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黜龙 榴弹怕水

第四十一章 雪中行(10)

    事情总是这样,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但如果没有计划,面对变化,也似乎很难应对妥当。

    张行集思广益,制定了对中宫南下队伍的军事计划,却临时抓住战机,用轻巧而坚决的一次突袭轻易成大功,但细细算来,如果没有之前的军事计划,莫说后续收尾,就连突袭都不敢突的。

    对于后续各方各面的应对安排也是如此。

    尽管努力调整再调整,试图以一种帮内普遍认可的方式快刀斩乱麻,可当王公公代表着一群走投无路的紫微宫内侍们来做恳求的时候,张行还是被触动,选择了一个从理性上来说并不是那么好的最终方桉以作落实。

    毕竟,给内侍们的军械、粮食,意味着黜龙帮自家要少东西,也意味着要招来内部的不满;而下邑城的让出,则意味着黜龙帮和张大龙头面对梁郡官吏以及孟山公这俩家时注定要有外交上的失分。

    当然了,有道是给脸不要脸,张三爷的脸在今年年关上还是挺值钱的,目前还真没人敢不卖他面子。

    孟山公心里怎么想的没人知道,可表面上对张行的敷衍之词还是表示了充分理解,并言明愿意等待李龙头回来再做入帮的商讨,只留给他一个虞城也不是不行,却希望黜龙帮回军时务必选择从楚丘县回归,方便他趁机震慑楚丘本地其他中小豪强以及地方官吏。

    张行当然无话可说。

    种种而言,这确实是一个有些能耐,有些想法,有些实力,也有些视野的人物,只是可惜,地盘跨在梁郡与济阴,又失了一点时机,最后能怎么样,只怕要看时运了。

    至于梁郡的官吏们,张行只能说长见识了……哪怕牛达在谈判中忽然不再提下邑,可这些人商议了一下,在确定张行答应在退出梁郡前就将太守曹汪交还后,干脆直接应许了一切,。

    这就叫崽卖爷田心不疼。

    腊月二十六上午,孟山公折返回了虞城,同时,兔园的屯军们以补给后勤的名义装着湖涂按照地方官们的示意开始向西北面撤退,甚至有直达陈留不停歇的感觉。

    中午,从梁郡东部几个县城开始,梁郡官吏正式打开府库放粮,黜龙帮的骑士踩着雪水四下昭告,堂而皇之的穿城入镇,进乡入村,宣告自己的胜利与恩惠。

    与此同时,郡治宋城开始打着给兔园做补给的名义,堂而皇之往被反贼们占据的谷熟运送府库物资。

    这个时候,梁郡的东北面地区估计都还不知道兔园发生了什么。但实际上,兔园那里,随着屯军的离去,已经发生骚动和物资抢夺事件了,包括离散与逃亡,也开始半公开化。

    不过,也是这日晚间,来自于谷熟的第一批粮食、燃料、粗布与军械物资顺着结冰的涣水成功交割给了兔园的内侍们,并运回了大量的宫廷宝物、财货,同时很多宫人也一同转入谷熟城。

    腊月廿七,放粮的范围进一步扩大……但因为操之过急,以及老百姓的不信任,外加天气原因,整个过程明显有些粗疏,造成了巨大的浪费和相当的混乱。

    最后,居然是张行派出了人,前往各处引导和指导。

    但这旋即引发了柘城县的军事冲突之前罗方等靖安台的人便撤到了柘城,黜龙帮的精锐骑士在城内迟迟无法放粮的情况下,在雄伯南的带领下直接冲入了柘城,与稍作休整的靖安台残兵败将发生了二次冲突。

    最后的结果便是,以罗方与雄伯南的纠缠为掩护,靖安台的残兵败将一分为三,向西分散逃出了柘城,甚至一路出了梁郡,黜龙帮的骑士们也在集中追索其中一队,并集中绞杀了四五人后,在梁郡边界放弃了追击。

