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袭1988 拾寒阶

第1171章 被算计了【求订阅月票】

    华山峰顶上人很多,四方八面的游客都是难得来一趟华山之巅,自然要爬一爬这最高峰。

    刚才田晓青对着山峰大喊:“王林,我爱你!”的时候,吸引了不少人的瞩目。

    其实在山峰上喊话的人很多,大家都想在几千米的高空一抒胸臆。

    眼前是无尽的云海,脚下是无穷的山峦!

    只不过,田晓青的这一声喊,引来了一个熟人的关注。

    而且是一个王林意想不到的熟人。

    松下幸子!

    王林讶异的看着幸子。

    幸子也正讶异的看着他。

    “王林君!”幸子率先打破了沉默,微微一笑,朝他弯了弯腰,走将过来,和王林握手,“幸会!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相遇。”

    王林哈哈笑道:“幸子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哥哥和嫂子从东洋来申城,参加时装周,我陪他们看完了开幕式,他们说想看世界第八大奇迹,我陪他们去了长安城,在那边玩了两天,昨天下午来到的华山景区。”幸子脸上闪现出一抹动人的红晕。

    强劲的山风,吹起了她的秀发。

    她双眼在风中微微眯着,为这段奇缘而兴奋。

    “王林君,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在申城主持时装周的大局吗?”

    她看向在风中俏立的田晓青,微微一笑:“你是陪田小姐出来旅游的吗?”

    王林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说来话长。”

    幸子也就识趣的不再多问。

    几人对刚才那句:“王林,我爱你!”也只字不提。

    幸子介绍哥哥嫂子和王林认识。

    王林只见过幸子的一个哥哥。

    而今天来的是另一个哥哥松下三郎。

    三郎的妻子是个地道的东洋美女,名字叫做“木原爱美”,笑起来甜甜的,长着一张卡哇吚的小圆脸,个子不高,因为爬山,所以穿着平底鞋,看起来也就一米五左右的身高。

    王林和松下三郎和木原爱美见过面。

    木原爱美对田晓青道:“幸会,请多指教。你是王总的夫人吧?”

    田晓青闹了个大花脸,窘迫的无地自容。

    王林笑道:“她是我的情人。”

    田晓青大吃一惊!

    这是王林第一次公开向外人承认,田晓青是他的情人!

    情人这个词,对国人来说实在很生疏。

    往前推二十年,人们对搞外遇说是搞破鞋,可见对这种事情深恶痛绝,忍容度为零。

    慢慢的,社会上对这种事情的称呼,悄悄的有了改变。

    搞外遇就搞外遇,偏偏要美化,说是婚外恋、婚外情。

    小蜜、情人这些词,也慢慢的流行起来。

    当然了,所有的婚外情,抛开男女之事,一切都无从谈起。无论人们给婚外情添加任何美化都是在掩饰。

    我们在这里并不讨论婚外情的是非对错。

    这是一本小说,只是忠实的记录王林同志的一生经历。

    王林同志的是非功过,自有后人去评说。

    国人讲究盖棺定论,只有在死亡以后,才能去评定一个人的功过是非。

    再者,还有一个成语,叫瑕不掩瑜。

    王林身上的某些缺点,并不能掩盖他的功劳。

    他凭借一己之力,整合了整个申城、甚至国内的纺织产业,重塑了整个天朝上国的纺织产业链,安排了几十万人就业,创造一家巨无霸的企业。

    如果一定要抓住王林身上的缺点,无限放大,那也不是史评人应该做的事情。

    言归正传。

    王林大大方方的承认,田晓青是自己的情人!

    刚才田晓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喊出了那句惊天动、泣鬼神的“王林,我爱你。”

    幸子他们肯定都听到了。

    王林现在要是否认,那就显得虚伪,也会伤害田晓青的感情。

    何况幸子是东洋人,和李文秀的交集极少,他们知道就知道,其实无伤大雅。

    王林毫不掩饰的承认,既取悦了田晓青,也加深了和幸子之间的感情。

    他连情人关系也向幸子公开,可见他真把幸子当自己人看待。

    果不其然!

