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开局聊斋打铁十五年 实属弟中之弟

第三百一十六章 在下不请自来

    杭城夜间的丑时,沿街的河道上弥漫起薄薄的雾气。

    不过毕竟是多雨水的江浙,居民倒也没觉得异样。

    大部分人都返回了屋里,秦河旁的雾里隐约有红光亮起,看轮廓似乎是一艘不小的船只。

    哪怕有路人见到,他们也低着头跑开了,魑魅魍魉可不是凡人能够接触的。

    许仙身体僵硬的从床上坐起,他紧闭着眼睛犹如梦游般掀开被子走了出去。

    如此状况自然引起了些许动静。

    两道黑影出现在德雲社的屋顶上,秦白与燕赤霞极为默契的望向缓缓走动的许仙。

    “失魂还是神游?”

    燕赤霞眉头皱着,双手各掐了个剑诀。

    许仙这样的暗劲武者梦中神游一旦暴动犹如攻城车,很可能会造成房屋坍塌。

    “怕是与妖魔有些关系?”

    秦白也不敢肯定,但现在嗔痴两毒迟迟不现身,不管是什么风吹草动都会让他联想到妖魔。

    同时他的神念扫过后,竟然在许仙身上没有察觉到那颗怎样都无法丢弃的蚌珠。

    “跟着再说。”

    两人有意与许仙保持一定的距离,并且警戒周围,以免落得陷阱。

    等到了杭城的主道后,神游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其中都是青年才俊。

    这些人一个个都禁闭双眼,动作僵硬的向河边走去。

    秦白眼睛着转过头去,他忍不住大声喝道。

    “什么人!!!”

    “秦掌柜,不久前见过的。”

    苍老的声音响起,天残脚一瘸一拐的从小巷子里走了出来,他朝秦白两人点了点头。

    “老丈有何事?”

    秦白知道天残脚似乎有所意图。

    其平日里也会来德雲社闲逛,而且在擂台上一改狠辣的手段对许仙放水。

    天残脚苦笑着说道:“秦掌柜是个通透的人。”

    “老夫今年已经九十岁有余了,只求一突破化劲的功法,否则天人大限恐怕也就在这些年。”

    “如果不是将死,我也不会来这里凑热闹的。”

    燕赤霞摇头说道:“劲气只有金丹才能延寿,何必浪费时间。”

    天残脚依旧没有离开的打算:“有个道长给我算过一卦,只要能在百岁前取得机缘就命不该死。”

    如此玄学的说法听得燕赤霞直摇头。

    眼看着许仙消失在街道尽头,他越过天残脚化为剑光遁走了。

    秦白随即跟去,不过他心里考虑着其中得失,如果将来面对西游降魔篇,多个帮手确实会有不小用处。

    天残脚看着两人逐渐远去,很识趣的转身离开了。

    近百年的岁月教给他一个道理,那就是机缘强求不得。

    秦白与燕赤霞赶到河岸边的时候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不只有许仙这样的练家子,更多的是文质彬彬的书生。

    其中一人的修为能与许仙匹敌,是个红发红眉的非主流男子,散发的劲气极为特殊。

    他们目光呆滞的原地站立不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秦白盯着水波粼粼的河面,浓雾中悠扬的歌声传来,并且伴随着单皮鼓与二胡。

    “龙凤呈祥……”

    燕赤霞顿时反应了过来,这分明是传统戏剧中较为出彩的一曲,哪怕是德雲社时常也会演出。

    秦白听闻后眼神变得怪异了起来。

    好家伙,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不问红尘的燕赤霞吗?

    燕赤霞咳嗦了几声,略有些尴尬的解释道:“坐镇杭城又不可能闭关修行,只得闲着无聊听听小曲。”

    “船上的那位唱着如何?”

    “还行吧,哪有德雲社……”

    燕赤霞下意识回答道,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秦白是在套话,立刻转头不再说话。

    秦白刚想调侃几句,突然发现岸边的人群变得喧闹起来,一个个竟然恢复了意识。

    许仙浑身的肌肉紧绷,他本能的察觉到了不对劲,毕竟神不知鬼不觉的迷惑自己,说不定与妖魔有关。

    红发的血魔更是走到了人群外围,随时准备遁走。

    如此情况下,那些纤弱的书生更是瑟瑟发抖。

    而雾中的红船缓缓驶了过来,声音也愈发响亮。

    岸上的众人一时间都有些惊慌失措,他们向后退去,打算远离这艘诡异的红船。

    女声以唱戏的高声道:“各位公子,我家老爷有请……”

    红船从雾气中显露,华丽的外表顿时吸引了他们的注意,特别是龙头模样的船首,每片鳞甲都栩栩如生。

    有个书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忍不住喊道:“可是这秦河中的龙王?”

