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开局赠送天生神力 金边野草

第四百九十二章 变化

    走出典籍馆,林末站在馆口的高台远眺。

    辽阔的百离湖在阳光下,就跟一块稀奇的蓝宝石一般。

    宝石的远处,视线蔓延,那里有一座蓝色的巨鳐模样的宫殿。

    那是学宫的中心,百离宫。

    其是接取外务任务的地方,同时也是举行大型集会的地点。

    一般而言,想要在学宫中毕业,必须要通过年关考核,考核重心自然是境界,但考核前提则需要完成一系列的外务任务。

    后者类似于课外实践。大意是要求学生弟子除却有境界外,还要有与之相等的战力。

    ‘或许也是贴补学宫财政的一种手段。’

    林末暗自猜想。

    因为在前世,一些技术院校也有类似的实践活动,将学生送至一些企业工厂,并以此获得利益。

    不过无论目的怎样,这就是规矩,在不能够打破规矩时,只得遵守。

    他看向远处。

    碧波缭绕下的百离湖,风吹过,泛起皱纹般的褶皱波澜。

    天空中,可以看见一头头鱼鸟。

    它们长者鲤鱼的脑袋,飞鸟的身子,蒲扇般的羽翼轻扇,顺着吹来的风掠过湖面,顺带捞起一些不聪明的游鱼。

    最终消失在天空。

    ‘也该去与任务队友接洽了。’

    林末没再多想,起身来到码头,准备登上快艇,前往黑螺交代地点。

    既然按照尹旭娜所言,如今尽快结业更好,那么他尽快结业便是。

    毕竟这海族水元修炼之法他已经到手,而且还是直达海使境界的完整版本。也不虞功法缺失。

    另外,提前结业,意味着能获得自由行动的资格,他也能毫无顾忌地在海渊,七海,乃至于赤县路上,随意走动。

    可以说是重获自由。

    他从象拔蚌建筑出口离开,随后顺着螺旋的楼梯来到快艇码头。

    没等多久,快艇便来到。

    只是登上快艇时,艇上竟然有他熟悉的人。

    “嗯?敖哥?你怎么在这。”一个欣喜的声音说道。

    林末交付好船费,侧目看去。

    那是一男一女两人,男子身材魁梧,脑门发亮,头发稀疏,只有寥寥三根。

    而女子则个子娇小,带着白色蝴蝶发卡,头发披在肩上。

    是雷克顿。

    难怪宿舍里经常不见人,原本还以为是一直在导师住所修行,修炼太过勤劳,没想到敢情是有空暇时间,但都去谈情说爱了。

    “我来这典籍馆看看。”林末面上没有异样,点头回答。

    “这典籍馆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很多东西都要等级,对我们新生太不友善了。”雷克顿摸了摸脑袋上的三根头发,低头苦笑道。

    “是的,慢慢来吧,后面级别就够了。”林末点头赞同,没有炫耀暴露,随意打击人。因此装作感同身受的表情。

    毕竟他对雷克顿这个小家伙观感不错,他是刚开始入学的这段时间里,少数几个不在意他杂血海人天赋,愿意和他真诚聊天的人。

    “也是,听老师说,前面四年好升学的很,只需把重心放在境界上,至于任务,一般师兄带着过一下就行。”雷克顿点点头,

    “当然,要是师兄不方便,还能花钱,百离宫旁有专门做这生意的人,我有渠道,要是敖哥你有需要,我去……”

    “好了雷克顿。”一旁的娇小女孩忽然出声打断,“我想喝抓马西瓜奶饮,你陪我去买。”

    快艇上是有专门的奶饮店的,不过是在另一端,而且价格昂贵。

    “这……好,我帮你买就是了,只是可不可以让我先把话说完……”雷克顿小声道。

    女孩撅了撅小嘴,头一扭,没有答话。

    雷克顿心里暗叹一声,不知所措地看向林末。

    林末笑着摇摇头。

    他这才如释重负:“敖哥,我下次回宿舍给你说,你有事记得找……”

    话没说完,身旁的女孩便径直朝快艇另一端走去。

    “等等我,小艾。”雷克顿急了,朝林末双手合十,无声道,“那么敖哥,下次见。”

    林末同样无声地点点头,算作告别。

    他转身找了个空位坐下,随后欣赏起这百离湖的风光。

    他自然感受到了雷克顿身旁女子对他的不满,具体原因不知晓,不过也没关系。

    就如同人走于路上,会在意脚下蚂蚁的喜怒哀乐吗?