    田晓青从内心深处,涌起一股深深的感动!

    虽然说当情人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她能得到王林在朋友面前的公开承认,也算是王林心意的表达。

    古今中外,情人这种事情,层出不穷,从来没有断绝过,区别在于公开、半公开、保密的程度。这一点,从那些伟大的世界名着中,就不难看出端倪。即便是四大名着,哪一部里面没有情人的描写?就连以鬼怪神话闻名的《西游记》,里面也有多处跟情人、婚外情有关的描写。

    至于六大名着中另外的两部名着,这方面的描写就更多。

    西方的名着,对这方面的描述,就更加深刻,也更加美化。

    所以,幸子他们听到王林介绍田晓青的身份是他的情人时,虽然惊讶,但很快就坦然接受了这一事实。

    王林这么优秀的男人,身边有个情人,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幸子浅浅一笑,露出一抹难以捉摸的微笑。

    两帮人合会在一起,又往另外两个峰顶出发。

    一天时间,就在华山的东南西北中五峰之中爬来爬去。

    天公作美,没有下雨,在山顶之上,凉爽宜人,年轻人也不怕辛苦,爬一天山,也不觉得累。

    上山累,下山轻快多了,但也更加危险。

    人往山上爬,重力重心是向下,而自身的作用力是向上,两力方向相反成平衡状,所以上山累,但是上山危险性小。下山时重力重心是向下,自身作用力也是向下,不需要消耗太多体力,但是下山平衡掌握不好容易发生危险,尤其是在华山的绝境上。

    田晓青经常锻炼,身体底子也好,走山路没有问题。

    忠叔等几个保镖更不用说,走山路如履平地。

    王林也还好,他年轻力壮,爬华山虽然很累,但也能接受。

    松下家的三个人就有些艰难了。

    木原爱美和丈夫松下三郎扶着,两个人说说笑笑的下山,虽累但美气。

    松下幸子却没有人扶持,徒步华山对她来说,真的是高难度的挑战。

    “王林君,我走不动了,我脚痛。”幸子往旁边的石头上一坐,揉着自己的脚,蹙着好看的秀眉,委屈的看着王林。

    王林朝深不见底的山谷看了一眼,说道:“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木原爱美回头喊道:“幸子,快一点,再不下山,就要到晚上了。”

    幸子都着嘴道:“我真的走不动了,我低估了华山的高度。我的脚好痛,王林,我不想走了。”

    王林笑道:“来吧,我背你。”

    田晓青道:“王林,你作死啊!这么陡的山路,你还能背人?”

    幸子道:“不用背我,你拉着我的手走就行了,我有些害怕下山的路。”

    王林道:“行,快来。”

    幸子甜甜的一笑,欢乐的起身,伸出纤纤玉手来。

    王林握住她的手。

    幸子的手柔软细腻,柔若无骨,捏着很舒服。

    田晓青白了王林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快步往山下走去。

    幸子轻浅的一笑:“王林君,你的情人不会生气了吧?”

    王林呵呵笑道:“不至于!她的胸怀很宽广。”

    “她的胸怀很广大,我倒是看出来了。”

    “……”

    幸子任由王林牵着手,慢慢的往下走。

    他俩实在走得太慢,后面下山的人都赶超到他们前面去了。

    田晓青等人都看不到影子了。

    幸子也不着急,和王林有说有笑的下山来。

    “王林君,我在长安游玩时,听导游说,长安也有温泉。唐代的杨贵妃就很喜欢洗温泉。”

    “是的啊!长安是温泉之乡,境内温泉资源丰富,我国发现最早的第一口温泉就在长安境内。白居易笔下温泉水滑洗凝脂的骊山温泉,自古就是超赞的温泉胜地。”

    “可是我在华清池只看到一个小小的干涸的池子,并没有见到温泉水滑。”

    “哦,那都是陈年历史了。”

    “哪里还有温泉可以泡呢?王林君,你答应过我,要请我在你们国内泡温泉的,一直没有实现。”

    王林失笑道:“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你还记得呢?”

