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亮剑开始当老师 陈三十一

第388章 冲突开始

    日军第33师团,被消灭了近5万人,给西南医学院义勇军保卫团留下什么东西呢?

    被飞机轰炸过的坦克,虽然坏了,但是修修整整,这个车的零件换过那个车,拆来拆去换来换去居然还能整出七八辆能用的坦克。

    别的坦克虽然不能用了,但是一些零件还是可以拆出来,作为替换用。

    重炮也是,其实飞机的轰炸,对中炮的伤害微乎其微,不过对炮兵的伤害倒是挺大的。

    可能有一些以仪器或者零件有损坏,但是损坏的并不是太多。

    不过也幸好,一些殉爆的弹药,并不是堆积在一起的,否极光是弹药殉爆就能把那片地方给平了,怎么可能还留有可以使用的重炮。

    日本人的弹药辎重能留下来用的不多,就连日本人手中的枪炮,由于是被重炮轰炸的,损坏极多,基本上很多缴获的枪支已经是不能用的了。

    但五万余人的武器装备,终究还是能挑出一些好的,就算只有一部分,也极大丰富了陈潇的战利品仓库。

    上官戒慈她这个后勤处,已经升级为后勤营,现在虽然很忙,但是她忙的很充实。

    没有物资的后勤处,狗都嫌,但是一个物资充足的后勤营,嘿嘿!

    那就是全团的底气之一。

    陈潇在开会。

    下面,除了他学校里面的所有营连排军官之外,还有十几个身穿土司官服与及十几个没穿的本地村寨汉子和少数的一两个女人。

    他们都是土司,是李茉叫来的一部分近的村寨里的,远的肯定来的没那么快。

    陈潇环视四周,开始开会演讲。

    “这一次战斗,战果是前所未有的大。

    就算摆到全国,我们的战果,也足以让我们骄傲。

    知道我们这一次消灭了多少日军吗?

    包括前面消灭的日军第55师团两万五千余人,到后面消灭的日军第33师团5万余人,我们在短短时间内不到一个月就消灭了日军的两个师团,将近75000人。

    75000人啊!

    足够让我们自豪了,足够让我们骄傲了!

    这个战绩,别说摆到全国,就算摆到全世界,也没有哪个国家的军队敢跟我们比。

    这个战损率,任何国家的军队跟日本人打,都不会得出这个战损率,知道我们消灭这75000人,损失了多少人马吗?

    不到500!”

    这一句不到500,直接把全场都给燃爆了。

    因为战争理念的问题,就如同第二次海湾战争,美国人吊打伊拉克,伊拉克的飞机和坦克都没有见着敌军的影子已经被摧毁了。

    就是那种感觉!

    “但是,我们有资格骄傲,却不能骄傲!

    因为你们也知道了,看到我们打退了小鬼子抢回了滇边州和孟养,英国人眼热了。

    他们发来电报,让我交出手上的地盘,让我把这本来就是我们领土的地方,交还给英国人?

    这个交还,我是极其不认同的!

    这是我们的地方,一直都是我们的地方!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在座的各位土司们作证,他们身上有前清留下来的官服,官印为证!

    这里,自古以来……就是我们的地盘!

    是几十年前,英国人仗着他们有长枪大炮,强占了这片土地,现在我们从小鬼子手中拿回来了,怎么可能会放手?

    这样,对不起眼前这十几位到现在还不忘守土之责的土司们,更对不起列祖列宗!

    各位土司,你们说对不对?”

    一个身穿晚清土司官服的老人站了起来,说得一口滇边普通话,在清朝叫滇西官话。

    “陈校长,老汉今年六十有五,应该活不了几年了,但是老汉一直牢记着当年抚台大人在昆明对我的嘱托。

    几十年过去了,还像昨天一样。

    大道理,老汉也不懂,但抚台大人说了,我们在这块土地上一天,就证明这块土地是我们国土一天。

    老汉的村寨在这一片土地上生活了几百年,一直就是大清人,从来就没有变成英国人过。

    老汉来时,带了二百余村寨中的青壮,如果要跟英国人打仗,老汉村寨二百余青壮愿为陈校长打仗出一份力。

    也是老汉老了,否则,怎么也要跟着陈校长上战场看看,英国人的枪能不能打死我!”

    老土司老态龙钟,但是,说话却铿锵有力,他是真的带来了二百余青壮。

    其实不只是他,所有听到李茉说了并且邀请了的土司们,都带来了本村的青壮,或多或少。

    多的就像这个老土司一样,带来了两百多人,基本上将本村的青壮抽的一干二净了。

    少的,也有带来十几二十个。

    陈潇点头:“老土司取了汉姓,姓柳?”

    老土司点头,却又摇头:“老汉姓柳,叫柳老权,本就是汉姓,没有改过一直姓柳。

    我村寨血脉据说祖上是跟随永历皇帝来的此地落户。

    不过,我们村寨里没有读书人,不知道永历皇帝是大清哪一任皇帝,为什么会来到这儿?

