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教主 倔强的小肥兔

第三百四十章 天地之间唯一剑

    江尚站在山巅之上,看着山下的安景。

    那般的年轻,还记得他也曾这般年轻过,不过那都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的他也是如此,挑战着站在山巅之上的人,扬言要杀了那个‘高高在上’的人。

    这江湖,便是如此。

    充斥着名和利,欲望,金钱和美人。

    让人着迷,沉浸在其中。

    混迹于此,没有一个是无辜的,也没有一个手中是不沾满鲜血的。

    江尚早就看透了一切,所以他的目标已经不再是名和利,而是切切实实的长生。

    唯有长生久视,胜得过帝王之权,掌教之威。

    也曾鲜衣怒马少年时,何惧江湖浮沉催白发,世道多变,注定单枪匹马,看尽尔虞我诈。

    江尚平静道:“老夫纵横江湖几十载,这天下间想要杀我的人很多,但是最终他们都变成了一捧黄土。”

    他的声音不大却回响在安景的耳旁。

    威名也好,凶名也罢,江尚在天下间却是威慑力十足,寻常江湖高手谈起此名,皆是谈虎色变。

    安景笑道:“纵横江湖数十载,最后沦为后金的一条走狗吗?”

    江尚没有说话,看了一眼远处数个后金高手,只见他身形一闪,手掌一伸。

    轰!

    雄浑的血气激荡而去,顿时那后金高手皆是被血气覆盖,就连其背后的白雪都冒着白气。

    宗政月的身形也是显露而出。

    此刻她面露骇然之色,呼吸都是停滞了起来。

    顷刻间,又有数个后金高手身死,这让所有人的内心都是绷紧了起来,尤其是躲在远处的后金高手。

    江尚淡淡的道:“老夫想要杀谁就杀谁,就算是天,老夫也能捅出一个窟窿。”

    安景手掌摸向了背后的剑匣,“好大的口气。”

    江尚看着安景道:“老夫向来的口气很大。”

    安景从剑匣当中拔出了独鹿剑,道:“口气很大的人,实力向来都不怎么样。”

    噌!

    独鹿剑的剑光闪过在天地之间,一道撼世的冷光浮现而出。

    江尚伸出手,甚至在享受那冰冷的锋寒,“世间上本就有很多事,看来仿佛是巧合,其实你若仔细去想一想,就会发觉那其中一定早已种下了前因。”

    安景认真的道:“比如说我和你。”

    江尚摇了摇头,“老夫当初还是大意了。”

    安景道:“作为一个老江湖,你本不该大意。”

    江尚道:“老夫的大意,让这世间出现了一位绝世罕见的剑客。”

    安景道:“你不懊悔?”

    江尚道“老夫从来不会为了发生过的事情好懊悔,人生岂非正如一局棋,输赢又何必太认真呢?”

    安景道:“如果这输赢,关乎生死呢?”

    江尚道:“那老夫就要认真了。”

    安景道:“你不想死,你只想活着。”

    江尚道:“这世上没有人能够让老夫死。”

    安景道:“世间没有绝对的事情。”

    说着,他手中的独鹿剑微微一抬,仿佛一座山从天而来,重重落在了玉龙雪山之上。

    独鹿剑乃是天下第一剑!

    可谓国之重器!

    厚重强悍的势威压而下,不少人都是面如土色。

    这就是天下第一剑在举世无敌的大剑仙手中可怕的实力吗?

    江尚面色如静湖,道:“老夫便是绝对。”

    目中精光浓郁到极限,江尚脚掌跨出,他的身形瞬间来到安景身前,一掌拍了过来。

    轰!

    玉龙雪山周围的大雪都是崩裂开来,形成了漫天雪花。

    一上来,江尚就把自己的战力提升到一个高峰,不动则已,动如惊涛骇浪,苍天崩塌。

    安景手中独鹿剑一指,抵住江尚的掌印。

    碰触的瞬间,整个玉龙雪山都是剧烈摇晃了起来。

    咔咔!咔咔!

    两者之间蓦然呈现一条巨大的裂缝,裂缝霸着两边极速蔓延,瞬间酿成一条长达数丈,宽一丈的漆黑沟壑。

    雪山上的雪花也是抖动而下,形成了雪崩。

    “雪崩了!快跑!”

    “快跑啊!”