    “我当然记得啊!”幸子笑道,“王林君对我的承诺,不会不算数吧?”

    “算数!”王林说道,“我也不知道哪里有温泉,等下山了,我找人问问。”

    这时,跟在他们身后的一个男人说道:“你们要泡温泉啊?去我们汤峪镇啊!那边有很多温泉。”

    王林问道:“汤峪镇在哪里?”

    “秦岭北麓,蓝田,你们知道吧?”

    “蓝田?知道!”

    “我们的汤峪温泉,就是有名的蓝田八景之一!温泉在古代叫汤,所以也叫汤泉。早在公元627年,我们当地的群众就挖塘修泉进行沐浴,名曰:玉女疗养胜地东汤峪温泉!”

    王林笑道:“真的假的?”

    “我是历史老师,我说出来的话,还能有假的?这都是经过考证的!”男人推了推眼镜,“我要是说假话,岂不是有辱斯文了吗?”

    王林一听对方是历史老师,倒是相信了几分:“对不起了,先生,你给我介绍介绍你们那边的汤泉吧!”

    老师很健谈,当即侃侃而谈,说道:“唐初,唐玄宗大兴土木,在我们汤峪镇建成玉女、融雪、莲珠、澈玉、濯缨五池,并赐名大兴汤院。以后历代修建。院是专供供宫民洗浴。直到清朝初年,我们那边仍然修建有四座汤池。每年从四乡八镇赶来的洗浴者人山人海,摩肩接踵,故有桃花之水值千金之说。不少来治疗的患者,由于沉疴痼疾得到了治愈,恢复健康,激动之余不免挥毫泼墨,吟诗作赋以颂扬汤峪温泉。”

    王林道:“现在还有温泉可以泡吗?”

    “没有温泉,我还能喊你去泡?有!你们放心去好了!”老师说道,“去了那边一问就知道。”

    “谢谢你!”王林笑道,“我们明天去泡温泉,正好消解爬山的疲劳。”

    幸子听王林答应下来,便灿然一笑:“王林君,我们明天一起去。”

    王林道:“好。”

    老师问道:“你叫王林君?这名字有些怪。”

    幸子笑道:“他叫王林。”

    老师道:“那你为什么喊他王林君?”

    王林道:“她是东洋人,在名字后头加一个君字,是出于礼貌。”

    幸子补充道:“在名字后面加君,表示某个女子非常喜欢某个男子,所以才在他的名字后面加君字。对普通人,可以用桑字。不过呢,桑字是比较正式、正规的礼节性称呼,运用范围最广,所有关系都可以用桑来称呼。但君字是不可以乱用的。”

    王林听了,倒是愕然。

    因为幸子一直称呼他为王林君。

    王林虽然懂一些日语,但对君、桑、酱三者的区别,却也只是一知半解。

    此刻听幸子这么一说,原来里面大有学问呢!

    那幸子称呼自己为君,是爱慕自己吗?

    老师听说幸子是东洋人,马上脸色一变,说道:“你是东洋人?”

    “是啊!”幸子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刚才还聊得好好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老师冷哼一声:“东洋人,你就不要去我们的汤泉泡温泉了!”

    幸子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啊?”

    老师正色说道:“我们不欢迎你!至于为什么,你自己去想好了!哼!”

    说完他加快脚步,大踏步从王林他们身边挤了过去。

    幸子感受到了来自别人深深的恶意和敌视。

    她委屈得双眼通红,咬着嘴唇,看着王林:“我有错吗?我生在东洋,是我的错吗?”

