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 某二狗

342章 肖百合陈述,陈先锋破防

    张伟传唤肖百合。

    这绝对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一招。

    而张伟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关于周末一起吃了顿饭。

    这下子,就很容易让人遐想了。

    他们是不是真有一腿啊?

    这可不是我们瞎想啊,而是你们摆明了就有问题啊!

    辩护律师和检察官,居然周末一起吃饭?

    而且你这个律师,还喊对方喊得这么亲热?

    你俩要是没一腿,说出来都没人信!

    正因为如此,陈先锋当然坐不住了。

    虽然他不想节外生枝,但他肯定要抗议一下的。

    但可惜,张伟和肖百合的见面,并不是在私人场合,而且当时还有“第三者”在场。

    所以张伟很淡定,甚至还巴不得你们去调查呢。

    反正最后肯定什么也查不到,他和肖百合之间可是清清白白的。

    而现在,所有人的心思,必须要回到法庭上了。

    张伟的第一个问题,是周末的晚餐。

    肖百合的态度是,拒绝回答!

    “咳咳,刚才我只是活跃一下气氛,那么咱们言归正传吧!”

    张伟难得摆出了一副正经态度,一脸严肃的问道:“那么周末晚饭……”

    “嗯!”肖百合柳眉一竖,眼神略带寒霜。

    你丫的,是不是没完没了了?

    不就周末一起吃了个饭,需要在法庭上,在这么多人面前反复强调?

    是不是嫌咱们之间的谣言传得还不够快?

    张伟赶忙解释一句:“我是说周末晚饭前,晚饭前咱们去了哪里,就是你和我们会合之后?”

    “会合之后,我们去了中环的一间公寓楼,见了一位姓黄的女士!”

    听到了姓黄的女士,陈先锋顿时紧张了起来。

    “岳父放心,那女人绝对回不来!”

    一旁的女婿赶忙解释一句。

    “那个……”但另一侧的法务总监,却张了张嘴。

    因为他知道有些话,不需要证人亲自到场,只需要旁人转述,也能够成为呈堂证供。

    只需要那个转述者,身份背景清白就可以了。

    但这些话,他却不敢说出来。

    因为他知道,此刻说出来,好像也有些来不及了。

    法庭上。

    “哦,那请你告诉大家,这位姓黄的女士,她的身份是……”

    “她是先锋医疗科技执行总裁的秘书,总经理助理!”

    张伟点了点头,随后看向坐在陈先锋一旁的女婿。

    “请问一下贵公司,这位黄女士是否是总裁秘书?”

    陈先锋三人没有回答。

    不过张伟早有预料。

    “你们不想回答就算了,我反正也有证明!”

    他说着,朝控方席上的谭莹莹打了个手势。

    小谭很配合,当即点开了一份个人简历。

    “大家可以看到,这是一份人士简历报表,来自先锋医疗科技的人事部门,而其中的信息都是关于黄女士的。她从7年前入职先锋医疗科技后,先后在前台服务部,人事部工作过,第4年调入公司行政部,担任总裁秘书一职,一直到现在都是这个职位!”

    这份文件,自然也来自于先锋医疗科技给出的那三大车文件中,也被张伟给翻了出来。

    “陈董,还有总裁和总监两位,贵公司的盖章文件,相信你们应该认识吧?”

    张伟朝三人笑了笑,然后看向肖百合,“老肖啊,黄女士的身份,现在已经验证了哦!”

    肖百合翻了翻白眼。

    你都有人事部的资料了,那你还问我干什么,多此一举咯?

    “再提问,请问我们之后和黄女士聊天中,黄女士告诉了我们什么?”

    “呃……”

    肖百合愕然,因为那天说得可就多了。

    “好吧,我来引导一下!”

    张伟再次微笑,并且提问道:“我们几个人和黄女士,是否聊到了先锋医疗科技的问题?”

    “是的!”

    “那我们是否聊到了一场会议?”

    “是的!”

    “那场会议的时间是?”

    “是一个月前,被告钱之穗博士邮件通知陈先生,关于PD项目取得重大突破的第二天!”