    在场诸多高手何曾见过如此可怕的战斗,地动山摇,就出现了雪崩,如鸟作兽散一般疯狂逃窜开去。

    天魔掌!天魔摘星手!

    江尚目光可怕,身形一震,贯通在天地当中,浑身上下散发着如月光一般的光华。,真气弥漫开来,笼罩住半边山峰,惊人的一幕产生,已经开裂的半边山峰居然朝安景那方撞去。

    无名剑诀!无我道!

    安景不退不避,手中独鹿剑往上一扬,匹练般的剑气暴冲出去,把江尚所在的半边山峰劈成两半,碎石飞溅。

    轰隆隆!

    另外半边山峰完全爆碎,年夜不一的巨石抛飞出去,如同天女散花,朝着四面八方砸出。

    江尚再次一掌拍出,仿佛星辰落下,重重砸向了那弥漫而来的剑气。

    这些巨石最大的也有数万斤重,相当于一座山坡,在场高手不敢独自抗衡,十几个人在一起,齐心合力轰飞砸来的巨石。

    此刻众人内心大为震动,这就是五气宗师的实力?

    半步脚跨入陆地神仙境界的高手?

    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安景看着对面的江尚,他能够感觉到江尚的修为又提升了,似乎已经到达了五气宗师的顶点。

    但若是仅仅修为到达了五气宗师巅峰可并不是他的对手。

    毕竟安景现如今剑道第六境,天人感应领悟越来越深厚,借助的天地之力越来越多,再加上圆满的《大周天星辰炼体决》还有那真龙精血淬炼过的真气,那可不是五气宗师能够比肩的。

    而江尚此刻也是双目一眯,安景提升的实力比他想象的要棘手的多,不过不死血不仅提升了他修为,而且还让他自然而然的感悟到了剥离天地,这次是他的底牌之一。

    江尚眼睛看着也是越来越冷冽了起来。

    轰!

    下一刻!

    似是有着火山在此时突然的爆发开来,一股可怕的真气直接冲天而起,这一片天空都是变得血红无比。

    那种血红之气带着残忍,凶残,暴戾所有一切的负面情绪。

    “师兄,好难受!”

    贾梅仙捂着自己的脑袋道。

    杨冲也是额头流出冷汗,双手死死的攥着剑。

    冥冥之中,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放弃手中的剑,如果放下手中的剑,那么迎接他的必定是死亡。

    这一刻,仿佛让人来到了森罗地狱一般。

    所有观战的高手都是异常难受,就连二气巅峰的欧阳平都是大口喘着气,抬起头有些愕然的看着那血红色的天空。

    “这就是不死血!?竟然是如此邪恶之物。”

    欧阳平知道江尚一直在搜寻不死血,但是没想到他苦苦追寻的不死血竟然是如此邪恶之物。

    江尚凌空而立,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安景,神情冷漠,那种强悍的真气压迫,重重向着安景袭去。

    磅礴真气犹如风暴般肆虐在天际,江尚手掌一握,只见得血色真气从他的手掌似潮呼啸而来。

    天地灭绝七掌!灭地!

    瞬息之间,掌印所过之处好像凝聚成了一层血色浪潮。

    那血色浪潮安景的瞳孔中急剧地放大,他猛地深吸了一口气,面色微微凝重了起来。

    《大周天星辰炼体决》运转到极致,并且天人感应施展开来。

    轰!

    强悍的真气,也是在此时犹如洪流一般自安景的体内爆发开来,那种真气强横程度,比起之前大秦帝陵的时候还要强。

    磅礴真气涌荡周身,安景的眼中精光闪烁,手中的独鹿剑重重一扬,只见得剑身剑气崩裂开来,星辰之光从深处照射而来,隐隐间,似乎是有着一种强大的威压散发出来。

    嗡嗡!嗡嗡!

    只见独鹿剑之上锋锐的剑光收缩了起来,形成了剑气涟漪激荡而去。

    原本就很冷的雪山之上,更加的寒冷了,好像冷到了一种极致,一些没有反应过来的高手,感觉自己的血液似乎都被冻住了一般。

    一道剑芒从独鹿剑之中猛地爆发而出,以惊人的速度向着前方冲去涌去,冰冷至极的剑芒所过之处,空气都是被斩断了开来。

    无情道!

    剑芒暴泻在空中,然后和那层血色浪潮猛地撞裂在一起。

    轰!

