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封侯 高月

第四百三十九章 意外

    杨再兴恨得咬牙切齿,追问道:“这个任大管事究竟是什么人?”

    “他全名叫做任中群,是西夏文思远派来的,在西夏就专门负责冶炼金银。”

    “他是党项人?”

    小管事连忙摇头,“他是汉人,是西夏朝廷中为数不多的汉人官员。”

    这时,杨再兴已经隐隐明白了,这批白银应该没有运去西夏,否则曹保宗不会派人过来运送银子,一定是被这个任中群私吞了。

    “王伦何在?”

    一名指挥使上前道:“卑职在!”

    “你率一千士兵向西追赶,不要骑马,追到定西城寨,如果没有发现敌军,就立刻撤回!”

    “卑职遵令!”

    指挥使王伦带着两千士兵向西追去

    杨再兴着实沮丧,他的第一个任务就失败,让他回去怎么向都统交代?

    但他还有一个任务在身,他又不得不强打精神,命管事去把矿奴首领找来

    杨再兴用一间空仓库当议事大堂,不多时,十几名矿奴首领都走进了仓库,里面有汉人、羌人、吐蕃人,几乎都是中年人。

    这些人从年轻时就当矿奴,差不多了做了二十年矿奴,染了一身病,所以他们的寿命都不会太长,四十余岁就差不多了。

    正因为他们都已认命,不再抗争,西夏人才让他们当矿奴首领,实行自治管理,只要不逃跑,平时的生活西夏人一般都不会过问。

    十几人都很平静,完全没有那种得到解放的喜悦和激动,和平时来参加议事没有任何区别。

    “各位都请坐下!”

    十几人面无表情地各自坐下,目光茫然地望着杨再兴。

    “我们不是西夏军,而是宋军,西夏军已经跑掉了,从现在开始,你们不再为奴。”

    十几名矿奴首领终于有了反应,他们低声议论片刻,一名稍微年长的男子问道:“宋军打算放我们回去吗?”

    杨再兴听他说得别扭,眉头一皱道:“为什么要回去,难道你们不是宋人?”

    “我们在宋朝已经无处可去了,在西夏至少还有一个家。”

    另一名稍微年轻的矿奴首领怕惹怒这名宋将,连忙解释道:“将军有所不知道,我们这批人在西夏已经生活了二十多年,其实已经是自由身了,前几年我们联系过宋朝家人,早已不知去向,村庄都毁了,所以我们便决定在西夏度过残生。”

    杨再兴点点头,“好吧!我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放你们自由,你们想去哪里都可以,回宋朝故乡也好,回西夏养老也好,一切由你们自己决定,第二个选择,你们留下来继续开矿,身份从矿奴转为矿工。”

    众人面面相觑,刚才年轻一点矿奴首领问道:“二者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矿奴是奴隶,矿工是平民,矿工签三年协议,你们拿工钱,每天一百文,每十天休息一天,生病了有医师看病,家人搬去归川县居住,孩子还可以读书。”

    “那粮食呢?西夏人虽然不给工钱,但给我们粮食。”

    “西夏人一天给你们多少粮食?”杨再兴问道。

    “成人每天一升,孩童每人半升。”

    “好吧!就算一家三口,每天两升半粮食,一个月七十五升,八斗米不到,现在斗米三十文,八斗米才两百四十文钱,三天不到就挣到了,告诉你们,我们在巩州招募矿工开铁矿,每天才五十文,只有你们的一半工钱,你们好好想清楚,到底要钱还是要米?”

    十几人议论半天,纷纷道:“将军,让我们回去告诉大家,让他们自己决定,愿意走还是留下来?”

    “可以,给你们两天时间做决定!”

    两天后,陈庆率领两千支援骑兵赶到了银矿,杨再兴前来请罪。

    听完杨再兴的汇报,陈庆也半晌说不出话来,他摆摆手道:“几个月前就已经掉包,此事和你无关,矿山的情况怎么样?”

    “已经按照都统的意思让他们自己选择,绝大部分人都愿意留下来当矿工,只有极少数想去寻找家人,卑职给了他们一点路费和粮食,让他们离去了,大概有四百余人,都是羌人和吐蕃人,然后明天就可以开工了。”

    陈庆点点头,思路又转回来,问道:“这两天我相信你也在调查这个任中群的情况,难道没有一点线索?”

    “线索有一点,就是狄道县的仓库管事,他是任中群同乡,有可能知道此人的底细。”

    “你是说管事李华?”

    “就是他,我听说他来过好几次矿山,任中群每次都很热情招待他。”

    李华就是最初向陈庆透露银矿有十万斤粗银的那名仓库管事,现在陈庆继续让他当管事。

    陈庆眉头皱成一团,正是此人告诉自己消息,自己才派杨再兴赶赴银矿,最后是及时拦截住了两千箱‘粗银’,在西夏人眼中,这十万斤粗已经被自己得到了,他们根本不知道那是两千箱石头。

    难道这个李华是任中群的人,他是故意向自己泄露了银子的消息?

    陈庆也是一肚子狐疑,他必须要尽快赶回去找这个李华。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你不是派王伦率军去了定西城寨,结果如何?”

    “没有能追到那支撤退的军队,他们应该是撤退到河州枹罕县去了。

    陈庆起身道:“我这次赶来银矿,是因为有七千西夏军从北边废官道向这边杀来,我怕你吃亏,所以前来支援,但很奇怪,我派斥候去那条废官道打探,却没有看到任何西夏军的踪迹,不知道是他们走得太慢,还是得到什么消息了。”

    “应该是得到消息了!”

    杨再兴道:“卑职消灭了一半护卫骑兵,还有一半跑掉了,他们回兰州的路线就要走一段都统说的废官道,然后向北逃亡,他们肯定遇到了这支西夏军队,而且卑职有五千骑兵,足以应对这七千西夏军。”

    陈庆负手走了两步,眼中更加疑惑,“这就更不合常理了,对方有七千军队,哪怕他们不参与抢夺白银,只要把一千头骆驼乱箭射倒,你的运送就是大问题,这可是十万斤粗银,任何一方都不会轻易放弃。”

    “都统是担心他们又掉头回去,在半路上拦截我们队伍吗?”

    陈庆摇摇头,“我担心对方是虚晃一枪,压根就没有离开狄道县,他们的目标还是狄道县。”

    “可是狄道县有牛皋和刘璀,还有七千军队,对方想夺回狄道县,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吧!”

    “话是这么说,一旦里应外合,就算保住狄道县,也会伤亡惨重。”

    陈庆心中忧虑加深,他对杨再兴道:“虽然你的骑兵强大,但还是不能大意,我先率军回去,你再等上几天,确定没有西夏军了再回来,矿山这边我会另外安排军队来接手,你就不用管了,”

    “卑职遵令!”

    陈庆在矿山只休息了一个时辰,便立刻率军返回了狄道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