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周不良人 一袖乾坤

第四百八十五章 君子所为

    埋骨地的梦境其实在赵洵的识海之中存在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这个梦境不断的反复萦绕,反复出现,以至于让赵洵某个时间段内都感受到了异常的痛苦。

    这是真的相当的痛苦啊。

    而且那种痛苦的感觉真的很难用言语来形容。

    赵洵直是能够在一瞬间感受到那种萦绕着的无奈的感觉。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因为这个埋骨地和恶魔之眼之间似乎是存在着某些联系。

    这巨大的联系使得一些非常复杂的问题也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了。

    赵洵觉得他很难能够一次性的弄明白很多事情。

    这些事情虽然暂时性的都能够理解,但是只要忸怩在一起仍然会让人在一瞬间察觉出异样来。

    唔

    “这个埋骨地该不会在大周也重现吧。要是这样的话,那遭殃的可是大周的百姓啊。”

    暗影族要是入侵的话,恶魔之眼和埋骨地都是有很大的可能出现的。

    这两样东西可不是啥好东西,但凡是真的出现,那势必会带来巨大的压力。

    啧啧啧

    光是想一想就让人觉得相当的无奈。

    “唔。”

    赵洵在努力的克制烦躁的情绪,但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件简单轻松的事情。

    道理也很简单,因为越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种烦闷的情绪,越是会让人无奈。而烦闷的情绪一旦澹化之后,反而是会好一些。

    赵洵便尝试性的开始做一些深呼吸,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让人深刻的体会到幸福是什么

    “埋骨地?”

    当恩师青莲道长听到赵洵说到这三个字的时候直是感到非常的惊讶。

    “臭小子,你是在认真的吗?”

    “呃,恩师啊,天地良心啊。我说的当然是真的啊。这种事情我是不可能扯谎的啊。”

    “呃”

    赵洵的保证可谓是相当的真诚的了。

    这个时候即便是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真的是叫人相当的无奈啊。

    “光是听这个三个字就让人觉得相当震撼的了。虽然为师并不知道这个埋骨地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仍然能够让我感觉到相当的不同。”

    “啧啧啧”

    “所以说,这个埋骨地真的很关键对吧。”

    “那是当然了。”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清了清嗓子道:“为师有预感,这个埋骨地能够发挥出相当重要的作用。所以你一定要留意小心,如果真的遇到了这个埋骨地的信息的话一定不要错过,一定要仔细的查阅,并且将这些信息记录下来啊。为师跟你说啊。这可能真的是你这辈子遇到的最为有用的信息了。”

    “呃”

    赵洵这个时候听到了恩师说了这么长一大通的话,一时间直接人麻了。

    想不到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也这么喜欢说教啊。

    以前的时候赵洵可是真的没有感觉啊。

    真的是可怕,真的是太可怕了。

    “恩师啊,事情真的像是您说的那样吗?”

    “怎么,臭小子你不相信老夫?你不相信为师的话干嘛还要来问为师?以为为师是那么好逗的吗?”

    “呃,当然不是,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赵洵一时间直是无奈了。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这个时候这番说辞,直接让赵洵无奈了。

    关键时候的关键话术,确实让赵洵毫无反驳的机会,真的是连一丝一毫的机会都没有啊。

    一时间赵洵感觉自己太难了。

    真的是太难了啊。

    “呼”

    赵洵呼出了一口浊气,努力的使得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对他来说当下的一切可以说都是相当复杂的了。

    不能因为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的一两句话就让事情变得更加的复杂。

    这简直是太离谱了。

    “呼”

    一时间赵洵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把话题往外引。

    这个时候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题当真是没有任何的意义啊。

    “呼”

    “恩师啊,我觉得情况可能真的和您想象之中有一些不一样。现在的情况是腐蚀者跟暗影族之间有着一种千丝万缕的联系。正是因为两者之间有着这种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使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比我们看起来要复杂的多,他们两者之间并不只是简简单单的从属关系,很有可能存在着一种万分复杂的关系。所以要想在接下来弄清楚一切,我们就得要尽可能的去搜集信息,尽可能的去将一切事宜的本质弄清楚。”

    赵洵的思路总体而言还是非常清楚的。

    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那他是拿捏的恰到好处的。

    当然有的时候也可能会出现一些细节上的偏差,但那真的就只是细节上的偏差。

    在赵洵看来,这根本就不算是什么事情。

    在赵洵看来,关键的时候展现出一些被人所看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关键的。

    很多时候人们之所以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就是因为看不透事情的本质。

    但是赵洵却是一个可以透过表象直接看到本质的人。

    所以他希望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变得跟他一模一样。

    如果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也可以达到这个境界的话,那么不论是从哪个角度看,赵洵都是相当的完美了。

    难啊,真的是太难了。

    对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来说。这怎么看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罢了罢了慢慢来吧。

    反正赵洵现在已经习惯了。

    当他已经习惯了之后,只要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接下来能够有些许的提升,那赵洵的内心就是狂喜的。

    他已经不指望恩师青莲道长的提升速度有多么夸张了。

    只要一切能够有的提升就好

    江南道。

    宁州城。

    宁州刺史万彦此时此刻的心情可谓是相当的复杂。

    对他来说,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过于的令人感到惊讶了。

    短时间内能够处理清楚这么多的事情,着实是有些让人头大了。

    但是光是这些也就罢了。

    毕竟在妖兽被平定之后,万刺史觉得没有什么是不能够彻底解决的。

    可是接下来发现的一些事情,确实是让万刺史非常的抓狂。

    最主要的就是皇帝陛下,大周天子显隆帝降下了一道圣旨,又要从各州县抽调军队进入京畿道,理由还是上次的那个——拱卫京师。

    万刺史就真的是弄不明白了。

    长安城好端端的怎么就那么的需要抽调军队去拱卫呢?

    而且显隆帝在圣旨之中还说的相当的明白,那就是抽调军队并不只是简单的抽调意思一下,而是要抽调精锐!

    这个抽调精锐就真的很精髓了。

    什么叫精锐,何谓精锐?

    精锐指的就是一支军队中的精华,精华中的精华。

    于是乎明显能够让人感觉到巨大的震撼力。

    如果天下各地军队中的精锐都被抽调干净了,只为了去拱卫京师长安,不管是怎么看都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京师长安固然很重要,但是其他的地方也是相当的重要,并不能因为要拱卫京师长安,就把其他地方的军队全部抽调一空,这样是不合理的,也是不靠谱的。

    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有可能导致整个防御体系的全部溃散。

    要知道地方和长安的防御采取的是不同的模式。

    完全套用长安的模式在地方行不通,完全将地方的模式套在长安那更是行不通的。

    皇帝陛下如今完全不分青红皂白的要将地方的军队尽数的调往长安,这到底是存了什么心思?

    为啥皇帝陛下要用这种方式来逼迫自己的臣民呢。

    虽然万彦是地方官,虽然万彦是天子的臣子。

    但是他还是觉得相当的困惑不解。

    这一切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是什么促使了这一切的发生?