    就像是两个巨大的冰川相互撞击在一起。

    下一刻,众人都是感觉一阵地动山摇,空气之中都飘荡着极致的寒冷的白烟。

    只见那冰蓝色的冰浪化为漫天冰点,消散而去。

    寒气渐渐的散去,众人的眼中都是露出惊异的神情,没想到认为一面倒的局势,战况竟然是如此的胶着。

    “实实在是太强了。”

    “两人实力绝对不是一般的五气宗师能够比肩的。”

    “江尚得不死血实力大增,但是鬼剑客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能够赶来的人都是有一定见识的高手,此刻看到安景和江尚对战,无一不是心中惊讶,显然他们都知道两人对战已经超越了寻常五气宗师对战的范畴了。

    安景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独鹿剑还在不断的颤吟着,周围散发白色烟气

    江尚的身躯也是从白烟之中显现出来了,眼睛凝重的看着安景,“看来,真龙精血让你的实力提升了很多。”

    安景深吸一口气,道:“你难道还没有发现吗?”

    江尚道:“发现什么?”

    安景道:“不死血根本就不是不死血。”

    江尚嗤笑道:“那是什么?”

    安景道:“分明是邪祟之血,你吸收了如此多的邪祟之血,体内人血已经稀薄了,最后的结果就是人血消失,体内布满了邪祟之血,彻底变成了邪祟。”

    “变成不人不鬼,不妖不魔的怪物。”

    哗!

    安景的话如惊雷一般响彻天地,不少人听闻都是面面相觑起来。

    毕竟江湖上现在都知晓江尚得到不死血实力大增,甚至有不少江湖中人效仿江尚,渴求得到不死血,寿元大增,实力大进,纵横江湖。

    但是此刻从鬼剑客的口中却说,不死血竟然是邪祟之血?

    江尚看着安景,若是一般人肯定会因为安景的话泛起褶皱,但是江尚的内心早就冰冷无比,根本就不会因为安景的话起丝毫波澜。

    他心中坚信着自己,坚信着自己只要得到不死血便可以长生不死。

    江尚冷笑一声,“不死血就是长生不死之血,怎么可能会是邪祟之血?”

    “冥顽不灵。”

    轰!

    而也就是在江尚眼光闪烁间,前方的安景,身躯猛地一展,身形化为一道光影冲天而起,直奔江尚而去。

    咻!

    安景身形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江尚的上方,他双手握紧了独鹿剑,顿时磅礴真气爆发出来。

    无边无际的黑暗蔓延无边,安景的身躯好像和天际都连在了一起,一股摄人心神的威势从那身躯当中涌现。

    随后,天地真气不断的凝聚了起来,只见得星辰在他的背后不断凝聚。

    天人感应和仙道剑!

    天地之力加持在安景的身躯之上,使得他的气息变得更加沉重,尤其是那浩渺,磅礴的仙道剑,更是如星辰降落一般。

    安景剑上不断的散发着冰寒的气息,一剑向着下方的江尚刺了去。

    剑光席卷而来,察觉到那磅礴骇人之势,江尚大喝了一声,血色真气就像是旋涡一般汇聚而来,随即一掌拍去。

    剑光和掌印那猛烈的在空气中发生了碰撞,狂暴的真气疯狂的向着周围涌去。

    山河破碎,天地抖动。

    安景冷哼了一声,随后左手五指猛地握拢,瞬间一道星辰之光浮现在安景的手臂当中。

    轰隆!

    安景这一拳轰出,使出了十成十的气力,狂暴的真气激荡无边,仿佛把空气都给击穿了一般,发出一道道震颤的声响。

    江尚面色一凛,这么近的距离他怎么会感受不到那种森冷杀机,当下真气汹涌而去,面前一道血色光华浮现。

    那浓郁的血气当中带着骇人的邪祟之气,若是浸染便会瞬间涌入身躯当中

    砰!砰!

    狂暴的拳劲重重的击中在那血色光华。

    下一刻,猛地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好像传来了一道剧烈的撞击,随着面色一片惨白。

    “哇!”

    江尚的身躯猛地狂退了好几步,然后嘴一张,一口红色的血液喷了出去,此刻的他已然身受重伤了。

    风雪呼啸而过,安景单手执剑站在雪中,那雪花落在了他的头上,落在他的肩膀上。

    全力施为的安景,顷刻间便让江尚遭到了重创。

    而这也是他从大秦帝陵之后,第一次全力出手。

    就算是五气宗师巅峰之境的江尚也是不堪一击,摧枯拉朽。

    “怎么会这么强!?”

