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恭喜你被逮捕了 Iced子夜

第二百三十四章 敌弱我去斩他时!(大章求月票)

    如果将领域展开比作挥毫绘画的话。

    无限制领域是不需要画布就能凭空作画的神技,那么无限制规则,应该就是连染料都不需要的、更为卓绝精湛的“绘画技艺”!

    即便如此,在这个世界上为众少部分人所知的也只是无限制领域,比如枯坐在上京裁决司大楼几十年的那个老人。

    相传,那个老人便是在七十多年前领悟了无限制领域,而后才一路畅通无阻的跨过八阶的鸿沟,只是他这几十年来都未曾出手,如今谁也不知道他是何等样的境界。

    但有一点对于很多人来说都不是什么秘密那就是那个老人领悟的无限制领域,为他后面掌控规则成功晋入无数人可望而不及的八阶半神级打下了无比扎实的根基。

    然而即便是裁决司的那个老人,在晋入七阶领悟领域的时候,虽然走上了一条“未曾设想的”无限制领域道路。

    而在进入八阶的时候,他似乎已经看出了这条人迹罕至的道路并不是什么光明大道,于是从新回到主流的规则之中。

    至于无限制规则

    天元历的千年历史上或许有人曾不为人知地做到过。

    但在最近的几百年来却从未出现过,只存在于能力研究者的理论推导中即,【领域】之上是【规则】,那么【无限制领域】之上,必然有【无限制规则】。

    可无限制规则究竟是什么样子,以什么样的形态呈现,这一点到目前为止,拥有何等样的权能这些却至今还是依旧没有人能够弄清弄懂。

    就正如同此时此刻,不仅是在一旁近距离旁观的胡佛.柯里昂,就连那些在这个雨夜中潜藏在黑暗中的目光在看到眼前这一幕后脑海中也冒出了同样惊人类似的想法

    要知道,七阶之上,领域、规则、秩序,他们或许不懂、也未曾见过什么叫“无限制规则”。

    但在没有掌控秩序的情况下,那个男人能够强行突破三刀流剑帝克罗剑的【秩序.奥义.三刀流.大千世界鸟飞绝】,并且悍然无匹地将克罗剑持剑的手臂斩下一条,那必然不可能还是源于什么了领域的力量。

    在【领域】和【秩序】之间,能够让那个男人在未曾掌控秩序正面对垒中就完成这恐怖一击跳板的,只有【规则】,而且还绝对不是什么一般的规则。

    比如说

    无限制规则!

    然而此时此刻,对于战场风暴眼中心的东野原而言,哪怕在双重复合能力【烛昼之龙】下斩中对方并不容易,但他还是靠着一往无前的决心与狠厉做到了这一点!

    这才是真正的不容易!

    在这个雨夜之中,此前哪怕是东野原在领悟新的复合能力【泡影咏叹斩】的时候他也仅仅是化解了对方的攻势而已,从头到尾都在被动的挨打,完全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对方闲庭信步,游刃有余,而他却浑身上下鲜血淋漓,遍体鳞伤,仿佛随时都可能倒下去。

    可在倒下之前,

    他还是斩出了这一刀。

    第五裁决使克罗剑从开到现在,

    也只受过了一次伤。

    而这一次伤,却废掉了他的一条手臂,斩掉了他的一把剑。

    吼—!

    脸色淡漠如万年冰川般的克罗剑在断臂处的剧痛沿着神经抵达脑海中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摄人心魄的低吼声。

    他霍然怒睁着那双有如鹰眼般锐利的双眸,死死地盯住了眼前的眼前这个依旧戴着白色摩托头盔的怪诞身影,眼中在一闪即逝的错愕后很快被满腔的愤怒所填斥。

    在这一瞬间,克罗剑的愤怒不仅来源股血流如注的断臂处的不断冲击中枢神经末梢的剧痛,更源于自己的【秩序】居然被眼前这个连秩序为何都不知道的人类打破。

    这是何等的荒谬!

    而刚刚那一幕那绝不是他在从上京动身之前所获知的情报中提及的【无限制领域】!

    那是远远比无限制领域要强大无数倍,足够让眼前这个一步登上九天扰乱秩序的恐怖能力!

    但这又怎么可能?

    “你很愤怒?”

    白色的摩托头盔下,东野原的口中发出了有些怪诞的声音,如此近在咫尺的距离却让克罗剑听的十分真切。

    “你觉得自己端坐高天之上是秩序的化身?人类的生死悲欢一切都无足轻重?就该像是羔羊一样排队进入屠宰场?而今天,我却冒犯了你所维持的秩序?

    所以,你愤怒?”

    东野原说到这里,顿了顿,语气平淡的继续道。

    “那么接下来,你会更加愤怒。”

    话音落下的瞬间,大雨之中头顶一道响雷闪过,耀眼的雷光将大雨下两人的身影照亮拉长的宛如伥鬼。

    东野原的鼻息中再次喷出了两道苍蓝龙须般的焰火,手中多出来的第三把刀【小竜景光】斩断了光与火的分界!