    一切的一切都显得实在太过不合理了。

    不管是从哪个角度看,完全就说不通啊。

    这个时候的万彦真的是太痛苦了。

    他曾经尝试过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却发现完全没有效果,这只会让人的情绪更加的痛苦而已。

    所以万彦现在放弃了。

    他希望自己能够从中走出来。

    他希望自己能够看到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虽然整个过程会很艰难,但是万彦知道自己真的是别无选择。

    选择的过程会让人非常的无奈,选择的过程会让人非常的痛苦,选择的过程会让人感受到那种发自肺腑的挣扎。

    但是他必须要做出选择。

    这个时候的万彦几乎没有什么可能。

    “唔,那我到底该如何做呢?”

    迷茫,万彦这个时候真的是太迷茫了。

    一边是朝廷,一边是地方。

    一边是皇帝,一边是百姓。

    万彦感觉自己不管是做出什么决定都注定了要被骂的。

    他要不想被骂,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拼了老命去保证自己是个谏臣。

    但是做谏臣的风险性是相当高的。

    首先就是肯定会因此而触怒皇帝。

    如果皇帝的脾气是个比较好的,那还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但是众所周知显隆帝的脾气不是一般的差,要想让显隆帝开心,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这个时候万彦能够真真真切切的体会到得罪显隆帝的下场。

    如果只是被廷杖一顿那可能还是好的。

    但是如果因此而被斩首甚至抄家,那对万彦来说就绝对是不可能接受的了。

    一旦真的陷入到了这种万劫不复的境地,万彦影响的可就不仅仅是他自己了,还有他的家人。

    所以这个时候万彦真的是太无奈了。

    他明明白白的能够感受到那种绝望感。

    那真的是由表及里,由内而外的透出的绝望感。

    “我要这样做吗,我要强出头吗?这个时候很显然是不会有人选择出头的啊。我如果选择在这个时候出头那我肯定会扬名的。但是扬名了之后呢。我要的真的是扬名吗?要是扬名之后我能够体会到什么呢?为了一个虚名而抛弃自己的一切,为了一个虚名而丧失自己的一切,真的是值得的吗?”

    呼

    显隆帝虽然是一个昏君,但也毕竟是君王啊。

    得罪君王的下场不用想就能够知道。

    此时此刻他真的感受到了一种发自于内心地恐惧。

    万彦真的是有些慌了。

    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他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能够表现到一种什么样的程度。

    他感觉自己不管怎么样做都会得罪人。

    而一旦他得罪了皇帝,他肯定是完了。他的家族也肯定会跟着完了。

    但是如果他这个时候选择袖手旁观,什么都不去作的话,他又明显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良心是会过意不去的。

    所以说他到底该如何选择?

    选择真的是无比困难的一个过程啊。

    万彦非常的清楚,当下的他每做出一个选择都无比的艰难。

    艰难到了这种程度,真的是让人无奈。

    万彦感觉到自己瞬间陷入到了迷茫的状态之中。

    在这样一个迷茫的状态之中,他能够做到的事情,着实是相当的有限了。

    “呼”

    万彦知道这个时候要想平复心情其实是没有用处的。

    这个时候必须要保证自己能够完全的冷静,但是这需要的时间。

    他现在有时间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现在万彦最缺的恰恰就是时间。

    他太难了他真的太难了。

    有那么一瞬间,万彦感觉自己要没了一样。

    他真的非常无比艰难的做出抉择。

    每做出一个决定他都要付出比平常人多的多的努力。

    这还不算,他还得要去考虑做出这些决定之后可能承担的后果。

    他真的能够承担的起这些责任的吗?

    如果他承担不起这些个责任那他还有必要做出这种类似的选择吗?

    有的时候万彦是真的觉得迷茫。

    迷茫之中人都会处于迷失的状态。

    而一旦人长时间的处于迷失状态,用不了多久整个人就会崩溃的。

    崩溃并不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可怕的是你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前进的方向。

    这才是让人真正无奈的地方。一旦一个人找不到真正的方向,那么在接下来的时候他就会感觉到自己仿佛是被人放逐了。

    这真的是太令人感觉到痛苦了。

    “呼”

    这个时候万彦呼出了一口浊气。

    在这个时间段内,他确实已经想了相当多相当丰富的事情。

    要想把这么许多的素材全部的扭在一起,其实并不是一件简单轻松的事情。

    因为有那么一瞬间你会仿佛感觉到自己被人揉碎了一样。

    万彦就有这种感觉。

    “陛下,臣得罪了。”

    万彦在经过了一番十分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最终还是决定要给显隆帝上奏,谏言显隆帝放弃从各大州县征兵。

    只是单纯的为了拱卫长安,而把天下州县的兵丁抽调一空,不管是怎么看着都是一个绝对的大昏招。

    这个时候万彦是真的不能再忍了。

    对他来说,眼下真的是一个绝顶的好机会。

    如果他可以把握住这个机会的话,那么接下来他就可以拥有更多种的可能性。

    如果他能够劝说的显隆帝回头是岸,放弃从各大州县抽调军队去拱卫长安的话,也可以算得上是功德无量了。

    当然,万彦还是觉得他不会成功的。

    因为显隆帝不管是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是一个主意相当之正的君王。

    但凡是他认定的事情,绝对不会轻易的更改的。

    这就决定了万彦的上奏奏疏注定会石沉大海。

    一旦石沉大海,那么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就会让所有人的觉得皇帝陛下已经做出了选择。

    那些审时度势的人也许就会更加的支持从各大州县抽调兵力。

    很多时候人们的情绪总归是会在某一个瞬间凝结的。

    当这些情绪凝结的时候,就会让人感受到那种绝无仅有的错觉感。

    但是这个时候万彦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所以接下来不管这个选择最终会给他带来什么,万彦都无怨无悔。

    没有什么可抱怨的。

    很多时候选择其实就是一个很本真很纯粹很随着心动的事情。

    但是

    万彦知道自己将面临着相当巨大的艰难险阻。

    这些艰难险阻凝结在一起的时候就会让人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但是万彦真的是觉得无怨无悔。

    他知道这件事即便是他不去作,也是会有人去做的。

    但是万彦还是更加希望这件事能够是他亲手做的。

    这样的意义完全不同。

    万彦是一个非常想要拥有绝对意义上的幸福的人。

    他不仅仅是希望一家一姓幸福,他希望的是整个宁州百姓幸福,他希望的是全天下的百姓幸福。

    赵洵赵明允有一句话说的很好。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如果一个人没有条件,那么能够独善其身就已经是很好很不错的了。

    但是如果一个人拥有了条件,他还不能够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实现自己的抱负,不能够去帮着天下苍生去谋福祉,那就真的是不管从任何方面都有些说不过去了。

    很多时候一个人之所以会显得相当的痛苦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想明白这个道理。

    如果他能够想明白这个道理,那么那接下来的一切其实都变得简单了。

    万彦想明白了,所以他打算去做这个先驱者。

    他要去为大周的百姓发声!