    但,既然来了,几十年前抚台大人与我说,我们有守土之责,那我们便有守土之责。

    就算不为了大清,也得为了我们祖宗留下的土地守土。”

    呃!

    永历皇帝是大清哪一任皇帝?

    这个问题,陈潇无言以对,但听到对方说自己姓柳,是跟永历皇帝那传下来的,心中更是大定,有理有据啊!

    那更是自古以来了!

    从明朝就已经是我们的地盘了!

    “既然柳土司已经把人带来了,那么就编入我们的识字班,先学习文化知识再说。

    不识字,就算打仗也很难打赢啊!”

    柳老汉大喜问道:“还能入学识字?”

    陈潇点头:“你们带来所有的人,都起汉姓,取汉名,入学学习文化知识。

    需要打仗的时候打仗,不需要你们打仗的时候,可以回村再去用学来的知识造福你们村中的老老少少,父老乡亲。

    这次如果要跟英国人打仗,用不到你们的人,先去学习文化知识,学会了知识,才知道人为什么活着,为什么打仗,为谁打仗!

    我这么安排,各位觉得合理吗?”

    这个时代,能学习文化知识,知道有多难得吗?

    听到自己带来的人,所有人都需要进学校去学习文化知识之后,那些带人带的少的土司,后悔的直锤自己大腿。

    后悔自己为什么非要多那个心!猜忌这位大人。

    把这些土司送出去,然后安排人接收他们带来的青壮,常乃超有点担心。

    “我们只有七千余人,你招本地土人的青壮,会不会最后让人心不齐?

    要知道,我中华男儿打仗一直不怂,之所以打的这么惨,第一是武器装备落后,第二是,人心不太齐!

    而我们西南医学院义勇军保卫团对抗日军两个师团之所以能战而胜之,并且损失还小,最主要是我们心齐,不会勾心斗角,我们的人员构成纯粹,几乎都是溃兵中招的,都尝够了惨败,都渴望胜利。

    把他们本地人招进来,可能会稀释掉我们的战斗力,如此再对上日本人或者英国人,可能会吃亏!”

    陈潇笑了笑:“没事,等他们成功入学,我亲自给他们上课!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想来从学校出来的学生,都应该是一条心!

    毕竟都是同胞嘛!”

    常乃超没有再说话,龙文章忍不住问了句:“如果英国人真的来打,我们真的跟英国人打一场?”

    陈潇诧异的看着他:“那你觉得,英国人来打,我们投降?”

    龙文章赶紧陪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要不要尽量避免起冲突,但是地盘不交出去?”

    他担心的是,虽然英国人跟日本人打起来挺差劲,但是毕竟有印度几个亿的人做后盾,那可是相当的豪横啊!

    自己这边区区七八千人,还是有点势单力薄的。

    “那英国人的目的就是要我们的地盘,你不给他,他肯放过你?

    放心吧!英国人不行了,对于各大殖民地的控制力开始大不如前,所以不用太过担心。

    他们的重心,始终是欧洲战场,并且他们是不能忍受自己失去印度。

    只要我们表现出足够的战斗力,他们就不可能不重视我们的想法和意愿。

    因为我们能让他们失去整个印度!”

    陈潇知道,就算没有自己,过几年英国人也会失去印度,因为英国不行了。

    但是英国人不这么想,他们已经开始集结军队,准备教训这个所谓的医生学校的民兵部队。

    其实有时候真的不明白,英国人的脑回路是怎么想的。

    可能他们认为,当初被日本人打了个措手不及,是日本人不讲武德,而英国人没有闪。

    现在他们有准备了,又可以所向无敌了,所以才要向无论是盟国还是敌国,展露一下自己的獠牙和爪子。

    兰姆远征军驻印训练基地,现在三万余远征军士兵,每个人都发枪在手,每个人都配备了弹药。

    所有的火炮,坦克以及油料车都准备好,万一如果英军不是自己去越过野人山找陈校长麻烦,而是进攻他们这三万余人,那他们就要拼死一搏了!

    到时候,跟英国人掰掰手腕,看看鹿死谁手!

    这个,不管是罗长官还是杜长官,都得到了老头子的命令。

    不过幸好,英国人没有那么想,甚至都没有断了他们的粮。

    因为罗长官跟他们交涉过,如果断了他们的粮,那他们就无法保证手底下的士兵是否会哗变,反正此地又不在国内。

    这就很奇怪,难道英国人就这么放心?

    他们集结部队要来攻打西南医学院义勇军保卫团占据的滇边州,难道就不怕同一阵营的远征军在后面偷他们后路?

    这就很迷!

    “但不管英国人怎么样,我们都要提高警惕,随时注意校长的命令,以及时局的变化。

    一有变化,我们立马冲出去,冲破包围圈,从野人山杀回缅北。

    去投奔陈校长!”

    杜长官是这么跟罗长官说的,三万余全国最精英的兵力,当然不可能让全部折在这的。

    罗长官点头,但又摇头:“此次陈校长跟英国人起冲突,不知道是福是祸!

