸣。

    “休想!”

    沧海大喝,踏步追随。

    百步飞剑,顾名思义,极限即是百步,绝无可能杀人于千里之外,是以他必然要靠近杨狱百步之内。

    急追的同时,十指变换,不住掐动,再度催发!

    铮铮铮!

    剑鸣响彻长街,一口飞剑激射,竟射出漫天剑影,遮天蔽日一般斩向杨狱。

    这一剑,沧海动了真格,也绝不信还有人能完全避开。

    然而,下一瞬,他的耳畔就响起阵阵雷鸣。

    “嗯?!”

    他心头一震,抬头望去,就见得白鹤俯冲而下,其上一黑袍人弯弓搭箭,以箭对剑,同时射向自己!

    伴随着一声怒喝与诸声金铁交鸣,杨狱踏风再起数丈,落于鹤背之上,他一手夺过活死人手中的四象弓。

    不及一刹那,四道箭光已同时落下。

    “天意四象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