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102章 挑拨

    维克多希望了解贝尔蒂娜的事情,然而关于牧狼少女的问题却很敏感。以邓恩的背景和地位,他多多少少了解一些不方便公开的内幕消息。

    贝尔蒂娜神秘莫测,没有人知道她的出身来历,她仿佛是突然出现的一个人物,专门和迪萨联盟的名门贵族作对。当然,如果她不是屡屡挑战高地名门制定的规则,并且给贵族造成重大损失,牧狼女匪贝尔蒂娜的名声也不会这么响亮。

    目前的情报显示,贝尔蒂娜应该是一位罕见的7级驯兽师,身边有一只四阶凶暴白狼和一头五阶龙脉巨蜥。凶暴白狼能凭敏锐的野性直觉回避危险,让贝尔蒂娜基本上立于不败之地。而她的龙脉巨蜥也相当强悍,驱逐过五阶的阴影潜伏者。

    除了这两头战宠,贝尔蒂娜曾经呼唤森林座狼群、野猪群,悍然袭击一支大型武装商队,并彻底击溃对手。

    引发兽潮正是七级驯兽师的秘血能力。因此,迪萨联盟认定贝尔蒂娜是当今唯一的七级驯兽师。

    七级以上的驯兽师尊者也称作“牧兽者”。

    牧狼少女贝尔蒂娜的称号由此而来,比她自诩的“奇迹女王”更深入人心。

    美丽的少女牧狼而行,她轻轻挥手,身后的兽群便如同汹涌的浪潮扑向全副武装的半精灵战士。野兽咆哮,战士呐喊,利爪獠牙撕裂坚固的盔甲,长枪劲弩洞穿厚实的皮毛,鲜血在流淌,生命在凋零……

    残酷的战斗也可以如此梦幻?

    半精灵只是想一想兽潮冲阵的场景都会暗自激动。

    这个消息传开之后,牧狼少女收获了一批年轻的崇拜者。各城邦的豪门、名门也都在谈论贝尔蒂娜,并对遇袭的武装商队和商队主家表示幸灾乐祸。

    要知道,一个大型武装商队至少拥有300名护卫,相当于一支小型军队。只有实力名门才够资格组建大型武装商队。它的贸易量庞大到让人眼红,武力强横令人侧目。

    大型武装商队就是实力名门的私军。它们开始转运某地的货物,其他中小型的商队只能在旁边流口水,等大型商队吃饱喝足,再捡一点残羹剩饭,但这趟生意多数要亏本。

    铁犀牛商队没少被大商队欺负。牧狼少女摧毁激流城的一支大型武装商队,邓恩在惊讶之余,又忍不住多喝几杯以示“庆祝”。

    值得一提的是,遭遇袭击的大型商队属于激流城的金夜莺名门。而金夜莺最近几年发生内乱。联盟上层猜测那支大型商队被牧狼少女袭击是金夜莺内乱的余波。对此,大家选择袖手旁观,看金夜莺新族长的笑话。直到贝尔蒂娜血洗落叶城,各名门这才反应过来,她和金夜莺名门没有关系,根本不是什么复仇者。

    牧狼少女贝尔蒂娜跑去高地城,肆无忌惮地屠戮名门贵族。她彻底沦为迪萨联盟的头号匪徒,所有和她扯上关系的半精灵都要被清算!

    在这一点上,十六柱名门的意见罕见一致。

    最开始,豪门、名门对牧狼少女都很好奇,也有人想要利用她、收买她,甚至是招揽。现在,联盟内的任何一家势力都不敢再抱有这种小心思。

    维克多追问牧狼少女的消息,邓恩却不愿意和他多谈,沉吟说道:“牧狼少女是秘一般的人物,我对她的事情了解的不多。我只知道,她在两年多以前袭击的武装商队属于激流城的金夜莺名门……”

    邓恩边说边观察维克多的表情,见对方微微皱眉,露出思索的表情,他话锋一转,说道:“我们这次来拜访几位,其实也和牧狼少女有关……水蛇镇的镇长明天傍晚将举办一场露天聚会,委托我邀请哈维先生、维克多先生、麦迪先生,还有两位女士一同参加明天的聚会。”

    “哦,这也是水蛇镇的传统。镇长和本地冒险工会的分会长出面邀请各商队的管事、各冒险团的团长,以及有地位的上等人参加露天聚会。一方面是为了感谢商旅对水蛇镇的支持;另一方面,大家可以互相交换有价值的情报。”邓恩进一步解释道。

    “水蛇镇的聚会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不去!”

