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凤嘲凰

第三百六十七章 喜大普奔

    两位长老含笑九泉,其中一人陆北还见过,名叫魏宏,铁剑大会的时候代表皇极宗致辞,给在场剑修们好好上了一课。

    手段不俗,废话更是厉害,是个能脱稿讲上两个时辰的狠人。

    忽略话痨属性,魏宏有炼虚境后期修为,奉长老院之命坐镇岳州,本领不会差到哪去。

    连同另一位长老一起被杀,快到迅雷不及,静到无声无息,凭林不偃的本事肯定办不到。

    给他大势天也不行。

    所以,首先排除了林不偃作桉的可能。

    但这不是重点,栽赃陷害的手段固然粗浅,目的却达到了。黄泥掉裤裆,不是那啥也是那啥,给林不偃一百张嘴,他也解释不清。

    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儿,林不偃说自己是无辜的,皇极宗要信才行啊!

    而且,林不偃办不到,不代表陆北办不到,在他的诸多战绩中,有九剑长老斩乐贤和皇极宗大长老步子师,剁两个炼虚境还不跟玩一样。

    林不偃头皮发麻,心知此事是天剑宗所为,但他怎么都想不明白,约谈两位长老并未传出风声,连四位掌院都不知道,天剑宗从何而知。

    陆北暗自头大,直觉没错,岳州过于安静,的确出了大问题。

    还有,今天他就不该来,林不偃剑道水准一般,背不起斩杀两位长老的锅,这条带了黄泥的裤子,他不穿也得穿。

    “可恨,到底是谁?!”

    陆北拉着林不偃,一步踏出,遁空离开鸿越楼,直奔北君山方向。

    片刻后,他折返原地,探头查看周边有无可疑人物。

    ┴┤′?)

    据说,他也是听人说,犯罪分子会在得手后返回现场,一边欣赏自己的成果,一边收集情报查遗补漏以便下次继续作桉。

    没有找到可疑人物,周边冷冷清清,还没有人发现两位长老冰冷的身心。

    陆北原地等待,直到一名皇极宗管事赶至,鸿越楼被封,周边也没有可疑人物出现。

    非要说有,他和林不偃最可疑。

    ……

    詹池县。

    湖舟泛起,艳阳高照之下,一片水波涟漪。

    游船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内部空间极大,下方四层,一排排黑衣人静坐默言,中间一层,数道门户紧闭,内有修士盘膝打坐,静静等候命令。

    最上面一层,两男一女观看水幕。

    若是陆北在场,便可认出其中一人,虽没见过本尊,却认得这张脸。

    天剑宗,九剑长老,武承义。

    另外两人,男的高大,女的英俊,相貌气质皆属万里挑一,可谓人中龙凤。

    “此人不过炼虚境修为,却能敌得过合体期,武长老,你们青乾投资了不少后起之秀,偏偏漏了这人,情报方面着实令人堪忧。”男子缓缓道。

    武承义也不接话,抱拳笑道:“此事还要多谢王爷,若无您仗义出手,岂能拿住林不偃这小子。”

    “我雄楚的确在岳州经营了一些人脉,但比起玄阴司还是差了些……”

    男子看向水幕中的小白脸:“这人倒是谨慎,若非境界差了些,本王这般手段就该被他识破了。”

    “王爷所言极是,一介莽夫……”

    武承义笑着应和,话到一半住嘴收声,只因水幕之中,陆北定睛看向,眼眸金光闪烁,似是和他隔空重重空间相对。

    视线对上的瞬间,武承义心头一紧,险些难以喘息。

    这是什么神通,竟然能透过虚空让我深感压力?

    惊觉体内剑意颤动,似是受到了挑衅,武承义惊讶不已,但也没有多想,从没经历过不朽剑意的他,真以为体内剑意异状是受到了挑衅。

    “不好,被他看到了。”

    男子挥手扫去水幕,一团水雾散开,整艘游船缥缈于无踪,隐匿至另一道空间。

    金光纵横,陆北立在湖面上空,金色眼眸四下扫荡。

    他抬起右手,指尖穿插不朽剑意,横扫波光粼粼的湖面,分割湖水静止不动。

    湖水虽有波澜,却如死物一般,切面相隔气墙,久久无法汇拢。

    陆北还不死心,竖起剑拳落下,凿穿前方虚空,探头朝其中看了看。

    依旧一无所获。

    他悬浮半空,眼眸金光暴涨,探手抓了一把风放在鼻下。

    “好骚的胭脂,都把鱼腥味都盖住了,不知是哪家风尘女子广开方便之门,竟没有通知林某。”

    陆北横目看向周边,嘴角一勾,歪比歪比道:“可惜了,林某有的是钱,你若提前通知一声,我也好做一回恩主,好生疼爱你几个晚上。”

    话音落下,隐匿的空间之中,针落可闻。

    武承义低头扣手,男子眼观鼻鼻观心,只当什么都没听到。

    女子剑眉一抖,转身看向男子:“世兄,此人满口污言秽语,不似人子,我能杀了他吗?”

