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脑海带着一扇门 薄荷也会上火

第五百七十四章,被骗了?

    周小川看着前方迎面走过来的男人。

    一阵的奇怪。

    之前对方卖给自己一个国宝级的漆器,说是给儿子看病。

    但是对方现在手里又拿着一个古董。

    这是又缺钱了?

    随后摇了摇头。

    现在省城的挂号费才1毛,住院费才5毛一天,药价也就几分到几块钱。就算比较贵的X光照射,最大尺寸14*17厘米的价格也才5块6毛。

    自己给他的200块钱足够了啊!

    再说了,这才几天啊。

    周小川见状皱了一下眉头,难道被骗了?

    对方一只手塞进棉衣里面,一只手捂着棉衣,向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当对方走到跟前的时候,他叫住了对方,“同志!”

    对方闻言看向了周小川。

    随后笑了一下,“哦,是你啊,这么巧啊!”

    周小川见状揶揄的笑了笑,“您这是有几个儿子啊?又病了?”

    几百块钱,对他来说还看不上眼。

    但是不忽悠就不行了。

    对方闻言脸上一红,但是因为年龄比较大,加上对方的皮肤比较黑。

    所以也就那么一会。

    随后他则是一脸的难看,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没有搭理周小川,转身便离开了。

    周小川见状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对方离开。

    要不是对方手里紧握着东西,他直接就给人家弄过来了。

    亏他那天还单独把那个木头盒子买了呢。

    虽然那玩意也不亏。

    直到对方快要消失在他的意念之外,他这才悄悄的跟了上来。

    对方在各个巷子里来回穿插着。

    周小川跟了一会突然摇了摇头。

    随后一阵的失笑,为了那点钱跑去跟踪别人,也是没谱了啊!

    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对方在一个巷子停了下来。

    左右看了看,他便向着里面走了进去。

    此时巷子里正站着一个人,两只手相互套进了袖口。

    头戴一个植绒帽,嘴巴上面带着一个类似口罩一样的布。

    看不清容貌。

    但是感觉年龄大概在三十多岁。

    对方看到卖古董的男子过来,一脸的不耐烦,“老张,你下次能不能来早点,这么冷的天。”

    老张闻言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林医生,实在不好意思,我今天去附近转悠了一圈。看能不能把手里的东西出手。”

    被称为林医生的男人,听到他的话这才脸色好看点。

    “带了钱没?”

    老张闻言赶忙从兜里掏钱。“200块!”

    林医生看着对方因为掏钱露出的一个金黄色东西,眼中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放弃了心中的想法。

    这东西哪里有钱来的实在啊。

    老张将钱拿出来递给了对方,一共210块钱。

    “给你!”

    林医生接过钱,将手里的两个瓶子递给了他。

    两个玻璃瓶里面放着的是灰色的药粉。

    “这是半个月的量。用法还是和以前一样,量别太多了,还有,下次准时点,不然我就不来了。”

    老张闻言露出献媚的笑容,“林医生放心,下次我一定准时。”

    随后一脸疑惑的看向了对方,“林医生,我想问一下,我儿子他现在肚子越来越大,腿上也肿了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没效果啊?”

    林医生正在高兴的数着钱,闻言顿了一下。

    随后皱着眉头问道:“那你儿子吃了我给你的药,还疼不疼了?”

    张张闻言迟疑了一下,“那倒是不疼了。”

    林医生闻言一脸不在意的说道:“哦,那不就得了!那是正常的事情,你去看看哪里能弄点荷叶或者婆婆丁给他泡水,实在不行,你去给他抓点茯苓货或者蒲黄回来熬水喝。把身体里的水排掉就行了。”

    老张闻言点了点头,又问了一句,“对了,林医生,我儿子最近这两天吃这个药,好像效果不是很好了。最近这几天还是有点疼。只是没有以前厉害而已。”

    对方此时已经将钱点好了。

    他将钱揣进胸口的内兜里,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样吧!你加半份的量吧!”

    听到医生的话,老张点点头随后一阵的着急,“林医生,这个药还要吃多久才能好!这能真治好吗?”