    人山人海中,两人终究不过是过客。

    很快,林末便将此事抛之脑后。

    另一边。

    雷克顿接过一杯抓马西瓜奶饮,然后小心递给一旁的席艾。

    “小艾,来喝奶饮。”

    女孩一言不发,一把接过奶饮,自个喝了起来。

    而雷克顿则在一旁支支吾吾。

    “怎么了?有事说事。”席艾故意晾了几息,这才将奶饮放在一旁桌子上,两只手环抱,皱着眉头说道。

    “这……”雷克顿摸着脑门,小心翼翼道,“小艾,敖大哥人很好的,你不要生气啊。”

    他和席艾是一个地方出来的海族人,两人是青梅竹马。

    因为优秀天赋,在当地海域名气也不小,自然走得很近,关系很好。

    后来因为莲海苏醒,百离学宫大招水龙一族海人,两人便被送至百离岛练武。

    只是一切从上岛后,就改变了。

    自家这个青梅竹马,不知何时变得奇怪起来,脾气也多变,很是怪异。

    “你的意思是,你在怪我打扰了你们交谈?”女孩闻声笑了笑,反问道。

    雷克顿张了张嘴,一脸为难之色,没有说话。

    席艾见此叹息。

    “我说雷克顿,我们好不容易从银环海走出来,难道你还想回去,回到那看不见光的生活吗?”

    “?”雷克顿愣住,“小艾,你在说什么啊……”

    他确实喜欢如今的生活,资源很多,导师很多,能学很多东西,但同样也不排斥家乡的日子。

    因为那是他美好的回忆。

    “我说什么……”席艾一副恨其不争的表情,深吸一口气,装作耐心将要耗尽的样子:

    “在银环海,你和我,拼尽全力也只能达到虺级,看似在当地风光,但只要海上出现些许风浪,一两个虺级又算得了什么?

    你看现在,你和我,只要努力,别说虺级,就是蛟级,也能达到,到那时,我们能定居在这百离海,我们的孩子也能继续于学宫里修行,

    而你说的什么敖大哥呢?他只是个杂血海人,甚至于双选导师,都一直失败的杂血海人,年限一到,毕不了业,便会被驱逐的存在,

    你和他交往,难不成也想过那样的生活?一样到时候被和他一样被扫地出门吗?回到银环海?”

    “我给你说,要是真有那一天,你可别怪我把你丢了!实际上,你也知晓,以你的血脉模样,除了我,谁会真心待你!”

    席艾耐心地说着,却没发现一直憨笑着的雷克顿脸上的笑容已经有些勉强。

    他知晓,席艾对他说这么多,语气这般不客气,并不全因为林末。

    真正原因是,前面一段时间,他拒绝了席艾多次邀约。

    那种由家世上好弟子的玩耍邀约。

    席艾一心想融入上层圈子,但雷克顿却很不想进去,因为那些所谓的上层圈子,总是自带傲气,说话做事咄咄逼人,偏偏还摆出一副为你好的模样,让人很是不爽。

    因为这个原因,对方虽然明面上没有生气,但却冷暴力过他多次。

    而今日之事,其实就是导火索。

    “我说这么多,你就不能有一点回应?难不成你以为我这样做,都是为了我自己?”席艾发现雷克顿的异样,终于幽幽地问道。

    雷克顿挤出一抹苦笑,摇摇头。

    “那你以后还惹不惹我生气?”

    他再次摇头。

    席艾这才转怒为喜,一把抱住雷克顿的手臂,美滋滋的喝着抓马西瓜奶饮。

    雷克顿依旧没有说话,他没有看身旁的人,反而看着面前的百离湖。

    烟波浩渺,水雾缭绕。

    他不由回想起昔日在银环海的时光。

    两人一起的美好时光。

    而现在。

    不知为何,明明一起到了更好的地方,时光却不再那么美好……

    *

    “深海之锁导师,水元性质变化为水类变异,镇压,封锁,因此招收的弟子大多为水类……”

    幽云岛。

    林末下了快艇,看着眼前的石碑上,如水般不断流动的字迹,心中暗道。

    这次黑螺中的追杀任务,他的协同人员便是这深海之锁导师的两名七年生弟子。

    极为擅长封锁,镇压,因此作为辅助人员。

    别看他们正面战斗能力不强,但若是与他人配合,却很容易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林末朝岛中心走去。

