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警察陆令 奉义天涯

307章 火拼(4k)

    ,警察陆令

    按理说,司机身上和车上,都没有货,是完全不怕警察的。

    这些多次游走在悬崖边上的人,心理素质很好。身上没货的时候被警察查了,不仅不会怕,个别不怕死的还会阴阳怪气一波。

    但司机现在是真的慌了,他自认为没有露出什么破绽,陆令是怎么笃定他有问题的????

    而陆令此时坐在司机后面,却是一点也没放松。

    很显然,这个司机是派来探路的,陆令现在识破了这些,把司机送到派出所,却不见得有用。陆令并不知道暗号。

    司机作为探路的人,按照原计划被警察带到酒店之后,肯定要立刻跟后面的人说,让后面的人抓紧时间通过。但具体怎么说,陆令自然是不知道的,这也不是短时间能审问出来的。

    且不说拿到司机的手机到底应该联系谁,即便有前面的聊天记录,知道联系谁,直接发信息说“已到酒店”,也肯定不行。这些犯罪组织别的本事没有,黑话和暗语可是熟络的很。

    陆令要是发“已到酒店”,那边就会知道司机被警察控制了,那绝对撒腿就跑。

    而且,最关键的是,陆令发现,司机的状态,刚刚还是很慌乱,到现在已经逐渐稳定了下来。

    这说明陆令分析的没错,司机想清楚了,所以有恃无恐。

    这样被警察带走,他没法给后面的人正确的指令,后面的人肯定是不会直接过来的。后面的人不过来,他有什么问题?他怕什么?

    陆令坐在司机后面,轻轻摇了摇头,这司机,还是太单纯了。

    如果这个司机吓得要死、甚至吓得失禁,那陆令就会认为没有暗号,直接拿司机的手机去联络。

    司机不慌了,那就要改战略。

    陆令拿出手机,给叶文兴打了个电话,让叶文兴停车。

    叶文兴停车之后,陆令迅速开始了安排。

    先是让燕雨打电话给派出所,让派出所没事的人全部过来,找两个人接走司机,其余人继续往前走,支援燕雨小队。

    燕雨打电话的功夫,陆令给司机搜了搜身,确定身上没有手机等设备,用手铐把司机铐在了车子后备箱的锁扣上。

    车后备箱是空的,后备箱盖和车体之间,是金属扣连接的,非常结实,这样铐着他,司机短时间内不可能有任何办法。派出所的人,三分钟内就能赶到这里。

    把这里安顿好,四人立刻开车向反方向走。

    很显然,司机作为探路的人,不可能占用警察太多的时间,这样一来,后面的人势必不能距离太远。

    要是距离十几公里,警察送完司机可能都回来了。安全距离估计有三公里左右,这个时候往回找,能碰上的概率极大!

    起码比在这里等,大很多!

    “陆哥,我枪法一般,这个给你。”青山坐在副驾驶,给陆令递了一把92。

    “好。”陆令也不客气,现在大家的反应时间也只有三分钟,他立刻开始安排:“我们现在不能确定对方是不是运货的,如果他们跑,只要没有确定他们有枪,我们不能主动射击,但必要时候,可以鸣枪示警。如果发现对方掏武器,无论是真枪还是仿真枪,都不要顾忌,直接开枪,即便击毙也在所不惜。”

    “嗯,那边出了什么问题,我来负责,”燕雨道,“我们的人都不能出任何问题。文兴、青山,你俩穿防弹衣了吧?”

    “穿了。”两个人异口同声。自从开始查缉,所有人都是穿防弹衣的,这是标配。但这个防弹衣仅仅能防前胸后背,头部和四肢没有任何防护能力。

    职业警察这两个小队,装备配置是很高的,比特警总队高,防弹衣用的也不是软质防弹衣,有防弹插板,缺点就是有些重。

    “好,注意安全,文兴,对方要是拔出武器,你不要留手。”燕雨也嘱咐了一句。

    整个燕雨小队,最稳的四个人,都在车上,接下来就不用多说,随机应变即可。

    “青山,如果对方有武器,不要莽撞。”陆令再次嘱咐了一句,“不要冲在我前面。”

    “我知道了陆哥。”青山拔出随身携带的警棍。

    没有伸开的警棍,在青山手里就好像筷子一般,但青山抓得很紧。

    车子稳定地朝着后方驶去,这个季节,不可能有其他车在路边停靠,大家很快地就看到了一辆SUV停在路边!

