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袭1988 拾寒阶

第527章 三个亿的订单【求订阅】

    王林淡然一笑:“不是什么要紧的电话,人家呼我,只是留个言而已。”

    “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半夜三更找你?”周粥可不好糊弄!

    王林知道,沈雪这个时间呼他,无非是和他聊聊天而已,不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所以王林并不着急回电话。

    李文娟又打起了哈欠:“周粥姐,我们睡了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聊啦!还怕明天太阳不升起来吗?”

    王林笑道:“对,睡了吧!我也困了!”

    周粥这才无奈的起身,哼了一声,低声说道:“王林,你心里有鬼!”

    王林心虚的笑了笑:“我心里的鬼就是你!”

    周粥扑哧一笑,拉着李文娟的手过去休息了。

    王林关紧房门,这才打电话给沈雪。

    沈雪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王林,你是不是睡着了?没把你吵醒吧?”

    “没事,你还没睡呢?”王林问道。

    “我一直在和林妹妹聊录歌的事。”沈雪道,“有个事,我得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

    “我二叔三叔他们说,我今年过生日,他们要过来。”

    “哦?12月1日?”

    “嗯。他们说好久没来城里看我了,想过来耍耍,你说怎么安排好?”

    王林笑道:“我听你的意思。”

    沈雪小心翼翼的说道:“小静在我这里做事,她平时也有打电话回老家,肯定把这边的情况,都跟家里炫耀过了。家里人过来,我要是安排他们住到别的地方,似乎也说不过去吧?”

    王林听她这么一说,心里就有了谱,笑着问道:“他们来多少人?要是人多,住的时间又不长的话,还是住酒店方便。”

    沈雪有些烦恼的说道:“他们知道你有钱,会给他们报销路费,估计会来很多人。说不定一屋子人都要来呢?”

    王林笑道:“我听你的,你想怎么安排都行。”

    沈雪道:“我是这么想的,他们来住几天就走,到时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的,那些被子什么的,盖几天我又得重新洗,好麻烦的。”

    王林道:“被褥什么的倒是好弄。之前商家不是留下许多被褥吗?我们把他们的换到床上就行了。那些被褥,本来就是留着待客用的。”

    沈雪笑道:“那就让他们进来住几天?”

    王林大方的说道:“住吧!无所谓!”

    他听得出来,其实沈雪也是希望在家里款待亲戚。

    很多人心里就是这么想的,我到你家里来,只要我睡在你家里,哪怕是打地铺,我也高兴,可是你要是安排我住到旅社,那就是嫌弃我,看不起我。

    抱有这种想法的人,还不在少数!

    越是乡下来的人,越有这种想法!

    另一方面,沈雪因为父母双亡,她又是独生女儿,她这一家,在整个亲行里面,一直是不受待见的。

    她更想好好款待家里来的客人。

    这么做,并非是为了炫耀面子,而是为了争一口气!

    所以王林才顺着她的心意,愿意让沈家人住进别墅里。

    沈雪果然很高兴,笑道:“王林,谢谢你!”

    王林道:“你的亲人也是我的亲人。不用这么客套。”

    沈雪嫣然笑道:“你不想我吗?”

    王林道:“想你又能怎么样呢?”

    沈雪道:“我唱歌给你听吧?”

    “唱个戏来听听!”

    “嗯!你想听哪一段?”

    “就唱个昆曲牡丹亭的寻梦吧!”

    “好。”沈雪清清嗓子,开始清唱,“最撩人春色是今年,少什么低就高来粉画垣,原来春心无处不飞悬,是睡荼蘼抓住裙钗线,恰便是花似人心向好处牵……”

    流丽悠远的水磨腔,幽雅婉转,典雅华丽,细腻舒徐委婉。就好像江南人的水磨漆器、水磨糯米粉、水磨年糕一样细腻软糯,柔情万种。

    王林听得如痴如醉。

    沈雪唱完,笑道:“王林?你还在听吗?你不会睡着了吧?”

    “我在听。”王林温柔的声音传来。

    沈雪芳心一颤,说道:“王林,我想你了。”

    王林道:“还有几天,我就回来了。”

    沈雪嗯了一声,说道:“林妹妹对唱歌好像没什么信心了。”

    “为什么呢?”王林讶异的问。

    “孙卓写的那些歌,她自己唱一遍,再教林妹妹唱。每一次林妹妹都说,还是孙卓唱得好听些。她觉得,我们与其花钱捧她,给她灌唱片,还不如捧孙卓。”

    王林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事等我回来再说吧!你有没有去过我家?”

