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直接人生重开 冬至十六

第二百八十八章【成功之母】

    “小心一些。”银萤提醒道。

    她知道李重开是第一次下秘境。

    “两个世界时间流速不同,这边流速太快了,我们必须同一时间进入秘境,不然即使是前后脚也会差许多时间。”

    不过还好,她和李重开几乎是保持了同样的步调。

    不会出现一个人进去了,另一个人还卡在裂缝里调时差的现象。

    “接下来呢?”李重开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雪天。

    李重开皱了皱眉。

    他是很喜欢雪的,但是他遇上雪天的时候一般不会太好过。

    这里是秘境,李重开看着雪景忽然有个想法,他可以借着这时间流速在这里苟个几十年,天下无敌时再出道!

    “你在想什么?”

    银萤忽然问道。

    李重开摸了摸地上细腻的雪,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老实的说了出来:“我打算在这里苟一段时间,等到什么时候不怕渡劫的时候,再出去!”

    “哈哈哈!你的想法倒是蛮奇特的。”银萤轻声笑道:“不过呢,也不是不行。”

    “先试试吧,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

    银萤用魔力探查着自己的戒指,发现没有少带东西之后,安稳的松了口气。

    “快走吧!我们不能在裂缝口处久留,万一待会儿进来别的弟子,那我们可就倒霉了。”银萤赶紧拉着李重开往远处走去。

    ……

    漫天的风雪肆虐的吹拂着。

    混杂着惊人的冷气,一片又一片的雪白便重重的盖在了大地上。

    李重开随口哈气便吐出一口白霜,抖了抖身子,一层厚厚的雪便从衣服上抖落,像是在他身边又下了一场小雪。

    “你有没有感觉,灵气的运转都好像随着风雪被凝固了。”李重开一边抖着身子一边向一旁的银萤问道。

    他一开始没觉的有什么,毕竟永禁岛那种地方他也去过。

    所以李重开才发现的有些晚了,这里对灵气的压制没有永禁岛那么强,但是也足够将金丹的修为压制到凝气了。

    身边的银萤却好像是发现了秘宝一样,一直双眼放光的盯着四周。

    李重开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不一样了。”银萤喃喃道。“跟我上次来的时候不一样了!”

    李重开一怔,急忙问道:“不是一个世界了吗?”

    难不成在他们两人进来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出现了空间错位不成?侥幸中到另一个秘境了?

    “不,还是那个秘境,只是发生了些小小的变化。”银萤看着周围的环境,细细说道。

    “我可以肯定,这还是我上次看到的那个秘境,按照时间流速推算,这边顶多也没过去几天才对,怎么变化这么大?”银萤兴奋地说道。

    “去那边看看吧,我记得那边有个寺庙来着。”

    银萤掏出一个方针,瞅了半天方向,最后按照指针,指了指北边。

    ……

    “砰!”

    两人推开了这扇破旧的门,冷空气伴着烈风那个吹进了寺庙的破屋里。

    风雪里的寺庙,总是给人一股安全感,就是这个庙有点破。

    不过这大概可以说明两点,这个世界至少有人,而且他们还有着自己的信仰,李重开还能通过建筑的风格,来猜测一下所处环境的特点。

    比如雨林和沙漠的建筑肯定有着各自不同的优势,尽管这些都是些没有用的琐碎信息。

    但李重开好歹也不算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了。

    “轰!”

    一团火苗从李重开的指尖出现,他将寺庙里剩下的干木头聚在了一起。

    右手轻轻一挥,火苗便飞到了木柴上面,一个火堆也就形成了。

    “这就是他们说的火之大道吗,也没什么特别的呀?”银萤仔细地瞧着木柴堆里的火焰说道。

    她是魔女,本就不靠灵气修炼。

    再加之观念和如渊等人不合,比起修炼,她更喜欢找一条新的世界。

    真要说的话,那便是立场不同了,如渊还希望着和他一样的人可以重新恢复正常。

    而银萤则选择抛弃那些畸变的人,只带着旧民们离开。

    李重开将他们的想法都看在了眼里,一边维持着火堆一边笑着摇了摇头。

    “你笑什么?”

    “没什么。”

    李重开借着火堆,正晾晒自己的衣服。

    来到寺庙之后,灵气镇压好像就到达了顶点,但是依然没有永禁岛那么离谱。

    “你要怎么尝试在秘境中穿越到其他的秘境里?”李重开转移话题的问道。

    银萤立刻骄傲的哼了一声,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裂缝开启机械装置”。

    “据如渊老师说,这个东西是一个天才仿照那些触手创造出来的。”

    宗门开辟空间都要借助那个稀奇的触手才能开辟裂缝。

    而现在这个看似不着调地机器,其作用却十分惊人!

    “也不知道是哪个人类天才,竟然能做出这种东西。”银萤感慨道。

    有没有可能是东门庆做的呢?

    李重开眼尖地看到了装置上右下角的“庆”字。

    “有了这个东西,我就不用傻乎乎的待在裂缝旁边不停实验了,我随时随地在哪里都可以打开自己的裂缝进行测试。”

    银萤拍了拍胸脯。

    “我这就给你实验一下。”

    银萤熟练的打开盒子,将机械对准四周一处空间薄弱之地,灌输了一丝丝魔力,一道激光便迅速射出。

    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激光越过空气,击打在了大树的树干上。

    “裂缝呢?”李重开郑重地问道。

    银萤没有吱声,只是悄悄嘀咕了一句:“失败乃成功之母。”

    “姑娘,你的武器打人未免也太痛了。”

    一道声音突然传入了两人的耳朵里。

    银萤和李重开瞬间警觉了起来。

    “来者何人?”银萤大声喝问道。

    声音震得树梢上,溅起了阵阵雪花。

    白花花的树干,一下子又光秃秃的了。

    “我不是来者,你们才是来者。”

    声音依旧是由远及近,听不真切。

    银萤四处看了看,最后将目光投向了刚才激光所打中的大树。

    “是……你?”

    银萤不敢置信的说道。

    树枝猛然颤动起来,友好的伸出了一根枝条。

    “嗯,你说的应该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