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前世模拟器 红颜三千

334【坊市前的狮子】

    荒野之地,月色下一个身穿夜行衣的人,走走停停间,不时伏下身子,仔细嗅着空气中的气味儿。亏得四周无人,否则非得叫人当成变态不可。

    “味道,越来越澹了。”

    这两个人绝对是硬茬子,他从城池离开到现在,一个小时足足赶了上百里路。期间,翻过了不知多少座山。

    从男女符使离开玉芝堂,再到贺曌偷偷摸摸尾随,林林总总加在一起,充其量过了半个小时。哪怕是拥有《奔马体》,化真关卡的练家子,短时间内也绝不可能如此之快。

    不愧是一个白天,能从宁王封地,一路跑到四春城的异人,手段比练武的不知强出多少倍。

    大约一百五十里地左右,他停下脚步,眉头皱成一团。

    周围有粉末残留的奇异香味儿,奇怪的却是前方没有路了。

    一条望不到边的河,突兀横在眼前,滚滚水流涌动,别看他自誉为超级六边形战士,体内又有五行真气,生生不息。

    但,没有船的情况下入河,河神肯定敢收一条命!

    “”

    早知道,他扛着搜船来了。

    异人了不起呀?

    不仅赶路快,渡河还不需要船。orry,异人真的了不起,有能耐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好歹是个化真关卡的练家子,拥有真气的情况下一苇渡江?

    他,到底不是达摩祖师,尚且做不到一根芦苇,横跨江河的地步。

    “完喽。”

    粉末的香味虽然能保持住一段时间,可问题是一旦沾染了水,味道会迅速消散。

    再者说,《五兽体》使人嗅觉灵敏,终究比不过狗鼻子。

    何况,狗碰见了入水的东西,亦会受到削弱、干扰。

    “踏踏踏”

    正当他准备返回城池时,感受到远处传来不同于野兽、虫鸟的震动幅度。

    ‘有人,莫非是’

    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他急急忙忙找个地方藏身,并极力放缓自身呼吸,降低存在感。且,歪过头以眼角余光,瞥向刚刚自己所站的位置。

    震动声愈加接近,不一会儿,便看见一个矮小的人,走到了汹涌的河水前。

    “这么些年过去了,依然使用老掉牙的《迷魂阵》。万一闯进来个凡人,乐子可就大了。”身材短小的人,声音异常沙哑苍老。

    话音落下,对方抬脚向前一迈,于某人惊诧的眼角余光中,像是穿透了一层无形的屏障,凭空消失不见。

    “???”

    大爷的,咋跟九又四分之一站台的名场面,那么像呢!

    ‘迷魂阵迷惑人类的心智,或者视觉的阵法吗?听小矮子的话,应该是为了防备凡人,无意间闯入。

    我不是异人,纵然是练家子中的佼佼者,同样属于普通平凡的人类。所以,我中招了呗。不行,再去试一试。’

    《修罗武神》

    他倒要看看,心里明白是阵法缘故,到底能否通过。

    蹲在原地,全力感应周围震动。

    很好,暂时无人。

    立即起身,快步走到河边,闭上双眼向前走。

    一步两步三步

    待到八九步后,缓缓睁开双眼,看着面前湍急的河水,陷入沉思。

    他敢对天发誓,每一步俱是向前,感知中绝对没有偏移方向。

    “阵法蒙蔽了灵觉?”

    有一说一,卡在临门一脚,绝对令人吐血。

    如同从男孩成长为男人的前一刻,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门口,急的人抓耳挠腮。

    “异人,有点超乎想象。”

    于是,他又换了个策略。

    闭着眼睛进不去,我瞪大眼珠子不行吗?

    一步两步三步

    慢慢走入河中,涌动翻滚的河水,带给了他极大阻力。

    若不是肉身强悍,怕不是刚迈进去,就得被冲倒,整个人吞没水中,不见踪迹。

    ‘不对劲儿啊。’

    他感受到裤腿的湿润,河水没过膝盖,没过了腰、胸口、脖颈。

    “咕噜噜咕噜噜咕噜噜”

    后退!

    湍急的河流中,一个人的脑袋冒了出来。

    “不是影响人的心智和感官吗?为什么我呛水了?”