    靖安台的人一逃,梁郡地方官们便也放开最后一丝余地,从这日开始,最敏感的军械也开始大面积转运出了宋城的府库。黜龙帮的部众也毫不避讳的来到了宋城外直接接收,然后以楚丘为路线,大量、分批次的往济阴转运物资。

    年关前,反贼的部队堂而皇之不停往来于两郡中,与官府做交易,也算是乱世中一个温馨的暖人场景了。

    堪比圣诞节停战。

    但还不是最温馨的,最温馨、最具有人文色彩的事情发生在腊月廿八。因为物资众多,再加上雪地转运艰难,黜龙帮在张大龙头的指导下开始拿出财帛来,公开于当地招募民夫……但是因为下雪,消息很难扩散,最后这些机会居然被宋城和楚丘的郡卒们所把握,他们连衣服都不换,扔下兵器,成群结队的跟着军官出城来,带着艳羡、畏惧与对年关前喝一口汤的心理,接下了这些活。

    对此,张大龙头还专门叮嘱,工资一定要日结,而且一定要给郡卒本人,不能给郡卒军官。

    得益于此,腊月三十这天,宋城的府库终于被黜龙帮反贼们和梁郡官吏们成功联手掏空了。

    而黜龙帮的人也带着某种前所未有的兴奋,开始大面积撤离。谷熟城内,车辆和牲畜连绵不断,最后的大部队带着最后的物资堂而皇之的出了城。

    红底的黜字大旗当空招展,张大龙头亲自率部分精锐在前开道,领着一支包括俘虏、缴获宫廷财物为主的庞大车队开始往东北面的济阴进发。足足五六千众黜龙帮的士卒分成两大部,左右而列,在徐世英与牛达的带领下护卫着车队前行。而雄天王亲自带领着一支大约二三十骑的精悍修行者骑士队伍往来各处,以作游弋。

    这个样子,像极了之前中宫南下时的盛景。

    甚至,队伍里面的确有很多宫人和内侍,还有皇后与嫔妃以及公主,甚至还有准备送行到边界的曹汪曹太守。

    仔细想想,对他们来说也没什么区别,往哪儿走不是走?

    当然,对黜龙帮的人而言就有些不同了,在回家过正月,或者回到济阴受赏的刺激下,队伍充满了干劲,才下午时分,队伍便进入了虞城境内,然后孟山公与魏道士也已经在这里等着了。

    “张龙头。”下马拱手相对的孟山公毫不掩饰自己对庞大车队的艳羡眼神,但回过神后,依旧维持了卑下的姿态。“在下带了两千人来,还请务必让在下做个随行护送……”

    队伍没有停下的意思,只是张行本人转过路边翻身下马,倒也言语干脆:“万事好说,等我们过去了,你便可自取楚丘。”

    孟山公点点头,俨然听懂了对方的警告,就是黜龙帮的人不过去,便不许取呗?

    不过,事到如今,也不差这一哆嗦了,这位本地大豪强兼前任汲郡都尉只是微微一拱手,便径直转回队伍中。

    张行也懒得理会,立即重新上马,却又立定不动。

    果然,魏玄定顺势打马上前,迫切来问:“皇后在哪里?”

    “皇后年纪都快五十了。”张行想了一下,认真以对。“魏公最好计较一下名声。”

    魏道士愣了愣,连连摇头:“你在开什么玩笑?我就是问问皇后位置……不就是在信里问了下你与那妃子关系吗?何至于此?”

    “就在第三个车子里。”张行往前一努嘴。“都过去了。”

    魏道士怔了怔,似乎是想再说些什么,却终究强行压了下去:“事情你都已经定下了?就按照之前说的那般处置?”