    210块钱只能吃半个月,一天15块钱。

    算下来一顿要5块钱。

    再这样下去,家里根本就吃不消了。

    就算是现在已经是快弹尽粮绝了,要不是拿存货换点东西,早就没钱了。

    听到老张的话,林先生皱着眉头说道:“你又不是不清楚你儿子这个病的情况。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把钱给你,你再去医院看看?这样下次你也不用来找我了,这么远的地方,我来还不方便呢。”

    说完便准备去掏钱。

    听到对方的话,老张立马慌了。

    赶忙摆摆手说道:“林医生,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问问而已。”

    说话的时候腰已经弯了下来。

    对方闻言点了点头,这才缓缓说道:“我知道,你作为父亲很着急,我能理解。但是这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行了,我一会还要坐车走呢,晚了就要明天了。”

    说完,便出了巷子离开了。

    老张手里拿着两瓶药,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看了一眼手中两个药瓶,叹了口气将东西放进了兜里。

    随后走出巷子向着远处行去。

    周小川在角落里看着两人的动作是一阵的疑惑。

    “看来还真的是病了啊!”

    随后看向了刚刚离开的林医生。

    此时对方离远以后,嘴里在那里嘟囔着,“哎,5块5毛钱换210块钱,不错,可惜啊,居然顶不住了,估计只能再弄一次了。”

    随后又嘀咕了一句,“不行,下次得涨价。”

    一边念叨,一边向着远方行去。

    周小川看着对方走远以后,转头看向了老张的方向。

    随后好奇的跟了上去。

    对方向着郊区的方向行去。

    走了半个小时左右,对方在一个草屋门口停了下来。

    这个院子和早上去的孙师傅家有很像。

    只是这个院子小了很多。

    而且这套房子里的三个房间之间是有墙以及门的。

    “哎呦……哎呦……”

    老张走到院子门口,便听到里面传来痛苦的呻吟声音。

    脸色一遍,赶忙推开院子门,快速的走了进去。

    此时左边屋里一张木头床上,躺着一个形体消瘦,眼窝内陷的青年。

    而且对方的肚子胀的很大。

    老张着急的来到床前,看着眼前的儿子一脸的心疼。

    “乐乐,你怎么了?又疼了吗?”

    青年闻言嘶了口气,缓缓的点点头。

    仿佛使不上力气一样。

    而且让人奇怪的是,这么疼的情况下,对方居然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

    眼睛有点睁不开。

    老张闻言赶忙将手里东西塞进床底下,随后掏出了今天刚刚拿到手的药。

    拿着勺子舀了小半勺。

    相当于两颗药片的量。

    青年见状,对着眼前的老张问道:“爸,今天怎么吃这么多啊?”

    老张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哦,这是医生交代的。他说现在要吃这么多的。来,把药吃了,吃了就不疼了。”

    青年闻言轻哦了一声,便将药吃了下去。

    可能因为药太苦,所以他眉头紧皱。

    吃完了药,青年便皱着眉头,闭上了眼睛。

    “嘶……”

    刚刚吃了药,效果没有那么快,所以对方时不时的传来痛苦的呻吟声。

    青年勉强睁开他的双眼,看着老张。

    笑着问道:“爸,我这病是不是治不好了?”

    老张看到对方的表情,心里一揪,假装不在意的说熬:“不会的,医生说再吃半个月,有好转就好了。”

    青年闻言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估计是疼痛减少了,对方就这样睡着了。

    周小川在外面看着里面的一幕,将意念给收了回来。

    他不想再看了。

    因为这一幕让他想到了前世,心里一阵的揪心。

    当他看到对方情况的时候,已经明白这是什么病了。

    癌症。

    而且是已经到了癌症终末期了,因为他的身体已经出现了很严重的恶液质。

    没有后世化疗的情况,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月。

    之所以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是因为自己前世的父亲,最后一个月就是这个样子的。

    每隔几天这个时候医生会拿着接近三十公分的钢针,从父亲的后背扎进去。

    从里面引流出来几百毫升,甚至一升多的血水。

    每当这个时候,他的心就像刀割的时候一样。

    周小川想到了刚刚离开的那个林医生,已经明白对方压根就是个骗子。

    老张拿到的药粉,肯定是某种止痛的西药。

    被磨成粉拿来忽悠老张的。

    “咦,你怎么来这里了?”

    周小川被院里一道声音打断了思绪。

    此时老张端着一个脸盆站在院子里,正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周小川想对着他笑一下的。

    可是感觉自己笑不出来。

    他犹豫了一下,说道:“哦,没什么,我就是过来看看,你还有没有什么东西出手的。”

    老张闻言脸色一变。

    沉吟了一下,对着他缓缓的说道:“你先进来。”

    周小川闻言点了点头,便走了进去。

    而老张将水倒了以后,去把院门给关上以后,这才来到堂屋。

    周小川看了一下屋里躺着的青年,“这就是你说那个儿子?”