    他吸了一大口气,再一次向前迈步。

    下一刻,强烈的窒息感,凶猛的涌上心头。

    ‘不行,会死。不不不障眼法而已,只是所谓的《迷魂阵》,欺骗了我。’

    一息两息三息

    坚持不住了!

    “哗啦”

    点点水滴四溢,他从河水中退出。

    低下头,望着湿透的衣衫,双眼露出不可思议。

    不是假的!

    一切,全是真的。

    如果没有及时退出,他恐怕会成为第一个,因为固执己见淹死的人。

    “面前的河,是真的?不是假的?”

    贺曌人傻了,为啥小矮子进去前,会滴咕《迷魂阵》。

    莫非异人口中的称呼,效果跟名字完全不相符。

    除此以外,貌似没其它解释。

    “嗤嗤嗤”

    操控烈火真气,游走体内经脉周天。

    炙热高温流遍全身,夜行衣上的水渍,一一蒸发。

    “不是幻觉。”

    莫非要掉头回城?

    不,不行。

    一走了之,下次来一样进不去。

    他,可不是轻言放弃的人。

    “唉!”

    “嗯?”

    他瞥了一眼手中两件,从萨满尸体上摸下来的物件。

    “皮鼓?”

    惑人心智。

    “《迷魂阵》。”

    一样能够惑人心智。

    “当时,我是如何免疫的呢?”

    《地藏化真法》·第三境界·禅定灵觉清澈,体泛金光。

    “呼吸深呼吸”

    三两个呼吸,他迅速进入禅定状态。

    衣衫下的皮肤,蔓延一层土黄色的光。

    而后,一颗躁动不甘的心,马上平静下来,整个人登时陷入了一种,大成境界时、受到皮鼓干扰时的奇异状态。

    人世间的任何事,都无法挑拨情绪,冷静的可怕。

    额头上,泛起道道红光,于黑夜下显得极为耀眼。

    “踏踏踏”

    他迈开腿,坚定的向前踏出一步。

    入水顷刻间,天地大变。

    漫天繁星如同进入时间加速状态,疯狂的流动,组成一道绚烂的星河。

    周围的景色急速转换,一股股诡异的力量,干扰着着名狠人的灵觉。

    不过,全部被额上红光抵挡在外。

    第二步,迈出。

    景色大变,半空中全是一盏盏悬浮的灯笼,散发出并不怎么刺眼的光芒,却照的周围宛如白昼光亮。

    与此同时,额头上的红光,光辉大减。

    如风中残烛,随时有熄灭的风险。

    第三步,迈出。

    该如何形容呢?

    空气中有着无形的水幕,他强行突破闯入。

    至此,额头上的红光,彻底熄灭。

    但,他进来了!

    “呼呼呼”

    抬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浑身上下说不出的疲惫,好像经历了一场接一场的大战,让人榨的一滴不剩。更重要的是,精神有些萎靡,好似熬了十天十夜,期间从未休息一般。

    肉身+精神,双管齐下,要不是经历得多,意志锻炼的极为坚定,指不定趴地上了。

    他喘了几口气,缓过劲儿来,左右打量。

    左手边,一口深不见底的幽潭,荡漾起一圈圈波纹。

    而且,谭边还有几只湿漉漉的脚印。

    ‘跟我的好像不对,那就是我的脚印!’

    合着进入《迷魂阵》的人,会不知不觉走到潭水中呗?

    强行硬闯的话,无疑会淹死。

    摆阵的家伙,是个人才啊。

    不知情的凡人,看见湍急的河水,会知难而退。知情的凡人,闭着眼睛会原路返回。睁着眼睛,入潭窒息下,肯定选择保命。

    方方面面,全让坊市的人给照顾到了。

    “厉害。”

    言罢,他将皮鼓塞入怀里,又从紧窄的袖口中,抽出黑纱把神杖缠紧。

    接下来,寻找驱逐、破解《血咒》的办法。

    做好准备,昂首挺胸,大步走向人声鼎沸的坊市。

    待到近前,只见一块巨大的牌楼,耸立眼前。

    这是一种高大恢弘,有柱门形构筑物。

    上书三个大字平安坊!

    门前,两只三米高的硕大石狮,分开左右落座。

    “新人?”

    “初出茅庐?”

    不等进去,石狮活了。

    它们两个各自歪头,望着他开口问道。

    “?”

