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双城:英雄见证系统 子梓木

第143章 与阿兹尔的交易

    焕然一新的神庙之中,林文站在厅中前方,贾克斯和基兰一左一右的跟在林文身后。

    目光投向阿兹尔的脸,贾克斯用力的握紧了永恒烈焰,准备好了情况不对时随时掀翻桌子的准备。

    基兰看着阿兹尔和内瑟斯,又把视线投向了希维尔,当看到希维尔手中的恰丽喀尔的时候,基兰也感到了惊讶。

    没有一个艾卡西亚人会忘记这把武器的,正如没有一个艾卡西亚会遗忘掉她一样。

    飞升武后瑟塔卡。

    一个就连艾卡西亚人也为之敬佩的女人。

    “你是飞升失败了?为什么会是这种模样?”

    阿兹尔凝视着下方的林文,目光里带着一丝的好奇,但是他又马上摇摇头,着金甲的胳膊置放在了黄沙王座的扶手上,撑着下巴,阿兹尔高傲的抬起头颅,音声如钟,再次说道:“不,你并没有飞升失败,你的情况很特殊。”

    “说出你的名字吧,我的子民。”阿兹尔伸出了右手,对向了林文。

    林文一愣,但是马上走向前一步,对阿兹尔摇头说道:“阿兹尔,你或许误会了什么,我并不是你的子民,我属于祖安。”

    曾经的祖安属于恕瑞玛,是恕瑞玛所掌控的一座小城,但是那是曾经的事了。

    “不是我的子民?”阿兹尔的一双鹰目中绽放出了精光,鹰喙上出现了类人似的冷笑,他抬高了音量说道:“恕瑞玛的一切都属于我,而你出自祖安,祖安也属于恕瑞玛,林文.洛兰特,你倒是和我说说,你怎么就不是我的子民了?”

    贾克斯感受着阿兹尔的威严,沙漠皇帝强大的压迫感让他心惊。

    阿兹尔绝非一般的飞升者他可能是贾克斯见过的最强大的飞升者之一。

    会出现这样的原因并不奇怪,想想也是,泽拉斯窃取了阿兹尔的飞升之力,实力上就能与暗裔剑魔对半开,在空旷地带里泽拉斯甚至能够轻松取胜剑魔,而他作为阿兹尔的复仇对象,无论从那种角度来看,未来泽拉斯都是会被阿兹尔杀死复仇的,或是被打败后洗白?

    但无论泽拉斯最后的结局是那种,总得来说,飞升者时期的亚托克斯>阿兹尔>泽拉斯>暗裔时期亚托克斯。

    更别说因为林文的介入,如今的阿兹尔不是因为无私的献出生命之泉感动天神飞升,而是痊愈之后向天神索要回了自己该有的力量阿兹尔,要比原宇宙中的沙漠皇帝更为强大了。

    黄鸡2.0版本正式上线!

    “阿兹尔,祖安曾经属于恕瑞玛,但是如今,祖安就是祖安,我们不属于任何人。”林文对视上了阿兹尔。

    “咔!”

    利爪捏碎了王座扶手,阿兹尔缓缓起身,他的起身让贾克斯手中的永恒烈焰大放灯火,一股异样的温度升起在神庙中。阿兹尔看了一眼贾克斯,永恒烈焰对他造成了不小的威胁。

    “祖安就是祖安?”阿兹尔冷笑了一声。

    内瑟斯站在阿兹尔的身后,宛如文官,低头看着趾尖,内瑟斯一言不发。

    “你沉睡了有太久了,时代变了,阿兹尔。”

    如果没有飞升成功的话,那么林文现在绝不敢和阿兹尔这样讲话,但是现在,身边有着基兰这个最强辅助不说,自己开启飞升模式后,全属性更是能达到八千,林文不认为自己的战力现在会差阿兹尔太多,即便是身处在太阳圆盘之下。

    更何况基兰眼中白光一直在流转,若是他觉得不对劲了,真谈破了要打起来了的话,他会早做好准备,给予林文提示。

    而这就是林文现在的底气。

    自身强大,说话都会硬上个几分。如今阿兹尔正瞅着呢,他正处于内忧外患的状况,内部要解决失去信仰混乱的暗裔和收复恕瑞玛,外部还要解决泽拉斯这个巨大的隐患。

    几年之中,阿兹尔的手是伸不出恕瑞玛的。

    在原宇宙中,阿兹尔甚至复活之后就跟消失了一样,太阳圆盘拉起,能批量制造飞升者了,但就是莫名其妙的被下线了,颇有一种被设计师强制下线的感觉,如果不是后续交代泽拉斯利用方尖碑,找到了能够抵抗阿兹尔的办法,林文真觉得设计师是编不下去了。

    批量生产飞升者是个什么概念?