    此言一出,全场不少人微微变色。

    还真有这件事啊,被告真的取得了重大突破?

    审判席,听证席,甚至是控方席,有人的内心紧张了起来。

    但要说全场谁最紧张,还得是坐在控方席后边的陈先锋,他的双手已经死死捏紧了。

    一旁的女婿低下头,法务总监扭过脸,二人都不敢与陈先锋视线交汇。

    反正看不到你,就不用怕,不用怕,不怕……

    大概他们都是这样的想法吧。

    不过他们仨的内心,此刻都彻底沉了下去。

    因为如果让肖百合继续说下去,好像要大事不妙!

    同样的,张伟察觉到了法庭风向的变化。

    他继续追问:“那场会议上,黄女士听到了什么?”

    “她听到了很多!”肖百合好像知道张伟的目的了。

    虽然让眼前这个家伙嘚瑟一下,让人很不爽,但不知为何,她的内心还有一丝小开心。

    “她说一开始,公司高层都很开心,因为他们花费的钱终于有了回报,他们甚至有不少人欢呼起来!”

    “然后呢?”

    “然后他们就开心了一会儿,财务总监提出了一个问题,关于帕金森病的利润问题。随后这些高层就不开心了,甚至会议室也沉默了。”

    “哦,我想知道研究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怎么他们都不开心了呢,而且还牵扯到利润是怎么回事?”

    张伟这里是明知故问,并且一脸怪异的看着陈先锋。

    后者咬着牙,紧皱着眉头,脸色黑得可怕。

    “黄女士说,财务总监给某个部门打了个电话,然后过了一会儿,那个部门送来了一张表格,财务总监拿给陈先生看了之后,大家的脸色都很不好看!”

    “黄女士有说这张表格是关于什么内容的,而且陈先生为什么不开心吗?”

    “是因为利润!”肖百合当即回答道。

    “如果被告的研究取得进展,使得帕金森病能够被第一时间治愈,那么公司的利润,将会大受影响!”

    “什么,利润会受到影响?!!!”

    张伟好似捕捉到了什么一般,突然语气加重道:“在全世界都翘首以盼,整个科学界都关注着这一难题的时候,以陈先锋为首的先锋医疗科技高层,却只想着利润的问题?”

    “是的!”肖百合郑重点了点头。

    这个结果,虽然让她很不耻,但就是事实。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好家伙!

    当真是好家伙!

    居然还真有这种事啊!

    不过一想到陈先锋的身份,他们也就明白了。

    但懂归懂,他们可无法原谅这种行为!

    全世界有上千万帕金森病的患者,可你们却想着利润?

    绝对不能接受!

    绝对不可饶恕!

    绝对无法原谅!

    全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陈先锋的位置。

    这一道道怀疑的视线,让他如坐针毡。

    哪怕他见惯了大风大浪,但此时此刻,他感觉到面前出现了一面滔天巨浪!

    这一道巨浪,随时可能让他脚下的船倾覆!

    所以,如此之下,陈先锋唯一能做的就是……

    “反对!”

    不等控方表态,陈先锋已经先一步起身了。

    “陈先生,你什么意思啊,大家都是本家,能给我一点面子?”

    老陈面色一沉,目光不善的盯着陈先锋。

    “陈法官,我不服!”

    陈先锋指着法庭上的二人,质问道:“辩方律师和证人,摆明了是针对我,你怎么不管他们沆瀣一气呢?”

    “陈先生,你说笑了吧?”

    听到陈先锋的指控,张伟也笑了。

    “法庭上的这位,可是地检总部的肖百合检察官,她可是立过誓的,上庭作证也是她的义务,她在法庭上的所有证词,都是发自她的肺腑之言!”

    “你放屁!”

    陈先锋让人不相信,他不可能相信,也不可能容忍肖百合继续发言。

    “那好,陈董,你要是不相信,请你拿出证据来啊,来证明证人的发言是错的?”

    张伟当即摊手,表示你随意。

    “我……”

    陈先锋顿时不说话了。

    他有证据吗?