    心中固然好奇,却处变不惊,点了点头。

    “还挺孤傲。”

    “那咱们还要告诉他有关于平安坊的规矩吗?”

    左边的石狮闻言,立马抬起前爪,扶住额头。

    “你说呢?”

    “”

    右边的石狮,眨了眨眼睛,一副要我说,咱们不告诉他的表情。

    “算了,对于你的愚蠢,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顿了顿,转头望向贺曌,又道。

    “坊市内,禁止寻仇、厮杀、偷窃、白女票、吃霸王餐等一切,触犯凡人律法的行为。如果触犯,纪律队会把你抓入大牢。

    当然,不想坐牢的话,也很简单。要么缴纳相应的五行石罚款,要么老老实实找份工,挣够了钱,放你出来。

    假如你的实力要是很强的话,可以选择杀出一条路。但,北方所有坊市,会发布你的通缉令。哪怕逃到草原上,都会有无数人,想要摘了你的脑袋领赏钱。

    另外,坊市内的管理者们,会绝对保证你的安全。若是你被人杀了,他们一定会追杀犯人到天涯海角,替你报仇,保全声誉。

    不过,有一些人会钻坊市的漏洞。想要购买物品,或者出售物品,最好选择红色牌子的店铺。那是经历过坊市认证的信誉产业,没人会坑你,顶多卖你的东西贵点,买你的东西便宜点。

    黑色牌子的店铺,乃是有过坑人的历史。老油条无所谓,一个个奸猾似诡,不会被坑。新人嘛,我给你的忠告是避开。

    除了红、黑二色的牌匾,其余颜色的店铺,他们倒是没有坑人的历史。只是价格方面波动极大,一些东西的品质,不是太好。”

    一瞬间,贺曌对石狮的好感度大增。

    他正愁不熟悉坊市,不了解里面规矩呢。

    结果,瞌睡来了送枕头。

    “二位,我该怎样报答?”

    虽然看上去,蹲在牌楼前的石狮,似乎要对每一个新人解释。但是,他决定开两张空头支票,让对方尝一尝看不见,摸不着的甜头。

    “我要石果,买十个!那玩意儿不贵,一块五行石,能买五颗。”不咋聪明,像个憨批的右边石狮,闻言激动喊道。

    “小声点,要是让纪律队的听见,咱们又得挨一顿鞭子。”聪明的石狮,两只爪子捂住额头,低声怒喝。

    憨批石狮听了,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貌似很害怕鞭子。

    “我能问一问,五行石是啥吗?”

    他极力装出一副,初出茅庐的菜鸟萌新模样。

    老子不知道五行石,有啥好奇怪的!

    啥,你们怀疑我是个凡人?

    呵呵,当《迷魂阵》是摆设么。

    我能进来,大家自然是一个体系的人。

    你们可以说我是见识少的乡巴老,可决不能说俺不是异人。

    “你从哪个穷乡僻壤来的?临走前,你师父没给你点盘缠?正所谓,穷家富路。有钱,走遍天下。没钱,寸步难行。”聪明石狮摇头晃脑,咬文嚼字。

    “完了。”

    憨批石狮马上蔫了,好像看见了距离它,越来越远的石果。

    “唉,师父不久前仙逝。一穷二白的我,从山上下来,想见识一下人间的繁华。路上,碰见了几个同道中人,他们说我可以来平安坊看看。”

    “节哀。”聪明的石狮听后,忍不住安慰了一句。“想留在平安坊,每天至少要缴纳一块五行石。新来的倒不用花钱,可仅能逗留一天。话说回来,你连五行石都不知道,身上没钱进来能干啥?”

    “这两样东西能换点五行石吧?”

    话音落下,贺曌掏出皮鼓和神杖。

    “???”

    两只石狮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草原萨满的法器。

    “你杀了个萨满?小子,中没中《血咒》!”

    “你是指从尸体上,钻出来的红色匹练吗?”

    “对!”

    两只石狮满脸认真,连连点头。

    “中了。”

    “阿这”

    甭管是左边的,还是右边的石狮,俱是面面相觑。

    惨,太惨了!

    师父刚死了不久,一块五行石没留。

    下山,碰见了萨满。

    好不容易杀了,还不小心中了阴招。

    简直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他看着石狮,感觉忽悠的差不多,是时候询问如何接触《血咒》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