    “去过!李文秀天天喊我过去耍呢!我今天晚上没带班,就在你家坐了一个晚上,刚回来。”

    “是吗?你们聊什么呢?”

    “我教她学跳舞,她跟我聊孩子的事。”

    “你不要再受她的影响,搞突然失踪!”

    “不会。我倒是很想要个孩子了!等我上完这次春晚,我的人生理想也就圆满了,以后我就什么事也不做,安心给你生个孩子,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只要是我们的就行。好不好?”

    “好!就这么说定了!”王林笑道,“你没再吃避孕药了吧?”

    “很久不曾吃过了。”

    “那月经正常了吗?”

    “正常了。等你回来,我的月经还没有走!嘻嘻!不过,我有办法帮你的!”

    “……”

    两人东一句,西一句,时而谈到工作,时而聊到家常,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一直聊到凌晨一点钟才道了晚安。

    这天晚上,王林做了个很美妙的梦。

    在梦里,他一手牵着沈雪,一手牵着周粥,背上还背着一个李文秀,一起朝前奔跑,迎面跑过来一大群孩子,喊着爸爸妈妈。

    王林张开双臂,伸手抱起一个,正想亲亲宝宝的脸,忽然看到自己抱着一块冰冷的大石头!

    身边所有人都不见了,只剩下王林一个人,站在苍茫的天地间!

    王林吓出一身冷汗!

    他身子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洒照在房间里。

    眼前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安静、平和!

    王林一个深呼吸,平复心情。

    这个梦格外的清晰!

    醒来以后也记得很清楚!

    如果说,梦境真的是一种预言,那这个梦,向王林提示了什么?

    王林不敢多想。

    吃早餐的时候,周粥用脚尖轻轻踢了王林一下。

    王林看向她:“怎么了?”

    周粥似笑非笑的道:“李佳欣的月经,也不是月初来。”

    王林愕然一笑:“你可真够无聊的!逢人就打听别人月经的事呢?”

    周粥抿抿嘴唇,笑道:“你管我呢?反正我有办法问出来就是!我很好奇啊!到底是谁呢?昨天晚上打你呼机的是个女人吧?会不会就是她?”

    王林心想,还好自己的老婆不是周粥,不然自己在她眼皮底下生活,肯定是无所遁形的。

    周粥太过精明,太过敏锐,也很细心!

    比起周粥来,李文秀看似浑身是刺,其实单纯得多。她身上的刺,只是用来保护自我的一种手段,实则,她比谁都柔弱。

    周粥温柔的外表下面,却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她有主见,有思想,凡事都有自己的见解,不会轻易被某个人左右。不管是她的父母还是王林,都不能改变她的个人意志。除非她自愿,不然没有人能强迫她做一件事。

    李文秀就不同了,她更像一个传统的妇女,她虽然也有主见,但她容易放弃原则,也更容易顺从。

    这也是她当初嫁给了王林的原因。

    如果换成周粥,别说王林给三千块钱的彩礼,便是给三万块钱,只要是她不喜欢的人,她是不可能嫁的!

    周粥再次猜透了王林的秘密。

    只不过王林不会承认。

    王林想到昨天晚上的梦境,心想如果三个女人,都知道对方的身份,或许梦境真的会变成现实,她们都会离开他,只让他怀抱一方冰冷的石头!

    来到展馆。

    王林先到自己家的八个展位逛了一圈,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他便来到申纺一厂的展位。

    周粥正在召开动员会,要求大家努力推销,做出成绩。

    王林过来后,周粥便散了会,对他说道:“你还兼着我们厂里的副厂长呢!你快为我出出主意吧?广交会过去十天了,我们接的订单,只有春季广交会的七成!”

    “那也差不多啊!还有五天呢!”王林笑道,“你还想超过上一届?”

    “当然要超过!”周粥道,“不然怎么显出我的本事来?”

    王林道:“你可真有野心!我教你一个办法,我昨天晚上和你说的那几种国际新材料,申纺厂还没有生产,对吧?”