    人造半神啊

    几个飞升者加在一起,恕瑞玛那有能抵抗阿兹尔的存在?!

    “不只是祖安,纳施纳美,卑尔居恩,奥玛,卡拉曼达,肯内瑟,以绪塔尔”林文念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地名,而这些名字阿兹尔无不是熟悉无比。

    “这些地方,都已经不属于恕瑞玛了。”

    卑尔居恩属于双城,纳施纳美属于诺克萨斯,不过双城如今已经放下了对卑尔居恩的掌控,从内瑟斯开始找希维尔的时候,林文就和议员们提了这件事,结果是全票通过。

    内瑟斯听着林文的话,暗叹了一口气。

    时代确实是变了,属于恕瑞玛的辉煌时代已经过去了。

    阿兹尔也自然是知道这件事的。

    纳施纳美和卑尔居恩是古恕瑞玛最大的两座港口,曾无比的繁荣,诞生出过数不尽强大的战士,卡拉曼达是隶属于恕瑞玛的法师小镇,一个不大的附属国,但是却量产强大的元素法师和稀有的各种矿物。

    而以绪塔尔更是如此,身处在东部丛林中的以绪塔尔,有着最为原始生态的自然魔法,同时也诞生出过数位强大无比的飞升者,独石之父,对抗虚空的最大功臣,亲入虚空刺穿虚空之心的伟大飞升者,耐祖克就诞生于以绪塔尔。

    林文看着阿兹尔,眯起眼睛看着阿兹尔,接着说道:“更别说恕瑞玛因为迦娜的缘故,早早的就放弃了祖安,祖安能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靠的并不是恕瑞玛留下的余荫,而是一代代祖安人的自强不息。我们不欠恕瑞玛任何东西,反而,你倒是欠我一些东西。”

    “阿兹尔,我会承认你的身份的,你就是皇帝,是恕瑞玛的皇帝,但是却不是我的皇帝,不会是两城人的皇帝。”

    林文抬高头,抬起脚,向前一步踏去,周身金光升起缠绕,而在神庙之外,也有一道响声出现,太阳圆盘就仿佛受到了林文的刺激一样,竟然发出了声音。

    烈阳当空,金光射进了神庙之中,林文已然发生了变化。

    从人类,变为了一头怪物。

    “我发誓。”

    头顶上生出一对鹿角,一双金色的瞳孔中,竖线出现,林文的手臂也是浮现出龙鳞,一步踩在台阶上,林文做出了攀登神庙台阶的动作。

    “林文!”内瑟斯马上就提起斧头,挡在了阿兹尔的面前,露出犬齿看着林文,眼中带着一丝怒意。

    该死这家伙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在大沙漠里的图书馆见到自己的时候,他可是唯唯诺诺的很,但现在呢?

    面向阿兹尔,林文做出了冒犯的举止!

    登台阶?你想做什么?是想掀翻阿兹尔的统治吗?!

    “别那么紧张,内瑟斯,我根本不打算与你们为敌。”林文看了一眼内瑟斯,开口道:“我只是想告诉皇帝,我和我的城市,不是你们砧板上的鱼。”

    贾克斯紧跟上了林文,看向了内瑟斯,手中永恒烈焰火力全开,他几双眼中都放着光。

    阿兹尔他肯定打不过,但这个狗头人贾克斯认为自己能试试。

    “”基兰沉默不语,但额头出现了汗渍,同时眼中的白光流转的速度也越发的快了。

    “退下,内瑟斯。”

    林文对峙着阿兹尔。

    贾克斯站在林文身旁,提着永恒烈焰紧盯着提着斧头的内瑟斯。

    氛围紧张,战争一触即发。

    但是阿兹尔却突然大笑了起来。

    内瑟斯转头看向阿兹尔,狗耳朵动了动,然后,他退到了一旁。

    “你和内瑟斯说的不一样,他说你是个一个很讲礼貌的人,或者说你是一个十分谄媚的人,你对内瑟斯的行为就像是奴隶对待主人一样,就像我曾经认识的一个人。”阿兹尔双手叉着腰,低下头满意的看着在第一台阶上的林文。