    这是一辆白色的老款汉兰达,此时没有开灯,但车发动机没有关闭,显然车上是有人的。

    叶文兴开的车子开着远光灯,对方根本看不到他的车是什么车。因为车上的警灯被拿了下来,所以现在这状态对方只会觉得这是远光狗。

    车子以40的时速匀速前进,靠近白车50米的时候,能看到白车上面有至少三个人,都是成年男子。

    “不要急着减速,到白车附近再急刹车。”陆令说道,“大家做好急刹车准备。”

    车子没有减速,白车就以为这是过路车,但谁也没想到,大SUV距离白车仅有十米左右,突然急刹车。

    40的时速,刹车是非常容易的,车子很快刹停,四人从四个门分别跳了出来。

    白车怎么会不知道这是警察?

    立刻就有人也要跳车。

    进攻这种车子,按理说是围攻最为稳妥,但没有那么多时间,甚至没有多余的几分钟等派出所支援。

    白车上居然有四个人,这是陆令没有想到的。

    陆令判断,已经有司机打前站,后面最多也就三个人,一般来说只有两个人。谁也没想到,有四个。

    靠近马路这一侧,有两个人往下跳,其中一个面对的是燕雨,另一个人面对的是石青山。

    燕雨不愧为女中豪杰,她属于全能型,在女生里搏击水平也属于一流,直接就上手,和下车的这位过起了招。

    这名男子手里拿了一把刀,径直就插了过来,燕雨侧身一躲,却没想到这名男子非常灵活,立刻转移方向,瞬间刺了过来。

    他们的座驾这会儿停在白车旁边,虽然开着灯,但还是很暗,燕雨有些没反应过来,尖刀一下子捅到了她腹部。

    有人说防弹衣不防刀,这也不是没道理。通常来说,刀具对软质防弹衣主要作用的是剪应力,而且由于刀刃尤其是刀尖锐利,在捅刺时,能量高度集中于刀尖,软质防弹衣对于尖刀的防御会差很多。但这种有防弹插板的,刀具可以说几乎没用。

    当然,有利有弊,要不是这个防弹衣实在是笨重,燕雨也不会被捅这一刀。

    这名男子一击得手,面露喜色,但他立刻发现不对劲,没捅进去,捅到了坚硬的东西!但燕雨才不会给他时间考虑,此刻立刻就是一个膝击,因为男子身体过于前倾,这一膝盖,直接就撞到了他的脸上,当时就有些眼冒金星。

    然而,他到底还是很壮,鼻子疼的要死,还是强行缓过神,有一种亡命徒的气魄!

    往后退了一步,晃了晃脑袋,接着进攻。

    他知道,燕雨身上有东西,刀肯定是刺不进去,但燕雨毕竟是女子,又仅仅拿了警棍

    就在这时。

    “砰!”一声轰鸣响彻云霄。

    这丝毫不夸张,近距离来说,手枪的声音依然非常大。

    燕雨明白,这是叶文兴或者陆令那边开枪了。

    急刹车下车之后,很多原本的计划都被变化打乱了。

    白车的左侧,燕雨和石青山,都没有带枪,武器就是警棍。

    燕雨对面的男子,听到这个声音,丝毫没有害怕,反倒是神色振奋,拿刀又冲了上来。

    看到男子这个状态,燕雨知道不妙了,这说明,这些人手里也有家伙,这男子显然没听出来这是92式的声音,以为是他的队友动手了。

    燕雨手持警棍,说实话,她的压力非常大。

    刚刚腹部那一刀,她不是刻意挨的,确实是吓了她一跳。如果是刻意挨的,那膝击直接就能把男子搞晕!正因为她的膝击是下意识的反应,没有足够的蓄力,才没有造成大的杀伤。

    真正面对这样一名亡命徒,燕雨对攻了几下,状态越来越差,她只有100斤左右的体重,而对方差不多有200斤,穿的也很厚,她的警棍打在男人身上,男人虽然疼,但是不影响行动。

    而如果她再挨一刀,那就麻烦大了,谁能知道对方下次捅哪里?