    而失去了一条右臂的克罗剑眼眸中同样蕴藏着狠辣之意,只见他左手的【妖尾】挑起大快刀【大千鸟十文字】,飞快地落入自己的口中,鹰眼般锐利的眸孔在黑夜中一闪即逝,居然口中衔刀未卜先知般挡在了他的脖颈前。

    只可惜

    东野原这一刀斩的并非是他的脖颈。

    刀光在空气中撕开了一个微妙的弧度,落在克罗剑的另一只胳膊手肘臂弯的骨肉连接处。

    克罗剑对于人体构造极为清晰,所以刚刚才能庖丁解牛一般将肉体系能力者巴克活活剐杀,每一刀都能避开骨肉关节的连接,恰到好处地剔下一块块淋漓的血肉。

    东野原虽然不是什么人体生理方面的学霸,但他好在他的文化课成绩还不错,对于身体的骨骼关节连接同样十分清楚。

    更何况开启【九眼六道】的第二眼后,东野原看向任何事物,表面都会流动跳跃起一道淡淡的“死之线”。

    那里是最易切割伤敌之处!

    嗤啦!

    毫无预兆地,失去一条右侧手臂战力锐减的克罗剑再次被东野原斩下了另外一条左边的手臂,连带着左手那把【妖尾】也一起落在了地上。

    于是一转眼的功夫

    这个原本的冷漠傲然、高高在上的的三刀流剑帝克罗剑,在今晚这个暴雨夜中居然不可思议的被那个戴着白色摩托头盔的荒诞身影连续斩断了两条手臂。

    血!

    巨量的猩红的鲜血有如打开闸门泄洪,瓢泼如注地从克罗剑两侧断臂中疯狂地飙溅了出来,空气中瞬间充满了一股浓郁到无法散去的血腥气息。

    这一刹那,克罗剑那原本冷漠傲然的脸色在火光之中变得无比的狰狞和忿怒,终于压抑不住地发出了一声狂痛的嘶吼!

    然而这个男人

    终究是被称为剑帝的男人。

    在这生死危急的关头,他完全没想着任何逃跑,居然嘴里衔着那把大千鸟十文字以一种完全超越人类想象极限的姿态,有如螺旋桨般朝着东野原斩杀袭来。

    疾风锐起!

    人们的肉眼甚至可看到一圈圈淡蓝色的环状冲击波,从克罗剑口中的那把【大千鸟十文字】剑刃上,朝着四面八方天上地下疯狂地扩散了开来!

    这一瞬间,克罗剑将秩序的权能展开到了极致,恐怖岚切似乎连空气都被斩出了无数条絮状的波纹,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朵盛开在地狱彼岸的曼陀罗花!

    秩序.岚切!

    一刀流奥义.鬼气修罗斩!

    “给我死!!!”

    在这电光石火间只见,浑身上下同样遍体鳞伤的东野原却深吸了一口空气中血腥的气息!

    天赋能力【鲜血之拥】,让他的身体有如一台大功率抽水泵般,源源不断的吸收着弥漫在空气中血雾。

    呼—!

    反手接住空中落下刚刚掷出的双刀。

    东野原再次深深地伏身吐息,鼻息中那两道龙须般的苍蓝色火焰几乎将他整个人都包裹进去。

    须臾一霎间,

    他的身形也消失在了原地。

    双重复合能力!

    烛昼之龙!

    无我一刀流.修罗业舞!

    龙卷!

    鬼切!

    狮心!

    雷竜!

    错身而过的瞬间,恐怖的刀光有如奔涌的泉水般漫过了克罗剑的全身,无我一刀流愈发娴熟的东野原居然不可思议地同时挥出了四道剑型斩击!

    等到两人身形重新出现在无数人的视野中时,夜色中,一场久违的雨水终于自天而落地哗啦啦砸下。

    东野原左右双刀持剑而立,在他胸口前出现了两道深可见肋骨的恐怖伤口,磅礴的血流有如不要钱一般哗啦啦喷涌。

    这时,有人敏锐的发现了

    从战斗到现在,这个戴着白色头盔的男人虽然浑身上下被克罗剑的恐怖剑刃刮的皮开肉绽。

    可他的伤口却几乎全部集中在身前,背后连一丝一毫的伤口都没有。

    此时,再看东野原那血流不止的胸口和摇摇欲坠的身形,众人心中不由一阵骇然!

    难道这一战的胜利者,终究还是属于那个被称为三刀流剑帝的男人?

    几乎下意识的,众人的目光不自觉地转移到了出现在不远处湖边背对着众人的克罗剑。

    他的背后似乎也有伤口。

    难道在刚刚交手中,这个男人想过逃跑?