    老张闻言只是点了点头。

    “你到底想干嘛?”

    周小川犹豫了一下说道:“哦,没什么,我真的只是来买东西的。”

    老张闻言想要拒绝的,但是想到躺在床上的儿子。

    他叹了口气。

    而是反问道:“你就这样上门了,不怕出事情?”

    周小川闻言似笑非笑的看向了他。

    老张见状,没有说话。

    周小川四周打量了一下,随后说道:“你要是没有什么要出手的话,那就算了,我就回去了。”

    听到他的话,老张这才抬起头,“东西是有,但是你能拿走多少?”

    “你有多少,我能要多少。但是我只要精品。”

    周小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是一阵的古怪的。

    因为他刚刚已经找到对方藏东西的地方了,里面东西不多,但是各个都是极品。

    这下让他怀疑这东西的来历了。

    老张闻言回到房间里,将之前放在床底下的东西给拿了出来。

    这个东西被他用布给包了起来。

    他打开布包的时候,里面露出一个金灿灿的金盏。

    老张将东西方太桌子上,缓缓说道:“南宋葵花式金盏,此金盏高5厘米,口径10.6厘米,足径4.4厘米,重三两一钱五厘。”

    说完,对着周小川示意了一下。

    周小川闻言轻嗯了声,这是介绍好了,好要个高价?

    随后将将东西拿起来打量了一下。

    敞口,浅腹,矮圈足,外撇。整体器型似是一朵绽放的秋葵花,由六片花瓣组成,每片花瓣的边缘均镌刻着连续的花卉纹一周。

    金盏的圈足焊接于盏底,边缘錾刻一圈二方连续的线纹。圈足似为花蒂形,仿佛承托着一朵正在盛开的秋葵花。

    盏心用六瓣花苞形小柱捧起香梅一朵,好似正有暗香袭来。

    其实不用对方介绍,他也知道这个东西,这也是他之前心里古怪的原因。

    因为老张手里的东西不少,里面更是有四件东西他都见过。

    都曾经在徽州博物馆里展出过。

    加上之前的漆盒。

    老张手里一共有五件国宝级的文物。

    周小川看了一会将东西给放了下来,没有问价格,而是看向了老张。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怎么会对这些东西这么熟悉?”

    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了,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我只是怕这东西是仿的。”

    老张闻言一脸的不满,犹豫了一下,最后说道:“家父以前是同兴号的朝奉!”

    听到他的话,周小川想了一下,反应过来了。

    同兴号又称之为李鸿章典当。

    是当年李鸿章创办的肥市最大典当行。

    周小川将东西轻轻放下以后,这才缓缓说道:“你这哪里来的?不会是底下的东西吧?”

    其实他心里已经有猜测了。

    只是不确定而已。

    老张闻言摇了摇头。

    随后便说出了原因。和他想的一样,从那群红小子手里低价买的。

    周小川闻言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着胆子真大,不怕被干掉啊。

    “行吧。你说多少钱?还有就是别那么麻烦了,把东西都拿出来好了。”

    老张犹豫了一下,便说了一个价格,“350!”

    周小川闻言点了点头,不算贵。

    按照现在的国际金价,2块左右一个克,也要300多了。

    这还没算上文物的价值。

    “还有吗?没有的话,我就走了,以后估计也见不到了。”

    说完,从兜里掏出了350块钱放在了桌子上。

    老张闻言犹豫了一下,又重新回到了屋里,关上房门。

    过了好一会,这才拿着一个小盒子走了出来。

    从里面拿出三样东西。

    一个玉壶、一个碗、一个青铜器。

    “北宋JDZ窑青白瓷人形注壶、南宋镶金边玛瑙碗、春秋时期的光鉴。”

    周小川拿起来看了一下,除非假的。

    不然里面那个青白瓷的人形注壶以及那个玛瑙碗,绝对是自己看到的那几件国宝级的文物。

    北宋JDZ窑青白瓷人形注壶

    此注壶通高二十多公分,质地白胎,青白釉。壶的造型奇特,呈站立人形,国宝级文物。

    而南宋镶金边玛瑙碗,更加珍贵了,这也是徽州唯一的一件玉器类“国宝”,国宝级文物。

    至于最后一个,稍微差点。

    但是上面有很多的铭文。

    后世流传一个玩笑,铭文的多少,不一定能决定多价值,但是能决定你能进去待几年。

    这三样东西,老张加在一起,要了400块钱。

    看来这个时期,还是黄金是硬通货啊!

