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结婚后,人气声优突然搬来我家 松冈唯一神

552.那名女孩子的身影挥之不去。

    转眼来到一月下旬,新年的气氛悄悄褪去,气温却不见回升。

    最上和人这段日子的生活节奏十分机械,每天就是工作,工作,不停地工作。

    除了工作之外,便是与岛田信长等男性声优吃饭闲聊。

    与女性声优倒是没有什么过多的交集,一个个都维持着最低标准的社交。

    来到片场的时候说“你好”,离开片场的时候说“辛苦了”。

    时不时「后宫之主」会影响他的思维,让他说出些惊世骇俗的话来,但每次都是有惊无险的被他自己化解。

    这些都是白天的最上和人。

    到了晚上,他几乎每两天便会与咲良彩音见一次面,大多数场地是最上和人的家中。

    这里的“家中”并不单指卧室。

    客厅,玄关,楼梯,浴室。

    甚至有一次,两人坐在车内,开到咲良家门前,险些在车内发生什么。

    之后因为咲良志伸突然出现,才在解开皮带的前一刻停止。

    低头蹲着躲在副驾驶跟前,等到咲良彩音跟着咲良志伸进屋,才一个人偷偷熘走。

    咲良彩音也有想过将自己与最上和人的事情,与母亲全盘托出。

    可因为年前的绯闻事件,母亲曾有意无意地说过这事儿,感叹着“户塚君看起来很优秀,与女孩子谈恋爱再正常不过。”

    当时咲良彩音就坐在身旁,甚至不久前才从最上和人卧室的床上下来,身体都是软绵绵的,一句话都不敢说。

    就目前看来,母亲似乎是不排斥最上和人的,至少在咲良彩音的眼中应该是如此。

    即便父母非常开明,咲良彩音也还是会照顾最上和人的情绪,两人的家世相差悬殊,她生怕最上和人会因此产生抵触情绪。

    这日晚上,咲良彩音又是借口去女性声优家过夜,此时正洗完澡坐在床上。

    当初的那张单人床,已经被最上和人搬去了隔壁卧室,现在两人睡的是一张宽敞的双人床。

    最上和人刚洗完澡穿着睡衣,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回到卧室,在床边坐下,伸手摸向咲良彩音的小手。

    咲良彩音白了他一眼,任凭他将自己的手捏在掌心。

    “先说好,今晚我不方便。”

    “我知道,我有分寸。”

    咲良彩音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我就是知道你没分寸,才提醒你的。”

    “是是是。”

    最上和人无奈应答。

    轻轻拍了拍她裸露的白皙大腿,咲良彩音十分自然地挪动身子,为最上和人腾开地方,顺手替他掀开被子。

    最上和人刚坐进被窝,咲良彩音立刻像是八爪鱼般地缠了上来。

    “怎么?”

    “肚子疼,揉揉。”

    “好。”

    熟练地解开睡衣下边的两颗扣子,最上和人伸手轻抚少女的小腹。

    “呐,屑人君。”

    “嗯哼?”

    “与我谈恋爱可快活?”

    “快活是指?”

    “心情呀,感觉呀,精神方面的,还有那事儿。”

    “寻遍整个世界,应该没有比你在我身边更快活的事儿了。”

    “这话说的,你又不曾真的寻遍整个世界。”

    “那倒是。”

    咲良彩音不满地锤了他一下:“你还真敢点头啊。”

    “那可不。”

    “莫非真想去寻些更快活的事儿?”

    “可不敢有这种想法,我深知能遇到你这事儿,已经是我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恩惠了。”

    “意可真肉麻。”

    “男人的真心话总是肉麻的,你父亲也定然与你母亲说过肉麻的话。”

    “才不会,我爸可是那种温文儒雅的成熟男人。”

    “这样的人说的肉麻的话,才显得格外真心不是么?”

    “唔……我说不过你。”

    最上和人笑了笑,轻轻揉搓咲良彩音的秀发。

    “还疼么?”

    “疼,但是好些了。”

    “那再揉揉。”

    “好。”

    她雪白的肌肤逐渐透出一丝粉红,最上和人确切地感受到她肌肤的温度正在升高,一次又一次的画圆。

    每转上一圈,她的体温就似乎上升一分。

    “唔……和人君,还是不要揉了。”

    “怎么?”

    “你知道的,每每这种时期,女孩子就变得异常敏感。”

    最上和人暗衬了一会儿,确实是这个道理。

    “那就关灯睡觉吧。”

    “嗯。”

    今夜格外的祥和,是两人少有的穿着衣服睡觉的一晚。

    只是到了途中,最上和人仍旧是忍不住地去登山,咲良彩音几次劝阻无果,也就随他去了。

    “她那边,有主动联系过你么?”

    最上和人登山的动作一滞,手指安静了下来。

    咲良彩音口中的“她”是谁,最上和人自然是最清楚不过。

    “没有。”

    “这样啊。”

    “你那呢?”

    咲良彩音摇了摇头。

    两人间的氛围突然陷入沉默。

    他们之间偶尔会有这样的时刻,明明气氛姣好,你农我农,可就是有那么一瞬间,同时被一个女孩子的身影闯进心里。

    想要摆脱那个身影,便势必要用更刺激的方式,使得他们去遗忘。

    所以他们才越来越激烈,越来越离不开对方。

    两颗缺了一角的心脏碰触在一块,依靠那种方式融合。

    “没关系的,不去想了。”最上和人只得轻揉着枕边少女的秀发。

    咲良彩音无言地向他怀里缩了缩。

    “你可真是个残酷的男人。”

    “嗯。”

    “我也是个残酷的女人。”

    “我不觉得。”

    “要你觉得有什么用?”

    “有沙也不会觉得。”

    “你还能断言她的想法?”

    “我自然是不能的,但我想她是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的,你们是朋友吧。”

    “朋友……?我,不知道。”

    咲良彩音的话语失去了自信。

    “绝对是朋友的。”

    “绝对?”

    “绝对。”

    “这个世界上有绝对的事情么?”

    “有啊。”

    “譬如?”

    “譬如我爱你。”

    “啧,在与你说正经的呢。”

    “我也在说正经的。”

    咲良彩音用力掐了掐最上和人腰间的软肉。

    “都说了我今晚不方便,别再讲这些让我忍不住的话。”

    黑暗中,最上和人无言地将她抱紧。

    他成功的将话题转移了,只为了让咲良彩音不再去思考那名女孩子的事情。

    过了许久。

    “呐,屑人君。”

    “怎么?”

    “见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