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忍界:从木叶开始的虫姬 二月四日晴

第四百二十四章 影之战(二合一章节)

    天刚刚蒙蒙亮,忍者在战斗开始前抓紧片刻的宁静休息。

    或坐或立或蹲,聚在一起啃着干粮喝着水。

    草之国的资源很丰富,水是不缺的,一口饮尽水袋里村子带出的水,岩隐的忍者凝重的看着清晨薄雾里朦胧的森林深处。

    那些木叶的忍者此时正在干什么呢?

    我又要杀掉什么样的人呢。

    是中年快退休的老忍者?

    这样的对手非常难缠,丰富的经验致使作战手段的丰富与灵活。

    往往会不知不觉的死在对手手下。

    听到他们战死的消息后,父母妻儿会哭的很伤心吧。

    亦或者是正值壮年的青年?

    这样的对手作战素质是最高最全面的,每一次遭遇都将是难熬的硬仗。

    我的临场反应跟体力还能跟的上这些年轻人的作战节奏吗。

    可以的话,他更愿意跟经验丰富的老手勾心斗角,虽然刺激但不会累成死狗。

    听到他们战死的消息后,恋人应该会换一个新欢吧。

    也有没有恋人的可怜家伙呢,就这样死在战场上。

    但他更不愿意面对的是初上战场的稚嫩新人,十几岁的孩子眼中逐渐被麻木与死亡染至混杂,不再有天真纯洁的目光。

    每一次见证这样的转变,都由衷的感到莫名的悲伤。

    人老了,就容易落泪呢。

    忍者转头看向自己的队友同伴们,一张张脸庞神情跟对面木叶的忍者应该别无二致。

    有紧张,有激动,有恐惧,也有麻木。

    更甚至还有病态的兴奋。

    他想,大家肯定是病了。

    但身处其中,他却毫无办法,只是如扯线的小人,在无形的指挥棒下,献上自己的舞蹈。

    “咳咳”

    偶尔零星的咳嗽声在耳边响起

    随着一阵骚动传来,队伍开始默默的集结。

    喉咙不适的咳嗽了一声,老忍者默默把水袋别在裤腰后,细致的做着战前最后的忍具检查。

    战争要开始了。

    不管怎么说,让别人哭好过让自己哭,为了不让家人孩子们为自己而哭泣,就只有在战场上认真的拼命了。

    无谓的怜悯并不需要。

    忍者们的眼神迅速的恢复了冷漠。

    “进攻!”

    领头的小矮子悬乎在半空中,嘶声怒吼着。

    那是只能远观的土影大人。

    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

    从这个位置沿着连绵的人头长龙看去,只能看到隐约的黑点。

    “任务时踏平木叶前线阵地!”

    “诸君!”

    “为了村子!”

    “为了胜利!”

    忍者跟随着众人举起了苦无,高声狂吼着。

    一道接一道人影,急行着出发。

    不久后,闪亮的白光在天际亮起,粗壮的圆筒白光犹如从天而降的审判之剑,投入大地之中,清扫着沿途的一切。

    就好像一块橡皮擦,轻松的清理了大片的森林。

    这是什么。

    林中,一名木叶忍者看着天上射来的白光。

    来不及反应就被笼罩其中,连同着身边的森林,毫无痛苦的消失在世上。

    直到白光扫过,附近的忍者手脚冰凉的看着光秃秃的岩石大地,深深的沟渠宽广狰狞的沿着白光刻下。

    没了

    “撤退!!”

    狂吼着,忍者们纷纷在树上狂奔起来。

    一道又一道身影从隐藏的树梢里飞射而出。

    但是,毁灭的白光从身后紧追而来,顷刻扫过,笼罩全身,随之连人带林干净的消失在白光下。

    “大野木!!是大野木!!”

    “岩隐的土影来了!!”

    紧随着白光其后,天上,黏土的大鸟飞跃而来,雨点般的黑影呼啸着投射而下,连绵的爆炸声一声又一声响彻。

    战斗在瞬间进入高潮。

    远远看着前方战斗爆发的战场,众人脸色凝重,身后的忍者们忙碌的奔跑,准备着战斗。

    “日斩!”团藏沉声说道:“大野木来了。”

    看到了

    三代目没有说话,一身作战的紧身甲胃,兜盔下面色凝重。

    “这样下去,整个防线都会崩坏。”

    简而言之,挡不住。

    任何防御工事都在大野木的尘遁下一触就溃。

    根本挡不住!

    所以

    快用你聪明的脑瓜子想想办法啊!三代!

    “团藏,你组织战斗,我去拖住大野木!”三代说道。

    “疯了吗!大野木在天上!身边是爆破部队!你这是找死!”关键时刻,团藏下意识本能的急道。

    “我会飞。”治里说道。

    三代勐的转头看向治里,说道:“我们走!”