    “对啊,我们连相关的机器设备、生产工艺都没有。”

    “你可以搞预售!别人并不知道你们不能生产出这种面料来。”

    “我们连样品都没有,连宣传资料也没有,怎么搞预售?这不是乱弹琴吗?”

    “对,就是乱弹琴!”王林道,“说了是预售嘛!当然没有产品了!就靠你们一张嘴去说,只要你能说动对方,只要对方能下订单,那你就赢了。等拿到了订单,你再回家搞生产也来得及!”

    “这行得通?”

    “我跟你说,那些搞房地产销售的,指着一块空地皮,就能说得天花乱坠,说这里将来要建几十层楼的住宅,要开发公园似的花园,这里有假山,这里的池子,还不是靠嘴来说?也照样有人买楼花!”

    “这不是骗人?”

    “嘿!只要外商下了订单,只要你能如期交付订单,就不是骗人了。你可以说,这些项目都是咱们厂里新上马的,厂房和机器正在安装,马上就能投产。”

    “试试?”

    “绝对可以的!前提是,你得知道怎么跟人去谈这个事情。你就按照我昨天晚上教你的那套说词去推销。”

    “嗯,我想想。希望行得通。”

    “努力!加油!”

    周粥见他要走,一把拉住他:“等等,如果真的有人下订单呢?我们回去后,真的买机器生产这些新型面料?”

    “对啊!这也是申纺厂的技改之一!”

    “钱呢?钱从哪里来?你投啊?我是没办法可想。”

    “行,我投!”王林笑道,“你叫我投,我还不投?这个项目,我王林投了!”

    并购或者入股申纺厂,本来就在王林计划当中。

    他推周粥上位,也是为了更好的实现自己的计划。

    三十五厂已经在改建当中,其中王林名下的永华公司,占到了40%的股份!

    如果再入股一厂,也等于是向前迈进了一步。

    周粥得到了王林这句承诺,更无后顾之忧,说道:“好,我听你的。”

    王林在展馆里转悠了一圈,回到自家展位。

    李文娟一大早就开了个大单,眉开眼笑,见着王林,便喊道:“姐夫!你快过来。”

    “怎么了?笑得这么开心?”王林问道。

    “姐夫,我接了个大单!一个外国的客商,从我们公司订购了三千万的货!”

    “三千万块钱?也还好吧!不算太多!”

    “是三千万条裤子!他们只要裤子!其中一千万条是牛仔裤!他们那边的牛仔裤真的很好卖哦!”

    “三千万条裤子?一千万条牛仔裤?”王林吃了一惊,“你接下来了?”

    “这么大的单子,我为什么不接?”李文娟嘻嘻一笑,“我厉害吧?”

    王林苦笑道:“你说得轻巧!三千万条裤子啊!订单工期多长时间?”

    “半年。”

    “半年?我们要生产三千万条裤子!!!”王林再次被这个订单给震住了,“多少钱一件批出去的?”

    “10块钱一条。”

    “三个亿的单子?”

    “对啊!这是不是大单子?”

    “是、是大单子!”王林用力抓了抓头,“可是,你想过没有,我们要在半年之内,生产出三千万条裤子,还要保证我们自己国内秀之林卖场的正常运作!我们现在的产能,是严重不足的!”

    “那就扩张呗!”

    “你说得轻巧!”

    “不能扩张?”

    “能扩张。可是,这个单子,我们半年之内就能完成。半年以后呢?我们扩建出来的产能,怎么办?闲置?”

    “啊?”李文娟吐了吐舌头,“姐夫,那这个大订单,我们不能接?我去找那人退了吧?”

    “退什么退啊!”王林笑道,“有订单不接?那除非是傻子!”

    李文娟被他弄糊涂了:“姐夫,那这单子,我到底是接对了,还是接错了?”

    王林见她可爱之极的表情,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又白又嫩的脸蛋:“接对了!三个亿的订单!哈哈!我明白昨天晚上那个梦的意义了!原来是左手一个亿,右手一个亿,背上还背了一个亿啊!怀里抱着一个金娃娃啊!哈哈哈!”

    李文娟可听不懂他做了什么梦,傻乎乎的问道:“姐夫,你刚才不是说,我们扩张产能也不对吗?如果我们不扩张产能的话,那这个大订单,咱们怎么完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