    “龙王有请,如若想离开,小女也不会拦着你们。”

    红船上的木门缓缓打开,从中走出位女子。

    轻纱披在她的身上,皮肤犹如天上的皎月,更别说一头及腰的青丝长发了。

    最让旁人动容的是女子背上长着个张开的巨型河蚌,淡淡的灵光从中吞吐出来。

    其余的船工也都是非人,类似虾兵蟹将……

    秦白有些意外,虽是妖魔,但身上却没有妖气的存在,而灵光其实更像是烟气。

    蚌女轻轻笑着,如玉般的手指一勾,每人的掌心钻出颗蚌珠落入她手中。

    所有人面面相觑,部分胆小的朝远处退去,蚌女确实没有阻止的打算。

    “只要前去龙宫,我们有薄礼相送。”

    蚌女此话说完后,那些穷苦出身的书生都有些意动。

    蚌女含笑唱到:“还请……”

    年轻的俊书生一咬牙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恭恭敬敬的抱拳说道:“小生向子禄,家母病重只想求个灵丹妙药。”

    “对于龙宫来说不算什么,甚至还能附送金银财宝。”

    向子禄刚想询问怎么上船,只见蚌女伸手一指,他的身体便悬浮起来朝甲板飞去。

    隔空摄物的手段不似凡人,顿时又有几个书生答应了下来,以追求者来之不易的仙缘。

    秦白嗅了嗅,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红船飘散的烟火味中有着迷惑他人的手段,他再熟悉不过了,毕竟在德雲社就没少干。

    “燕大侠你留在杭城吧,我去看看这所谓的龙王是什么来头,如果与妖魔有关也好。”

    “也好,你万事小心。”

    燕赤霞点头答应下来,城外有济颠在倒也没事,但如果他们两人暂离城内,一旦生出妖魔,肯定会造成不小的祸端。

    秦白迈步大摇大摆的朝河岸走去,沉重的脚步声在众人心头响起。

    高大的身躯被黑暗拉得极长,犹如一尊巨人,

    许仙松了口气,他不动声色就是等着秦白到来,如此动静不可能瞒得过掌柜。

    蚌女也注意到了街道尽头的秦白,她环顾四周再次开口问道:“还有人赴约?”

    又有几人上了红船,不知不觉中已经十人不止。

    蚌女问完后也不再强求,看似依旧很淡然,但眼神已经生出些惧意了。

    她一甩手让虾兵蟹将调转船帆驶出岸口。

    正在这时,许仙突然大声喊道:“带我一个。”

    蚌女愣了几息,刚想着引导许仙到甲板上,却见后者扎了个马步稳稳站着。

    劲气从他的身上毫无保留的爆发,竟然抵挡了下来。

    许仙倒不是怕秦白赶不上,只是觉得所谓的龙宫有些古怪,所以干脆试探一二。

    蚌女强忍着怒意,不过她立刻放弃了许仙,示意红船继续朝河中心而去。

    眼看着即将远离,她表情不由得放缓。

    突然间远处闷响传来,秦白竟然在街道上消失了,原地留下几块碎裂的青砖。

    前进的红船停住了。

    在众人瞠目结舌的注视中,秦白以一个变扭的姿势硬生生的拦住船只。

    “别急啊,我还没上船呢。”

    只见他左脚尖点在岸上,剩下的身体已经悬了出去,伸出右手指头勾着船尾的木板。

    血魔瞳孔微缩,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武者。

    仅凭着手指与脚趾的力气就止住庞大的船只,并且身上没有动用一丝劲气。

    本以为杭城有个燕赤霞已经水够深了,没想到作为幕后黑手的秦白有过之而无不及。

    蚌女脸色阴沉,她感受着船只逐渐被拉向岸边,不由得连退了几步。

    她冷静了下来说道:“这位公子多多担待,想要前往龙宫必须得收到邀请。”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也不强求了。”

