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万种清除玩家的方法 棉衣卫

315 蛇吞象

    “树灵被牵连进了劫云之中?”圣极宗的宗主眼前一黑,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好不容易稳住了心神,脸色已然像猪肝一样难看,他看向旁边的圣子,六神无主,“圣子,可有应对之策?”

    圣子缓缓摇头。

    圣极宗的所有修士如丧考妣,一个个都呆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青木是圣极宗的根本。

    原本,他们借雷劫的方式除掉林白,是为了保住青木。

    但现在,青木的树灵被卷入了雷劫之中,而且坦言自己不可能渡过雷劫,这就等于直接宣告,圣极宗的青木没了……

    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弃宗而走,还能把青木留下来,再等圣子成长,徐徐图之!

    为什么真有树灵啊?

    随手一击能把万人劫云驱散,有这等实力,您老人家早些现身出来,哪还会让林白蹦跶这么久?

    说不定圣极宗都可以一统天下了……

    圣极宗众人的心中积累了无穷的怨念,有怪林白的,有怪青木树灵的,也有怨出馊主意召雷劫劈林白的……

    “圣主,事情已经如此,不如往好处想,此等规模的雷劫,连活了不知道多少载的青木树灵都撑不下来,林白死定了。”毒宗的宗主夜落劝慰圣主。

    圣极宗的根基断了,林白死了还有什么用?

    圣主瞪了夜落一眼,越发后悔在自家宗门外引雷劫坑林白了,青木一死,圣极宗怕是要彻底衰落了。

    他的眼睛在圣子和天降之人身上巡视,待到林白死后,还需为圣极宗重新寻个出路才是……

    其余几个宗主对圣极宗的遭遇表现出了惋惜和同情,但眼底的笑意藏也藏不住。

    亏得雷劫把青木的树灵引出来了,不然,这等大佬隐藏在圣极宗,万一有一天爆发,哪个宗门能撑下来?

    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树灵,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世上。

    ……

    树灵青云对林白怒目而视,谁让林白说的话太动听了呢!

    叶松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自家盟主的作死行为着实让他们心惊。

    挥手间打散劫云,修为通天彻地,比渡劫境厉害了不知道多少,如今又在共同渡劫,这等大佬难道不应该好好恭维一番吗?

    “圣极宗明艳、卓婷,龙依……见过树灵老祖。”几个圣极宗的大乘境女修毕恭毕敬地向青云行礼。

    “你是何人?为何暗算于我?”青云理都没理那几个女修,阴沉着脸问林白。

    “青云前辈,这话说的,雷劫又不是我引来的,说我暗算于你,着实有些冤枉我了。”林白看着青云,又看了眼天空,“仔细说起来,我和你一样,都是受害者,要怪就要怪圣极宗这些蠢货……”

    “胡说,若不是你来入侵圣极宗,我等又怎会出如此下策?”明艳打断了林白,愤怒地反驳,她没办法不愤怒,好端端的被引入了雷劫之中,必死无疑,换谁不生气。

    “青云前辈,现在你明白了吧!您历经沧海桑田,什么事没见过,宗门之间打打杀杀再正常不过了,哪有动不动引雷劫劈人的?而且,我还带着这么多人,这不是愚蠢是什么?圣极宗在您的身上盖房子,吃您的果实,吸收您散发的灵气,才有了现在的地位,可这群蠢货做事之前,从没有替你想过啊!”

    林白往外摘自己的责任,一盆一盆的脏水往圣极宗身上泼。他要依托这尊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树灵渡劫呢,怎么也得把她的情绪刷成正面,才好操作别的事情。

    “我们又不知道有树灵老祖的存在。”

    “我们只想用雷劫劈你,分明是你把雷劫引向树灵的……”

    ……

    几个圣极宗的女修争先恐后的反驳。

    “聒噪。”青云冷冷呵斥了一声,一道青气闪过,众女修体内的灵力瞬间被禁锢,战战兢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叶松微微摇头,这个节骨点上了,竟然还跟林白争辩雷劫是谁引来的,当初在宗门的时候,怎么就没发现门中有这么多蠢货?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若你老老实实在那边渡劫,又岂会牵连于我?”青云又看向林白,目光掠过岑青和她身后奇奇怪怪的凤求凰团,错愕的一愣,问,“这又是作甚?”

    “青云前辈,这是我领悟出来的渡劫的阵法,名曰凤求凰。”林白道,“凤求凰阵中,承受天劫的只有一人。此人作为阵眼,阵眼不毁,阵中的人便毫发无伤。”

    岑青默然不语。

    承受了一轮天劫,拓海老祖等人早不叫嚣着从凤求凰中出来共抗天劫了,他们巴不得一直待在凤求凰阵中呢!