    宗政月看到这一幕,神色大为震惊,要知道江尚本就是五气宗师,而后吸收了邪祟之血,实力更是到达了五气宗师之巅,即使没有天人感人和剥离天地的手段,在道的境界已经是天下首屈一指的存在了,除了赵之武和宗政化淳再也找不到其他人了。

    但是此刻,竟然顷刻间就被安景击败了。

    另一边,两位嘻哈佛依旧在对峙着。

    黑色的光华和金色的光华交缠着,两人都是盘膝而坐一动未动,周围没有人敢靠近。

    谁是执念?

    谁是佛?

    正知正见为佛,邪知邪见为执念?

    而这一切评判的标准又是什么呢?

    黑色的光华和金色的光华交缠之下,竟然出现了一丝融合,安景看到这,顿时眉头大皱,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江尚抹去了嘴角的血渍,道:“看来今天老夫必须要全力施为了。”

    安景淡淡的道:“你早该拿出全力了。”

    江尚抬起头看向了天空之上的血色,就在下一刻那方才充斥天空的血色消失不见了,太阳再次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当中。

    不止如此,江尚的气机也在这一刻消失不见了一般。

    剥离天地!

    因为不死血的原因,江尚轻松的就到达了剥离天地的境界,并且比君青林剥离的还要深厚,也就是说这一方天地对他的桎梏更轻巧了。

    “这是邪祟之血的功效?”

    安景看到这,眉头微微一挑。

    江尚脚步向着前方一踏,手掌狠狠的向着下方劈了过去。

    轰隆!轰隆!

    江尚这一掌恐怖惊骇,天空上方都是到射出一道掌印虚影,周遭的空气好似都被这一掌给劈分开了,向着两侧退避了过去。

    安景眼眸冷光乍现,浩荡的真气也是灌输到了独鹿剑之上。

    剑光狠狠碰撞,顿时引起了巨大的震动,浩瀚的真气就像是汪洋菏泽一般向着四周扩散而去。

    这些真气浪潮狠狠撞击在山体之上,一些薄弱的雪山直接崩塌开来。

    安景心中惊诧不已,他很清楚自己实力增长到了何种地步,但是江尚剥离天地似乎之后,实力增进的却是更多。

    锵锵锵锵锵!

    金铁撞击之声堪比山河碰撞一般,响彻云霄,众人完全看不清楚天空之上两道人影,只能看到炙热火花四溅。

    对于欧阳平这等宗师高手来说,这场大战都算得上旷世大战了。

    他完全捕捉不到天空之上人影的速度,连残影似乎都已经看不到了。

    “太强了,这两人实在是太强了”

    寥寥几个宗师高手都是表面无声无息,都是内心当中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

    铿锵!

    天空之上真气风暴爆炸开来,两道人影才分开。

    安景手臂一伸,庞大的真气疯狂的涌现。

    哗哗哗哗!

    真气如潮水一般,充斥着虚空天地,浩浩荡荡带着磅礴大势。

    天意四象剑决!风不留!

    安景一剑击出,那青色光芒裹挟着独鹿剑向着前方的江尚冲去了。

    下一刻,安景左手则是拔出了镇邪剑。

    天意四象剑决!火场熊!

    安景一剑挥出,那焚天煮海一般的剑芒激荡而出,好似要把这空气都给焚烧了一般。

    风和火在这一刻,好像有了某种奇妙的联系,化成了一股博大之势,向着前方的江尚冲了过去。

    风助火势浩浩荡荡,无边无垠,向着前方江尚激荡而去。

    让人更为震撼的是,两道剑光在冲向江尚的时候,隐隐合二为一了起来。

    轰!轰!

    江尚深深吸了口气,真气如宽广江河湖水一般,向着手掌之中涌去。

    天地灭绝七掌!天惊!

    江尚身后爆发出耀眼至极的光芒,古老且具有沧桑之感,一尊冰冷至极的天魔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那天魔虚影高大数十丈,几乎等同一座小型山岳一般袭来。

    哗啦啦!哗啦啦!

    一掌拍去,而后毫不畏惧的迎上了那风火大势。、

    砰砰砰砰!