    “对。”张行坦诚以对。“到边界上放走曹汪,下邑城给那些武装内侍……宋城府库里的粗布意外的多,我这几日多送了些给王振,砀山那里这玩意怕是比金银更顶用些,还让他留一些在城内给那些内侍……剩下的,我准备回去让那些宫人帮忙做成军衣,这样也不算白养着她们。”

    “军衣什么倒也罢了,只是那些内侍说的好听。”魏道士盯着那辆前行不断的车子,半晌才收回目光,然后忍不住冷笑。“却不知道能不能守住城池?怕只怕春耕之前,本地屯军或者孟氏兄弟就把那地方夺了去。”

    “那就不关我的事了。”张行依旧言语从容。“明日之前,咱们离了梁郡,此间事就是他们自家说了算了……孟山公前倨后恭,梁郡官吏自欺欺人,内侍们死中求活,都只是他们自家事,生死荣辱谁能靠别人?”

    说着张行直接打马,往队伍前方去了。

    魏道士有些感慨,又似乎存了许多话,譬如那个张护法腿好没好,宝贝都有啥……但人家当事人这般冷静,他也只能快马跟上,强作镇定了。

    当日晚间,队伍就在楚丘境内歇息,围着一个乡镇露营。

    甫一露营,队伍便开始出现热烈气氛,乃是欢声笑语不断,只是队伍核心部位的宫人和俘虏们显得有些紧张和畏惧而已,却也淹没在了整体氛围中。

    没办法,虽然大家都知道还没有进入济阴,没有回到所谓根据地,但架不住今日正是年关,不免人心浮动。

    当然,张行依旧忙碌与紧张。

    他找雄伯南询问梁郡官兵动向;派牛达去查探楚丘城情况;将小周遣出去联络南下的王振,询问和监督下邑交割事宜;复又派魏玄定、周为式、关许带着一点金银宝物渗入孟山公的队伍做慰问,以防万一。

    这还不算,转过身来,想起什么,又唤来徐世英,让他组织纪律部队,维持营地纪律,看护宫人和财物安全。

    甚至不忘叮嘱负责后勤的柴孝和等人尽量一视同仁,给宫人们加块肉。

    都折腾完了,放下心来,吃了点饭,又赶紧去亲眼看了皇后、小公主、曹汪等人,转了一圈,委实疲敝,却真做不到确保人人都能在年三十热水泡脚的地步了,便干脆往房间里一钻,黑甜一觉到天明。

    第二天就是正月初一,也就是新的一年了。

    大部队归心似箭,继续北上不停,乃是过楚丘城而不入,直奔济阴。不过,到了中午,大约过了城七八里路,孟山公的部队便停了下来,不再跟随护送……很显然,他们的目标是身后的楚丘城,再往前就要犯眼红病了。

    而继续行进途中,小周辛苦折返,又告知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王振撤离时成功将城池让给了王公公带领的武装内侍,坏消息是砀山匪看到随行内侍的部分宫人后动了歪心思,引发一场不大不小的冲突。

    当然,小周是个稳妥的,在他的坚持下,不以为然的王振和范厨子还肃清了纪律,了断了此事。

    只能说,幸亏之前有专门派人过去。

    但此事既然了断,多想无益,尤其是济阴郡在前。

    下午时分,队伍再往前走,行不多,就看到了迎面而来的黜龙帮自家队伍和留守的几位头领,却是在旷野中欢呼了起来。紧接着,在接应队伍的招呼下,大部队很快来到了一个市集前。市集夹着一条小河而起,河上还有一座桥,便是对面济阴周桥县得名的小周桥了,桥南的市场归梁郡,桥北的市场便归济阴。

    队伍来到此处,群情愈发热烈躁动,张行也不矫情,当即将“黜”字大旗摆开立定在桥南的一个土台子上,就在此处直接开始赏赐。

    乃是取出此行缴获的三分之一,头领们分宝物,士卒们分金银,人人有份。

    具体过程更是随意,乃是张大龙头端坐其上,雄天王亲自监督,徐大头领维持局面,一些管账的头领、士卒只将箱笼打开,大约估算着分量出来,然后将珍宝胡乱堆,只拿金银去做称量,便直接往土台子上送。而头领、士卒则如流水般从土台子上经过,领走一份,顺便按照张大龙头的古怪北地风俗朝张大龙头道一声“新年快乐”,便可以揣着金银财宝离开。