    “知道吗?我现在最讨厌的就是那一类人,表面上献殷勤,背地里却计划着各种的阴谋。而内瑟斯把你的事都和我说明了一遍,你帮助了我,是你告诉他我能够复活,让他找到的希维尔。可是我知道这件事后,却并不会感激你,因为我只认为你是和他一样的小人。”

    气势拉满的林文突然泄了气。

    针锋相对的气氛散去,这让内瑟斯松了一口气。

    他绝不希望阿兹尔和林文打起来。

    有恩必报是内瑟斯的犬生信条,是林文的出现让内瑟斯找回了自我,就算林文没有飞升,还是那样的弱小,内瑟斯也是会帮助林文的。

    而且林文这家伙

    内瑟斯头现在有点疼,其实他已经和阿兹尔说过祖安的情况了,并希望阿兹尔能同意祖安自治。

    而阿兹尔在得知了事情的过程后,以他的为人,自然是同意了。

    林文到底急个什么呢?!

    林文急了吗?

    真没急,而是跳了。

    话说曾经的自己还真就是英雄舔狗来着。

    尤其是对内瑟斯这样强大的存在,林文那舔的叫做一个认真啊。

    获得英雄好感能增加实力是一回事,当时的林文想着和内瑟斯拉关系,避免到时候被阿兹尔清算也是一事。

    但是现在吧

    林文是鸟枪换炮了,迦娜和基兰两位强大的神灵,外加上自己这位强大的飞升者。

    呵,这份实力,等迦娜再往上涨涨,林文都能去打弗雷尔卓德了。

    到时候就基兰拦着狗熊,迦娜对标艾尼维亚,林文打奥恩。

    虽然很可能会被奥恩打死就是了但是的确是有能和弗雷尔卓德的一战之力了嘛!

    “但是现在来看,你和他不一样。”阿兹尔的神色十分满意。

    “你是说泽拉斯?”鹿角和竖瞳散去,林文恢复了人类形态,看着阿兹尔。

    “你果然就如内瑟斯说的那样,什么事都知道。我以为你和泽拉斯是一类人。”阿兹尔点了点头。

    “???”

    谁要和棺材板是一类人?

    泽拉斯的为人真就令人作呕的好吧!

    说是要解放奴隶,但是实际上呢?

    阿兹尔当着他的面,对全国的奴隶宣告解放了他们,并承诺恕瑞玛以后将不会再有奴隶出现了,可泽拉斯还不是依旧背刺了阿兹尔?

    那就是个活畜生!

    “对付泽拉斯,需要我的帮忙吗?”林文看着阿兹尔,犹豫了下,说出了这句话。

    和阿兹尔完全不同,阿兹尔是明君,是未来对抗虚空的绝对主力。

    林文绝不打算与阿兹尔为敌,他不是白眼狼,自己能够获取飞升资格,是阿兹尔赐给林文的机会。

    而泽拉斯和莫德凯撒这些家伙呢?他们是绝绝对对的大反派!

    别寄吧谈什么立场问题,他们做的事就是反派才会做的事,有个寄吧的立场啊?

    以一个正常人类的三观来看,以屠城为乐,背叛之事做的习以为常,残暴无情的人,就不可能会是好人啊。

    “不需要。”

    阿兹尔拒绝了。

    “我会亲自动手,让泽拉斯彻底散为沙尘,化为虚无,我会让他知道当叛徒的代价的。”

    阿兹尔说着,一停,然后看着林文,开口道:“而你之前说的那些城市,我都会一一夺回来,但是祖安将不在其中,从现在起,我将承认祖安脱离于恕瑞玛,你和你的城市,是自由的。”

    “这是我对你的回报,林文.洛兰特。”阿兹尔认真的对林文说道。

    “”

    林文松了一大口气,露出笑容的看着阿兹尔,“谢谢。”

    “不过他们两个。”阿兹尔的眼睛突然眯起,看着贾克斯手中的永恒烈焰,他开口道:“是艾卡西亚人吧?”

    “!”