    当掌印和风火大势碰撞的一刻,天地都是一颤,时间都仿佛停止了一般。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肉眼可见的浪潮向着周围蔓延而去,那可怕的真气浪潮乃是两人真气碰撞到了极致才会产生,顿时破碎了虚空。

    哗啦啦!哗啦啦!

    紧接着,众人看到了极为惊人的一幕,只见原本正常的天空出现了一圈黑色的星空。

    安景向着后方退去了数步,而江尚则是贴在雪地之上,向着后方搽去了一道长长的痕迹。

    江尚稳住了身子,虎口都是因为抖动有些剧痛,但是他好似没有疼痛的知觉一般。

    全身真气疯狂的蔓延而出,随后以他的身躯为中心,形成了一道道血色旋涡,这血色旋涡充斥着大量的邪祟之气。

    与此同时,江尚的背后的天魔都是变成了血色。

    在残忍的血色光芒照耀下,天魔都是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轰!轰!轰!

    血色的旋涡不断向着周围蔓延,似乎要把安景给笼罩了一般。

    不仅如此,江尚口中念着某种莫名法诀,周围天地灵气,邪祟之气疯狂的向着血色旋涡冲去。

    安景能够察觉到那旋涡当中有着一抹震撼人心的力量,就算是他碰触到这旋涡,很有可能都会被这旋涡给粉碎了。

    “好厉害的江尚!”

    安景面色凝重无比,江尚不愧是魔教老教主,如今天下最顶尖的高手,不只是实力高深无比,而且手段也是层出不穷。

    天空陡然消失了一般,漆黑一片,望不到尽头,变成了一片星罗棋布,浩瀚深邃的深空。

    “嗡嗡!嗡嗡!”

    安景手掌一拍,独鹿剑和镇邪剑顿时化成了两把巨剑向着前方血色旋涡冲去。

    锋锐的剑光冲去,两侧的气流疯狂逃窜开来。

    血色的旋涡神秘,隐隐有种令人窒息的感觉。

    嗤嗤!嗤嗤!

    两剑穿透空气而过,狠狠的穿透进了那金色的旋涡。

    轰!

    顿时一股轰鸣的声音响彻天地,震得在场仙帝都是心中一颤,脸色苍白不已,真气风暴疯狂的向着周围蔓延开去。

    “以为这样就想要击败我吗?”

    江尚眼眸当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双手向着前方一推,靠近他面前数十丈的真气风暴尽数飘散了。

    哗哗哗哗!

    血色旋涡几乎没有遭到影响,以江尚为中心,继续向着安景蔓延而去,就像是一只巨兽要把安景生吞了一般。

    在旋涡之下,安景显得渺小且无力,周围高手皆是屏气凝神,不敢大口喘息。

    而安景看到血色旋涡蔓延而来,面上没有丝毫表情。

    雪山几乎近崩塌,周围满目疮痍,狼藉一片。

    这一刻,他置身黑暗当中,脑海中的一切都笑死了,安景竟然忘记了独鹿剑,也忘记了镇邪剑。

    作为一名剑客,他本身就是一把剑,一把世间最为锐利的剑。

    而江尚的眼中安景仿佛消失了。

    若是剥离天地的话,还能察觉到,但此刻竟然人影,气息都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仿佛这个世间本身就没有这个人存在一样。

    一瞬间他有些没错愕,人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但这种错愕仅仅是一个眨眼,或许一个眨眼的时间都没有。

    因为江尚的眼中出现了一把剑。

    那把剑是他迄今为止都没有见到过的一把剑,但是这把剑比独鹿剑还要厉害,还要可怕,让他一个没有心的人都感觉到了冰冷。

    江尚的瞳孔再无其他,只有那一把剑的锋寒。

    他心中没有了恐惧,没有了害怕。

    这一刻,失去了所有的情绪。

    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那一把剑!

    他的信心开始崩塌,他开始变得不相信起来了。

    而一个人开始从相信变得不信,那是最为脆弱的时候,尤其是强者,越强的人这个时候越是脆弱。

    轰隆!轰隆!

    玉龙雪山这座大雪山竟然轰然倒塌起来,漫天尘土四起,雪花飘落。

    在场众人无不惊叹!

    阳光洒在了这一片土地之上,并没有人给人温暖,反而更加的冰冷。

    “噗嗤!”

    就在这时,那一把剑在天地划过,随后重重洞穿了江尚的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