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第一臣 青史尽成灰

第一百七十八章 刘基,你被捕了

    刘伯温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考上,反正他也没用真名,朱家军不可能找到他,大约在金陵城转一圈,趁着结果出来之前,他赶快溜了就是。

    心情大好的刘伯温想逛一逛金陵,六朝故都,江南脂粉风流之地,岂能不好好游览一番?

    刘伯温在街上转了一阵子,最明显的感觉就是街面干净了,而且是那种彻彻底底干净了。过去任何城市都有的乱七八糟的人员,像什么混混啊,乞丐啊,帮闲啊,恶少啊……这些常规组合,竟然在应天一个都见不到。

    再有就是街道,杂物,树叶,甚至是屎尿……都被清理干净,焕然一新。

    这可是在元大都都做不到的事情。

    刘伯温十分好奇,就打听了一下,到底是谁负责这事?是朱家军让老百姓做的吧?

    “一看你就是外地人,人家朱家军都是身体力行的。他们亲自过来清扫的,还跟我们讲,要喝干净的水,住的干净,吃的卫生,才能没病没灾,不然瘟疫流行,可是会要命的,你瞧瞧,这些街边的杂物,都是他们清理的。”

    刘伯温一愣,这帮红贼说瘟疫跟这些杂物污秽有关系,医书上倒是有这个说法,只不过还不好确定,但是能收拾的干净又卫生,那倒是一件好事了。

    “这么说朱家军会每天过来清理了?”

    伙计一笑,“最初堆积的太多了,处理起来不容易,朱家军才来的。现在都是俘虏在做。”

    “俘虏?”

    “对,就是原来元廷的鞑子兵!”

    “什么?俘虏的官军?”刘伯温真的有点吓到了,他是知道朱元璋俘虏了不少元军,但刘伯温觉得朱元璋一定会用来扩充实力,编入部下。

    无论怎么看,也不该用来打扫卫生啊!

    “你没有骗我?”

    小伙计翻了翻眼皮,“骗你干什么?领头干活的是以前的御史大夫福寿!乖乖,咱大元帅也真干得出来,那么大的官,每天来清扫,推着杂物出城……这好玩的事情,除了金陵,哪能看得到?”

    刘伯温是傻了,的确除了朱元璋这里,别地方断然不会用的。

    御史大夫福寿!

    这是个好官,很有气节的一个人,对大元也算是忠心耿耿,红贼破了金陵,他一没有逃跑,二没有殉国,被俘之后,还甘心出来干活,这就很奇葩了!

    难道自己看错人了?

    还是说红贼会妖法,能夺魂摄魄?

    刘基正在思索之际,果然就有俘虏出来干活来的,他们穿着藏青色的衣服,排成整齐的队伍,喊着号子就出来了。

    看他们的脸上,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兴奋,也不知道他们高兴个啥?

    你们是俘虏,不嫌丢人啊!

    刘基第一次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三观受到了重创。

    果然是一群不要廉耻的,辜负了天恩。

    别管刘基多大的才情,面对此情此景,他也只能给出这么个结论。

    可是对于这些俘虏来说,却不是这么回事。

    他们出来干活,表现好了,是可以计入点数的……这个点数会被视作他们改造的成果。点数高了,改造好了,就能提前结束苦役,获得分田的资格。

    早一天分田,早一天过上好日子。

    吃饱穿暖,娶媳妇过日子。

    这么好的事情,傻子才不愿意干呢!

    果不其然,这帮人干活极为卖力气,当真是不怕脏,不怕累,遇到了重活儿,人人争抢着干,谁也不肯落后。

    在战场上有这个干劲,还至于让朱元璋杀进金陵吗?

    刘伯温不断受到冲击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偏偏刘伯温又是个很自负才情的人,其实从他为官的经历就看得出来,可以说是让高傲孤介害了他。

    面对自己弄不清楚的情况,刘伯温来了较真的劲儿,他一定要弄清楚,红贼到底用了什么秘法?

    就说眼前这些俘虏,他们出来干活,明明可以偷懒,明明可以逃跑,但所有人都老老实实干活,没有半点反抗。

    只有寥寥几个人,拿着小本本,从一头巡视到另一头,把看到的情况记录下来,谁表现好,谁表现不好,如何打分,全看他们的一支笔。

    等到了中午时分,才有更多的朱家军士兵,抬着竹筐过来,还冒着热气,送到了俘虏面前。

    伙食还真不错是发面的杂粮馒头,虽然不如白面馒头香甜,但胜在够大,管饱。

    拳头大的两个馒头,一大碗菜汤,让这帮俘虏吃出了山珍海味的酣畅气势……刘伯温竟然下意识咽了口吐沫。

    他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事实上刘伯温也在领兵。

    虽然数量不多,但也有几百人。

    最让他发愁的就是伙食!

    老百姓一天可以吃一顿,但是要上战场的,每天最少两顿,而且还要给干的。

    吃不饱肚子,别说杀敌,就算训练都不行。

    刘伯温领的是乡勇,也就是说他要向家乡的豪强富户化缘,求那些地主帮忙,慷慨解囊。

    要饭吃的滋味可不好,哪怕是管老乡要饭,一样难受。

    就拿普通士兵的伙食来说,吃的还不如这帮俘虏。

    当然了,或许是出来干活,朱家军为了自己的脸面,打肿脸充胖子。

    他们不会有这么多粮食的,不会!