    “镇长邀请我们参加水蛇镇的露天聚会,和牧狼少女贝尔蒂娜有什么关系?”

    麦迪和维克多几乎同时说道。

    邓恩先看了麦迪一眼,又转头对维克多说道:“这两个问题,我可以一并回答。你们自己也知道,盗贼工会的眼线出卖你们的情报。水蛇镇的镇长不可能没听说你们的事情。他今天找到我,打听你们的情况。我只说你们都是落难的旅人,搭车路过水蛇镇而已,其他的情况我一概不知。”

    “镇长倒没有为难我,但他希望我邀请你们出席明天的聚会,让大家都认识你们。”

    哈维忿忿地嚷嚷道:“我们又不认识他们,他们为什么要认识我们?”

    铁犀牛商队的管事不会怠慢一位“六级尊者”,他耐心解释道:“镇长有维护安宁,清剿盗匪的责任。像水蛇镇所处的这条商道一直有盗匪团伙活动。不要说普通的旅人,就是小型冒险团都得和武装商队结伴同行才能保障自己的安全。由于你们是半路加入铁犀牛商队,镇长有理由怀疑你们是盗匪团伙的探子。”

    “六年前,飞蝎盗匪团就是先派大量探子混进霜羊镇,然后里应外合一举攻入小镇,烧杀抢掠,又处决镇长一家。有霜羊镇血淋淋的例子,本地镇长当然会格外小心。”

    哈维和麦迪面面相觑,他们算是听明白了,别看水蛇镇人来人往,但来往的都是小镇熟悉的商旅,偶尔有陌生人那也是同行的武装商队出面担保。像他们这样半路加入商队的旅客,商队不愿意担保,就会被本地镇长当成盗匪防范。

    维克多皱着眉毛,继续追问道:“这和贝尔蒂娜有什么关系?”

    邓恩咳嗽一声,说道:“贝尔蒂娜是独行盗匪,不属于任何一个已知的盗匪团,但她未必没有同伙。联盟要求各城邦严格清查牧狼女匪的同伙。水蛇镇的镇长威胁我,如果你们是牧狼少女的同伙,我也脱不开关系。”

    哈维绷着一张脸问道:“他什么意思?”

    邓恩叹了一口气说道:“意思是,镇长逼迫我请你们参加水蛇镇的露天聚会,让大家辨认一下。我本——>>

    【畅读更新加载慢,有广告,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来是不想打扰你们,但我也不好得罪本地镇长。”

    “如果我们不肯赴约呢?”麦迪冷冷问道。

    “去,还是不去,决定权在于你们,和我无关。我只是来传话的。”

    邓恩耸耸肩膀,说道:“不过,以我对本地镇长的了解,你们拒绝他的邀请,他就认为你们心里有鬼,一定会对你们采取强硬手段。”

    哈维怒极反笑,说道:“呵呵,我们不肯出席露天聚会,镇长就敢诬陷我们是盗匪的探子,是牧狼少女的同伙?再派人来抓捕我们?”

    邓恩没有否认,微笑说道:“其实,本地镇长的为人还算不错。水蛇镇的居民都拥戴他。但是,镇长很看重自己的位子,他不允许水蛇镇在自己的手里出差错。”

    维克多轻弹手指,插口问道:“我想问一下,本地镇长是落叶城学院出身的官员吗?”

    邓恩想了一下,摇头说道:“据我所知,米德尔顿镇长并非学院出身的官员。他原本可以有更好的前途……众所周知,任何一家学院都不培养宝贵的医师,即便他们发现有医师天赋的学生也会被名门、豪门带走。而米德尔顿就拥有罕见的医师的天赋,他出身绿森城邦的一家豪门,因为和名门贵女克莉丝汀相恋,遭到豪门家族的放逐。”

    “克莉丝汀就是米德尔顿镇长的夫人。传言,她出身光明城邦的金翼名门,自幼体弱多病,求医的时候结识了米德尔顿,并且相爱。不过,他们的恋情遭到金翼名门的反对,因为双方的差距太大,克莉丝汀也早有未婚夫了。”

    “但是,他们还是私奔了……”

    “为了平息金翼名门的怒火,米德尔顿的家族豪门主动和他断绝关系,不再继续培养他晋升四级医师。米德尔顿目前仍然是一位三级医师。”

    “克莉丝汀的亲人想办法给米德尔顿夫妇谋取水蛇镇镇长的差事。他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

    “再不会有人继续帮助米德尔顿镇长,他失去镇长的职务就等于失去一切。”

