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恭喜你被逮捕了 Iced子夜

第二百七十五章 雨之呼吸!

    在普通人眼中,甚至于在这个世界上99.9%的庞大能力者群体的眼中。

    七阶之上的绝对能力者的战斗,毋庸置疑是属于另一个层面上的战斗,的确不是大部分人能力者能够插手的战斗。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熊此时的话语的确是理智地劝阻,同时他的心里也和东野原一组的侦查猎兵黄昏一样,对这次联合行动的匹配产生了一丝质疑。

    黄昏质疑的是他们组既然有新人猎兵,那么按照【破晓之绯】的匹配机制就不该让他们匹配到这种7级的任务。

    哪怕是联合行动。

    而熊对匹配到的7级任务没什么意见,毕竟他们小队的实力也足以去执行这种高级别的任务。

    他疑惑的是,为什么会匹配到一个执行猎兵完全无法插手的小组,来和他们一起联合执行任务。

    似乎在场的众人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目光纷纷不由自主地朝着被蝮蛇抛下站在原地戴着白夜叉面具的东野原望去,目光中都有些疑惑。

    忽然间,黄昏和野蔷薇对视了,脸色都有些不太自然了起来。

    联合任务猎金肯定是平分的。

    如果像是眼下这种情况下,对面的小队熊拿出针对人物模型的战斗方案,蝮蛇孤身一人上去执行。

    那他们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在白嫖人家的劳动成果一样。

    哦,似乎也不能算完全白嫖。

    来的路上野蔷薇还开车了,黄昏也对监狱周围的地形进行了讲解。

    可是等等

    难道他们在这次行动中的作用,就仅仅是“司机”和“导游”吗?

    东野原被几人看得有些不太好意思,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一句“所以”后面话。

    他心中顿时有些无奈,看了眼监狱方向,蝮蛇已经不见了踪影。

    东野原有心想要立刻追上去。

    可想起昨晚在歌舞伎町一番街执行任务后黄昏对自己的嘱咐尽管他不觉得有什么必要,但总归是一番好心。

    想到这,东野原转头看了眼黄昏说道,“这次行动最佳战斗方案是什么?”

    最佳战斗方案?

    黄昏被问得愣了下,不由下意识地回答道,“今天的任务比较特殊我还没有来得及为你拟定最佳的战斗方案。”

    “噢?那就是自由行动咯?”东野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周围的黄昏和熊等人都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出于礼貌,他们都很客气地回避了“你太菜队友带不动你”这种比较直白的话语,给新人猎兵留下一点面子和成长的动力。

    可现在看这新人猎兵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难道刚刚他们的话都白说了?

    东野原觉得自己领会了黄昏的意思,又看到众人似乎都怔怔地盯着自己,戴着面具的他立刻地朝着众人点了点头。

    示意大家放宽心。

    黄昏等人看到东野原点头一愣。

    点头是几个意思?

    你到底懂我们说啥了没?

    不料当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东野原却已经朝着监狱虚掩着的大门走去,随后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等”

    黄昏的话顿时卡在了嗓子眼里。

    野蔷薇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眼旁边的阿霞,挠了挠头道干笑道:

    “不好意思,我们这新人猎兵没什么缺点,就是太有干劲了。”

    黄昏的眼中闪烁了起来,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脑海里似乎涌现出了曾经在执行任务时所遇到的不好的经历。

    他并不讨厌死亡,但很讨厌队友死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于是他拼命的压榨自己,精益求精,竭力地将每一个针对目标模型的作战计划精确到每一个细节。

    因为他知道他多一份细节,他们的执行猎兵就多一份活下来的希望。

    可这一次

    “不行!不能让他这么乱来!”

    黄昏的视线立马望向了一旁的熊,语速极快地说道,“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但还请蝮蛇一定要把那个小子带回来!”

    熊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了自信的笑容,宽慰黄昏说道,“放心吧,我们也是合作多年的老搭档了,蝮蛇的实力配上我的作战计划还从未出现过什么重大失误。”

    “至于那个新人猎兵,既然他想,那就让他去吧,就当是为以后猎兵生涯提前见识一些世面和积累经验了。”

    听出了熊语气中流露出的自信不似作假,黄昏才不由长长的松了口气,只是看着东野原消失的方向莫名有些心绪不宁。

    是自己想多了吗?