    不过一下午,满集皆是欢呼声,人人如学了什么新鲜一般互道“新年快乐”,宛如开了锅一般……倒是让贾越有些茫然起来。

    一直到傍晚时分,张行分完金银,复又把等候在此许久的梁郡使者唤来,将曹汪往对方准备好的一辆驴车上一送,再约定日后就在周桥继续谈皇后交接,便干脆越过桥去了。

    到此为止,此次出击堪称完美。

    不过,任何完美的事情都是不存在的,这日晚间,宿在周桥,张行便又听到了两个小小的坏消息。

    “韩七死了?”

    “是。”

    “按照今日头领的赏赐,补他兄弟两份……三份!”

    “是。”

    郭敬恪来报的这个消息张行实在是称不上任何诧异,因为韩七就是那日被皇后身边女官斩了马蹄重伤之人,早早送回济阴,如今看来没熬过去罢了,而那女官早被剁成肉泥,除了大大补偿他同为河北游侠出身的兄弟,怕是也没别的可说的。

    而郭敬恪之后,进来张行住处的是张金树,这是中翼的头领,算是雄伯南的副手之一,老早留下来,负责军纪巡视的。

    “有一位副舵主,之前的济阳县令,腊月二十七那天忽然跑了。”张金树明显有些紧张。“一开始过了济水,大家都还以为他有事情要做,也不敢问,只有我下属一个伍长职责所在,觉得疑惑,一面向我相告,一面主动跟了过去,等他过了边界,入了梁郡境内往陈留去,也实在是不敢不追……就是那个伍长,越界后擅自把他捉回来了。”

    张行怔了一怔,似乎是想感慨点什么,可仔细一想,却同样觉得没什么感慨的……腊月二十七,必然是成功劫了皇后的事情传到了后方,而留守的这些没修为头领里,很多都是朝廷官员降服后转化的文职……这类人听到消息,动摇了,害怕了,惶恐了,趁着后方空虚逃跑了,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甚至再往后,随着局势变动,此类事只会更加常见。

    一念至此,张大龙头摇摇头,并没有太多表情,只是语气平澹来做吩咐:“让魏首席跟雄天王一起去问清楚,坐实了是叛离就直接宰了祭旗……至于你手下那个伍长,有功便赏,找周头领报个名,先入帮,再提拔一下,赏赐一些财货便是。”

    “是。”张金树只能拱手。

    正月初三,张行回到了济阴郡治,安置了皇后,只等淮右盟人来,也等雪化春耕,等他的黜龙帮组织扩大深入,等军衣做成,更等着战事开启。

    而他丝毫不知道,就在他得意洋洋得胜而归的时候,大规模战事早已经爆发在东线。

    且说,之前张须果得了江都旨意和东都的支援,大为振作,立即精选了一万众,赏赐妥当、复又宰杀牲畜犒赏停当,准备越境剿匪,去攻打知世军……但他并没有走大路,也是所谓绕行泰山去正面进攻王厚,而是顺着当日知世军狼狈逃窜的路线,翻越山岭,走山地近路,直奔鲁郡而来。

    王厚因祸得福,来到鲁郡,轻易得到了半个鲁郡,一时间声势复振,然后目光又被当面冒雪而来取了鲁郡另外一半的“飞将”单通海所吸引,尤其是跟他一起溃败来的程大郎直接往对面而去,更是让他心中愤恨。

    便是稍作防备,也在大路上,哪里顾得身后?