    为此他无怨无悔。

    有的时候一个人并不能只去图谋自己的利益,这样的人是相当可悲的,这样的人是非常可耻的。

    反正万彦真的是这么认为的。

    他认为一个读书人一个士大夫,有的时候必须要能够拿出一些担当来。

    如果他能够展现出一些担当的话,如果他能够拿出来一些其他人都拿不出来的东西的话,那就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展现出来不一样的东西。

    一个人并不能够只为了自己的利益去拼搏的,这样的人是为人所不齿的。

    反正万彦是肯定不愿意去做这样一个人的。

    如果他一旦有机会,肯定是要展现出截然不同的一面的。

    这可以令他在相当情况下表现出强大的定力。

    当他展现出定力之后他们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就能够让宁州城的百姓们感觉到安全感。

    这个时候他确实需要表现出定力,但是却不是在面对妖兽时候的定力,而是面对浩瀚天威时候的定力。

    皇帝是天子,是至尊,是这个世界绝对权力的化身和主宰。

    皇帝虎躯一震,无数人都会因此而变得相当的恐惧。

    所以

    所以这天下无数人曾经拜倒在皇帝的淫威之下。

    有的时候万彦也会恐惧。

    面对皇权,鲜少有人会不恐惧的。

    但是万彦在恐惧过后还是能够看到一些截然不同的东西的。

    在万彦看来有的时候如果能够展现出一些截然不同的东西,那确实可以凌然感悟良多。

    皇权是不能完全无视的,但是面对天威,有的时候是需要一两个人站出来主持公道的。

    需要的人并不需要太多,一两个足以。

    有一两个人的话,也足够他们表达自己的情绪了。

    很多时候万彦都是充当看客的。

    他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伟大。

    所以他并不会在别人最需要的时候站出来。

    这一次他之所以选择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站出来,是因为万彦真的已经没得选择了。

    他能够选择什么?

    这个时候万彦发现自己除此之外完全没有任何选择的机会。

    这个时候万彦能够做的就是竭尽努力的去尝试,竭尽努力的去劝说显隆帝。

    虽然这样做希望也非常的渺茫,但是总好过什么都不做吧?

    总好过是完完全全的放弃吧?

    当一个人对未来对生活充满希望的时候,那么这个人总归是幸福的。

    但要是这个人连希望都不想要去争取,那么这个人可谓是相当畏缩的,是完完全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

    好难啊,真的好难。

    万彦做出这个决定真的是经过了无比激烈的思想斗争。

    他非常的为难非常的艰难。

    一个人能够如此的艰难委实非常的困苦。

    但是万彦仍然没得去选。

    他这个时候如果放弃了最好的机会,这个时候如果放弃了成为英雄的机会,那他一定会一辈子都感到后悔的。

    有的时候人总归是要学会战胜自己的。

    有的时候人总归是要能够获得提高才能认清自己的。

    你平日里所认识的那个自己,或许并不是最好的那个自己。

    那只是你看到的日常自己的一个表象。

    在某一个瞬间,你能够明显的意识到这其中的不同。

    那种如梦方醒的感觉会在一个瞬间让你彻底崩溃。

    当一个人的情绪彻底崩溃之后,迎接他的会是什么?

    几乎很难去想象。

    但是对现在的万彦来说他真的是可以去好好想一想了。

    反正万彦本质上是想要做一个好官的。

    什么是好官?

    好官就是要为民请命。

    即便是皇帝,即便是皇族站在面前,也不应该有任何的畏缩。

    该是站出来的时候就一定要站出来。

    因为如果连他们都不能站出来的话,那就更不敢有人站出来了。

    如果连他们都不敢替这些贫苦百姓,替这些普罗大众发声的话,那这些人就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可能引起别人的注意了。

    在万彦看来这是不公平的。

    他无比的希望自己的出现能够改变一些事情。

    他无比的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这个世界的某些规则。

    这个世界上的某些规则或许真的是太过冷酷了。

    如此冷酷的规则确实在相当情况下会让人感觉到绝望。

    万彦想要打破规则,他想要从这个看不到任何尽头的规则之中找出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但是渐渐的万彦发现,这真的好难啊。

    要想真正的找出不同,真的是太难了。

    一个人要承受如此巨大的压力,那他确实会面临非常可怕的结果。

    对万彦来说,这个结果是不可接受的。

    要承受如此可怕的结果的话,那他还不如选择站出来,还不如选择去挑战这副强权。

    强权有的时候给到人的压迫力确实是太大了,有的时候会令人感觉到窒息和绝望。

    但是有的时候如果能够选择强硬一些的话,或许就能够意识到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艰难。

    很多时候情绪化是真的话毁掉一个人的。

    但是有的时候情绪化也是能够拯救一个人的。

    万彦觉得他现在就是那个吧诶拯救的人。

    对万彦来说,这一切当然非常的不容易。

    但是只要有机会,他还是会努力去尝试。

    尝试了总归是不会后悔的。

    显隆帝确实是做的太过分了。

    做的如此之过分,已经触及到了万彦的底线。

    所以这个时候万彦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巨大的压力。

    如此巨大的压力贯穿始终,如此巨大的压力在一瞬间让万彦明白生活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当这些压力集中在一起的时候,万彦真的人麻了。

    为啥会如此的艰难呢?

    万彦真的不明白啊。为啥会这么艰难呢?

    但是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他就不会再去后悔。

    既然选择了对抗显隆帝,万彦就一定会十分勇敢的坚持下去。

    这个道路非常的艰难,这个道路无比的艰辛。但是并不只有万彦一个人在走。

    他的路上还有许多同行的人,这些人都是跟他秉持着一个观点的人。

    其中有些是官员,但是大部分都是读书人。

    那些还没有踏入仕途的读书人,亦或者是那些不屑于在仕途之上摸爬滚打的读书人。

    当这些读书人集结在一起之后,就明显的能够让人感受到一种相当震撼的动力。

    这些震撼的动力真的是相当关键的。

    当这些震撼的动力集结在一起之后,确实能够让万彦忘记恐惧。

    要是硬让他忘记恐惧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他要面对的不是一般人而是皇帝。

    皇帝是什么人?

    皇帝可是相当强大的存在。

    皇帝可是可以靠着一言定人生死的存在。

    在某一个瞬间,皇帝的存在会让所有人意识到权力的重要性。

    哪怕是大周整个复杂的官僚体系其实不也就是为了皇帝服务的吗?

    所以有的时候万彦会稍稍的感觉到有那么一丝一毫的困惑。

    因为在这个时候他是真的不明白,为何好端端的他却得去承受这些。

    “唔”

    因为显隆帝是皇帝,所以他可以对着臣僚和臣民们大发神威。

    因为显隆帝是皇帝,所以他可以把自己的力量践踏在其他人的尊严之上。

    因为显隆帝是皇帝,所以他能够尽全力的去抗住所有的东西而不改变一丝一毫的神色。

    这些都是因为显隆帝是皇帝。

    因为显隆帝是皇帝,他拥有了太多的特权。

    因为显隆帝是皇帝,他可以凌驾于大周律法之上。

    因为显隆帝是皇帝,他可以完全无视任何人的态度,而可以完全的凭借自己的喜好去做事。

    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这也太不合理了吧?

