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镭射瓶

第一百三十六章 少年侠气

    很快开了饭,楚戈跑进厨房帮秋无际端菜,忙上忙下。

    林武阳想帮忙却觉得不知道怎么插手,看着楚戈笑呵呵的居家模样,真觉得这老同学也长大了。

    曾几何时大家脑补中的写手,颓废放荡,不修边幅,昼伏夜出,屋子乱得狗都不住……

    结果楚戈阳光开朗,身材健壮,朝气蓬勃得仿佛回到了大学时期。屋子优雅整洁,茶几上养着玫瑰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养活的……墙上居然还有书法字画。

    然后和身边女友其乐融融,做饭端菜,眉目对视之间都是温柔,双方都是。

    林科长职业病,观察很仔细,可越仔细就越觉得被狗粮塞了一脸,饭不吃都饱了。

    这分明就是热恋中的情侣,天王老子来了也是这答案。

    林武阳觉得自己来得是不是太灯泡了点,人家女朋友会不会不高兴打扰二人世界……

    结果秋无际并没有半点不悦的意思,端了一大盆鸡汤出来,笑道:“今天买的手工粉,鸡汤泡粉试试,应该不错的。”

    楚戈也端完了菜,入座笑道:“介绍下,我老同学林武阳,这我表妹……算了,女朋友,秋无际。”

    说完小心翼翼地看了秋无际一眼,秋无际横了他一眼,却没反驳。

    林武阳笑:“早知道是弟妹了,还表妹啊女粉啊的,蒙谁呢?”

    秋无际噘了噘嘴,还是没反驳。

    在外人面前给他面子,哼……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人喊嫂子了。

    林武阳又道:“什么时候摆酒?”

    楚戈再度偷眼看了看秋无际,秋无际面无表情。他忙起身给林武阳倒酒,顺便转移话题:“武阳你好像是班上最早结婚的?”

    “我好像不是最早,应该也前三吧。”林武阳笑道:“刚考公没多久,家里就张罗着相亲了,这职业占便宜,相亲吃香,相中得倒是挺快,一来二去就成了。”

    “听说嫂子是小学教师?公务员加教师,标准搭配啊。”

    “是啊。”林武阳笑:“到时候你们娃娃上学的事可以咨询我家,教育口的事她还是门清的。”

    楚戈三度偷看秋无际,秋无际正在慢悠悠给大家盛汤,还是没表情。

    楚戈干咳:“那时候没给兄弟发请柬,不够义气吧?”

    林武阳只是笑:“所以你赚了呗。”

    他和楚戈在学校关系只是一般,寝室都隔了两间,交往不多,毕业后联系更少。这年头请柬是红色炸弹,这关系发请柬怕是要挨你肚子里骂穿了才是。反而现在关系好了,楚戈肯定要发请柬给他,他反倒要贴一份礼,楚戈纯赚。

    秋无际似乎对这些随礼规则也一听就懂,终于笑着开口说出第一句话:“所以林科长多喝点鸡汤,来个鸡腿,把亏损吃回来一点。”

    楚戈神色古怪地再度看她,这回秋无际没好气地瞪了回去。

    能不能专业点!看什么看啊你!

    楚戈缩头,抱过自己的碗:“这喝鸡汤,多是一件美事啊……”

    “玩梗扣钱。”林武阳道:“弟妹的鸡汤,你拿来跟毒鸡汤比?”

    楚戈奇道:“喂,林科长,您说不是网信网安,这网上得比谁都多啊?”

    “就这点爱好,偶尔摸鱼就刷刷。”林武阳叹息道:“现在也没了,号被封光了。改天调网安去,弄不死他丫……”

    楚戈失笑。

    却听林武阳声音低沉下去:“我还真想调网安了……这一天天的加班,身先士卒的在第一线拼命,这次王家的事连我家人都收到过死亡威胁,你说我图个啥啊……”

    楚戈悚然一惊:“王家这么大胆?”

    林武阳摆摆手:“最后事情倒是没有……只是我恼火啊,凭什么啊?”