    凤求凰连天劫都能扛住,法则之道果然恐怖于斯!

    凤求凰团中的所有人,此时早成了法则的忠实拥趸,一个个打定主意,只要能在雷劫中活下来,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钻研这法则之道……

    “能对抗天劫?”青云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不止对抗天劫,任何攻击都不能伤到他们。”林白伸手示意,“青云前辈可以验证一番。”

    什么大乘境、化神境,在青云眼睛里皆是蝼蚁,她挥手间打出了一团青气,朝着拓海老祖等人撞去,才不介意他们能不能承受的住?

    青气散去。

    拓海老祖等人毫发无伤。

    青云的眼睛越发的明亮,她的呼吸有些急促:“这阵法能否用到我身上?”

    “青云前辈,凤求凰阵只能护佑男修。”林白摇头道。

    徐珑云轻轻捏了下他的手。

    青云一愣,旋即大怒:“你这该死的小贼,莫不是想要我做阵眼,护卫你等?”

    “青云老祖,林白奸猾,万勿上了他的当。”明艳回过神儿来,急忙提醒。

    林白看着青云,微微一笑:“青云前辈,如今大家都在雷劫之中,理应互相扶持,共度时艰才是。我向青云前辈展示凤求凰,并不是为了让前辈护佑我们,而是为了向青云前辈展现我正义门的实力,双方都有实力,强强联合,才能齐心共抗雷劫。”

    青云笑道:“你这凤求凰阵,对我又无益处,谈什么强强联合?”

    “有凤求凰就有别的,青云前辈不觉得自己的笑容很奇怪吗?”林白保持微笑。

    青云愣住,忽然意识到她也在笑,再看周围,人人脸上都浮现出了怪异的笑容,连那些修炼成僵尸的修士也咧着嘴在笑,和雷劫之下的紧张气氛格格不入,她试着收回笑容,却无论如何也收不住,再看向林白的时候顿时慎重了许多:“你的神通果然有些门道。”

    “青云老祖,不可……”明艳看着青云有被说动的迹象,再次出声干涉。

    “蠢货。”林白瞪向了她,皱眉道,“都被人当做弃子了,不想着共同合作,一切对抗雷劫,还处处挑唆,你就那么想死吗?还是你想青云前辈和你们一起陪葬?”

    出于惯性和林白作对的明艳等人猛地愣住了,她们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处境,对视了一眼,讪讪的说不出话来了。

    岑青一震,恍然明悟了林白教她锻炼口才是什么意思,好口才原来有时候真的比修为要管用,多么不利的局势,林白三言两语之间,便把所有人都整合到一条战线上了。

    青云根本不关注林白和圣极宗之间的争斗,在她看来,两拨人都是蝼蚁,无非林白的利用价值更高一点而已。

    “如果只是强迫人微笑这些雕虫小技,在天劫之中,起不到多大的作用。”青云抬头看向了天空,这一会儿的时间,劫云又重新汇聚起来,随时可能降下第二波天劫。

    “青云前辈不奇怪我为什么知道前辈的名字吗?”林白又问。

    青云愣住,才醒悟过来:“对啊,你如何得知我的姓名?”

    “这是我正义门的卜算之道。”林白道,“方才见到前辈的时候,我以百年生命为代价,为前辈的命运卜算了一卦,前辈虽遭受无妄之灾,却有惊无险,反而能从灾祸中获得巨大的裨益。”

    徐珑云愕然,再次拉住了林白的手,眼神中满是心疼之色,心疼他耗费的百年生命。

    “此言当真?”青云顿时激动起来。

    “正义门卜算从未出过差错。”林白挺起了胸膛,为青云增加信心。

    遇到危机,心态起到的作用非常大,他必须让青云坚信自己能够渡过雷劫,她才会在和雷劫的对抗中拼尽全力。

    “我从未听过正义门的名号?”青云皱眉。

    “不需要青云前辈听说,前辈只需要了解正义门的实力就足够了。”林白笑道。

    “正义门有实力,不代表你有实力。”青云眯起了眼睛,看向林白,“我看你的修为也不过区区大乘境。”

    “青云前辈,如果我只是区区大乘境,需要那家伙引动雷劫来灭我吗?那家伙可是渡劫境,比我整整高了一个境界。”林白哈哈一笑,指向了百里之外,仍然被红绳吊在空中的桃祖,那家伙的实力也足够强劲,被天雷劈了一遭,竟也撑了下来。

    “有道理。”青云略一思索,上下打量林白,问,“雷劫将至,你以何手段在雷劫中助我?不要说,以我做阵眼,用你那劳什子的凤求凰阵法。”

    “最简单的一个方法,前辈拜我为师。”林白也看向了天空中的劫云,认真地道,“我修行有师之道,拜我为师,修行速度可提升五成,以前辈如今的修为,哪怕在雷劫的间隙,片刻修行也能恢复许多实力吧!”

