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隋说书人 不是老狗

508.无漏之躯

    扬州。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在游湖泛舟的无欲老道躺在一个怜人怀里,忽然发出了开怀大笑。

    怜人被这笑声吓的一个哆嗦,刚想问自己这情郎道长发生什么了,可无欲老道已经是一步窜到了船舱外。

    抬头看天,眼里全是好奇与笑意,嘴里还在不住的念叨:

    “没学?……哈哈哈哈……不应该啊……小牛鼻子……爷爷可是给你了一场大造化……你怎么没学呢?哈哈哈哈哈……”

    操持着船只的船夫,奏乐的乐师,还有那刚刚走出船舱的怜人们脸上全是不解,听着无欲老道的自说自话,一时间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只有无欲老道自己知道……

    李臻你个小牛鼻子……

    哈哈哈哈哈~

    ……

    “你没学?”

    眼神不再平静的道人皱起了眉头。

    可看着李臻似乎并没有撒谎,他又觉得有些荒唐。

    这可是雷法!

    你竟然没学?

    “没学啊。”

    李臻继续实话实说。

    光明磊落。

    “……那玉简现在所在何处?”

    “丢了。”

    “……”

    “……”

    当听到他口中的处理结果,静明道人与李淳风都沉默了。

    片刻,空旷的街道上,道人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李臻:

    “丢哪了?”

    “河里。”

    “……为何要丢?你可知里面是什么?”

    “不知道,但觉得是个麻烦,就给丢了。”

    “……”

    这下,静明道人是真的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一股名为“无语”的情绪萦绕胸口,陌生又熟悉的味道让他忽然觉得有些上不来气。

    道门中,杀伐之术,雷法为尊。

    这是世间所有人都公认的。

    作为代表天地至刚至阳至正至威的雷霆,不知是多少修炼者梦寐以求的术法。

    破一切邪魔,恶煞、妖魅、污秽。

    堂堂正正,威力绝伦!

    用一句后世的流行词儿来概括,就是“强力到批爆!”的术法,你说不学就不学,说丢就丢了?

    更别提,那是静明道人亲自撰写的玉简,里面种种大道涵盖,使人修行事倍功半,乃是重宝之中的重宝!

    这么宝贵的玩意……你不学,也就算了。

    还给丢了!?

    丢河里了!?

    就不提李淳风心里是何等的荒唐,单说静明道人的眉头已经彻彻底底的拧成了一团麻花。

    他能视能闻之事,无语与道玄亦能。

    都不用刻意猜测,他现在都能想出来,无欲肯定在狂笑吧?

    事情,忽然脱离了掌控。

    朝着一个最不可知的变量而去。

    而就在这时,忽然,静明道人露出了聆听的动作。

    大概过了两息时间,只见他微微点头,向前踏了一步。

    李臻只感受到了一股……他无法理解的波动。

    接着就见那道人消失了。

    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剩下了他和李淳风大眼瞪小眼。

    “……”

    “……”

    几息之后,李老道看着眼前的熊孩子,没头没脑的忽然问了一句:

    “你尴尬不?”

    “……”

    要么说年轻人脸皮薄呢。

    不是说他自己多害臊……而是前脚师父还跟这道士介绍自己是对方的师弟。

    可后脚对方就说了,压根没学你们师门的传承,咱们没关系。

    然后呢……老师这会儿也走了。

    对方却忽然问自己尴尬不尴尬。

    废话!

    能不尴尬吗?

    他这会儿脸都红了。

    刚想辩驳,可却忽然看到对方肩膀一晃。

    人,已经消失了。

    整条街道就剩下了自己。

    “……”

    少年道士站在原地脸色一阵变换,最后背好木剑,快步离去。

    只不过看着他的背影,隐隐约约有着几分狼狈与羞耻。

    ……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整个龙门山,只有无欲老道捂着肚子的狂笑声响彻。

    端坐在丹炉前的年轻道人无悲无喜。

    站在一旁静明道人眉头紧皱。

    可却一言不发。

    最后,还是等无欲老道笑够,才揉着流出眼泪来眼睛,说道:

    “这可不怪爷爷我啊。那玉简你也检查过了,还去给那小牛鼻子下了套,问了三问。不过……爷爷我觉得,你要是不去问那三问,可能还好一些。可你没头没脑的问了三问后,看似是为了考校那个李淳风,结果却引起了小牛鼻子的警觉。哈哈哈哈哈……那娃娃精着呢,爷爷我用那俩女子的性命去威胁,他都能跑。你不会以为你去吓唬他,他就会上当把?哈哈哈哈哈……“

    随着他的话语,静明道人的脸色愈发难看了。

    而就在这时,坐在炼丹炉前的年青道人开口了:

    “无妨。”

    盯着炼丹炉,他继续说道:

    “本来,咱们与他便没师徒的缘分。如此倒更好,免得徒增因果。”

    听到这话,静明道人忍不住问道:

    “道友,现在当如何?”

