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凡从撕剧本开始 燃冷光

430 【魔劫三千众】·玉碎!

    顷刻之间,方才还放狠话要跟张光沐单挑的椎名家少年,身体被深红光芒切成了两截。

    他凄厉地哀嚎着,探出双手在礁石之上爬行,落入海中。

    在冰凉的海水里,只剩下一半身体的少年眼神阴鸷,因为被切断了半截身体的剧痛,让他面部肌肉都抽搐的扭曲变形起来。

    被他称之为【超内力】的金绯色能量在体内疯狂流转,帮助他镇压伤痛,保持冷静。

    实际上,如果不是他身上带着一位神秘前辈给予的玄奇武道传承,恐怕只是刚才那一下,他就已经死透了。

    血腥味在海水之中扩散,迅速引来了一只只嗜血的鲨鱼。

    可是这些试图吞噬掉这少年的鲨鱼,在触碰到他的瞬间,就被一道蕴藏点点金光的绯色涡流所包裹起来。

    这绯色涡流从鲨鱼身上不断撕扯肉块,以此作为营养和能量,来帮助少年的伤口结痂愈合。

    只是……

    这奇特的绯色涡流能力也有极限,似乎是没办法帮助他断肢重生,只能让他苟延残喘着存活于世。

    “岂可修!”

    只剩下上半截身体的少年,双耳之后长出了鱼鳃一样的器官,身体构造似乎正在缓缓改变,让他在水底也能自由呼吸,说话。

    “【中州大魔】,公子沐!”

    “今生今世,我椎名疾风一定会将你彻底杀死!”

    少年眼底满是刻骨铭心的仇恨,却在努力压抑这份憎恶与怨毒:“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先趁乱逃离这个地方!等我将那至强的武道传承完全消化,再来复仇!”

    椎名疾风向来胆大包天,他本来刻意摆出一副不晓得天高地厚模样,就是想要让张光沐轻视自己。

    只要能够借此找到机会,将张光沐拖入海域战场,从而削弱其战力,就能以佯攻手段,助【无双者】宫岛万寿消灭掉对方。

    虽然椎名疾风知道张光沐可以瞬间干掉自己,但他没料到对方堂堂武道四境,打自己一个明面上只有武道二境的人,竟然会痛下杀手。

    就……

    离谱!

    椎名疾风不信什么“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他相信自己的运气和谋算力。

    “公子沐杀别人,都是为了遮掩自己的真正目的罢了!”

    椎名疾风眼珠转动,双眸猩红:“这家伙是扼杀我,抢夺我的超武道传承!”

    此时此刻,椎名疾风脸上那副略显浅薄的神态已半点不剩,有的只是深沉的心机与怨毒。

    实际上,他的运气还算不错。

    在张光沐的激光热视线之下,更多樱之国倒霉蛋被撕成了无数块,想凑全尸体都难。

    只是……

    当椎名疾风藏身海水与血水之中抬起头仰望天空时,却惊骇欲绝地发现,高居于九天之上宛如神仙的张光沐,似乎正在看着自己。

    黑蓝色的海洋之中逸散开来的血水,并不能遮掩对方的目光。

    “不!”

    椎名疾风的心脏怦怦狂跳,瞳孔瞬间扩散到极致,本能地想要躲闪。

    可那炽红耀眼的恐怖光芒直径骤然变粗到原本的三十倍左右,没给他留下半点闪避空间。

    滋滋滋……

    被深红激光笼罩的椎名疾风,眨眼的功夫,就被彻底湮灭,化作虚无。

    海面之上,白烟袅袅。

    张光沐站在飞舟之上,随意地给予了椎名疾风一个评价。

    “有趣的力量,无能的继承者。”

    不论是无处不在的小白团子们亦或是现场的樱之国众人,都以为张光沐完全不在意椎名疾风,只是随手碾死了一个小角色。

    实际上,张光沐对椎名疾风还是蛮上心的。

    他很清楚,椎名疾风虽然刚出道不久,但也是本年度的超级新人之一。

    据说,椎名疾风是在玄龙帝国之滨,某个小洲中诞生的天才,潜意识强大,被称作【日洲近十年来最有希望冲击七子星的龙凤之才】。

    稍稍回忆一下,张光沐发现自己所在的那一届也算是比较奇葩了,七子星全都生在中洲,只是来自不同的郡县。

    以张光沐自身举例,他就生长在中州·商阳郡·流风县。

    虽说经过无数年地壳运动外加后天人为的科技地形改造,如今的玄龙帝国单纯是中洲的陆地面积就占了地球土壤的七成,人口也与之呈正比关系,但是……

    往年的七子星中,绝大多数情况下,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来自其他小洲的少数族裔。

    甚至,在多年前的某届七子星中,因为观众喜好变化,西幻、奇幻与中世纪类型题材盛行,还同时出现过一名黑人与两名白人的潜意识演员。

    随手收拾掉自己看着不太顺眼的椎名疾风之后,张光沐也没有改换其他手段,而是继续用深红镭射视线割草。

    滋滋滋……

    海水蒸发,白烟蒸腾,比海风更加浓郁十倍的腥气在空气之中弥散开来。

    礁石融化,变成好似岩浆一般固液共存的黏性流体,高亮炽红,晃的人眼睛生疼。

    镭射光激荡不止,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瞬睒之间,这处海岸就成了人间炼狱。

    无数樱之国的人惨叫着死去,动了恻隐之心的江九霄不忍地闭上双眼,看生命逝去,心中难受,却也并未开口劝阻张光沐。

    江九霄很清楚,自己作为画之国皇子,就算没能力自己复仇,也绝不该在这件事上阻碍张光沐半分,甚至要尽一切力量去辅助对方。

    从现场表现来看,比起【仙】,此刻张光沐的的确确更像是个铁血无情、杀人如麻的老【魔】。

    下方带队的宫岛万寿临机决断能力也并不弱。

    他极目远眺,只是一眼扫过张光沐的神情变化,就知道自己准备好的两重激将手段和后续的筹备工作都打水漂了。

    归根到底,是留给他的时间太短。

    如果织田家的那个掌舵人能早点通知的话,宫岛万寿感觉自己的胜算还能平添两成。

    本来他已经决心打张光沐一个措手不及,却不曾料到,张光沐竟然这么心狠手辣,做事这么雷厉风行,没有半点半点拖泥带水!

    只是慢了一个眨眼的功夫,提前埋伏好的三千名精锐就死去了整整十分之一!

    三百比零!

    这样的战损,让宫岛万寿心痛不已。

    在海岸线上的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并没有在张光沐那天灾一般的力量下原地发呆,都有尽力躲闪。

    否则的话,死亡人数至少要翻个一倍。

    他咬碎钢牙,凶神恶煞地吼道:“【魔劫三千众】听令!是时候玉碎了!”

    “玉碎”这个词来源于画之国典故,出自《元景安传》,比喻自毁而不委曲求全的行动或为正义献身,通常用作“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不过……

    在《武道日记》的世界里,樱之国的人,学东西通常只学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