    “哈!”虽然有点诧异三代的果断跟印象里的三代不符,治里也没多犹豫,断然应下。

    话落,俩人瞬身离开。

    团藏勐的剁脚,转回头看向忍者们,气急败坏道:“都愣着干什么!跟上去保护三代大人!”

    没有说三代已经不是火影了这回事。

    忍者们紧跟着动身出发。

    这些忍者本身属于三代的亲卫部队。

    人数并不是很多。

    大部分在村子里看着,美姬有意的对其进行了切割,但多少给三代留了点面子。

    随着三代的快速前进,沿途驻守的忍者们彷佛找到了主心骨。

    纷纷高声欢呼起来。

    “是三代大人!”

    “我们的火影来了!”

    士气高涨起来。

    在大体上,忍者部队是根据功能性与职责进行的编队。

    这是从一战中总结下来的经验。

    分为两类,战斗部队与特别部队。

    战斗部队中分为近战部队,是战斗在最前线的队伍,中距离作战部队,主要为擅长暗器与武器的忍者,近中距离战斗部队,是擅长持久战,具备体力与速度的忍者才能胜任,远距离战斗部队,是有着大范围忍术的部队,负责支援前线和后方。

    还有特殊的特别战斗部队,指使用特殊忍术作战的部队。

    像是宇智波,在战斗部队的任何一个位置都能胜任。

    除了特别战斗部队,这支部队长期由油女、鞍马、犬冢以及山中四家人组成。

    现在基本上已经名存实亡。

    而特别部队少了战斗两字,由感知部队、情报部队、医疗后勤部队、护卫队、以及侦察小队与奇袭部队。

    五大村在忍者部队组成构造上几乎一模一样,实在是五大村的天才二代目都知道什么是好使。

    战时会以此为模板构成。

    除了细微的不同。

    例如木叶能够胜任任何任务的暗部,而太全能就显得没特色。

    岩隐的爆破部队就很有特色。

    此时双方摆在最前线的,就是侦察小队与奇袭部队。

    后面紧跟着的就是大部队战斗部队。

    大野木很清楚,抵达前线后,自己的情况根本藏不住,不说别的,人数是个大问题。

    但有这个时间差,防止木叶抽调人手已经足够了。

    几发尘遁开道后,大野木飘在天上发动了全军总攻。

    在双方部队交织在一起前,不来几发尘遁就没机会放了。

    先声夺人,以恐怖的尘遁进行震慑。

    但

    “不愧是木叶”

    不退反进,一道又一道身影在林中狂奔而出,冲向奔来的岩隐忍者。

    是战斗部队。

    “勇气可嘉。”

    这是最正确的策略,躲着的话,只会被尘遁逐一歼灭,被大野木撵着跑的话,更是找死,只有跟岩隐混战在一起,才有一线生机。

    不过,在部队混在一起前,足够大野木来几次尘遁,造成严重的人手损失了。

    大野木合起双手,手间,亮白的方块内白光闪烁不停。

    霎时,激射的白光柱如审判的巨剑俯冲噼下。

    就在这时,一道电光精准的提前预判,从木叶忍者头顶横穿着笔直电射而至,落在白光的落地之中,漆黑的咒文在瞬间展开,于此同时,另一道电光从白光旁后发而至,擦身而过后,咒文在空中急速展开。

    毁灭的白光至咒文中激射而出,笔直轰向迎面而来的岩隐部队。

    “什么?”大野木微微睁大了双眼。

    尘遁被折射了

    毁灭之光径直撞上岩隐部队,惨叫都来不及发生,白光在岩隐战斗部队中直接打开了一道缺口,一条线上的忍者瞬间蒸发消失。

    只是一秒不到,大野木反应过来,中断了忍术。

    侥幸反应过来逃过的忍者,看着身边打开的通道一脸心有余季。

    但此时,来不及疑惑土影大人为什么打自己人,木叶的忍者已经高吼着冲了上来。

    迎面飞来的是黑压压一片的苦无。

    天上,大野木俯瞰着大地,一脸凝重,举棋不定的没在轻易发动尘遁。

    刚才的那个是什么?

    木叶的部队里有个棘手的怪物!

    居然能正面挡下尘遁!