    这也太离谱了吧?

    有那么一瞬间,万彦是真的觉得相当的离谱。

    这些离谱的因素聚集在一起,会让万彦变得相当的困惑。

    他该何去何从,他到底该做些什么?

    如今他所能够做到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让整个宁州百姓,整个天下的百姓挺直他们的嵴梁,为了能够让他们堂堂正正的做人。

    但是万彦知道,他要冒犯的是天底下最尊贵的男人。

    这个男人是大周的皇帝,一般人根本不敢去触犯他的逆鳞。

    但是这个时候万彦没有选择。

    他是为了天下苍生啊,他是为了普罗大众啊。

    这个时候的万彦显得是无比的高大。

    但是有的时候光是形象显得高大其实是没有用的。

    他还要能够想到后手。

    因为如果显隆帝能够轻轻松松的破解掉他的套路,那么接下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就会让整个天下感受到恐惧。

    所以万彦必须要及时的顾及到这种情况。

    如果他可以顾及到这种情况的话,那他在未来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他就能够忍受许多旁人所忍受不了的事情。

    “唔”

    忍常人所不能忍,这才是君子所为。

    万彦知道接下来他做的一切,其实都面临着相当巨大的考验,他知道接下来会有许多人许多双眼睛在一直盯着他,于是乎万彦必须要能够及时的挺住。要是挺不住的话

    “呼”

    啧啧啧,有的时候人总归是要为了自己做一些什么的,有的时候人总归是要去做一些看起来很蠢的蠢事的。要是不这么做的话,恐怕他永远都会后悔,如果他不这么做的话,恐怕接下来就要面临非常可怕的结局。

    万彦知道自己的前路究竟如何。

    所以他几乎不能再有任何的犹豫。

    有的时候人必须要展现出强势的一面,当一个人可以充分的展现出自己的强势的时候,那么在接下来他就能够让人意识到他并不是一个一般意义上的人。他不再是一个简单的个体,他的背后有无数的支撑。

    有了支撑之后一切就不一样了。

    有了支撑之后信心就会在一瞬间爆棚。

    信心爆棚之后万彦就相信自己最终还是有机会能够斗的倒显隆帝的。

    这一点真的是很重要的。

    他并不是要取得什么巨大的成就,他也不是为了去获取什么好听的名声。

    万彦要做的就是追求所谓的问心无愧。

    只要能够做到问心无愧,那就好了。

    只要能够做到问心无愧,那就不虚此生。

    人这一辈子真的很短暂啊。人这一辈子经常会让人觉得时间如白驹过隙,如沧海一粟。

    所以有那么一瞬间,万彦能够明白这到底是要承受多少东西才能够实现蜕变,这到底是要展现多少东西才能够表达出不一样的东西。

    “唔”

    万彦竟然觉得有那么一瞬间他有些难以呼吸了。

    一个人当一个人觉得他近乎是难以呼吸的时候,那就是他最为激动的时候。

    当一个人开始无比激动的时候,就意味着接下来他要做的是一件大事,一件有可能永载史册的大事。

    一旦这件事载入了史册之中,那么接下来就能够感受到绝无仅有的荣光。

    这些并不仅仅是生前能够感受到的荣光,即便是死后依然能够感受的到。

    所有人在那一刻都能够体会到绝品的感觉。

    那真真切切是一种极致的享受。万彦之前并没有切身的体会过那种感觉,但是现在他觉得可以奋力的去尝试一下。

    有些时候做出尝试也是非常的美好的。有些时候做出尝试也是能够让人体会到极致的快乐的。

    快乐有的时候真的没有那么的困难,至少在万彦看来真的不算是多么的困难。

    万彦这个时候真的是相当的心情复杂。

    对万彦来说,他能够做出这个决定真的很不容易很不容易。

    既然很不容易很不容易才最终做出了这个选择,他自然要保证自己能够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走下去很难,走下去无比的艰难,但是有的时候还是要展现出一些绝无仅有的态度的。

    万彦知道这个时候是他发光的时候,这个时候是他展现出自己绝对实力的时候。

    如果他能够展现出绝对的实力,那么接下来就能够迎来一个璀璨的明天,一个相当辉煌的明天。

    生命有的时候真的是无比的可贵的。

    生命有的时候真的是能够让人体会到绝对不同的色彩的。

    生命有的时候真的是能够让人感受到美丽色彩的。

    万彦知道自己终将在这次进谏的过程中受益良多。

    不管是从哪个角度看,他都不会吃亏的。

    但是即便是如此,有那么一个瞬间万彦仍然会觉得有一些错愕。

    他会感觉到一切都像是一场幻梦一样,一切都像是不真实的一样。

    一个人如果能够战胜自己,如果能够战胜自己的恐惧。那么接下来他确实能够得到极致的提升。

    如果一个人一直都是活在不断的重复过程当中,那确实在相当情况下会处于一个非常复杂的情愫之中。

    “啧啧啧”

    一时间万彦知道自己决不能再这样像以前那样走下去了。

    对他现在而言,接下来所走的一切都是会被载入史册的。

    对待显隆帝对待朝廷,万彦都要展现出截然不同的一面。

    他要让世人知道他万彦并不仅仅是一个官员,更是一个人,更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

    这一点真的是太关键了。

    因为一个正常意义上的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是能够真真切切的体会到那些不同的。

    他们是能够真真切切的领悟到那些人间的悲欢离合,是能够感受到人间的那些烟火气的。

    有的时候万彦真的会感慨他并不羡慕成仙。

    因为仙人有的时候真的会让人觉得相当的虚无缥缈,相当的不合群,相当的不真实。

    当一个人影变成了真实的之后,那就有了人气,有了烟火气。

    仙人就是恰恰少了这一份烟火气的。

    正因为仙人们少了这一层的烟火气,就会让人怎么看都觉得不真实。

    久而久之,就会让人避而远之了。

    万彦不知道别人会怎么看,反正对他来说,他是绝对不能忍受跟仙人待在一起的感觉的。

    那会让他觉得自己活得相当的不真实,活得相当的虚假。

    如果一个人一直感觉自己活的相当虚假,那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义?

    “唔”

    情绪化是要不得的。情绪化是会让人变得相当的可怕的。

    万彦现在已经在努力的使得自己变得冷静下来了。

    保持冷静,保持克制,保持自己拥有一个完美的状态。

    好的状态真的相当的关键。

    万彦知道接下来他要挑战的是这个世界最大的权威——天子。

    他要挑战的是皇权,是至高无上的皇权。

    万彦确实曾经生出过一丝的恐惧。

    但是那一丝恐惧的神色,很快就消失掉了。

    万彦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恐惧的消失,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有无数人在支持着他。

    加油吧,你一直不孤单。

    即便是为了给读书人挣得一个颜面,他也必须要在这个时候毫不犹豫的站出来。

    读书人并不仅仅是书院出品才能够有高尚的品格。

    他们这些考着科举出来的读书人也依然能够拥有高尚的品格。

    他们能够为了百姓仗义执言,他们也能够为了百姓顶撞皇帝,冒犯天威!

