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凤嘲凰

第一百三十章 提神醒脑还戒色

    将二弟子安排的明明白白,龙泉老怪皱眉望向辛绮的尸身,刚巧位于遗迹入口,表明她并未取到真正的法宝,石道尽头处有一气息鬼鬼祟祟、猥猥琐琐、探头探脑,一看就是血统纯正的皇极宗狗贼。

    来的还不算晚!

    龙泉老怪心下大定,冷哼一声道:“也罢,本座不是什么无情之人,与你缠绵许久,鱼水之欢倒也自在,今日便亲自为你收尸。”

    非日久生情,不忍辛绮埋骨枯山,而是馋辛绮的魔功有段时日了,准备剥皮后回去细细研究一番。

    他挥手扫开废墟乱石,见辛绮死状虽狼狈,体表花枝纹路却凝而未散,心头暗喜,五指成爪贴上肌肤,便要扯下一片人皮。

    猛然间,灰色死气爆发,一瞬淹没龙泉老怪。

    事发突然,龙泉老怪以前也没见过辛绮施展这门神通,不晓得死气的厉害,只当是敌人同归于尽的毒气,秉持化神境的高傲,原地一动不动,冷哼一声将灰雾震散。

    雾气是散去了,但时间耽搁了一下,大量死气入体,附骨之疽一般缠上血肉筋骨,猛烈爆发削减龙泉老怪的阳寿。

    “贱婢,安敢用此毒计!”

    龙泉老怪怒喝一声,也不知他使了什么秘法,四肢躯干膨胀成球,猛地炸开血肉糊墙。

    说来也是他倒霉,这招同归于尽的毒计,是辛绮拿来对付陆北的,料定后者对死气垂涎万分,肯定会把她的尸体带回研究。

    因为人已经凉了,辛绮情绪十分稳定,面对龙泉老怪的咒骂,此刻也无动于衷。

    龙泉老怪的骨架立在原地,附着些许红肉筋血,以强横法力包裹内脏器官,才不至于流淌满地都是。

    血淋淋的脑袋转向辛绮,一双没有眼皮的眼珠子咕噜转动一圈,骨架大手拍落一掌,抽取辛绮满身血肉蔓延自身。

    最后,更是将其整张人皮披在了自己身上。

    骨骼挪动,血肉增长,不过一会儿,龙泉老怪便适应了新皮肤,身姿前凸后翘完美契合,一眸一笑媚意不弱辛绮分毫,仿佛她本人原地复活了一般。

    ┬┴┤д)

    好一个恶心心的画皮,提神醒脑还戒色。

    陆北人在墙后,忍不住嘴角直抽,问题来了,他没穿越前欣赏过的封面女郎,究竟是男是女?

    “小辈,你看也看够了,还不打算出来吗?”

    龙泉老怪嗓音沙哑,话音最后几个字,全然变作了女声。他赤果娇躯转向陆北,一个媚眼抛出,直把后者吓得连连退步,生怕以后就不好色了。

    “麻烦先把衣服穿上,毕竟……你用别人的模样,你不要脸,她没准还要呢!”陆北一脸嫌弃,说话间仍不断后退。

    “少说废话,本座来宁州,只为寻师门遗失重宝大魔刀。”

    龙泉老怪挥手散开黑气,缠绕娇躯变作长袍,冷冷发声道:“本座知道大魔刀被你取走,交出来,饶你不死。”

    “什么大魔刀,长宽几许,在何地遗失,劫匪蒙面了吗?”

    陆北好奇出声,关于黑色魔刀,莫不修因强取豪夺机缘,没好意思提及太多,眼下遇到受害人家属,他得好好问个清楚。

    “废话真多,待本座拿下你,抽筋、剥皮、割肉、剔骨挨个来一回,你就没这么多好奇了!”

    龙泉老怪双目微眯,两道黑光气流嘶鸣而出,速度奇快,瞬息杀至陆北面门。后者不慌不忙横溢一步,黑光余势不止,穿透岩石,深深射入岩壁之中。

    “动作倒是挺麻溜,但本座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你身上。”

    见陆北扭头直奔石道尽头的密室,龙泉老怪抬手劈出一掌,气流如刀,轰鸣震撼,崩裂石道摇摇欲坠。

    不能再多了,打一个胆小如鼠的先天,一掌足矣。

    出乎龙泉老怪意料,小小先天爆发力十足,本该稳稳命中的掌势,被其一个加速跳进密室,险之又险避了开来。

    垂死挣扎!

    龙泉老怪心头冷笑,连续两招失利,他脸上有些挂不住,脚下悬空,周身裹挟黑雾浓烟朝石道尽头扑去。

    干女儿+徒媳妇是很有韵味儿,可穿上这层皮着实有些累赘,比如说飞行的时候很拉风。

    龙泉老怪打定主意,擒下陆北再换身皮,还是男儿身用着更顺手。

    轰隆!!

    平地一声惊雷爆响,空气中,似是有什么隔膜被打碎,涟漪波纹扩散截然而至,硬是从中断成了两截。

    劲风吹荡龙泉老怪无法移动,沉腰脚下发力,小腿深陷砖石才没被一下掀翻。他迎风而立衣衫猎猎,顶着剑气纵横的强横气流看去,视线内是陆北立在密室前,一拳挥出的身影。

    怎么可能?!