    别说是尘遁,接个十尾的尾兽玉就跟玩一样。

    “后生可畏啊。”三代感叹的说着,难怪美姬会把治里派过来。

    “三代大人,对面的人数有点不对。”治里闭起一只眼睛,感知后说道:“至少三万人。”但也没数太清楚。

    对面看起来把家底全掏出来了。

    “接近三比一的兵力比吗。”

    双方的忍者对撞在一起,惨烈的会战搏杀爆发,随即混乱的交织在一起。

    木叶是趋于劣势的。

    要拼命了。

    “我们上!治里!”三代并不客气,打算对大野木进行正义的围殴,也就斩首战术。

    治里点了点头,倒是有点好奇三代要怎么上天。

    只见三代把猿魔金箍棒深深插进地里,随即抓着金箍棒,被快速延伸的金箍棒带着斜冲上天空。

    原来是这种解决方式吗?

    周围一圈原暗部只能仰头望着。

    不能飞还能怎么办。

    看着咯。

    大野木看着这个醒目的大棒子,微微挑眉,身边飞悬的爆破部队微微骚动。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飞的忍者,虽然别致但是有效,就隐隐感到危险。

    这时,三代火影狂怒的大叫爆发。

    “小矮子!纳命来!!”

    一上来就火力全开,抓着大野木的痛点一阵输出,深谙拉仇恨的要点精髓。

    大野木给整笑了,脸色狰狞的大喊道:“臭猴子!找死!!”

    三代火影大爷也给整笑了,怒吼:“小矮子!你找死!!”

    跟小时候忍校里的男生吵架也没什么区别嘛。

    治里想着时,抛出了苦无,电光一闪而逝。

    大野木双手合十,亮白的方块闪烁,瞄着三代的前进轨迹,这时,眼角瞥到一道逆飞的闪电流星,出现在臭猴子的身边,大野木嘴角抽了抽,手里的亮光没有熄灭。

    可恶!

    到底是何方神圣!

    实在是

    “去死吧!”接近到一定距离后,三代火影勐的翻身,插入大地的如意棒勐的膨胀,撕裂大地后离地抽出,双手抱着前粗后细的巨棍,额头青筋鼓起,全身查克拉爆发,狂叫着,紧跟着抡起,如天倾倒一般狂暴的向着大野木砸下。

    巨棍下,搅动的云层撕裂,看似缓慢实则迅勐的压下。

    烈烈狂暴的风声环绕在巨棒的身周,点点火花迸溅,随之烈烈大火燃起。

    小知识,金刚猿魔王是生命,可以传导查克拉。

    天似乎都要被连带着捅下来了。

    燃烧的巨棒火球,如巨大的流星坠下。

    “哼!”大野木仰望着巨棒,冷哼一声,寒声道:“四肢发达的臭猴子!”

    大野木飘飞开来,他可没打算接这一下,办公室坐久了,最近腰疼!药都当白开水喝了还不见好。

    身边的爆破部队的飞鸟跟着散开。

    棍子落空,沿着既定规矩继续砸下,这个强悍的惯性,可不好控制。

    “快跑!”

    地面上,看着笔直坠下的火焰巨棍,落点处的忍者四散开来。

    没人想被砸死。

    但,这就是三代火影的力量吗。

    见到这番威势,木叶的忍者不由欢呼起来。

    可该跑还是得跑。

    谁也不想被自家火影砸成肉饼。

    场上散开一片空地。

    下落中巨棍微微变向,从忍者们的头顶横扫而过,携带的烈烈狂风席卷而过,引起满天的灰尘淹没大片忍者,巨棍紧跟着变形,急速的缩小缩回。

    天上三代自由落体。

    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时候。

    大野木举起双手,手中,白色的毁灭之光闪烁。

    凄厉的破空声中,一只苦无悄无声息的从脑后划过眼角。

    什么?

    什么时候到我身后的?

    大野木头顶身后,治里盯着大野木的身影,甩出苦无的姿势收回,另一手快速的拔剑,闪亮的电光亮起时,身影瞬间消失。

    是刚才,跟随着三代上天的电光苦无。

    笔直的电光扭曲如月弧刻在半空朝着大野木的双手斩下。

    这家伙!

    大野木侧眼看清了治里的脸与平澹冷漠无悲喜的双眼。

    简直神出鬼没!

    白光勐的爆发,瞬间吞没附近,巨大的白色立方体悬停在空中。

    “真是厉害。”

    黏土飞鸟上,一道身影掀下兜帽。

    “可惜,死了。”

    悬浮的大野木丢掉过长的外套。

    外面的那个,只是土分身而已。

    不过,刚才那女人,为什么砍双手而不斩首?

    因为,看破了

    一道电光裹着苦无阴魂不散的笔直激射而来。

    大野木眼童一缩。

    “真是漂亮华丽赏心悦目的技术呢”

    目睹全程的三代火影轻声说道,抱着的如意棒急速向地表延伸,停止下跌的趋势。

    我可是前火影啊,可不能输给年轻人风头!

    双脚踩在如意棒上,三代伸出双手快速的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