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衲要还俗第二部 一梦黄粱

第108章 你是他【3000字】

    方正看着包艳敏,没有开口安慰,只是等着她自己平静下来。

    许久之后,包艳敏才继续说道:“我想解救我的孩子,但是晚了。警方通知我,我孩子死了。

    超儿……死了!”

    说到这,包艳敏再次痛哭了起来。

    方正叹了口气:“然后呢?”

    包艳敏道:“超儿的死,让我痛不欲生,我也没脸去见他最后一面。他的死是我的错,我又怎么可能有脸去见他呢?我没去,我选择了自杀,无声无息的死去……”

    方正叹了口气道:“按理说,你死后应该在你死的地方停留吧?”

    包艳敏点头:“我内心的执念和怨念让我再次回到了这里,再也没离开过。也没见过我的儿子和我的丈夫……整个世界,就剩下我一个人在这孤单单的飘荡。”

    方正又问:“日记还在么?”

    包艳敏道:“不在了,我回来的时候就不在了,我怀疑是那个魔鬼趁着我们不在家的时候,偷走了日记。”

    方正皱眉:“他是怎么知道那本日记的存在的?”

    包艳敏摇头,猜测道:“可能我见孩子的时候,他放了偷听的装置。我甚至怀疑我的死,也是他一手策划的,他对人心真的太了解了,他是个恶魔,是个魔鬼!”

    包艳敏每次聊到雷校长的时候,情绪就开始失控,眼神中有愤怒、有悔恨,但是更多的还是怨恨。

    “阿弥陀佛!”方正一声佛号将包艳敏从怨恨中拉醒过来。

    方正道:“施主,您说了很多关于您的事情,那么您丈夫呢?他全程又在做什么?”

    包艳敏冷笑道:“他?他眼睛里只有成绩,他懂个屁!

    要不是他的坚持,孩子又怎么会被送到那种鬼地方?

    要不是他,孩子又怎么会死在那里?

    当得到消息超儿死了的时候,他冲了出去,没等我,我也没去追,谁知道他最后怎么样了。

    死了?

    疯了?

    如果我是他,可能会一辈子活在自责当中,永远也走不出来,也永远没脸回来见我了吧。”

    方正听到这里,心头一动:“永远活在自责当中,永远也走不出来?”

    方正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方正又问:“还有别的消息么?”

    包艳敏想了想,然后说道:“有,孙晋善每年都会在我们忌日那天来烧纸上香。”

    “还有呢?”方正追问。

    包艳敏摇头:“他身上带着护身符,我无法现身也无法近他身。”

    方正倒吸一口冷气,随后又问道:“今天是几月几号?”

    “1月17。”

    高茜虽然还在恐惧中,不过还是壮着胆子走了出来。

    不过在包艳敏看她的时候,她立刻吓得躲到了方正的身后,拿起手机道:“1月17。”

    就在这时,包艳敏看了看外面:“天快凉了,方正法师,恳请您帮我问问我儿子到底死没死,到底死在哪了,我还有没有机会见他一面,跟他说一声对不起。”

    方正道:“施主放心,贫僧一定帮您完成这个心愿。”

    包艳敏点头:“我也不奢望他会原谅我,我只是想说一声对不起。”

    然后包艳敏消失了。

    随着包艳敏离开,房间里的温度也开始快速回暖。

    周凡等人也才敢走出来。

    几人再次面对眼前这个白衣和尚,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嚣张,而是老老实实的上前见礼:“大师,您好。”

    朱敏如踢了一脚周凡,周凡上前道:“方正法师,之前我有眼无珠,我……我……我傻逼了我,您……您别计较啊。”

    方正摇摇手道:“好了,贫僧不在意这些。不过几位施主,最好在这里的事情没解决之前,还是不要住进来的好。虽然包施主不会伤害你们,她最深的怨念也被送去了阴曹地府。但是人鬼同屋,终究对身体不好。”

    几人现在哪还敢废话,连连点头:“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都听您的。”

    吴毅更是说道:“方正法师,您要是没地方住,您可以一直住这里。这四个卧室呢,您随便挑!”

    周凡等人也跟着喊道:“对对对,您随便挑,房租我们出。”

    知道世上有鬼后,几个人也想通透了,还有什么比跟一个这么牛逼的大师住一起更安全的呢?

