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凤嘲凰

第五百四十六章 深渊妖坟

    韩妙君身躯坠落,振翅稳住平衡,惊愕发现,深渊引力无穷,似是一个魔窟,越是振翅朝上,下坠的速度反倒越快。

    且挪移、虚化等法术统统失效,根本无法逃出生天。

    再看远方坠落的向慕青,她挥手点亮莲灯,圣洁光束搭桥,抵挡沉重压力,堪堪将徒儿引至身侧。

    “师尊。”

    “为师先送你上去,不论下方发生什么,都不要……”

    韩妙君语速飞快交代,莲台包裹向慕青,取出法宝云罗帕将其送上高空。

    云罗帕晃悠悠飞起,片刻后受无边引力下坠,她暗道麻烦,光束搭桥,来到不远处的陆北身侧。

    此时,陆北畅游空气,刚找到白锦和朱修石,对白锦说了几句和韩妙君类似的话,没好气看向朱修石。

    “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变!”

    朱修石闻言呆愣,此时的智商和身材无比契合,捋了捋才想明白陆北话里的意思。在白锦瞠目注视下,手握五彩石,变成了陆北一般无二的模样。

    她…怎么会?

    白锦的眼神犀利起来,受智慧之衰影响,对陆北格外在意,吃起醋来不分场合,怀疑小师弟背着她在外面有人了。

    如果这人是佘儇,白锦表示意料之中。

    女追男隔层纱,佘师妹千娇百媚,陆北行差踏错,走错路很正常。而且佘师妹先来的,她属于后来者横刀夺爱,之前还为二人牵线搭桥,这一刀没斩尽藕断丝连很正常。

    朱修石是怎么回事,从哪冒出来的?

    不说白锦怨气满满,陆北看着和自己一般无二的帅脸,不朽剑意凝聚拳锋,对着小白脸便是狠狠一记重击。

    拳风呼啸,光束绽放。

    “不是吧,你来真的。”

    朱修石眼中山岳般的拳印飞速放大,惊骇欲死间,急忙拽住白锦的手臂。

    怀中一动,似乎多了什么东西,朱修石没有时间去想,下巴挨了一拳,头颅高高扬起,随白光扶摇而上,化作光点消失不见。

    “多谢陆宗主相助,他日必有重……”

    韩妙君立在陆北身旁,没等一句话说完,被陆北一把扣住脚踝,二人受反震力道,同时加速跌落深渊。

    另一边,姬函有样学样,先是唤醒姬洁灵智,而后一连三次踢腿,磅礴力道顷刻间爆发在姬洁后背。

    在一声脊骨折断的脆响声中,弯折的身姿冲天而起。

    ……

    轰!

    黑色残影冲出深渊,一连破开数道坚实墙壁,软若无骨般跌坐在地。

    朱修石低头咳血,变回原本样貌,她摸了摸比往常更加细长的脖颈,暗道毛头小子冲撞帝胄狠辣无情,老朱家以后怕是要看他的脸色做事了。

    一旁,白锦定睛朝下方深渊看去,皱眉不语,忧心忡忡。

    朱修石扔出怀中莲台,双手扶着脑袋来到白锦身侧,痛到抽气不止:“别乱来,你过去只会给他添乱,有好几次,他想放手一搏,都因为身边有你犹豫了。”

    和你有什么关系?

    白锦暗道晦气,眉目不善望向朱修石:“老前辈,你因何会有我师弟的肉身?”

    呦呦,这阴阳怪气的,怎么,抢你男人了?

    朱修石眉头一挑,心头颇为不爽,且不说她没这方面的念想,就算有,能教训她的人也只有太傅。

    “不瞒白师妹,姐姐修成这道肉身,陆弟付出很多,没少为姐姐流汗。”

    朱修石撩了下耳畔青丝,茶里茶气道:“也不是什么重要东西,些许血气精元罢了,你千万别怪陆弟,他毕竟一番好心。要知道,姐姐我和你不一样,我只会心疼他。”

    “嘶嘶嘶”

    向慕青走出莲台,闻言浑身寒毛炸起,各种不自在,哪怕她喜好美色,自诩护花使者,此刻也不禁想给朱修石来上一脚。

    同时,深感无生门的厉害,好好的两位女子,愣是落得这般不堪境地。

    轰一声巨响,姬洁折断腰肢破墙而来,打断了冷眼相对的白锦和朱修石。

    “平阴公主,怎么伤得这般重,放着别动,让我来。”向慕青急忙上前,二人皆有灵力之衰,法力用一些便少一些,许久才治愈姬洁伤势。

    原本不用这么久,但医者仁心,向慕青表示要仔细检查一下。

    等姬洁红着脸推开向慕青,发现白锦和朱修石早已各自离去,周边黑暗牢笼延绵四方,斑驳血渍漆黑,不知干涸了多少年。

    “这里是……大狱?”

    姬洁惊诧看着空空如也的囚笼,万万没有想到,所谓的‘镇海遮天’居然是一座监狱。

    ……

    深渊底部,平原起起伏伏,浓郁煞气透发而出,化作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

    嘭!