    “若能,你自去便是,若不能……”

    男子握拳轻咳两声:“大局为重,莫要忘了你我此行还有任务,不宜暴露。”

    女子闻言沉默,封闭感官,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

    两人来自雄楚,姓古,皇室出身。受青乾邀请来武周采风赏月,若有闲暇,也可看看地形,斟酌哪处风水宝地可建行宫。

    说白了,雄楚和青乾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坚定盟友关系,两人奉命抵达岳州,有可能的话,乘乱夺取岳州重地,放雄楚大军入境。

    这件事,武承义门清,但他不知道的是,雄楚之所以轻易便接受了邀请,还有另一桩要事处理。

    玄烛弓。

    喜大普奔,作为雄楚皇室三大神器之一,失踪多年的玄烛弓有消息了。

    前段时间,武周境内传出神器气息,引来雄楚皇室强势围观,只等一个进入武周的好时机。

    这次就不错,有天剑宗里应外合,入场十分顺利,未曾被皇极宗和玄阴司察觉。

    如何找回玄烛弓是件麻烦事,耗时又耗力,且不能让武周皇室发现,否则……

    说来惭愧,和玄烛弓一同遗失的,还有三支凤阙箭,曾藏于武周皇家秘境宝库,当年为顺出这三支神箭,雄楚费了不少功夫,甚至还倒贴了一个外嫁的公主。

    后来三支神箭随玄烛弓一起消失,嫁到武周的公主一直闭关到现在,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面对这桩悬桉,雄楚觉得武周不地道,找回失物就算了,竟然还恬不知耻偷人家宝贝。武周认为雄楚倒打一耙,一张嘴除了放屁就是喷粪,外嫁的公主也冷冰冰的,一点都不润。

    两边皇室没少扯皮,都不承认自己黑吃黑,但大抵都有些猜测。

    真凶另有其人,一次坑了他们两家。

    具体是谁……

    在查了,一直没停下。

    “你出去打听打听,林某的本事哪家姑娘不晓得,技艺精湛,你值得拥有,现在开门,保管你赚了钱还能爽到……”

    陆北歪比歪比了半个时辰,口干舌燥,见周边依旧没人搭理,冷哼几声继续开腔。

    这次来点实际的,将胭脂味的主人带入女主,他负责男主,讲了好几段暴雨天没有小雨伞的故事。

    空间内,男子已经闭了感官,武承义虽没有,却也直抠脚,表示语言的艺术浩大精深,今天学到了不少。

    “行,算你狠,林某服了!”

    陆北隔空输出了半晌,深感对方养气的功夫,甩手扔下十两银票,转身便走。

    “这是赏钱,你把林某伺候得很舒服,明天还来找你。”

    彭!

    湖面泛起惊涛,十两银票粉身碎骨。

    女子睁开眼眸,森冷杀意透出,冻结小半个湖面。

    男子持续封闭感官中,武承义及时醒悟,暗道都是套路,干巴巴道:“公主你也看到了,武周糜烂至此,这也是青乾举事的原因,不为别的,只为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一盏茶后,陆北去而复返,搁着空气再次狂喷:“有道是一夜夫妻百日恩,咱俩都这样那样了,你就不打算出来跟我见一面?”

    “……”x3

    啥也不说了,封闭感官。

    陆北来来回回,每次几个绘色绘色的小故事,主要剧情相差无几,除了热血上头,没什么新意。十来个回合后,满天星斗挂在天幕,他摆摆手,实在说不动了。

    “不行了,林某真没货了。”

    陆北连连摇头,自叹弗如道:“本以为是个贞洁女子,激两句就会出来,看样子林某想多了,你就一烧鸡,越听越欢喜,压根不在乎什么名声。”

    “可恶,被你骗了,第四次策马狂奔的时候我就该察觉才对!”

    陆北直呼人心不古,纯洁如他又一次着了妖女的邪道,骂骂咧咧离去,表示这事没完,明天还要来接着骂。

    空间内,担心陆某没完没了还会回来,男子并未收起法宝。

    女子已然忍耐到了极限,惊艳面容崩溃,哆嗦道:“世兄,收起藏天图!放我出去,我要杀了他!!”

    “……”

    “世兄?!”

    “你别看我……”

    男子一脸无奈,指着武承义道:“都是武长老的意思,他说了,此人是凌霄剑宗牵制皇极宗的重要助力,单他一人可比两位九剑长老,大局为重啊!”

    武承义:“……”

    我不是,我没有,我没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