    也就是对方比较懂,不然的话,这些东西花个几十块钱就能全部拿到了。

    而剩下的东西,对方没有出手的意思。

    周小川见状也就不再勉强。

    现在算下来,徽州一共24件国宝级文物,自己已经拥有了十一件。

    周小川闻言暗叹,以后可以弄个民间博物馆了。

    还缺一个镇馆之宝。

    至于剩下的国宝级文物,大部分都在土里没有挖出来呢。

    将东西放到桌子上。

    想到床上躺着的青年。

    周小川犹豫了一下,说道:“其实我学过医,要不要帮你看看?”

    听到他的话,老张愣了一下。

    想到之前林医生交代过的话,要是乱吃别人的药,治不好他可不管。

    随后他摇了摇头,

    “不用了,省城的医院已经检查过了,什么药也都吃过!”

    周小川闻言点了点头,没有再劝说,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儿子这个病,在西方叫癌症,暂时没有药,其他的药最多止疼。”

    他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有没有癌症这个叫法!

    不过老张闻言愣了一下。

    一脸的愕然,“你……你说的和医院那边的医生说的一样!真的没治了吗?”

    说话的时候一脸的秃然。

    随后一脸不信的喃喃说道:“不会的,有个医生说可以治好的!他说可以治好的!”

    周小川闻言沉默了一下。

    从对方的表现来看,其实对方已经有些猜测到了。

    只是有点接受不了而已。

    其实这种心态,他曾经有过。

    当年,谁说隔壁的山里有个神婆,会念叨,治好了多少多少癌症的患者。

    包了一辆车。

    开了四个多小时来到了地方。

    对方嘀嘀咕咕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然后收了两千块钱。

    其实他心里知道这是没用的。

    但是还是默默的将钱给了。

    因为那个时候已经无助了,或者是在给自己找一个心里安慰。

    周小川见状,起身出了房门,来到院子里。

    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盐水瓶。

    里面放的正是处理过的空间泉水。

    在老张疑惑的眼神中走了回来,将泉水给放在了桌子上。

    “之前那个人给你的药,不要天天吃,疼的时候再吃。这个你给他喝点,一天喝一勺子。”

    他也不知道这玩意有没有用。

    但是止疼药哪里能当正常的药吃呢!

    第一次不认识的人,免费给药。

    对方信不信他也就不管了,那也是他自己的事情。

    说完不等对方说话,他将桌子上的东西用个布袋子装着,便出门而去。

    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

    将章林的地址报给了他。

    “要是有用,半个月以后你送一封信过去。我叫周放。”

    说完便出了房门。

    不过走之前,他将青年肚子里的腹水给收掉了。

    至于能不能好,他也不能保证。

    听天由命吧!

    留下老张一个人愣在那里,直勾勾的看着桌子上的盐水瓶。

    他打开了盐水瓶。

    倒了一点点尝了一下。

    有点点微微的甜味。

    等了半个小时,他没感觉到什么异常。

    不过感觉身体挺舒服的。

    随后他犹豫了一下,拿着盐水瓶来到了屋里。

    当看到儿子的肚子小了一些,赶忙推了推睡觉的儿子,一脸的惊喜,“乐乐,你肚子怎么小了好多!好点没。”

    青年闻言睁开了双眼,“嗯,舒服多了。”

    说完,想要支撑起来,想要坐气啦。

    老张闻言一脸的高兴,将盐水瓶放在一边。

    赶忙去扶他起来。

    “哎,那就好,看来那个药真的有用。”

    青年坐好以后,看着桌子上的盐水瓶,奇怪的问道:“这是什么啊?”

    老张闻言顿了一下,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这个是药,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一会给你喝点。”

    青年闻言轻哦了一声。

    “爸,我有点饿了。”

    老张听到儿子说饿了,赶忙说道:“哎,好,我马上就去做饭。”

    随后着急的向着厨房跑去。

    青年见对方离开,闭着眼睛,过了一会他感觉有点渴了。

    看向了桌子上的盐水瓶。

    吃力的拿过瓶子,喝了一口。

    “咦,味道还挺好的。爸又拿糖水糊弄我了。”

    咕咚咕咚给干掉一半。

    喝完以后,感觉身体暖洋洋的,力气都恢复了一点。

    过了一会,感觉有点困意。

    他便重新躺下,睡了过去。

    周小川拿着东西离开院子以后,骑了一会便重新换上了一套行头。

    从空间里拿出来一个包裹。

    骑着车,向着家里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