    姬函跌落大地,深深埋入大坑,平原看似实地,实则是一团堆砌血泥的污浊沼泽,他的金尸肉身沾染污泥,瞬间被腐蚀一层皮肉。

    姬函急忙跃起,挥手扫开浓雾,只觉此地空间异常凝固,沼泽地如磁石一般拖拽他难以移动。

    见前方一只骨手撑起,露出沼泽之外,几个健步连跳,稳稳落在上方。

    轰一声巨响,四面方台从天而降。

    陆北展开法宝番天印,砸落一片泥泞,背靠坚硬石台,骨骼裂响,忍不住咳出一口热血。

    再看上方坠下的曼妙倩影,嘴角勾笑,伸手朝腰线位置探去。

    韩妙君脸色骤变,无法止住身形,虚化法术失效,只得恨恨等着贼手贴上纤腰,也可能再向下一些。

    而后,陆北突然收手,翻滚身躯让开,目送韩妙君自由落体般坠地,重重砸在番天印所化的平台上。

    舒坦!

    陆北鲤鱼打挺站起,嘚瑟做着伸展运动,活动骨骼噼啪炸响。仰面坠落的韩妙君连连咳血,狼狈摔了個筋骨齐鸣,精致五官略显扭曲,也不知是疼的,还是气的。

    总之,队友体验感极差。

    姬函几个起落,锵锵来到陆北身旁,双脚脚踝以下,金尸血肉俱都被泥泞腐蚀,脚掌骨腾起黑烟,很快便只剩两根光秃秃的脚踝骨。

    陆北眼角抽抽,领教过金尸的强横,猜测自己的不朽剑体能扛过多久。

    “原来在这里!”

    姬函不顾痛意,面露狂喜之色,痴迷吸了口毒瘴:“此地埋骨妖族大神通之辈,一滴血一块肉皆凝聚无边法力,说是妖仙也不为过。死后为煞便是天地间一等一的邪物,也只有此地,才能物极必反,孕育不死仙药。”

    不死仙药!

    韩妙君双目微眯,施施然起身,立马不困了。

    姬函还在喃喃自语,两百年前他进入秘境,被一株长生草吸引,狂喜之下遭祝阴天偷袭,人生从此落落落落,忍辱求全两百年也未能再目睹长生草的神光。

    好在一切忍耐都是值得的,得一株长生草,他又有千年寿命,得十株便是万年。

    一万年的时间,猪都能成仙,足以逆天改命,地仙也能修成真仙。

    听完姬函的唠叨,陆北大致明白了什么,疑惑道:“按你的意思,祝阴天有长生草,已经长生不老了?”

    “不,他没有。”

    姬函咧嘴狞笑:“他骗老朽的那株长生草还未成熟,枯守此地是为了等待时机成熟,天命不在他,在我……们。”

    险些说漏嘴,姬函急忙续上大喘气。

    他的心思,陆北知道,韩妙君也知道,因为大家都一样,所以两人并未点破。

    陆北瞄了眼姬函,朝韩妙君努努嘴,糟老头子被毁一道元神,迷迷糊糊有些神志不清,以防他想不开,接下来二人应该达成坚定同盟。

    韩妙君淡淡一笑,认可陆北所言非虚。

    那么问题就来了,平原占地巨大,泥泞腐骨无立足之处。重力加身,呼吸都无比困难,无法御剑,飞也飞不了,接下来该去哪找长生草,祝阴天又身在何处。

    “换做是我,此刻只会守住长生草,但祝阴天已无肉身,得了长生草又有何用?”陆北两手一摊,看向两位见多识广的前辈。

    “长生草元神可服。”

    “长生草妙用无穷,辅以元神,可助修行中人避渡劫之难。”

    姬函和韩妙君同时开口,实话实说,直让陆北沉默无言。

    怪他嘴快,忘了言多必失的道理,这下好了,人人都知道他是小白了。

    滋滋滋

    黑烟腾腾升起,陆北皱眉看向缓缓下沉的番天印,污泥腐蚀力惊人,坚固的番天印也难以支撑,再不收回,这件法宝就废了。

    他也不管两人脸色如何,挥手召回番天印,一个起落,大鸟般凌空展翼朝前方飞去。

    啪叽!

    双脚深埋泥泞,剧痛袭来,惊得他连续几个起跃,跳上姬函先前站立的巨大骨掌。

    低头一看,双脚血肉模糊,隐隐可见白骨。

    不朽剑体没挡住腐蚀,虽有痛并快乐着的升级,但短时间内,自愈的速度仍旧跟不上腐蚀的速度。

    两道身影飞速而来,姬函僵尸一般大起大落,跳上骨掌,脸色无比难看。

    金尸的强横防御在此地全无作用,不仅如此,又因自愈艰难,一截小腿被腐蚀,仅剩两根滋滋冒烟的骨刺。

    太难了。

    韩妙君身姿轻盈,优雅落地。

    虽然她极力保持一宫之主的尊贵仪态,白白嫩嫩脚丫子也是玩年系列,但陆北能看得出来,她在纠结待会儿裙子秃了咋整。

    想到这,陆北就是一乐,摸出重若千钧的斩妖剑,乒铃乓啷砍向立足之地的妖骨。

    毒物出没之处,七步之内必有解药。

    所以,被五步蛇咬了也不要慌,倒退走七步,肯定能找到解毒的药草。

    泥泞沼泽生机断绝,唯有妖族白骨屹立不倒,刚好拿来做双拖鞋。

    而他又有斩妖剑,天时地利人和,绝了。

    “陆宗主,你这双鞋,堪称无价之宝,老朽欲购一双,你看……”

    “你买不起。”

    “陆宗主,妾身……”

    “不卖。”

    先断后路,狠一点,明天继续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