    岛上周遭多为一种水树,生长在一片片沼泽之中。

    阳光照在光秃无叶的树木上,彷若也变得消沉,看上去暗澹无光。

    这幽云岛不同于黑山岛,并不是一名导师的独有地盘,因此人迹颇多。

    不时便有行色匆匆的海人来来往往。

    不过因为多沼泽的原因,并没有开垦什么明显的林道小径,一眼望去,就是高大的树木。

    整个岛,就像是一座巨大的树阵,四面八方都是赤裸无叶的树,其余的一切,在沼泽之中,不断落沉。

    似乎也有种封锁镇压的意味。

    林末转悠了两圈,最后随便找了个海人弟子,不急不缓地吊在后面。

    约摸走了盏茶时间,两侧树木越发之矮,沼泽区域也越来越少。

    终于。

    眼前一亮,出现一片丘陵小山。

    由此可见一条条山道引上,至山上那三三两两的建筑。

    建筑夹杂在蓝色巨大珊瑚树林之中。

    这种树,黑山岛也有,其能释放一种具有提神醒脑,活化水元功效的香味,很是珍贵。而这里,遍山都是。

    ‘到地方了。’

    林末沿着上山的道路,抬头望上看。

    那位名号为深海之锁导师的居住区域,便在山上名为海湾的地方。

    ‘现在便该找那两位师兄的所在之地了。’

    他迎着上山方向,一路前行。

    很快,便来到一处山腰上的演武场。

    周遭有数对人正在对练,发出呼喝啊打的声响。

    这是在真打。

    林末甚至看见一个接近三米多他高的独角壮汉,正拿着一条六七米长的黑色长鞭,狂虐另一人。

    两人实力差距极大,另一人被黑鞭抽打得血肉模湖,血水如断线的珍珠四处飞溅。

    但即使这样,依旧在坚持,不断寻找着机会,可以说很是坚强。

    林末看了一会,心神凛然。

    暗道,对练切磋竟然这般认真,有凶性,这海族当真不凡,不由对这海渊中的弱肉强食,更为理解。

    他不由自主离远了些,忽然看见一个站立不动之人,眼前一亮。

    “你好。”连忙靠近了些,礼貌地打着招呼。

    “请问你知晓深海之锁乌拉圭导师门下,其亚和羽扇师兄住所在哪吗?”

    男子一头卷发,穿着黑色的斗篷,微微一怔,抬起头,露出一张没有一丝杂色的脸。

    两人对视。

    没有说话。

    这是个怪人。

    “打扰了。”林末没有再问,决定换个人试试。

    “你竟然敢插手我的对决?打死你!”

    就在他准备离开时,一声暴喝突然从远处传来,而声音还未落下,一股刺耳的空气呼啸声便在耳边响起。

    “嗯?”林末皱了皱眉,微微抬起手。

    彭!

    一条黑色大蟒般,满是尖刺的黑鞭被苍白的手掌稳稳挡住。

    之前正在虐杀他人的独角大汉,此时一脸狞笑地站在他身后。

    “你是哪里来的混蛋,竟然敢插手老子的对决,想死不成!”大汉头顶的独角发出蓝色的微光。

    他的身后,澎湃的水元激荡,五条稀薄的大蟒游动其间。

    一块块磐石般的肌肉看上去坚硬无比,却如活物般不断在活动。

    “阁下是不是认错人了?”林末有些觉得莫名其妙,他根本不认识这人!

    甚至于见对方有些凶残,还果断离远了些。

    他看着那满是倒刺的鞭子,以及对方先甩鞭,再暴喝的行为,眼中浮现复杂之色。

    “这个师兄,你方才是想做什么?”林末沉声问道。

    周遭原本在对练之人,此时也渐渐靠了过来。

    哗啦。

    独角壮汉抓着鞭子的另一头,自顾自伸缩拉扯着。

    “你无缘无故路过我对决,引我分心,想要害我是吧?”

    “引你分心?然后呢?”林末正过身,面无表情地上下打量着对方。

    “然后,乱走乱蹿,自然要付出代价!”

    壮汉声音拉长,最后突然暴喝,身形消失在原地。

    他速度极快,鞭子一回,黑色的长鞭便消失于空气中,瞬息之间出现在林末周遭。

    鞭影还自带一种压迫感,使林末行动困难。

    几乎瞬间。

    黑色的鞭子便将林末缠绕。

    后者好似才反应过来,轻飘飘拍出一掌。

    壮汉不闪不避,脸上笑容越发狰狞。

    黑鞭名为赶海鞭,一旦被缠绕,无论是水元,还是力量,通通都会被镇压。

    一旦被捆缠住,境界即使高于他,也只会是待宰的肥鱼。

    “既然做错了事,便要受到惩罚,也罢,今日便废了两条手臂!害怕吧,恐惧吧!然后无能为……”轰!

    壮汉话语被中断,两眼凸起,身子不由像煮熟的虾般弯下。

    林末面无表情地一把扯断身上的黑鞭,将对方提起。

    “你方才在说什么?……”他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