    楚戈再度想起张奇人的“凭什么”。

    一光一暗两个身影似乎开始重叠。

    他默默举杯和林武阳碰了一下,也没多说,两人一饮而尽。

    直到喝完了,楚戈才叹了口气,试图劝解:“武阳,你之前自己也说不抱太大希望,毕竟咱年龄摆在这里,不奇怪的……”

    林武阳摇摇头:“年龄资历倒未必是主因,只不过用来做个借口挺好的……”

    他指了指上面:“我们没人啊。”

    楚戈苦笑道:“何必这么想,和自己过不去。”

    “真来个精兵悍将,我认。可来个从来只做政工的,也没异能,那到底凭啥啊?”林武阳没被劝解,反倒越说越气:“来了屁事没做,先形式主义开了几场会,这个那个一大堆虚头巴脑,他寄吧谁啊?”

    楚戈道:“多大年纪?会不会老头子过渡一下退休就你接了?”

    林武阳冷笑:“四十多,早着呢。”

    楚戈:“……”

    林武阳气道:“其实不提拔都没什么,现在关键问题是劳资反而成副手了,成副手了你知道吗!所谓科室升格只是给别人加把椅子的,考虑过我们吗?”

    楚戈之前一时半会还没想到这个,被这么一说他甚至觉得压根没法劝,搁谁都一肚子火。

    于是索性不劝,只是再度添满酒:“兄弟别的帮不上,来,陪你一醉!”

    林武阳哈哈笑了起来:“就等你这话,劝什么劝,我是来听劝的嘛,我是来找兄弟喝酒的。”

    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之类的,此时更加没必要说,人家只是来谋一醉,宣泄一下的。作为朋友陪着一醉也就是了,楚戈没再多言,直接和林武阳吹起了瓶:“干了!”

    满桌的菜吃得都不多,秋无际自己慢悠悠地吃着,一边歪着脑袋看楚戈跟人豪饮的样子。

    老太太人世冷暖见过太多,对林武阳的遭遇虽然叹息,倒真没多少涟漪,太多太多了,类似的事情……

    倒是楚戈的表现让她觉得很有趣。

    这是江湖气,其实很符合秋无际的审美她是一路行走江湖打拼出来的女侠,不是自幼在象牙塔里修行的女修。

    只是楚戈很少表现、或者说这个时代很少能够让人表现出来。

    秋无际知道楚戈有江湖气,但没亲见的话感觉还是差一点,如今亲见,觉得很有意思。

    那埋首案牍,冥思苦想编故事的楚戈。

    那奔赴战局,金光灿灿的铁拳拦下容复、轰向铁砧的楚戈。

    这纵酒谈笑,鲸饮吞海,只为助朋友一醉解忧的楚戈。

    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生死同。那少年侠气掩盖在劳形案牍之中,却从未失去,在他笔下的故事里,隐藏在每一处细节中,贯穿了主角楚天歌的一生,也贯穿了她秋无际的万年。

    秋无际忽然很想楚戈去她的世界,两人仗剑携手,行走江湖。

    与这居家的安逸甜美相比,是否又是另一番与众不同的风景?

    “草他妈的……”林武阳已经醉意醺然:“劳资、劳资再熬三年,下次要是再没我份,劳资就躺平,谁爱干谁干去,去他妈的……”

    “砰!”林武阳栽在桌上,醉死过去。

    “想不到他量这么浅,我以为当警察的都很能喝呢。”楚戈跟没事人一样叹气道:“我得找嫂子,让他来接人……”

    秋无际哭笑不得:“你俩这才多久就喝了一箱了,还没怎么吃下酒菜……这不是他量浅,是你体质不一样了,你自己不知道吗?”

    楚戈愣了愣,感觉确实……喝了半箱啤酒连个感觉都没有,喝水似的,以前自己酒量虽然也还行,哪有这么夸张啊?看来修行至今,别的不知道,起码在酒量这上面赚麻了?

    “诶,话说……我和别人这样喝酒烂醉的,你居然没有不高兴?”

    “你没醉就行,我有信心。”秋无际微微一笑:“你压力也大,偶尔解解压,挺好的,满足了朋友的宣泄,也满足了自己的义气欲,双赢。”

    双赢……楚戈低头看着含糊说酒话的林武阳,低声道:“我怎么觉得,这波是南江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