    可他不是赢了吗?

    种种纷杂的念头闪过脑海,人工湖畔一阵夜风袭来,倏然间,只见伫立在湖畔的克罗剑陡然凭空“矮”了一截!

    霎时间,只见他的两条腿陡然迸射出两道夜色下深红的血箭,黑袍之下的两条腿宛如两截断木桩般滚向不远处的人工湖,失去了四肢趴在雨地中他,平日里那副孤傲漠然的鹰眼中竟有些呆滞。

    这一刻,无数人都是悚然一惊,浑身上下汗毛倒竖!

    哪怕是亲眼所见,他们也依旧有些不敢相信,裁决司的【S级裁决使】,那个被称为“剑帝”的男人!

    居然倒在了这里

    然而就在克罗剑被斩断双手双脚,趴在雨地中浑浊的双目呆呆的注视着眼前这潮湿血腥的一幕、浑身上下伴随着失去四肢的剧痛不断生理性抽搐的时候。

    忽然,有个男人艰难地走到了他的身旁。

    克罗剑无比勉强的侧过头,眼角的视线透过朦胧的雨水,看到了站在他面前不远处的那个穿着灰色大衣的男人。

    记忆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重前。

    很多年前,他和他,还有那个爱笑的她那个微笑时很纯粹的天人混血女孩,他们三人是上京天人大学那一届最为出色三名学员。

    “我知道你还记得她”

    胡佛.柯里昂漠然地俯视着身下匍匐在地的克罗剑,直视着对方的双眼,开口问道:

    “这么多年,我只想问一句,你后悔吗?”

    “咳咳咳”

    伴随着一阵急剧猛烈的咳嗽,匍匐在地的克罗剑几乎五官都溢出了血来,他有气无力地喘息了一声,忽然冷声反问道,“后悔什么?你是说抓捕她?还是亲手杀掉她?”

    “你是想说秩序高于一切吗?”

    “没错。”

    胡佛.柯里昂这个平日里落拓不羁,似乎什么事都不值得他挂心的男人

    听到克罗剑回答的瞬间,他的的眼睛却忽然变得无比锐利了起来,就像是撕开了所有对方所有的伪装直视着对方的内心。

    “真是个卑劣的伪君子啊”

    胡佛.柯里昂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远以为嫉妒会让人发狂,却没想到嫉妒会让人变得像你这般道貌岸然。

    你会抓捕她,会亲手处决她,难道不是因为你内心的龌蹉吗?没想到在那次事件之后你却选择给自己贴上‘秩序’的标签以为这样做就可以不用遭受良心的谴责吗?”

    胡佛.柯里昂的这番话像是彻底撕开了克罗剑这几十年来一层层将自己包裹进去的伪装,顿时让他的瞳孔一阵猛缩。

    “结束了”

    胡佛.柯里昂忽然有些厌恶地看了克罗剑一眼,这一眼如同穿透了数十年的时光和恩怨。

    那视线不像是在看什么高居于九天之上的裁决使,反而像是在看什么阴暗臭水沟里的肮脏臭虫!

    他缓缓抬起了手中的那把【无悔的月光】,轻声地说,“这一刀为了祭奠刚刚被你剐杀的的巴克,也为了曾经的她。”

    话音落下,

    刀光也跟着落下。

    切头,碎骨!

    咔擦一声!

    这个曾经高居九天之上的第五裁决使三刀流克罗剑,在和之国被一个戴着白色摩托头盔的荒诞家伙硬生生悍然斩断四肢后,最终被被西海四王之一的胡佛.柯里昂枭首于此。

    此时此刻的,他的身躯失去四肢和头颅,彻底化作了一具布满了触目惊心伤痕的“人棍”!

    至于那颗滚落出去的头颅,鹰眼般的双眸中在死前的最后一刻失去了往日的锐利,却充满了无边的怅然和迷惘。

    似乎他从未想过

    有一天生命会终结于此。

    就在这时,胡佛.柯里昂脚踩着克罗剑的头颅,转头看了一眼伫立在夜雨中凝视着他那个头戴摩托头盔的身影。

    他忽然脸上洒然一笑,弯下腰脚踩着头,有些勉强吃力地单臂拔出克罗剑口中那把死时仍紧咬在口中的大快刀【大千鸟十文字】,随手朝着东野原所在的方向高抛了出去。

    “这该是你的‘战利品’!”

    然而同一时间,在胡佛.柯里昂被挡住的视野里,在东野原的身后不远处

    站在通往地牢的地面豁口处的黎明革命军中部军的军长金.伯伦却豁然回首,凝视着雷光夜雨中东野原那摇摇欲坠的背影,眼眸中蓦然闪过一抹无比凶狠的厉芒!

    这正是

    天赐良机的

    敌弱我去斩他时!

    ------题外话------

    求个月票噜噜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