    狂暴剑势滚滚而来,拓宽石道数丈,龙泉老怪瞪大眼睛,视线死死锁定陆北。

    何等强悍的肉身,什么妖孽,哪家大门派的弟子?

    心中危机达至顶点,龙泉老怪顾不得心惊,脚下土石炸开,后掠十来米。双掌连续挥舞,一连叠加十来道浑厚掌力,声势之足好似大江拍岸,潮水涛涛不绝。

    气流肆虐,凌空炸开。

    两股强横力量平分秋色,双双难以维系稳定,轰隆一声巨响,肉眼可见的冲击波飞快朝四周扩散。

    狭窄石道刚被拓宽数丈,再遇第二次冲击,登时变作一片狼藉。无数碎石沙砾爆开,裂缝疾走八方,坍塌下大片岩层。

    龙泉老怪砸在身后石壁,咽下溢上喉间的血沫,微微一声闷哼,遥望坍塌地洞中的陆北,冷声质问:“你是何人,你师父又是谁?”

    “反正不是抢刀的那人。”

    陆北小声BB一句,莫不修在信里写了,魔刀是捡来的,他相信便宜师父没有骗人。

    言罢,陆北飞快扫过塌陷的密室,一道巨大裂缝横断前方,似有嘶嘶热气从下方蒸腾而来,感觉还有些不够,扬手一拳重重砸在脚边。

    轰!

    气流肆虐,宛如炮弹原地炸开,加剧密室石道飞快塌陷。

    自杀式的一幕看得龙泉老怪哑然无语,他身躯散开重重虚影,在乱石缝隙中飞快穿梭,踏离地洞之前,回头一看,陆北还在密室中翘首以待。

    “求死?!”

    地宫巴掌大小,一室一厅,随着最后一块巨石落下,彻底埋在了废墟之中。

    龙泉老怪散开感知,寻找陆北气息,他不相信有谁会无缘无故求死,假死之下必然另有阴谋。

    嗖!

    空气稳稳一颤,陆北闪身出现在龙泉老怪身后,拳锋光芒璀璨,凝练朴实无华的凌然杀机。

    “就知道你没死。”

    龙泉老怪猛地转身,双掌迎击而上,以胸前厚重的前置装甲接下剑拳,拼了个以伤换伤,双掌重重拍在陆北双肩。

    砰!

    一圈涟漪扩散,气流之中,两人同时倒飞而出。

    龙泉老怪身在半空,猛地身躯沉落在地,连退十来步,脚跟后抵勉强停下。

    他脸色惨白,胸膛凹陷巨大拳印,几根骨刺露出,伤势十分可怖。

    “桀桀桀桀”

    再看对面陆北落地后不要命的吐血,龙泉老怪抬手在嘴边一抹:“小辈就是小辈,你虽肉身强悍,但先天和化神之间的差距绝非一点蛮力可以弥补,今天本座让你死个明白,教教你什么叫作脑子。”

    言罢,他挥手划开空间,取出大块血肉填补自身,几个呼吸的工夫,重伤之躯完好无损,又变得饱满浑圆了起来。

    以伤换伤,他就没怕过谁!

    “老魔头,欺负小辈有什么意思,林某愿领教足下高招。”

    声波荡开,场中多出一人,声未落,人先至。

    皇极宗大管事,林奉先。

    “老魔头,你这身皮看着眼熟,算你功劳一件,随我去皇极宗领赏金吧!”

    “皇极宗的狗,来得可真快。”龙泉老怪冷笑两声,四下看去,没见到其余皇极宗弟子,又是一番嘲笑:“林大管事,你身边的小狗崽子呢,去追本座的分身了?”

    “噗!”

    陆北张口喷出一口血,脸色一瞬苍白失去血色,他晃了晃站起身,抱拳对林奉先道:“见过大管事,老魔头进入秘境,成功夺走重宝。丁某实力低微,百般阻挠徒增笑柄,我没看清重宝是何物,大管事修为高绝,莫要走了老魔头后患无穷。”

    “理应如此。”

    听得重宝二字,林奉先双目一寒,总算知道了龙泉老怪来宁州的缘由。

    “什,什么?!”

    龙泉老怪瞪大眼睛,并指成剑指向陆北,怒道:“小辈血口喷人,分明是你先一步取走了宝物,还连番施手毁了……”

    “怪不得,怪不得,好一个死无对证!”

    话到一半,他恍然大悟,见林奉先冷漠神色,心知这口黑锅扣在身上,任凭他口绽莲花也难以洗去,又气又笑道:“真是好心机,本座驰骋天下多年,不知见过多少心黑手狠的后辈,没想到在宁州这蛮荒之地栽了跟头。不错,很好,论手段,我魔门弟子比你可差远了。”

    咋地,你还想称我最强?

    陆北仰头塞下大把疗伤药,脸色好转道:“大管事,丁某尚可一战,如若不嫌,我可助一臂之力。”

    “说得好。”

    林奉先暗暗点头,颇为欣赏道:“不愧是我宁州修士,除魔卫道万死不辞,若是武周修士都能像我宁州修……”

    “大管事,事到如今丁某就不瞒你了,我玄阴司青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