    逐渐地,对拼了几下,燕雨胳膊就有些脱力了,加上防弹衣真的影响灵活,她

    男子也像是发现了燕雨有问题,一脸狞笑,再次蓄力冲了上来。

    就在这个时候,从旁边一侧,冲出一名体型格外壮硕的男子。

    要论体重,和燕雨搏斗的这位,与石青山差不多,但论起力量,那差距海了去了。

    石青山已经把司机位的那一位彻底干趴下了,可以说白车司机已经彻底丧失了行动能力,不仅倒在了地上,胳膊都被脱臼卸掉了。此时看到燕雨状态不对,他急忙支援了过来。

    男子感受到了旁边的石青山,立刻止住自己的动作。在他看来,石青山虽然高大,却只会比燕雨更笨重,对方冲过来,他只要一刀,就能让对方丧失行动能力。

    他瞄准了石青山的大腿,刀锋向上虚晃,直刺而下。

    这一招,他屡试不爽!对方男子已经冲过来了,这么笨重的人,他只需要佯攻,然后虚晃一下,接着只要捅大腿一刀,就稳了!

    但是他太小瞧石青山了,青山手里的警棍,虽然和燕雨的一模一样,但这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装备,直接就是一个直刺。

    三节伸缩式警棍,以前的版本,是用力磕一下,就能磕回去。新版的不是,新版的下面有个按钮,不按这个按钮,就是锁死的,直刺也不会缩回去。

    男子穿了厚厚的衣服,警棍又不是刀,这样的直刺一般没什么大不了的。很显然,警棍的用法里,很少有刺这一招。

    所以,男子准备和石青山以伤换伤。

    一寸长一寸强,石青山本身就更高大、臂展占优,警棍又比刀要长,这一戳,男子结结实实地挨了,手里的刀距离石青山的大腿却还有近一尺。

    这一下,警棍捅在了男子的右胸,男子只觉一股巨力戳了进来,仿佛是一只标枪插了过来!

    虽然穿的很厚,但他还没有思考,肋骨就直接断了,他不由自主地吐出一口带着唾沫星子的空气,脸上的表情一瞬间狰狞起来,双眼瞪得像铜铃,双腿都要站立不稳。

    然而,没有等他反应,石青山顺势过来,一只手掐着他的右手手腕,胸部的剧痛让他对其他部位的痛觉灵敏度下降,但即便如此,他右手还是不由自主地松开了,刀掉到了地上。

    紧接着,他就感觉左手也被人掐住,腿部似乎也被别了,彻底失去重心,摔倒在地。

    胸部的疼痛,让他暂时忘却了倒地是什么感觉,他准备强行恢复意识尝试反抗,却突然被人抓住了裤腰带,紧接着,天旋地转,整个人似乎被拽着举了起来,然后被重重摔到了地上。

    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秒钟,他感受到后背像是被大象踩了一脚,接着就啥也不知道了。

    “燕雨姐,你没事吧?”青山喘了两口气。

    “我没事,你我们快去帮他们!”燕雨看了看地上的两个人,确定这俩肯定起不来了,决定自己也去帮忙。

    二人到了车的另一侧,看到不远处有个人正在艰难爬行,显然是腿部中了一枪,血流不止,而陆令、叶文兴和另外一人,都已经不在附近,显然是去追了。

    从刚刚到现在,也就是大概一分钟的时间。

    “他俩两个追一个,你去帮忙,我在这里守着。”燕雨道,“拿好手电,注意安全!”

    “好,燕雨姐你小心。”青山此时也是非常担心陆令和叶文兴的安全,没有犹豫,打开手电就冲了出去。

    “不用担心,派出所的车已经快要到了。”燕雨指了指远处的灯光,再看去,青山已经跑出了十几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