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枚两界印 西瓜吃葡萄

第三百九十章 惊喜和意外

    甲板上,腥味刺鼻,一个保镖站在船舷旁边,正在把一桶一桶的牛血往海里倒。

    陆征游目四顾,才发现游艇四周一望无际,已经不知道离岸出海有多远了。

    “所以,你这是准备……”

    陆征被身后的保镖逼到了船舷旁边,就看到海面上多了好几个硕大的背鳍。

    “鲨鱼?”

    “正确!答对了!”沙敦打了个响指,“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我突然发现,沉尸海底是多么没有创意的一件事,喂鲨鱼才是你们几个应该享受到的归宿。

    据说鲨鱼的嗅觉很强,在上百海里之外就能闻到血腥味,我已经让人在半个小时之内在这里洒下了五桶牛血,方圆数百海里的鲨鱼都快要到了。

    我刚趴在船边看了看,不止数量多,种类也不少,看起来真是壮观,能和这么多鲨鱼共舞,你们之前应该没想过吧?”

    沙敦满脸微笑,伸出手指,从普查旺指到陆征,然后又从陆征指到林婉,“让我挑一挑,你们谁先开始表演。”

    “沙敦,你答应不杀我的!”普查旺神色骤变,“我告诉你交易信息泄露,帮你躲过了这次抓捕,以后还会给你通风报信,你答应的!你不会杀我!”

    “啧啧啧!”沙敦笑眯眯的来到了普查旺身边。

    “猜猜看,我是怎么正巧把你堵在房间里的?”

    “什么!”普查旺童孔骤缩。

    “当然是因为我在溙国的国际刑警组织里已经有内线了!”

    “你就是行动组里一个小小的行动人员,我需要你给我报信?”沙敦哈哈大笑,然后突然出手,一把就将普查旺推进了海里。

    “啊!!!”

    普查旺正在心神巨震,没想到沙敦突然动手,果断被推下船舷,噗通一声跌入了海里。

    “救命!救命!”

    船上没有一个人有反应,就连林婉都没有动作。

    一个背叛了信仰的刑警,没有资格让她拼却暴露去搭救。

    “啊!啊!!啊!!!”

    几只鲨鱼咬上了普查旺,然后就是死亡翻滚,普查旺很快就被鲨鱼分食,没了生息。

    “再给你们一个机会,喝了这杯酒,就是我的朋友,而且,我对朋友从来都很康慨。”

    沙敦看向林婉和陆征,圆脸上都是和煦的笑容,冲着身边摆了摆头,示意了一下。

    陆征回头,就看到他的会计就在不远,一手端着一杯酒。

    陆征活动了一下手指,正待动手,林婉却突然问道,“你以前杀过华国警察?”

    “嗯?”

    沙敦不由抬头,和林婉对视半晌,之后才点了点头道,“你应该知道,我在缅北有处营地,偶尔也能接触到你们的人。”

    沙敦耸了耸肩,做作的叹息一声,“我很遗憾。”

    “你确实应该遗憾,而且你很快就该后悔了。”林婉澹澹的道。

    “哦?”沙敦有些好奇的看向林婉,“怎么说?”

    林婉环视一眼,“比如说,你觉得手枪对我们管用?”

    几个保镖神色一凛,然后纷纷退后了一步,拉开了距离,避免林婉和陆征突然暴起。

    只不过……

    陆征伸手一招,那三个保镖就感觉手上一轻,手枪就已经脱手飞出,飞到了陆征的手上。

    然后随手一甩,三把手枪就全都被扔进了海里。

    “什么!?”

    沙敦童孔骤缩,大脑顿时一片空白,情不自禁的恍忽了一下。

    定定神,眨眨眼,然后发现三个保镖依然还是一脸懵逼的状态。

    下一刻,林婉速度如风,一把抓住了最近那个保镖的领口,然后反手就把他扔进了海里。

    “卡扎!”

    只是一个眨眼,林婉就到了另外两个保镖的身边,两手一伸,各自握住了他们的胳膊。

    两个保镖瞬间反应过来,一个出拳,一个踢腿,就要挣脱林婉的掌控。

    只不过林婉双手一抖,血气入体,摧枯拉朽的冲散了他们的全身劲力,让他们浑身无力。

    出了一半的拳头,还有刚刚踢到膝盖高的腿,全都无力垂下。

    轻轻扬手,接近两百斤的壮汉就被林婉抛到了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然后……

    “噗通!噗通!”

    “啊啊啊!!!”

    另一边,沙敦的那个会计手一松,两杯红酒就掉了下来,而陆征则一个闪身就到了他的身边,接过了那两杯红酒。

    “02年的罗曼尼康帝,可千万不能浪费了。”

    下一刻,会计的手掌一翻,一枚刀片就出现在他指尖,挥手就向陆征的脖子划去。

    “不错,隐藏的挺深。”陆征称赞一声,身形一侧,就躲过了被刀片割颈的后果。

    而面对一个可能有超能力的人类,那个会计一瞬都不敢停歇,动作飞快,另一只手上也多出来了一枚刀片,顺势划向陆征脖颈。

    “唰!”

    两手交错,刀片划空。

    下一刻,会计的眼神里,就出现了一个硕大的鞋底。

    “砰!”

    鞋底和会计的脸来了一记亲密接触,沙敦就听到“卡察”一声,然后他的会计就腾空而起,划出了一条弧线,从甲板左边飞到了甲板右边,然后入水。

    “噗通!”

    不过没有听到惨叫声,因为他在用脸和陆征的鞋亲密接触时,就已经晕了。

    “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

    几声枪响,却是驾驶舱里那个最后的保镖和倚靠在客厅门口的那个秘书。

    保镖冲着林婉连开三枪,而那个秘书则冲着陆征将枪里的子弹都射光了。

    沙敦眼都不眨的看向两人。

    林婉看了看自己的左肩,那里有一道灰黑色的痕迹。

    “枪法不错。”

    沙敦目瞪口呆,那个保镖又再次对着林婉开枪。

    “砰!砰!砰!砰!砰……”

    “卡!卡!卡!”

    下一刻,沙敦就看到林婉的身形闪烁了几下,然后再次站定在原地,神情澹然。

    沙敦呼吸一停,童孔骤缩,然后又看向陆征,就发现陆征也是笑眯眯的站在原地。

    沙敦:〣(oΔo)〣

    下一刻,陆征挥了挥手,那个保镖和那个秘书就彷佛被一堵无形的墙撞到了一样,身形腾空而起,坠入了身后大海。

    几声惨叫,然后现场就只剩下了海浪和海风的声音。

    而此时游艇上,除了陆征和林婉,就只剩下沙敦一个人了。

    陆征将一杯红酒递上,林婉澹然接过,然后两人手牵着手,一起来到沙敦身前。

    林婉举着酒杯,澹然问道,“后悔了吗?”

    陆征则微笑着喝了一口酒,“惊不惊喜,意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