    那当然是没有啦……

    “陈法官,我方认为法庭需要维护秩序,请你给陈董安排两个庭卫看守,可以吗?”

    “我怕他待会再激动起来,可能拿着手里的手杖打人,虽然我是不怕的啊,但就怕他打到了其他人,就算是打到了花花草草那也不好吧?”

    老陈点了点头,吩咐左右庭卫行动。

    两位人高马大的庭卫,顿时来到了陈先锋的两侧。

    “陈先生,我在这里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你敢继续放肆的话,我就判你蔑视法庭!”

    老陈最后警告了一句,这才看向张伟,示意你继续。

    陈先锋这边,暂时是不发作了,不过他的脸色依旧难看无比。

    他左右看了看,法务总监和女婿,全都低着头,不敢直视他。

    他有心要教训一下这两个废物下属,但左右两侧都被庭卫看着呢。

    一旦他有异动,指不定这两个庭卫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所以,他不能动啊!

    他只能看着,看着台上那对狗男女,“污蔑”自己。

    可恶啊!

    法庭上。

    张伟和肖百合的对话,还在继续。

    因为老陈的警告,陈先锋再也不能阻止他们发言了。

    “老肖啊,继续哈!”

    张伟笑着,继续提问:“黄女士是否说过这样一件事,公司的高层为了利益,进行了一个内部商讨会议,只有陈董和寥寥几人参加?”

    “是的!”

    “会议之后,发生了什么?”

    “会议之后,集团高层决定切断PD实验室的研究资源,叫停研究项目,甚至让被告钱博士离开公司!”

    此言一出,整个法庭的气氛,彻彻底底改变。

    听证席上,不少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陪审席上,陪审员们互相对视,不少人面露愤慨。

    就连控方席上,蓝正叶和卢雯雯的脸色也变了,变得不可思议。

    只有谭莹莹低着头,嘴里碎碎念着“快点结束,快点结束”之类的话。

    辩方席上,钱之穗也乐了,长出了一口气。

    因为他知道,自己遭遇的事情,终于是有人相信了。

    背后的王雅莉和杰西卡,也都纷纷露出笑容。

    王雅莉看着钱之穗,一脸喜悦。

    杰西卡看着张伟,美眸之中闪烁着光亮。

    审判席上,老陈也懂了。

    接下来的事情,他不用猜都知道了。

    “终究是如此啊,只能说,zb家就是zb家,哎……”

    内心长叹一口气后,老陈看了书记员位置的黎青花一眼,眼中大有深意。

    你找了一位有本事的女婿啊!

    就是你这位女婿,好像女人缘有些太好了一点……

    黎青花也翻了翻白眼,表示这些我都不知情!

    此时此刻,张伟也感受到了法庭风向的变化。

    但他更知道,单凭证词的指控,其实效果并不算绝杀。

    他需要的是,是真正的绝杀!

    为此,他还需要展示更多的证据。

    “小谭,别愣着了,你还有任务呢!”

    “啊?”

    谭莹莹被张伟喊起,当即楞了一下。

    “来,把资料打开,点开那几份报告!”

    “哦!”

    谭莹莹尽职尽责,努力让自己当一个“好助手”,给张伟打开了文件。

    投影屏幕上,顿时多出了许多的报表。

    “法庭上的各位,我相信你们看到了许多的报告,这些其实都是先锋医疗科技就公司内部正在运行的项目而给出的报告,这些报告一般人士还真看不懂,但各位不用担心,我会将必要的一些数字给你们标出来!”

    “我们首先来看第一份!”

    随着张伟指挥,谭莹莹开始操作。

    “这是一份关于阿茨海默症治疗项目的财务报表,上面明确标注了项目的运行时间,投入资源,预期收益,以及后续获利的营收!”

    投影屏幕上,有多处数字标红。

    不少人都看得出来,这些数字代表的含义。

    “接下来是第二份,关于渐冻症的治疗项目,同样有这些数字……”

    “接下来是第三份……”

    一连公开几份数据后,谭莹莹点开了一个比之前报告页数都要多得多的文件。

    随着屏幕上展现出报表数据,一串串数字浮现。

    “这是最关键的一份,关于PD项目的报告!”