    “米德尔顿镇长谦逊温和,但他也很谨慎。”

    天使之翼名门简称金翼名门,是十六柱名门之首,独自占据迪萨联盟的中心城邦光明城。

    金翼名门的实力毋庸置疑,他们掌握一类秘传职业途径,叫作“平衡王侍”。

    维克多听铁十字团的团长罗德介绍过,“平衡王侍”拥有力量、智力、敏捷、体质四系专长,是非常强大的职业者,但“平衡王侍”需要金翼名门的血脉,也就是属于天使之翼的特有的职业途径。

    维克多对三级医师米德尔顿提不起兴趣,对金翼名门的“平衡王侍”却很好奇。他总觉得“平衡王侍”这种四系专长的职业似曾相识。

    “镇长夫人是‘平衡王侍’?”他沉吟问道。

    邓恩的眼睛一亮,说道:“维克多先生也听说过金翼名门的‘平衡王侍’?”不需要维克多回答,他又摇头说道:“克莉丝汀夫人以美貌优雅著称,但她应该不是职业者。”

    风元素亲和态的维克多天性好奇,既然镇长夫人不是“平衡王侍”,他兴趣减半,淡淡说道:“嗯,镇长的邀请我知道了。我会考虑要不要赴约。”

    邓恩旋即起身,彬彬有礼地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先告辞了。如果维克多先生决定赴约,时间是明天傍晚,聚会的地点在水蛇镇东区的花园。”

    商队管事和护卫长一道离开维克多的租屋。两人拐进一条僻静的巷子,韦尔奇忍不住低声问道:“大人,您似乎有意替米德尔顿镇长激怒维克多他们?”

    镇长通过和维克多相识的邓恩邀请他们参加露天聚会,这本身就是一种礼貌。假如维克多一行人不识抬举,那就别怪他不客气。

    当然,米德尔顿表述的不会这么直接,更不需要通过邓恩来恐吓来历不明的几个外乡人。恰恰相反,他说话委婉得体且礼仪周到,韦尔奇当时在场也挑不出任何毛病。

    米德尔顿明明是邀请维克多等人上门做客。可为什么,他表达的意思经过邓恩的转述就变成一种令人反感的威胁?

    邓恩明显有挑拨离间的嫌疑,这就令韦尔奇十分困惑。

    “知道米德尔顿为什么对维克多他们这么客气?因为,维克多的外形和气质都像名门贵族……一个落难的名门贵族,米德尔顿既不想得罪他,还不愿意沾染麻烦。他指派我去邀请维克多,难道我就愿意惹麻烦吗?”邓恩冷笑一声,身为一名豪门尊者给人当枪使,即便镇长表现得很客气,他心里也憋了一股火。

    背后有豪门撑腰,邓恩其实一点也不惧怕水蛇镇的镇长。但是,米德尔顿想给铁犀牛商队使绊子也很容易。邓恩虽然恼火,也不好得罪水蛇镇的官员,毕竟是他把维克多一行人带进镇子的。

    “族长和我说过,像我们这样的豪门其实处境最艰难。”邓恩摇了摇头,感慨地说道:“上面有名门压着,下面有地方势力需要打点。米德尔顿客客气气地找我说话,我还没有理由拒绝他的请求。”

    他旋即又扬起嘴角,得意说道:“我刚刚故意提到牧狼少女袭击金夜莺的大型商队,你注意到维克多的表情没有?他有点惊讶,对牧狼少女还特别感兴趣。我当时就想通了,维克多他们应该是金夜莺名门内斗的失败者,在野外躲藏了很长时间。否则,他们怎么会不知道,谁都得远离牧狼女匪贝尔蒂娜,还不是想借用她的能力,报复金夜莺名门?”

    韦尔奇吓了一跳,先警惕地左右张望,压低声音说道:“柱名门的内斗,咱们不能卷进去。”

    邓恩幸灾乐祸地笑道:“维克多他们跑到落叶城,也许有高地名门愿意帮助他。能和金夜莺名门抗衡的也只能是柱名门……柱名门之间的斗争,我们当然不能卷进去。我就想知道,米德尔顿掉进名门内斗的漩涡,他的漂亮老婆还能不能救他?”

    “大人,您想留下来看戏?”韦尔奇惴惴不安地问道。

    邓恩表情严肃地摇头道:“不。我们今晚就离开水蛇镇……你回去安排一下,告诫那些多嘴多舌的伙计,谁要是再敢向外人透露维克多的消息,我就把他的舌头割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