    于是乎,临近年关,鲁郡积雪遍地,偏偏又因为位于泰山之南开始化雪,道路难行,知世军干脆分散在鲁郡东部四五个县里,各自就食。

    却不料,张须果率领齐郡郡卒神兵天降,宛若“飞将”一般飞到身后,四五日连战四五场,而知世军莫说集中兵力了,就连妥当应战都难,再加上之前一战早对齐郡官兵起了畏惧之心,所以只是四五日,便宛如雪崩一般被打的七零八落。

    好不容易补齐的九位当家,又死了五个。

    不过,知世郎王厚倒是学聪明了,听到身后消息,立即掉头逃窜,只带着两三万人,直接往琅琊老家去了。

    而光复了半个鲁郡的张须果这次并没有追去琅琊,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另外半个鲁郡,盯上了另一位“飞将”。

    “此人是有些雄健之态的。”泰山脚下的博城,张须果在县衙大堂听完介绍,捻须以对。“更重要的是年轻,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成大器……但越是如此,越要早早败他,尽量杀他,省得给朝廷添乱。”

    下面列坐几人,其实也多年轻,闻言颇有不屑。

    倒是右侧第一的一位戴面具的年轻人,莫名主动来问:“此人凝丹了吗?”

    此言一出,周围人纷纷侧目,很显然,这位来自于东都,据说修为、身世都很高的年轻人在这里并不是很合群。便是同属于靖安台体系的驻地黑绶鱼白枚,也似乎跟齐郡本地豪杰们关系稍好,跟这位张朱绶沾不上边。

    说白了,没人喜欢戴面具的同僚。

    尤其是眼下齐郡官场已经被张须果成功打造成了一支军队。

    “这便是我担心的。”张须果严肃以对。“我年轻时跟随过朝廷很多名将,见过太多事情了……有些人,平素修行起来艰涩至极,可只要一打仗,大浪淘沙,活了下来,胜了下来,甚至连败下来不死,便如登了天一般往上飞……譬如鱼黑绶这里,虽说他任督二脉早通,但之前两场大仗他宰了四个贼军头领,便即刻又通了两道奇经,而单通海那里,除了单通海本人,还有一个投奔他的程大郎,据传闻说,造反前便是任督二脉俱通,往凝丹走的高手了。”

    那张朱绶缓缓颔首,不再言语。

    “除此之外。”张须果环顾四面继续来言。“主要是鲁郡太守居然降于一贼,也是可笑……我身为朝廷任命的通守,既然遇到,若不能替朝廷擒获,遣送江都,明正典刑,岂不是辜负了圣人恩典?”

    此言一出,在座的大部分人都只颔首。

    升为都尉的樊虎更是迫不及待:“通守只说咱们怎么打便是。”

    张须果点点头,脱口而对,俨然胸有成竹:

    “知世军大溃而走,程知理又去,单通海必然遣人来侦察……我们就在城内大肆飨军,摆出一副在此间休整的样子。

    “但若只是如此,他也必不放心,所以同此时,樊虎你要率两千人即刻出动,只作要趁着结冰期结束前赶紧渡过汶水的姿态,立即去汶水南岸的梁父,与他做前哨抵挡。届时,他必然分兵或者亲自引兵前进到同在汶水南岸的龚丘,与你东西对峙。

    “然后,这两日天气在转暖,雪冰都在化,再等两三日,汶水冰面必然变薄,到那时候,他们必然对汶水放松,而我便引八千主力,忽然出兵,以汶水为掩护,从汶水北岸进军,趁夜间重新封冻时搭简易浮桥渡河,直接从侧翼与你去夹攻龚丘……

    “如此,也是要让这厮知道一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飞将’!”

    连着两场以少胜多,甚至是以一敌十,众人早对张须果服气至极,此时闻言,只是稍微对视几眼,便在樊虎的带领下一起起身,拱手称是。

    倒是那个张朱绶,又晚了半拍,委实惹人厌。

    PS:空调压缩机过热崩了……意识到不能当场修以后,我连夜搬到客厅睡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