    贾克斯马上紧张了起来,基兰却伸手按在了贾克斯的肩头,对贾克斯摇了摇头。

    “别紧张,我是不会对你们做什么的。”阿兹尔只是抬起手,贾克斯的身体就瞬间僵硬了下来。

    不知何时,他的身后已经出现了一排的黄沙士兵。

    锐利的金枪就抵在贾克斯的后腰上。

    “我观察古籍,回顾历史,发现艾卡西亚的反抗是在情理之中,飞升祭祀团无视了你们的想法,我的祖先瑟塔卡也把这件事做错了,她应力排众议,让一位艾卡西亚战士成为飞升者,作为恕瑞玛的附属国,艾卡西亚理应拥有飞升的权利。”

    “你们也为背叛恕瑞玛,召唤虚空付出了代价。”

    阿兹尔语气稳定,士兵散去,贾克斯松了口气。

    腰子被人顶着的感觉当然不会好受!

    “所以我现在给你们个机会,我会让你”阿兹尔伸出手,尖锐的指头对向了贾克斯,他说道:“成为飞升者,所以回来吧,回到恕瑞玛。”

    基兰在底下听的感慨万分。

    林文说的是对的,阿兹尔是个明君,是个霸道却讲理的君主。

    但是啊基兰看到了未来。

    “伟大的太阳之子,恕瑞玛的皇帝,请宽恕我的拒绝。”漂浮着的基兰弯下腰,抬头时,他看着阿兹尔,开口道:“我和塞贾克斯,还有数十万的艾卡西亚人民,已经并入了双城。”

    “如今,艾卡西亚是祖安的附属国,因此我无法答应你的要求。”

    “”阿兹尔的脸突然阴沉了下去。

    他看向了林文。

    他妈的!

    果然是把我架在火架上烤!

    林文内心骂骂咧咧,但却很有担当的点了点头。

    “好啊,好啊,哼!”

    “一个两个的都把我当成泥人?”前一刻还好好说话的阿兹尔,这一刻却突然怒了起来。

    “等等,阿兹尔,我们再做一个交易吧!”

    见阿兹尔这样,林文马上说道。

    “说!”

    “若是让我不满,艾卡西亚将会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阿兹尔的目光阴沉,看着基兰和林文,他又道:“你们的确很强大,联手起来的话我不是你们二人的对手,但是在这里,你们是杀不死我的,而我只需要一段时间,就会带着数不尽的飞升者大军东压!”

    “违背我的意志,与我为敌,就要做好被倾埋于黄沙之下的准备!”

    “呃呃,你别急。”林文说道。

    阿兹尔在吹牛吗?

    真没吹,太阳圆盘复兴,他真的能够批量制造飞升者,但是一段时间里就能制造出数不尽的飞升者大军?

    这就是在吹牛了。

    一年里能找到一个通过试炼的人都不错了!

    想成为飞升者,必须经过飞升试炼,而这可不是谁都能通过的,身体强如林文都差点被融成了血水。

    内瑟斯当年不也是差点死在试炼里了?如果不是雷克顿舍死忘生闯进试炼带着内瑟斯上了祭台,病重的内瑟斯连祭台都登不上去。

    “阿兹尔,放过艾卡西亚,我会告诉你怎么才能治好雷克顿的。”

    “!”

    听到这话的内瑟斯马上紧张了起来。

    “陛,陛下!”

    阿兹尔伸出手,按在内瑟斯的胸口上,看向林文:“你知道雷克顿的情况?”

    “我已经用过各种办法了,但是他依旧还是反反复复的发病,即便是用太阳圆盘却邪,可是他始终都会陷入狂暴状态,尤其是在见到内瑟斯的时候。”

    林文听乐了。

    雷克顿其实什么毛病都没有,他没有被诅咒,也没病,他只是被泽拉斯给洗脑了。

    泽拉斯可是在小黑屋里骂了雷克顿数千年,一边打雷克顿,一边辱骂雷克顿,然后还和雷克顿说你哥哥不要你啦,你被内瑟斯抛弃啦一类的话。

    这大概是泽拉斯当时唯一的消遣方式吧,而这种消遣方式,泽拉斯用了数千年。

    自然被这样对待,这是个生物就会疯的啊,这谁能挡住啊?

    所以

    林文张开口,对着阿兹尔侃侃而谈。

    “听我说,你们得让雷克顿这样”

    本章5000多字。

    有错别字发一下

    我感觉我写的阿兹尔应该还可以吧

    那篇番外故事我反复看,个人认为阿兹尔就是这样的一个人,高傲,霸道,但却讲理,同时肯承认错误,并且超级超级护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