    王林微微蹙眉,一时不知道怎么安慰,只道:“没事!那温泉也不是他家的,我们去泡便是了!人家打开门来做生意,还会不接待我们?”

    “嗯!”幸子的兴致,却一落千丈。

    下山的过程中,她不再欢笑,秀眉中凝结着深深的哀愁。

    华山虽高,下山的路很快就走了一大半。

    王林他们也不知道在哪里,只是跟着前面的人往下面走。

    天色渐暗。

    到了山脚时,幸子忽然问道:“王林君,我有一个问题请教你,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

    “什么事?”王林问。

    “你不喜欢我,也是因为我是东洋人吗?”

    “啊?”王林笑道,“我没说过我不喜欢你啊!”

    “可是,我感受不到你的喜欢。”

    王林扬了扬两人紧握的双手:“我一直拉着你的手,这也不叫喜欢?”

    “那你能不能跟我说一声,你爱我?”幸子充满了期待,双眼睁得大大的,看着王林,“就像你们在山上那样子说!我爱你!”

    “幸子!”王林沉声道,“这不好吧?爱,不是随意表达的。”

    “可是我爱你啊!”幸子脱口而出,随即羞涩得低下了头,但又大胆的说道,“你就不能说一声爱我吗?”

    王林为难了。

    之前是田晓青给他出难题。

    现在又是幸子给他出难题。

    他和田晓青之间有过恩爱,是确定了关系的,说一声我爱你当然是可以的,王林在山上之所以犹豫,是因为场合有些不合适而已。

    王林和幸子之间的感情,就远远没有这么深厚了。

    而且,说一声我爱你容易,哄一个女人开心罢了,三个字而已。

    可是,王林不得不考虑,对方的身份、地位!

    幸子是东洋人!

    王林如果和她的关系进一步的发展,将来要怎么处理?

    幸子可不是普遍的东洋人,她还是松下家族的小公主。

    松下内山虽然死了,幸子的几个哥哥却将家族企业发扬光大,松下家族在东洋的影响力并没有削弱。

    幸子这样的小公主,她的对象、婚姻,都将受到更多的关注和报道。

    王林和她在一起,压力会非常大!

    除非幸子能像邓俪君、李佳欣一样,只偶尔和王林共渡鹊桥相会,并不要求他太多。

    这一点,幸子能做到吗?

    王林迟迟没有说出我爱你三个字。

    幸子满怀的期待,慢慢变成了失望。

    她委屈的滴下眼泪来:“王林君,你是不是讨厌我?因为我是东洋人?”

    讨厌吗?

    当然不讨厌。

    美女嘛!

    谁人不爱?

    不喜欢美女的男人,除非是痴汉。

    痴汉也会喜欢美女吧?

    王林轻轻擦去幸子眼角的泪滴,说道:“你别这样,幸子。你长得这么漂亮、温柔,你还是个厉害的公司老总,是松下家族的小公主,谁会不喜欢你呢?”

    “那你说,你喜欢我!可以吧?我不用你说爱我!只说喜欢我!我就知足了!”幸子退而求其次。

    王林不能再拒绝,不管是从两人的私谊,还是从两家公司的合作来说,王林也不能把眼前这个公主得罪狠了,便道:“我喜欢你。”

    幸子转悲为喜,却没想这么轻易放过王林,追问道:“你喜欢谁?”

    “我喜欢幸子。”

    “谁喜欢幸子?”

    “王林喜欢幸子!”

    “嘻!这可是你亲口说的!”

    “是我亲口说的!”

    “这是我听到过的人间最动听的情话!”幸子掏出一个微型的录音机来,笑道,“我把刚才的话记录了下来,我要每天听上一百遍!”

    王林啊了一声,盯着她手里的录音机,瞠目结舌,伸手来夺:“给我!”

    “不给!”幸子咯咯一笑,撒腿往前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