    静水监狱,男监。

    当面目阴柔的蝮蛇踏入这片区域的时候,就嗅到了那股大雨都无法遮掩住的浓郁血腥气息。

    这只能说明这股血腥味并非是从某一个人身上发出。

    而是来自于很多不同的人。

    绕过一个拐角,男监入口的门虚掩着,充满了一种沉寂到瘆人的气息,走到这里空气中的血腥味也愈发浓郁了起来。

    悄无声息地推开牢门,监狱牢房的地面上全是汩汩的腥臭血液,每个人的尸体都是支离破碎、残缺不整,看上去就像是经历了某种残酷绞杀一般。

    这一刻,蝮蛇抬起的脚步忽然又收了回来因为他在这片区域中已经找不到任何一点生命存活的气息了。

    这就等于说

    男监彻底变成了一座“死牢”。

    雨魔希拉

    真是从不让人抱有任何希望啊。

    蝮蛇深吸了一口气,耳边挂耳式的无线电通讯中却是传来了熊那稳重的声音,“让我看看牢里的情况。”

    蝮蛇闻言轻轻碰触鼻梁上那副眼镜款的边缘。

    霎时间,他眼前所见所闻的一切,全部都清晰地呈现在了静水监狱正门外那辆车里副驾驶位上熊手中捧着的工作电脑上。

    车里,熊深吸了一口气,“看来情况没那么乐观,从这些尸体的伤口来看下手的明显不是同一个人,这也就意味着‘雨魔’希拉并不是孤身一人,谢尔比海贼团应该有不少人都跟了上来。”

    “那帮臭名昭著的海贼,闲下来总是想要找点事做,这完全在我的预料之内。”

    蝮蛇的眼眸中闪动着微芒,不置可否地说道,“没关系,我们的这次的任务目标只有一个,其他人的话先跟上我的速度再说。”

    听到蝮蛇如此自信的话语,熊也并不意外。

    正式因为这个男人骨子里的自信,两人才会在【破晓之绯】猎兵组织茫茫多的会员中结为了固定行动的重要同伴。

    “另外还有一点要告诉你。”

    “什么?”

    “与我们联合行动的白夜叉在你进入后也跟了上去,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帮忙照顾一下。”

    听到熊的话,蝮蛇的脸色不由一怔,眼中闪过一丝不悦。

    他没有应承也没有拒绝,过了半响之后,才淡淡地说道,“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愿意和新人合作的原因,猎兵这一行想要出头光靠勇气是不够的,如果以后还有机会合作的话,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

    “谢谢。”

    蝮蛇的耳机中忽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身影,不出意外,这个声音正是来自于坐在车后座的黄昏。

    蝮蛇的心中不由略感诧异。

    黄昏给他的印象不错,在【破晓之绯】的猎兵组织中也是公认的“猎兵星级”成长最快的优秀侦查猎兵。

    不知道这一次人任务结束后,有没有机会将他邀请到他们的团队中。

    要知道,蝮蛇本身也拥有着绝佳的成长潜力,而且他一直奉行着“狮子的搭档还是狮子”,优秀的人就该和优秀的人一起合作。

    至于弱者,

    在这一行注定是要被淘汰掉的

    蝮蛇的脑海中正想着这些。

    这时,他的耳边忽然背后静水监狱北侧狱区在大雨中传来了一阵无比惊人的爆炸声,风雨中隐约还能听到一阵急促的呼喝声。

    嗯?监狱里还有抵抗?

    空气中雨点蓦然爆裂,发出了一阵响尾蛇响环的嘹亮声。

    下一刹,蝮蛇的身形已经消失在了大雨中。

    静水监狱,北区。

    滋滋滋!

    滋滋滋!

    “该死的!信号中段!为什么我们的求救信号全部被屏蔽了。”

    第三侦查组常年驻扎监狱的第十一番队的副队长六车智和蹲在墙角背靠着墙壁,手腕上缠着纱布被鲜血浸染的一片通红,愤怒地将手中只剩下一片电流声的通讯器砸在了雨地中。

    那些西海谢尔比海贼团的家伙,简直就是一群疯子,居然和他们这些第十一番队的幸存者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封死了各处出口。

    从凌晨到现在,他们已经在偌大的静水监狱逃亡了四五个小时了。

    第十一番队驻扎在静水监狱的一行人也从最初的五十多个,变成现场的十几个人,其他人都在凌晨黑暗的逃亡的途中被那些谢尔比海贼团的疯子给猎杀了。

    现在,天亮了,雨还在下。

    他们的情况却没有任何好转。

    尽管早上联络上一次的警视厅总部,到现在也迟迟没有派来任何增员,六车智和心中隐隐有了不好的猜测那就是新东京在今天凌晨又开始了新的一轮罪恶势力大规模爆发,导致警力前所未有的吃紧。

    这无疑是最糟糕的情况。

    意味着哪怕他们联系上警视厅第三侦查组的总部,短时间内恐怕都没有人能够支援到这里。

    “副队长,上面不是说雇佣猎兵了吗?”有人喘着粗气开口问道。

    十一番队的副队长六车智和没好气地说道,“蠢啊你!就算雇佣了猎兵,那些家伙可都是拿钱办事的,你以为他们会哪里危险去哪里吗?”