    西域,安西都护府。

    对于安西军来说,最大的改变就是贾兴文。

    贾兴文这次从长安城带回了一件令所有人都感觉到无比震惊的东西,那就是火器。

    火器的出现让所有人都觉得无比的激动。

    因为火器的存在在相当程度上让人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安全感。

    比弓箭更为简单的操作方式,比弓箭更加强大的杀伤力。

    这可以在相当程度上保证很多事情。

    在战场之上能够决定许多事情的有许多因素。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一定要高效。

    而火器确实是相当的高效的。

    火器之中火铳跟火炮都是无比高效的。

    两者放在一起来比较的话,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给人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火炮更为威猛,更为犀利,而火铳则更加具备精准性。

    可以说这两者各有优劣吧。

    但实际上即便是把这两样全部加在一起,也只是增加了一个大杀器而已。

    并不能完完全全的替代其他的东西。

    火器说白了只是一个辅助而已,要想彻底的代替一切冷兵器是不可能的。

    至少在贾兴文看来这确确实实是不可能的。

    很多时候人是要有一个强大的情绪在的。

    人有了强大的情绪在,那么接下来能够面对的东西就完全不同了。

    贾兴文这两年间的变化相当的明显,其中最大的变化就是他练就了钢铁一般的意志。

    钢铁一般的意志力使得贾兴文拥有其他人所不拥有的东西,使得他能够完完全全的给予敌人有效的杀伤。

    这一点其实是相当关键的,也是让贾兴文能够区别于其他安西军将士最为关键的一环。

    很多时候人们的情绪之所以会表现的有些奇怪,就是因为他们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一个发力点。

    但是贾兴文不同。贾兴文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将所有的事情想的非常的清楚。

    他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他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很多时候人们的情绪终归是有一些疏漏之处的。

    疏漏的情绪会在很多时候使得人变得迷茫。

    但是贾兴文没有。

    他从长安带回来的不仅仅是火器,还有一种极为强大的阵法。

    这种阵法得到了修行者的加持,可以让士兵们在战斗的过程中获得了相当高的附加值。

    这其实是无比关键的。

    因为获得了附加值之后,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就不用在感觉到任何的恐惧了。

    本来安西军就是一支绝对意义上的铁军,在获得了附加值之后他们就能够得到更加深入的提升,能够得到更加深入的增强。

    获得增强之后的安西军不说所向披靡,全无对手,但确实极大的提高了竞争力。

    竞争力这个东西有的时候是真的会让人觉得无比的困惑的。

    有的时候有竞争力和没有竞争力的感觉也是全然不同的。

    拥有竞争力之后一个人可以变得非常强大,即便是面对强大的对手依然可以拥有一战之力。

    “来吧,让我们开始操练起来。”

    目前刘霖把阵法的演练全权交给了贾兴文。

    贾兴文也是相当的激动。

    这还是他第一次将修行者使用的法阵跟安西军的实际训练相结合。

    不得不说在某种程度上,这真的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尝试。如果接下来一切顺利的话,贾兴文还会做出更多的尝试。

    但是即便只是如此,这仍然是一个能够让人无比兴奋的事情。

    很多时候情绪是会溢出的。

    情绪也是会影响到其他人的。

    所以只要情绪能够凝结起来,那么对于修行者的加持确实是无比强大的。

    但是如果情绪无法凝结起来,那么就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士气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所以对于贾兴文来说他接下来的任务可谓是任重而道远。

    一个选择的失误都有可能会导致不可估量的后果。

    贾兴文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当意识到自己的职责如此之重大的后,贾兴文却是觉得相当的激动,相当的兴奋。

    要想把激动和兴奋划分为不一样的东西,那确实是能够在某一个时间点展现出截然不同的东西。

    “来吧,好好的进入法阵之中。你们不要有任何的顾虑,不要有任何的担心。我是不会去害你们的。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控制好!”

    贾兴文知道这个时候他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给将士们喊话。

    如果将士们能够最大限度的听到他的喊话的话,那么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他就能够很有效的让安西军的将士们融入其中。

    但是如果安西军将士们的接受能力太差的话,那么接下来贾兴文怕是就要多尝试一些新的套路了。

    总体来说此时此刻的贾兴文也没有什么太多的经验,此时此刻的贾兴文要做的也是尽可能的摸着石头过河。

    不得不说,摸着石头过河也是相当好的一个行为。

    这会让人在不断的探索之中更好的认识自己。

    也许认识自己的过程能够让一个人变得更加的强大。

    贾兴文带回的这个法阵其实理论上来讲并不是他创造的。

    这个法阵是青莲道长和卢光斗合力创造的。

    集合了两大阵法高手创造的法阵确实在某种意义上能够展现出截然不同的东西。

    这种东西或者说这种特质确实是在相当情况下影响了贾兴文的判断。

    “唔”

    一时间贾兴文能够做的事情确实太多了。

    “大家一定要踩在点子上。只有踩在点子上你们的战斗力才能够飙升的更多。”

    贾兴文这个时候可以说是相当的认真的。

    他想要尽可能的展现出自己的熟练度,他也希望安西军的将士们能够像他那样熟练的操控这一切。

    一开始的时候是肯定会有生疏感的,但其实适应了之后就会觉得也还好。

    至少在贾兴文看来这绝对不算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掌握了一切之后他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控制好士兵们的情绪。

    安西军将士的情绪只要不出问题,这个法阵还是能够发挥出预期效果的。

    当然控制好安西军将士的情绪并不容易,因为这些将士们并不是木桩也不是稻草人。他们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

    既然是活生生的人,那就自然会有自己的想法,既然有自己的想法,那么他们就自然不会心甘情愿的去甘愿受人摆布。

    一旦受人摆布之后,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所以贾兴文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了。

    “啧啧啧”

    贾兴文看着安西军的将士们能够如此热忱的在这里训练,真的是非常不容易。

    “加油,加油啊弟兄们,我看好你们。”

    贾兴文知道这个时候他是要给予安西军的将士们充分的支持的。

    只有让安西军的将士们感受到了这些充分的支持,他们才能够在接下来表现出足够的东西。

    表现出实力吧,少年们。

    这个时候还是应该展现出一些不一样的实力的。

    有实力的人和没有实力的人,其实是完全不同的。

    尤其是军人。

    安西军的将士应该要有这个好胜心,应该要有这个羞耻心。

    有的时候贾兴文会觉得自己相当的为难。

    有的时候贾兴文会觉得自己要面临相当巨大的压力。

    这些压力蔓延在一起的时候会让他崩溃。

    但是如果他跟安西军的将士们一直在一起,就不会有类似的感觉。

    因为那个时候贾兴文就会知道,安西军的将士们会帮助他缓解压力。

    看上去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凝结起来之后就会发现并不是那么的简单。

    有的时候展现出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就能够让人全面提升。

    对这一批安西军将士,贾兴文是非常有信心的。

    他知道这一批安西军将士其实是非常具有硬实力的。

    所以拥有了一定的硬实力之后,就能够扛得住巨大的压力。

    而人在抗住压力之后,接下来能够做的事情就真的是太多了。

    “唔”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贾兴文现在的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让安西军士兵们踩在符阵的符点上。