    刘伯温除了这么安慰自己,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他并没有等到福寿,这位御史大夫没来上工,刘伯温也打听不出原因。

    或许是福寿自己知道丢人,读书人要讲究气节,他又是大元朝的高官,士可杀不可辱,他宁死不从!

    诚如是,还值得让人钦佩一下。

    刘基不知道福寿干什么去了,事实上福寿作为御史大夫,文化水平还不错,被张希孟叫去,参与判卷了。

    同去的还有也先帖木儿等人。

    他们一起全心全意,替朱家军选拔人才,然后再让这帮人去推翻元朝,很凑巧,刘基也参加了这场考试。

    这事情简直戏剧效果拉满,越想越有趣。

    也幸好刘基不知道,否则他或许会直接落荒而逃,毕竟这金陵城太可怕了。

    可即便如此,也够让刘基凌乱的。

    他看过了俘虏劳作之后,就顺道去了秦淮河,反正不管顺不顺道,文化人来了,那都是顺路,不然说刻意过来,多没面子啊!

    很可惜的是,刘伯温又吃了一个闭门羹。秦淮河的画舫停了,青楼关门了……稍微一打听,倒不是朱家军查封了青楼。

    而是在朱一斗被杀之后,很多画舫都是朱家的产业,许多姑娘们都是被朱家人弄来的。她们终于联合起来,向应天府递上了状子。

    这些姑娘们请求给她们平反,还她们自由之身。

    有谁愿意干这种脏活……还不是被朱一斗和他的爪牙,威逼利诱,落到了地狱里面。大家伙以泪洗面,每年都有多少个姐妹不是被折磨死,就是得病死了。

    恳请大元帅,给大家伙做主,也学着扬州那边,封锁了所有青楼画舫。

    这份状子已经递到了老朱面前,另外还有不少女子递上了血书。

    朱元璋已经受理了,正在商讨,要怎么解决这些女子的事情。

    扬州的经验已经出来了,直接查封,固然干净利落,大快人心。

    但接下来的事情却很麻烦。

    这个麻烦来自两个方面,其一,让青楼的女孩子回家,有不少父母是不愿意接受的,而且即便父母接受,周围人也会指指点点,没法抬起头做人,整日依旧以泪洗面。

    第二,有不少女孩子已经习惯了赚容易的钱,让她们做针织女红,自食其力,养活自己,她们也不愿意。甚至有的女孩勾引朱家军的士兵,想要给自己找个出路,面对此情此景,朱家军这边也比较为难。

    想做点好事,就这么难?

    甚至有人干脆抱怨,既然她们不识好歹,那就别管了,继续开青楼,糟蹋她们就是了。

    消息传到了朱元璋这里,很显然,有人已经开始含沙射影,抱怨张希孟了,毕竟这是他弄出来的。

    对于这事,张希孟倒也坦然,要是那么容易解决,不是早就有人干了,何至于绵延千年呢?

    张希孟思前想后,提出了他的方案,在应天办丝绸作坊,培训这些女孩子,给她们生存技能,让她们能靠着自己的双手,堂堂正正赚钱,还能给朱家军创造更多的税收和价值。

    等她们改好了,掌握了一技之长,能赚钱了,自然而然就能摆脱过去,昂首挺胸,走向新的生活。

    应天这边还在准备细节问题,没有最终拿出方案,但是不管怎么说,刘基畅游秦淮河的计划落空了。

    他到了金陵已经第三天了,这一天金陵城最大的消息,就是具体的分田法令,终于公布出来了。

    相比起滁州等地,由于江南的丝绸产业发达,有关桑麻田的部分,要大大削减,并且针对桑田,也要进行征税。

    而且还提出了重税!

    桑田要征收农田两倍的税!

    对此大元帅只有一条解释,不穿丝绸不会死,不吃饭可是要饿死人的。

    在这个还有那么多饥民的情况下,用上好的土地,种桑树,养蚕缫丝,织成华丽的丝绸,只为了供应达官显贵享受,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这事情公平吗?

    如果不公平,咱就要改正!

    好一个朱元璋!

    面对这份分田的纲领,刘伯温大受震撼。

    削减桑田数量,课征重税,却没说直接禁止,一看这就是张希孟的风格。

    毫无疑问,在这个乱世,放弃粮食,大搞经济作物,那是自寻死路。多种粮食才是王道中的王道。

    但是不可否认,丝绸的确是个很大的利益来源,也会成为日后商税的重要部分……所以张希孟极力主张,还是留一条路。

    刘伯温甚至能预见到,要不了多久之后,甚至是现在,朱元璋治下的丝绸价格就会暴涨!

    不过既然穿得起丝绸,就不在乎多出一点税钱,反正就当是劫富济贫了。

    刘伯温越发觉得朱家军的种种措施,颇有深意,让他越琢磨约有道理,简直欲罢不能了。

    他一再提醒自己,要在出成绩之前,赶快溜了。

    可他还是低估了朱家军的本事。

    就在刘伯温四处闲逛的第七天,刚回到住处,就有一群人把他截住了。

    “刘基刘都事……跟我们走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