    被骂的手下顿时一噎,心中焦急的他回头这一队剩下的“残兵游勇”。

    几个小时的时间,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同僚的死亡后,此刻每个人的表情中都透露着一股浓浓的绝望和麻木。

    危急之中,六车智和脑袋里也在高速运转。

    片刻之后,他忽然转头望了眼一门之隔的静水监狱北区。

    穿过这道门,后面就是他们平日里基本不会踏足的“第三类女子监狱”了。

    咬了咬牙,六车智和说道,“这帮混蛋!不能死!咱们不能死在这里,走!去北区和那里留守的人汇合。”

    “啊?可是万一”

    “没什么万一,出了问题我担着,咱们已经死了够多的人了。”

    说完之后,六车智和握紧了手中染血的刀,听着拐角后雨水中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忽然吼了一声:

    “快去开门!”

    话音落下,

    他孤身一人转身冲了出去。

    手下知道六车智和是为了自己等人打开门拖延时间,他们每耽搁一秒副队长就多一份危险,赶紧全部朝着那道门冲了过去。

    不得不说,六车智和的果断的决定似乎起到了某种关键性的作用。

    先前那些追杀他们的谢尔比海贼团雨魔希拉麾下的海贼,在看到他们冲向通往第三类女子监狱的那扇门时,果然被“阻了一下”。

    一番生死时速后,十一番队然后及时关上合金大门的他们将对方拦在了门外。

    “呼呼呼—!”

    冲进静水女子监狱之后,十一番队众人都不由一阵紧张和后怕。

    “这道门拦不住他们太久。”

    “对!快通知下去,安排女子监狱的人疏散。”

    然而接下来,等他们冲进牢房区一个一个房间扫过去时却发现每个房间都空无一人,地面上几乎针落可闻。

    众人一时间不由都愣住了。

    “什么情况?”

    “难道女子监狱已经撤走了?”

    “不对!静水监狱北边就是一条静水河,女子监狱的人想要撤走只能从我们来的方向!”

    副队长六车智和也蹙起了眉头,心中隐约涌起一种不妙的预感。

    这时,众人的耳边只听轰隆一声爆鸣,所有人都是心神猛地一震,彼此间对视了一眼,旋即视线同时投向了一个方向。

    那就是女子监狱的食堂。

    “所以,从你儿子死后,你就变成了一个可怜的孤魂野鬼了吗?”

    食堂的玻璃穹顶破裂,磅礴的大雨倒灌而入,却无法冲刷干净满地的碎肢血垢。

    然而此时此刻,身材高大雨魔希拉拎着手中的斩剑【雷雨】,嘴里叼着雪茄,脸上却满是发自内心的愉悦,居高临下地望着被逼退到墙角的卡萝尔。

    卡萝尔此时浑身上下已然遍体鳞伤,她是一个七阶初段的能力者,一个不称职的单亲母亲,同时也是排名第一的猎兵组织【赤色星座】的七星猎兵,但距离百尺杆头更进一步却还有很长一段模糊不清的路要走。

    可在走完这段路之前,她却遇到了七阶的眼前的这个男人。

    雨魔希拉似笑非笑地望着卡萝尔,轻声地说道:

    “有趣有趣!你脸上的神情的确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噢!我想起来了!在那个大陆西方那个小镇的看守所里,的确有个男孩在死前十分委屈地对我说他没有犯罪,让我放过他。”

    “嗬嗬嗬,但我告诉他,监狱里的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没罪,所以才需要我去救赎引导他们的灵魂啊。”

    听到雨魔希拉的话,哪怕知道对方在激怒自己,可这些年每次做梦都会梦到儿子那痛苦绝望的哭诉的卡萝尔却再也无法控制自己!

    “给我!去死啊!”

    女人恐怖的音啸声瞬间席卷全场,穹顶之上的雨水都仿佛被逆冲直云霄,卡萝尔手持匕首身形一阵恍惚,瞬间随着潮水般音波一起一圈一圈疯狂向外斩击。

    音之领域.重气流斩!

    然而下一刻,雨魔希拉却抬起了手中的斩剑【雷雨】,将其竖于自己的身前,摆出了一个身形有些怪异的起手姿势。

    领域.苍燕时雨.凪!

    这一瞬间,雨魔希拉仿佛进入了某种明镜止水般的状态。

    四周的众人甚至在纷纷而落的冰凉雨丝中听到了某种轻微的呼吸声

    他明明站在原地没有动,食堂破裂的穹顶之上哗哗而落的雨水却不可思议挡下了卡萝尔那所有的足以切断钢铁的疯狂斩击,在空气中激起了无数飞溅的水花!

    下一刹,雨魔希拉的呼吸声变得绵长了起来,仿佛彻底掰开揉碎在了这场雨中。

    他向前迈步。

    斩出了自己手中斩剑【雷雨】。

    那真的是一场“雷雨”!

    来的快!

    去的也快!

    音波中,无声扩散游走的卡萝尔骤然瞳孔一缩,只觉得眼前的漫天大雨中忽然有“一滴雨水”在她的眸孔中无限放大。

    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已经太迟了。

    那是一把刀

    ------题外话------

    夜里继续码字,下一章会早点。

    月末求个票票噜噜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