    刚刚他也曾说了,只有将士们踩在对的符点上,才能够让他们的实力得到更大的提升。

    如果没有踩对符点,那其实是相当奇怪的。

    就像是踩在了棉花上面,那种感觉非常的诡异。

    所以贾兴文一直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此点。

    在他看来安西军的将士们都是悟性极强的存在。

    所以对他们来说,接下来还是要展现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的。

    能够展现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那么接下来就能够提升的更多。

    但是踩点这个还是没的商量的。

    因为只有踩对了点,接下来所做的一切事宜才有意义。

    如果没有踩对点的话,那么接下来做的一切事宜就都是虚妄的。

    加油吧少年,一定要好好的加油啊。

    必要的时候展现出一定的实力,这样才能够让人全面的提升啊

    贾兴文操练了安西军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明显能够感觉到安西军将士从一开始的生疏,已经是渐入佳境了。

    “呼”

    贾兴文知道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有的时候要保证自己一直处于一个理想的模式之下,才能够全面的提升。

    但是贾兴文是真的很难一直处于理想化的。

    他总是会贴近于真实贴近于现实的去思考问题。

    并不是说这样不好,只能说这样做确实在有的时候会让人产生迷茫。

    但是贾兴文不能迷茫。

    因为这个时候他是整个安西军的主导者。

    既然大都护刘霖把这个操练军队的权力下放给了贾兴文,贾兴文就必须要能够展现出一些实力来。

    贾兴文是不能够辜负大都护刘霖的信任的。

    除了防御法阵的提升,贾兴文也让安西军将士们充分的使用了火器,熟悉了火器。

    从火器的使用效果上来看,那是相当的理想的。

    火器可谓是无比的强大了。

    这些火器在某些时间点上,完全对上了路子。在一些瞬间更是能够体现出绝无仅有的统治力。

    呼

    统治力爆炸的感觉啊。

    有了火器之后贾兴文真的是更加的自信了。

    此时此刻的贾兴文可以说是无比自信的。

    他并不认为一切有那么的离谱。

    把这些凝结在一起之后,一切就变得简单了许多。

    贾兴文其实自己也并没有使用过几次火器。

    在长安城的时候他曾经尝试性的使用过火铳,火炮是完全没有用过的。

    所以对贾兴文来说,这一次他也基本上是靠着理论来教安西军的。

    但是不得不说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

    从效果上来看,火器基本上发挥出来了贾兴文希望它们发挥的效果。

    所以一切都相当的完美。

    一切都是在他的计划之中的。

    将这些优质的火器跟勇猛的安西军结合在一起,就能够对敌人造成巨大无比的震撼作用。

    有那么一个瞬间,贾兴文明显能够感觉到一股惬意的感觉油然而生。

    是的。对安西军来说这简直就是如虎添翼啊。

    有了这些以后,安西军即便是面对再强大的对手也完全没有任何可畏惧的了。

    有的时候人终归是需要一些东西来提升自己的。

    或许看起来并不需要那么的木讷,并不需要那么的死板,但是有的时候还是要展现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的。

    贾兴文觉得自己给安西军教授的讲授的相当之好,他们也领会的相当之好。

    领会了那么多的东西,那么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也能够让人体会到不同的东西。

    不容易啊,是真的不容易啊。

    贾兴文这个时候确实是相当感慨的。

    大都护对他如此之信任,把训练安西军的重任都放到了他的身上,所以贾兴文就自然而然的要呈现出自己强硬的实力了。

    贾兴文从来就不是一个软柿子。

    所以必要的时候还是需要展现出自己不一样的东西的。

    如果能够展现出这些不一样的东西,那么确实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可以给敌人巨大的压迫力。

    贾兴文知道这些是相当重要的。

    因为安西军要面临的敌人也没有一个是所谓的软柿子。

    即便是看起来很脆弱的西域叛军,他们的背后也拥有着一位一品巅峰的强者——慧安法师。

    这位西域佛僧的个人实力相当强大,有着靠着一己之力改变整个战场格局的能力。

    所以贾兴文对他进行了重点关照,确保能够将慧安法师的个人实力降低到最低。

    如此以来即便是慧安法师也无法对贾兴文造成太过严苛的影响,无法对安西军造成太大的影响。

    这是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

    如果不去做这件事的话,那之前做的所有的事情就都没有意义。

    如果不做这件事对话,那么他们就必须要忍受承受无比痛苦的一切。

    “呼”

    贾兴文知道这是对安西军的一次考验,但这又何尝不是对贾兴文的一次巨大的考验呢?

    对他们来说接下来的每一步都至关重要。

    如果能够走的好的话,那么接下来他们就可以获得相当大的提升。

    如果表现的不好的话,恐怕还得重新来过。

    贾兴文自然是希望能够从一开始就顺利的展现出不一样的东西的。

    要不然的话,面对的危机面对危局确实会在相当情况下影响他的判断。

    贾兴文是一个不能够轻易受到外界干扰外界影响的人。

    一旦他受到了影响,那么他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去调整。

    所以索性他就从一开始的时候将自己封闭起来。

    如果他能够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把自己封闭起来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封闭起来的贾兴文是无敌的。

    因为他不会有杂念了。

    一个心无杂念的人往往是最强大的,一个心无杂念的人基本上是不可能被击败的。

    贾兴文这么多年来悟出来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永远不要去想太多的事情。

    你想的越多受到的干扰就会越多,你想的越多,受到的影响也就会越多。

    所以在某一个瞬间,贾兴文能够感受到的巨大的压力会把他逼疯。

    但是如果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就完美的将自己封闭了起来,那么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贾兴文能够非常顺畅的去感受一切,能够非常顺畅的去掌握一切。

    那种他跟世界同在的感觉会在相当程度上帮助他去战斗。

    这个战斗并不是狭义上的战斗,而是与天斗。

    不论是妖魔鬼怪在他的面前都没有什么战斗力。

    因为贾兴文修的是正道。

    武道至阳,克制一切邪祟之物。所以贾兴文不需要畏缩不需要后退,他必须要展现出不一样的东西,他必须要展现出绝对的实力,唯有如此方能带领整个安西军走向巅峰。

    安西军本来就曾经位于巅峰,只不过后来走了一段的下坡路,有些跌落神坛了。

    但是没有关系。

    走了下坡路之后的安西军仍然有机会卷土重来,仍然有机会重返巅峰。

    贾兴文有这个信心,他也坚信安西军会达到这点,不会让他失望的

    终南山,浩然书院。

    赵洵早早的起床之后洗漱完毕准备去吃早餐。

    对赵洵来说,这是一个相当完美的开始。

    因为吃早餐意味着他能够享受到更多生活中的细节。

    这是十分有必要的。

    因为生活并不只是要一味的去感受那些所谓的应景的东西,而是要能够停下来走一走看一看。

    一旦感受到了生活中的不同,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有了截然不同的意义。

    “唔”