    “要是方正大师看不上这里的话,我那也有地方。”一个弱弱的声音响起。

    说话的是高茜。

    被所有人看过来,高茜的脸顿时就红了:“我……我那是两室一厅。”

    越解释反而越解释不清楚了,高茜的脸更红了。

    高茜虽然不是大美女,却是邻家女孩的那种,容貌中等,但是耐看。

    所以看到美女主动相邀,周凡等人连忙闭嘴了,谁也不敢破坏了方正的好事。

    方正则是一阵无语的看着众人,然后笑道:“此间事了,贫僧就离开了。”

    “啊?方正住持,您要走啊?”吴毅问道。

    方正点头:“是的。”

    “那……那你办事的这几天总需要个地方吧。”高茜鼓足了勇气再次问道。

    方正笑道:“如果贫僧没猜错的话,今天就能把事情办了!”

    一听这话,高茜顿时有些失望……

    周凡、吴毅等人也有些失望,他们看出方正是个高人,有机会和这样的高人相处一下,绝对好处多多。

    可惜,似乎机会不多了。

    “好了,几位施主,你们休息吧。贫僧要去办正事了。”

    方正说完,起身走向门口。

    高茜赶紧喊道:“方正住持,一起吧……我……我也回家了。”

    方正点头。

    两人下了楼,方正却不走了:“施主,贫僧还要和一楼的施主聊些事情,就不送了。”

    高茜错愕道:“啊?这就不走啦?”不过随后高茜反应过来,失落道:“那……好吧,我先走了。”

    高茜三步一回头的走了,每次回头都能看到那白色的身影站在昏暗的楼下看着他。

    高茜的胆子其实并不大,不是很敢走夜路。

    尤其是这种处处都适合拍鬼片的老旧小区,但是今天不同,或许是身后那道目光、那个身影的缘故,她一点都不怕。相反,她也不想快走,只想慢慢的走,最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不过路是有限的,拐个弯后,她什么都看不到了……

    “大概这就是人生吧,有的人相遇,有的人停下,有的人继续前行,纵然不舍,一个拐弯后,谁也看不到谁了。”高茜叹了口气,拉紧了衣服,缩了缩脖子,她忽然觉得,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冷。

    “1月17?看这天气,我还以为刚入秋呢,这异世界的气候果然和我们那边不一样。”方正嘀咕着,然后抬手敲了敲孙晋善家的房门。

    房门缓缓打开,孙晋善站在门后,屋子里灯光通明,将所有的角落全部照亮。

    唯一的阴影就是背对着光的孙晋善的脸上,那张老脸上的皱纹仿佛如同一堵堵城墙似的,将光挡在了外面。

    一只浑浊的眼睛微微晃动,另一只则死死的盯着方正,沙哑的声音响起:“方正,还在呢?”

    方正微微一笑,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贫僧还要卖房子呢,哪能就这么走了?倒是施主,天冷了,多穿点衣服。”

    “我啊……半截身子都入土的人了,无所谓了。”孙晋善说完就要关门:“没事儿的话,我还要睡会。”

    方正道:“我见过包艳敏。”

    孙晋善身子一颤,不过还是快速的要关上房门。

    不过这一颤,已经足够了。

    方正一把撑住房门,死死的盯着孙晋善:“梁伟,你就不想见见你妻子么?”

    孙晋善的身子颤抖的更厉害了:“你……你别胡说!”

    “我胡说?你心中若是没有鬼,为什么家里布满了灯光?因为你害怕!你害怕看到你儿子的灵魂回来找你!”方正步步紧逼。

    孙晋善怒道:“没有,你别胡说,我不是梁伟,我是孙晋善!”

    “孙晋善?那你为何每年都去给梁家人烧纸钱?”方正质问。

    孙晋善慌乱的回道:“因为,因为我同情他们家!”

    方正大喝一声:“胡说八道!你之前还在说你跟他们家不熟!再者,你一个外人,哪来的梁家钥匙?”

    孙晋善被方正步步紧逼,问的哑口无言。

    方正继续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初你是跟孙晋善一起去见的你儿子吧?结果发生某些事,他没能回来。而你在得知儿子死了、妻子失踪后,心怀愧疚,不敢回家。却又想家,所以你化名孙晋善住了进来,对么?

    家就在楼上,你却不敢上去,因为你愧疚!

    因为你怕见到你儿子的亡魂质问你,为什么要送他去那种地方!

    对么?!”

    孙晋善听到这里,已经泪流满面,最终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大哭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把这些事情挖出来?难道……难道非要让我再痛苦一次才够么?十五年了,十五年了啊!你知道我这十五年是怎么过来的么?

    我每天都想回家,可是我不能回去!

    梁伟活一天,我的心就像是在火上烧一般……

    只有化名孙晋善,我才能让自己坚持着活下来。

    你以为活着很容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