    “拜你为师?”青云再次皱眉,“可笑,你一个小小的大乘境,如何配当我师父?我从未听过,简单的拜师,修行速度便能加快五成的,若有如此凌厉的神通,天下岂不遍布修士了!”

    “前辈没听过不代表没有,为什么不试一试呢?拜个师而已,又没有什么损失?”林白道,“我身上不能解释的事情还少吗?”

    叶松等人表情怪异,你喊她前辈,却让她拜你为师,这辈分越来越乱了。

    不过。

    师之道的确神奇,不管多高深的修为,凭空增加五成的修行速度,太不讲道理了。

    但对于青云拜师这件事,众人还是有所期待的,青云和林白的关系越近,他们活下来的几率就越大。

    “如何拜?”青云问。

    “不用拜,你同意做我的徒弟,肯叫我一声师父就成。”林白道。

    “好,我同意做你的徒弟。”青云看了眼林白,冷冷地道,“但若让我发现你在耍我,我便立毙你于掌下,我青云不是谁都能欺辱的……”

    “好徒儿,已经可以了。”林白打断了她,顺手取出了戒尺,拿在手里,“你可以试着修行也一下,便知我所言非虚。”

    看到戒尺,叶松的眉心猛地一跳,心中生出了一分不好的预感。

    “如此简单?”青云有些不敢相信,但还是试着调动了一下灵气。

    呼!

    众人身边卷起了一道狂风。

    青云身上出现了一个漩涡,好似鲸吞一般,方圆百里之内的灵气,全都涌进了她的丹田之内。

    叶松等人不由变了脸色。

    这是个什么样的老怪物,怪不得一直以来都不敢露面,用这么恐怖的速度吸取灵气,早就超出了天地能够承受的范围。

    一露面,天劫怕是立刻就找上门了,原来圣极宗脚下踩着的是一颗随时可能引爆的炸雷……

    师之道是个作弊的利器,修为越高,占得便宜越大。

    但青云的德行值不足,林白的师道回馈只有可怜的百分之一。

    但胜在量大。

    一次的吞吐量几乎相当于大乘境修行几个月所需要的灵气了。

    哪怕只有百分之一,林白停滞的修为也像是坐了火箭一样,势如破竹地向上蹿升,当青云停下来的时候,他已然突破了金丹境,一颗滴溜溜的金丹在丹田中旋转,即便去掉卡片,也成了名副其实的金丹高手了。

    林白悄悄咽了口唾沫,看向青云的目光越发的满意,果然收徒弟,还是要挑优质的收啊!

    看这收益,一千个邓里不多也比不上啊!

    把【邓里不多】赶出师门是对的……

    一次吞吐之后,青云停下了汲取灵气,她感受着丹田的变化,冲着林白点了点头:“的确有效,不过应对雷劫,仍是杯水车薪。我的实力早已突破天地的极限,早没有了成长的空间,修行速度加快,不过是恢复速度快一些而已,在雷劫之中,无济于事……”

    “青云徒儿,别急,还有一个办法。”林白改口改得非常自然,都成徒弟了,不可能再叫她前辈,乱了辈分,百分之一的灵力回馈都没有了。

    “什么办法?”青云问。

    “一旦你对抗天劫,撑不住的时候。我可以把你封进卡片,无论你受多重的伤,灵力的消耗多么严重,被封进卡片再释放出来,所有的一切都可恢复到巅峰时期。”林白看着青云,认真地道,“而那时的我,也能够拥有和你相当的实力,双倍的实力,再对抗劫云,想必就简单多了。”

    得寸进尺。

    简简单单师之道的回馈,哪能喂饱林白的胃口,当然是收做傀儡,一起当大佬啊!

    见到青云的那一刻,林白已经为她量身定做好一系列的套餐!

    嘶!

    众人倒吸了一口子冷气,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表情了,这就是他们的盟主吗?

    那可是活了多少年的超级大佬啊!

    怎么就敢把她收为傀儡?

    胆大包天说的就是这货吧!

    不过,如果林白真的借此度过了雷劫,再让他拥有了青云的修为,这天底下怕是再没有人招惹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