    “妙应的金人,被他给吞了?”

    “若不出意外的话,是如此。”

    年轻道人点点头:

    “那就是了。融十二金人,兴以西方。这一运,对咱们至关重要。成仙一道,最后的天堑便是他了。”

    说着,只见他伸出了手,虚空中做出了一个抬举捞起的动作。

    轻轻一抓。

    “隆隆”的声响登时出现,而声音发源处,竟然是炼丹炉下的那一炉地火!

    只见地火岩浆如同滚水一般沸腾,冒泡。

    接着一抹金灿灿的影子从沸腾的岩浆中出现,散发着一阵阵莫名的韵味,飘飞落在了三人面前。

    一尊雕像。

    或者说……

    一尊金人!

    约有半人之高,雕刻之法略显粗糙,看上去就像是一些线条胡乱的勾勒出的一个浅浅的人形轮廓,看不见什么五官条理,可却难掩这金人现世后自身散发的那阵阵波动。

    波动回荡在整座地下空间内,只是几个呼吸间,便成为了参天的怒涛!

    吹的三个人衣衫飒飒作响。

    这下,连一直对静明道人尖酸刻薄嗤笑不停的无欲老道脸色也变得正式了起来。

    想了想,问道:

    “你不会是要全塞给他吧!?”

    “还不到时候。”

    面对无语道人的问题,年轻道士语气虽然平静,可也难掩一份炙热与急迫。

    “还有时间。我要的,是一具无漏之躯,过渡的拔苗助长,只会适得其反。他现在境界还太过低微了……”

    话还没说完,静明道人便摇头反对:

    “可若不给予帮助,他何时能摸到超脱的门槛?”

    “我们,还有时间,不是么?”

    目光落在那十二金人之上,年轻道人的眼底闪过了一丝向往。

    “一座王朝的气运,天下龙脉的命理,以及……一方大教的福泽。这些,都还没到火候。所以,最重要的承载体,不能有丝毫差池。“

    说着,他手指虚空一划,那金人的胳膊瞬间就被切割开来,化作了一个说方不方,说圆不圆的长条。

    扭头看向无欲:

    “你认为,这李守初是个很小心谨慎的性子,对吧?”

    无欲老道无所谓的耸耸肩:

    “爱信不信,反正爷爷我觉得就凭你俩,是骗不到他的。”

    “呵~”

    年轻道人发出了一声轻笑,目光却落在了静明道人身上。

    手中那长条凭空飘到了静明道人面前。

    “别人给的,他可以不要。可若是机缘巧合下得到的呢?”

    “道友的意思是……”

    “比如说,捡的。”

    “……”

    如此戏谑的言语明显让静明道人有些错愕。

    但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立刻看向了无欲老道:

    “那杜家的子嗣,在什么位置。”

    “……啧。”

    听到这话后,无欲道人脸上全是不情愿。

    可这次却没拒绝,甚至连卦都没起,只是掐着手指算了算,便说道:

    “三量山。”

    “那就劳烦道友跑一趟吧。”

    年轻道人说着,再次看向了无欲老道:

    “道友,玩了这么久,你也该忙起来了。去一趟极北之地,帮我看看那条妖龙还有多久可活。”

    “……”

    听到这话,无欲老道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正式起来了。

    “你确定?我若去,它一定会猜到你在做什么。到时候……”

    “无妨。”

    年轻道人头摇摆的很是随意:

    “现在,已经不是它们妖族的天下了。我若成仙,它要是不想它的子嗣被我斩尽杀绝,那么,就只有与我合作一条路可走。”

    说着,语气逐渐变成了叮嘱:

    “这次,莫要玩闹了。你我本是一体,不分彼此,当共谋大业才是。”

    “……”

    无欲老道沉默,不语。

    在其他俩人的目光中,忽然幽幽一叹:

    “唉……”

    站起身来,拍了拍道袍上那本不该存在的浮土,瞧着俩人认真的问道:

    “真的值得么?就如你所言,一座王朝的气运、龙脉的命理,以及咱们这座大教积累了千百年的福泽,就为了你我的一己私欲就全都置之于不顾。不顾苍生,不顾人伦,真的……值得吗?”

    这话问的惆怅,凄苦,犹豫,不忍。

    可偏偏,年轻道人似乎什么都没听出来一般,看着静明道人说道:

    “去吧,事情做的干净一些,就像是在飞马城那样。”

    “道友放心便是。”

    静明道人点点头,一步再次踏出,人已经消失不见。

    而不知何时,无欲老道也走了。

    空荡荡的地下空间内,年轻道人重新合拢了双眸。

    仿佛一切……

    从未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