    秦白答应的极为爽快,然后顾不得挣扎的许仙,抓住他的衣领扔了上去。

    血魔有些看不懂了,现在前有狼后有虎,他顿时生出了远离河岸的打算。

    而且这艘船一看就诡异得很,只有傻子才会上去。

    秦白对血魔很感兴趣,他还是初次碰到走火入魔未死的武者,奇经八脉都被搅成了麻花。

    他丝毫不给血魔逃走的机会,同样抓住甩到船头甲板,然后目送着红船离开。

    周围人哪敢逗留,一溜烟的全逃离了街道。

    红船驶到河面中央的时候微微倾斜,逐渐向水中沉去,甲板上的蚌女一直在盯着秦白。

    许仙随遇而安,他相信秦白不是怕事的人。

    等红船大半陷入水中,一层薄膜将甲板包裹起来,使得河水被隔绝在外。

    秦白也有所动作,他直接跳入了水中。

    血魔摸了摸胸口,忍不住暗道:“总不能憋气个把时辰吧……”

    念头才刚生出来,河里有道黑影快速游过。

    砰!!!

    水花飞溅开来,十数米的猪婆龙一跃而起。

    秦白盘腿坐在工具鳄的脑袋上,其尾巴摆动猛冲跟在红船后面。

    见到这一幕,连蚌女都有些愕然,更别说其余人了,倒吸凉气的声音不绝于耳。

    骑着蛟龙去龙宫拜访,怎么有种登门找茬的感觉。

    不过红船丝毫没有返程的打算,依旧向着河底沉去。

    秦白的神念扫过附近,只感觉周围除了水草与沙石不见其他事物了,哪来的龙宫。

    也不知道妖魔到底在搞些什么。

    当他疑惑不解时,红船径直朝水底的一条巴掌大小的裂缝而去,并且速度开始加快。

    随着红船越来越靠近,它的体积逐渐缩小,眨眼间便直接钻入了裂缝。

    秦白愣了几息,眼看着红船消失后,裂缝随即慢慢合拢。

    工具鳄连忙游了过去,它的身体也出现相应的缩小,不过裂缝就要完全封闭了。

    船上的众人抬头,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蛟龙被堵在了外面。

    许仙心里咯噔一下,怎么又进了妖魔的腹地,秦掌柜总不能坑我吧……

    等等,我为什么说又?

    难不成以前进过类似的地方,依稀有好像些零碎的记忆。

    他陷入思索,头顶却传来了咔咔咔的声音,那条裂缝竟然再次出现了。

    许仙定睛看去,秦白依靠着双臂的气力强行把裂缝掰开,然后与工具鳄钻了进来。

    血魔脸上很是复杂,他一方面希望秦白前去,另一方面总感觉会出什么状况。

    蚌女冷哼一声,她径直返回了船屋不再露头,只留下了那些愚笨的虾兵蟹将。

    红船自主航行在幽深的水中隧道中,朝着未知的龙宫而去。

    足足过了个把时辰,速度才略微放缓。

    众人都有些习惯了黑暗,远处微弱的光芒很快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一座恢宏的宫殿就坐落在水底,整体由晶莹剔透的玉石构成,附近无数的鱼类游动着。

    亦有蚌女这样的妖物,都是女性并且肤白貌美。

    她们看到红船接近忍不住发出了呼声,就连水波都随之荡漾了起来。

    可等到工具鳄从黑暗中显现,河妖又惊慌失措的游开了,各自躲在礁石洞中恐惧的看向外面。

    秦白笑了起来,实在有意思……

    不管是妖魔还是嗔痴两毒,这掩人耳目的本事确实厉害,连自己都看不出破绽。

    如果秦白没有经历过各种妖魔的洗礼,他还真的会以为是什么河神龙王。

    现在他只觉得可笑,弹丸之地罢了,这妖魔还真把自己当成了神袛,搞些无用的表面功夫。

    秦白将工具鳄收了起来,他静静的看着红船落在龙宫大门口,默默的计算了一下距离。

    接着他双腿弯曲发力,浓厚的劲气充斥在肌肉中。

    轰!

    秦白猛像是支离弦之箭冲去,距离数百米眨眼间就到了,比那些虾兵蟹将还要快不少。

    这回蚌女没有再说些什么了,她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众人前去龙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