    在那么一瞬间,赵洵明确的能够感受到生活是有希望的,生活是能够带来非常不一样的东西的。

    所以吃早饭很重要。

    如果不吃早饭的话,很多东西都感受不到了。

    不吃早饭的话,很多快乐就没有了。

    当赵洵来到了厨房之后,思考的就是要做什么早餐了。

    可以说他选择的早餐的不同,会直接导致接下来的心情的不同。

    选择不同类型的早餐会让赵洵收获截然不同的心情。

    所以赵洵还是相当的谨慎的。

    他知道自己接下来的选择相当的关键,他知道自己并不能盲目的做出一些决定。

    如果他接下来能够做出非常靠谱的决定,那么在接下来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都能够感觉到幸福感。

    这一点真的是无比重要的。

    所以赵洵就开始认真思考了。

    到底要吃什么呢?

    思来想去之后赵洵决定做一个非常简单的食物,那就是所谓的炸馒头片。

    炸馒头片其实做起来相当的简单,一点都不困难。

    只要能够合理的掌握细节,能够合理的控制好细节,那做出来的馒头片可以说是在任何时候都能够拥有一个吸引人的点的。

    赵洵掌握两种炸馒头片的口味。

    一种是直接用油裹鸡蛋炸馒头片,一种是用酱油蘸馒头片去吃。

    两种馒头片的口感完全不同,尝出来的口味也截然不同。

    可以说很多时候人们所能够感受到的东西和他们一开始的时候所意识到的东西其实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所以如果能够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展现出对于美食的精准把握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赵洵就能够很好的品尝各式各样的美食。

    当然眼下赵洵还是要专注于炸馒头片的。

    其实越是这种看起来做法非常简单的食材,有的时候越是能够察觉出其制作的不易。

    因为很多时候人们能够明显的感受到那些细节的不同。

    有了细节之后,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

    有了细节之后,一切就变得简单了。

    有了细节之后,一切就显现出了本真。

    赵洵是一个极为懂得追求本真的人。

    所以对他来说追求本真并不困难。

    什么是食物的本真?

    食物的本真自然就是那种纯粹的味道了。

    能够感受到所谓的纯粹的味道,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不同了。

    纯粹的味道,纯粹的享受,纯纯的美好。

    这一切都源自于近乎于原始的享受。

    口腹之欲真的是所有人都无法抵抗都无法拒绝的东西。

    所以当赵洵将馒头片裹了鸡蛋开始品尝的时候他能够明明白白的感受到那种截然不同的口感。

    是真的很香啊。

    他很难去真正的感受到这种香气四溢的感觉。

    香气四溢的感觉让赵洵觉得整个人简直是幸福极了。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确实会让赵洵陷入到一种难以自拔的情感之中。

    在做菜的过程中赵洵确实是会陷入感动之中的。

    那种近乎于纯粹的感动有的时候会让赵洵觉得无比的幸福。

    幸福啊,这真的是极致的幸福。

    有的时候体会到了极致的幸福,着实能够让人品尝到极致的美好。

    体会到了极致的幸福,着实能够让人欲罢不能。

    “好香啊。没有想到我炸制的馒头片会这么的香。”

    赵洵这个时候已经完完全全的沉醉其中了。对他来说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可谓是相当的关键了。那就是赶紧再去炸一些蘸了酱油的馒头片。两种馒头片的口味可谓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尝过之后的口感也是截然不同的。

    赵洵决定两种馒头片都做一些,这样吃起来也好有个比较,也好有个判断。

    有的时候缺的就是比较和判断。

    有了比较和判断,那吃起来就会更加香一些。

    香气四溢的感觉有的时候真的会让人沉醉。

    沉醉之后的感觉,真的会令人感觉到极致的快乐。

    “唔”

    真香啊

    当赵洵将酱油炸馒头片也做出来之后,一时间直是满满的幸福。

    两种都吃的感觉确实是在相当程度上让其感受到了绝无仅有的感觉。

    “啧啧啧,真的是幸福啊。能够同时吃这么多美味,真的是让人无比的幸福!”

    赵洵还真的不是矫情,他能够一时间感受到如此的幸福,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赵洵极为擅长做菜,也只能够做到这种地步,一般人还真的比不上啊。

    “啧啧啧,已经很久没有尝试过这么美味的美食了。虽然看起来很简单,但是也是相当的精致啊。”

    赵洵这么说当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他从来不会去从所谓的繁琐性上去评价美食。

    对赵洵来说,能够展现出来不一样的情愫,那着实是一件大喜事。

    不过很快旺财就闻着香味赶过来了。

    一时间赵洵却是相当的无奈。

    “啊,旺财你说你不是狗鼻子怕是都没有人信吧。你闻味道的这个能力真的是太强了,不服不行啊。”

    “呼,明允兄你这么说那可就真的是你的不是了啊。我觉得我吃点东西也没有啥吧。再说了你炸了这么多的馒头片不就是为了分享的吗?你一个人怎么可能吃的完啊?”

    “呃”

    一时间赵洵被旺财把人给搞麻了。

    好家伙

    旺财这真的是相当可以啊

    “啊哈哈哈,其实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好抱怨的。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那要是我不给你吃那就显得我太小气太矫情了对吧?吃吧吃吧,好好的吃饱。旺财你只要吃饱了那就是我最大的快乐了。”

    赵洵这个时候能说什么?

    不说这样的场面话,那简直就是圆不过去了。

    太难了,赵洵感觉自己真的是太难了。

    一个人要想做到极限的强势,那就需要拥有一个与众不同,截然不同的形象和人设。

    赵洵在这两方面其实都还算是不错的。

    所以接下来要想展现出来不一样的东西也并非是什么难事。

    不过

    有的时候赵洵会想,很多时候表现的过于强势也并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在自己的亲朋面前。

    旺财在某种程度上完全已经可以算是赵洵的亲朋了。

    所以有的时候赵洵还是要展现出来一些与众不同的点的。

    旺财听了赵洵这番话之后直是乐开了花。

    “哈哈哈,好啊好啊,真的没有想到明允兄你能够有此觉悟。不容易,当真是不容易呀。”

    “嗯,吃吧吃吧”

    赵洵对旺财一时间简直是无力吐槽了。

    他知道这个时候多说无益,还是应该好好的干饭才是。

    只要旺财一直处于干饭模式,那赵洵就能够很好的保持一个清净

    由于旺财的突然杀出,赵洵显然不打算在这里多做停留。

    继续待下去,赵洵感觉到自己的耳朵都要磨出老茧子了。

    所以必要的时候赵洵必须要良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必须要尽可能的保证自己的情绪处于绝对的正常状态。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赵洵打算去找三师兄龙清泉了。