    但是我担心,会影响到一个问题,就是国内的军事物资补给,一直都是驼峰航线在运往国内。

    如果此次跟英国人起冲突了,英国人不允许我们从印度转运美国人的物资,怎么办?”

    罗长官考虑的很有道理,杜长官也觉得棘手:“但是,纵然如此,我不认为陈校长会让英国人从自己手中拿走地盘,因为以陈校长的性格他不会向英国人低头!

    而且,根据传来的消息,陈校长认为那个地方自古以来就是我国的地盘,是前几十年英国人抢去的。

    具体如何没有得到证实,但是我相信,陈校长不会无的放矢。

    静观其变吧!

    一旦有机会和可能,或者陈校长情况不妙的话,我们就抄了英国人的后路!

    至于驼峰航线,应该没那么悲观,只要英国人还在欧洲跟德国人打,他们就少不了美国人支持。

    而美国人在太平洋跟日本人打,就不敢不让我国拉住日本人大量的兵员。

    如果日本人把我国打下来了,我国的人员和资源全部就会变成日本人打仗的底蕴,到时候美国这样的战斗力绝对岌岌可危!

    所以不用太过担心这个。

    我们几方都是互相依存,互相需求的。

    反正担心也没用,不管是英国人还是陈校长,我们都指挥不了,管不了。

    还是那句话,静观其变!”

    孙将军没有说话。

    罗长官点点头:“那就静观其变吧!”

    滇边州。

    陈潇在讲课,三十几个村子的青壮,几乎来了一半,就算每个村子来50人,也有一千五百余人。

    何况现在还不止一千五百余人,足足两千余人被各村寨土司送来。

    可以入学,学知识,不用交钱,目前还不用打仗,最起码暂时不用打仗。

    傻子才不送来呢!

    首先,第一课,教的是汉语。

    然后再是讲故事,中华民族上下5000年辉煌的故事。

    讲仁义礼智,讲忠信孝悌,讲廉耻!

    顺便还讲了讲,大明朝。

    讲了讲,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更讲了讲永历皇帝,不是大清朝的皇帝,是大明灭亡之后的南明皇帝之一。

    没有人不喜欢听故事,所以讲故事讲的好的人,通常会引起同理心,同情心,共情。

    耿恭13壮士返玉门,岳飞精忠报国。

    文天祥的《正气歌》。

    还有大唐安西都护府最后的唐骑,守边几十年,满城唐骑尽白发。

    故事讲的精彩,居然把几千号人都说到落泪。

    都感受到了那种慷慨悲歌,却又独守孤城的悲壮,以及对国对家的坚守。

    陈潇再给新来的青壮们上课,并且闲暇时开始军事训练的时候,西南医学院义勇军保卫团14个营开始紧张的备战。

    是的,备战。

    他们的校长曾经跟他们说过一句话:“有一个伟人说,我们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什么意思呢?

    就是从全局上讲,然后从信心上讲,跟敌人作战,最后打赢的一定是我。

    但是,虽然有这个信心,虽然有这个决心,虽然我肯定了会是这么个结果。

    不过,在打的时候,在运用战术的时候,绝对不能粗心大意,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要重视任何一个敌人,任何一个对手,这才是常立于不败之地的秘诀!”

    是的,校长就是这么说的,只是不知道校长所说的那个伟人,是谁?

    不过一定很厉害,连校长那么厉害的人,都称其为伟人,那绝对是厉害到没边了!

    所以,他们虽然从心底下认为跟英国人如果起冲突,赢的一定会是自己。

    连日本人都不是对手,何况你英国人。

    但是,在战斗准备中,在等待敌人进攻的过程中,所有的必备工作必须要做好,一旦起冲突那可是要有伤亡的,只有准备工作到位了,伤亡才会减少。

    因为他们现在,伤亡不起!

    人数一直是他们的短板,哪怕他们现在任何一个兵拎出去,拎到国内的任何一支部队,都可以去当官,最起码是个排长!

    但是,人数依然是他们的短板,无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常山赵子龙也好,张飞张翼德也罢,死一个就少一个!

    这可能就是,校长为什么要接受本地土司送过来的青壮的原因吧?

    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呀!

    龙文章在担心,常乃超在担心,但是他们发现,林译居然没有这个担心,孟凡了也没有这个担心。

    更别说三姐和柳玉娥了,至于陈小醉,这个管了三个炮营的陈小醉,她哥说啥就是啥。

    有一天,龙文章忍不住问了一句孟凡了,为什么不担心这个问题?

    孟凡了回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在校长麾下,压根就不用担心这些问题,以校长的智慧,会想不到这些事儿吗?

    这就让龙文章绷不住了!

    这个信任这个崇拜,有这么盲目的吗?

    这学校里面,有多少这么盲目信任校长的学生,或者说士兵。

    还不等他理清这个问题,就得到了汇报,英国人真的出兵了,正踏入野人山,准备跨过野人山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