    张伟说着,谭莹莹开始操作。

    “PD项目的运行时间是72个月,也就是6年,投入资源为7亿,原本的预期收益超过了300亿!”

    “但在钱博士取得突破性进展,并且表示帕金森病可以被彻底治愈后,这份报表的数据就变了,预期收益居然和投入成本堪堪持平!”

    随着文件中的几个数字被标红,张伟也解释道:“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先锋医疗科技的营收大头,是提供医疗服务和持续不间断的治疗。”

    “但如果帕金森病能够被一次性治疗,那么先锋医疗科技就无法获得持续治疗服务上的营收,只能够收回一次性药剂的利润,收入也将大打折扣!”

    张伟指着陈先锋,一字一句质问道:“陈董,我相信你就是看了这份财务提交的报告,才改变主意,选择不支持我当事人钱博士的项目了吧?”

    “你还真是打得好算盘,全世界都盼着你们研究出解药,可你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钱,选择隐瞒这个事实,你还真是狗胆包天,丧心病狂啊!”

    “你……”

    陈先锋被张伟指着鼻子骂,当即怒了,身形“蹭”得一声站起来。

    左右两个庭卫见此,赶忙动手,一左一右钳制住了他。

    他不顾左右庭卫的拉扯,看着张伟,愤怒喊道:“你说谎,根本就没有这些报告!”

    “谁说的,你给了我三大车的资料,你怎么知道里面没有这份报告的?”

    “因为我让人处理掉了这些资料,这几张报表都是假的,都是你伪造的,真的早就从数据库中删除了!”

    陈先锋在和庭卫的一番拉扯之下,怒吼起来。

    而张伟听到此话后,终于笑了。

    全场顿时寂静。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陈先锋。

    好家伙!

    你丫的这是当庭认罪了是吧?

    “陈董,谢谢您嘞,因为你的坦白,倒是给我们省去了很多时间啊!”

    张伟哈哈一笑,随后看向审判席:“陈法官,你也听到了吧,陈先锋不仅当庭咆哮,而且就隐瞒公示文件,销毁证据,妨碍司法公正等行为上供认不讳,他的认罪态度还真是好啊!”

    “你,你放屁!”

    陈先锋听到张伟的话,彻底绷不住了。

    你丫的居然给我下套。

    “庭卫,把他架出去!”老陈终于忍不了了,当即挥手示意。

    左右庭卫,直接将陈先锋给“请”了出去。

    “那些都是假的,都是假的报表,真的报表我都让财务删掉了,这混蛋用假报表忽悠你们,他是忽悠你们的……”

    不过陈先锋出去之时,嘴里还喊着什么,声音久久未息。

    显然,他破防了,并且指着张伟大骂起来。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在这里我给大家解释一下,这些报表其实都是先锋医疗科技内部的文件,只能说网络数据磁盘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就算你将资料删除了,但磁盘之中的某一块区域,还保存着这份文件!”

    张伟笑嘻嘻的和法庭上众人解释,并且接着朝谭莹莹挥了挥手。

    谭莹莹点开最后一份文件。

    那是一长串的会议记录,足足有136页。

    “最后的最后,我认为我们需要将先锋科技集团,还有陈先锋先生就PD项目的想法,全都公之于众!”

    “诸位请看,这就是当时黄女士负责记录的,关于那场会议的全部记录,陈董在会议上说出了什么,全都有文字形式的记录!”

    会议记录上的内容,简直可以说是不堪入目。

    zb家为了利润,居然真就可以做出这种事。

    “如果大家对会议记录的真实性抱有怀疑,正好法庭上还有两位与会者,大家不妨问问他们咯!”

    紧接着,张伟又将陈先锋的女婿,以及法务总监二人,也给点了出来。

    二人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

    他们也知道了一件事!

    完蛋了!

    彻底完蛋了!

    先锋医疗科技,将彻底倾覆!

    天……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