    这个时候开始训练确实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至少可以将旺财抛诸于脑后。

    进入沉浸式训练的赵洵会体现出无比强大的一面。

    这一点三师兄龙清泉还算是深有体会的。

    所以接下来赵洵就决定将自己彻底的交给三师兄龙清泉了。

    他知道以三师兄龙清泉的实力和专业性,是不会让他失望的。

    很多时候三师兄龙清泉的个人实力还是让赵洵所仰慕的。

    虽然目前赵洵的个人修为品级的实力已经无限趋近于三师兄龙清泉。

    但是赵洵知道其实要想全面的超越三师兄龙清泉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这段时间可能会很短,可能会很长。

    目前来说赵洵自己并不是很清楚。

    但是赵洵有一点还是相当的清楚的,那就是绝对要敢于付出勇于付出。

    三师兄龙清泉是一个狠角色。

    所以在一些时间点上,三师兄龙清泉能够给到赵洵非常多的帮助。

    而这些帮助是赵洵平日里很难感受到的。

    所以只要有机会,赵洵就希望能够在细节上得到一些尽可能的支持。

    只要他能够在细节上尽可能的获得支持,那么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他就可以拥有与旁人绝对不同修行轨迹。

    赵洵肯定是有修行天赋的,而且不是小天赋。这一点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展现的相当的明显。

    但是如何兑现天赋其实也是一门学问。

    有的人能够把控的很好,有的人掌握的则相对不是那么到位。

    赵洵觉得自己其实是介于这两者之间的一种状态。

    能够将状态维持在一个相对较为平稳的环境之下其实是相当不容易的。

    “唔”

    当下的状态真的太不容易了。

    “加油吧,加油少年。”

    “小师弟,你今日想要学习什么?”

    竹林旁,三师兄龙清泉很是认真的询问着赵洵。

    赵洵得到三师兄龙清泉如此郑重的提问,一时间也是有些许的紧张。

    “呃,三师兄我想要尝试一下还原术。”

    “还原术?”

    三师兄龙清泉听到了这里之后直是觉得无比的震惊。

    “小师弟你口中的这个还原术到底是什么意思?”

    “呃”

    一时间三师兄龙清泉错愕了。

    “就是巫术还原术啊。经过巫术的掩饰,许多物体会表现出与原本完全不同的样子。但是如果用了还原术的话,那就能够将其还原成为最本真的样子了啊。”

    “哈哈哈,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啊。有意思,真的有意思。”

    三师兄龙清泉一时间悟了。

    赵洵心道好家伙,那你以为是什么意思

    一时间赵洵有些头皮发麻。

    “当然,这个还原术对于易容术等法术也是有效的。经过了易容术的操持之后,一切都变了一副样子。但是经过这个还原术的还原之后,一切又会变回本真的样子,还是相当值得期待的。”

    “嗯”

    三师兄龙清泉已经大概明白了小师弟赵洵的意思。

    好家伙,小师弟赵洵还真的是一个狠人呢啊。

    “哈哈哈,其实有的时候事情真的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三师兄龙清泉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直接让赵洵惊掉了下巴。

    “三师兄,你说的什么意思?”

    “我说的意思是,事情没有你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的啊。”

    三师兄龙清泉双手一摊道:“难道是我没有表述清楚吗?可是我觉得自己已经完完全全的表述清楚了啊。”

    “呃”

    赵洵当然是能够明白三师兄龙清泉的意思的。

    “呃,难在何处啊?”

    赵洵是相信难的,但是难在什么地方难在何处,赵洵是真的不知道的。

    有些细节凝结在一切,确实是会给人带来相当巨大的冲击。

    这些冲击汇聚在一起之后,会给人无比巨大的冲动。

    “难就难在你很难分辨出那些是幻化出来的那些是真实的。你总不可能随便看到一个东西就认为是幻象吧。你动用还原术的前提是你已经做出了判断。随后就能够在那个基础上做出一定的还原。但要是你自己根本就弄不清楚这个还原术到底是什么意思的话,那未免也太难了吧。”

    “嗯”

    赵洵是能够明白这个困境所在的。

    他大概明白了意思,努力的平复着心情。

    “所以所以接下来我们要怎么样才能够判断出什么是幻象呢?”

    赵洵肯定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

    对他来说他肯定是要极力的去探寻结果。

    即便是这个结果看起来有些难以去获得。

    但是只要有机会,赵洵还是会去尽力一试。

    有的时候机会这个东西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有了准备之后,一切就都不一样咯。

    有了准备之后,一切就都变得简单咯。

    三师兄龙清泉明显是知道办法的,只是一直藏着不说而已。

    所以现在赵洵就算是软磨硬泡也要弄清楚接下来到底该如何是好。

    只要他弄清楚了这件事,那么对于他接下来的一应判断都是很有必要的。

    要不然的话,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很多时候软磨硬泡也好,其他的一些事情也罢,总归是能够带给人不一样的东西的。

    “小师弟啊,这世家万物都有定数。有些人利用幻术模彷的很像,但是其实还是有本质差距的。你可知道这最明显的本质差距是什么?”

    “呃?还请三师兄明言。”

    赵洵明显是不知道的。

    他要是知道还会在这里问吗?

    所以在这个时候赵洵听到了三师兄龙清泉的话就会感到相当的愤怒。

    好家伙,三师兄真的是个叫人捉摸不透的人。

    有的时候,赵洵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三师兄好了。

    “这最本质的区别就在于幻象是无神的。而本尊是有神的。有神和无神才是区分他们的最为关键的所在。”

    “呃”

    这一瞬间,赵洵是真真切切的被震撼到了。

    不得不说这确实很有道理啊。

    修行者有神,幻象无神。

    幻象就算是做的再惟妙惟肖,但是在细节上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的。

    这个差距并不能够被轻易的掩饰,很多时候只需要一个细微的动作就能够展现的淋漓尽致。

    人终归是要理性的面对这一切的,人终归是要能够合理的规划一切的,决不能轻易的被幻象所迷惑。

    所以掌握明辨幻象的核心思路就很关键。

    三师兄龙清泉这个时候真的是表现的相当的不错,完全没有藏私。

    三师兄龙清泉表现的如此之好,那么接下来赵洵倒是真的要给他点赞了。

    “三师兄啊,你说这除了人,妖怪也能够幻化吧?”

    “当然,有很多妖怪都是有幻化之术的。其中有一种百变妖,它能够复制幻化成任何人的样子。很多人都曾经被百变妖所骗最终惨死。”

    “呃”

    “所以妖也能够通过有神和无神分辨吗?”

    “那是不行的,妖又不是幻象,它再怎么说也是活物啊。不过可以根据气息来分辨。正所谓仙有仙气,人有人气,妖有妖气。”

    三师兄龙清泉深吸了一口气道:“大家的气息不同,所以有的时候展现出来的状态也就不同,我们完全可以根据妖的气息来分辨。如果我们能够闻到妖气的话,那说明对方是妖的可能性会非常之大。”

    “哦哦”

    赵洵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三师兄龙清泉说的真的是相当的有道理啊。

    看来他还是要好好的感悟一番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