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也想努力啊! 精品马甲

第五百六十八章 她在装糊涂

    徐倾倾现在每天早上去公司,晚上回到家陪伴奶奶散步。

    奶奶现在精神状态不好,越来越差了,有时候还有点神志不清,家里人也没人告诉她最近家里出的事,主要是告诉也没用啊,她现在基本属于说话都费劲,都认不得什么人了,还有点大小便失禁。

    徐倾倾爸妈虽然没和徐倾倾说什么,但她也从其他公司股东的子女那里听到了一些风声,家里人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吗,为了那一点利益在争夺。

    徐倾倾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一家人怎么会这样呢。

    又是一天过去了,傍晚和奶奶傍晚走在小区内。

    每天傍晚在小区里陪奶奶走走路,是徐倾倾目前而言最轻松的时刻。

    看着满头银丝的奶奶,干瘦的身形,脸上满脸的褶皱,再无往日那种风风火火的状态了,以前她做事非常的快准狠,而且眼神里总有一道光。

    如今神态消沉,也很少说话了,以前奶奶和自己说话可以说很久,很久,如今却是少言寡语了。

    “丫头啊,怎么天天陪着我不出去玩的?”奶奶说道。

    “我这不是想多陪陪您吗?怎么?您老还不开心啊。”徐倾倾说道,奶奶看来又清醒了,她总是很久清醒一次,然后又糊涂了。

    “开心,怎么不开心了,有我大孙女陪着我,我开心的不得了,可是啊,我在你脸上看到了不快乐,是因为你爸他们吗?”老太太突然说道。

    徐倾倾赶紧说道:“没有啊,怎么会呢。”

    “傻丫头,我是人老了,但还没糊涂,不过也快了,毕竟年纪大了,反应迟钝,还总容易忘事。

    可有些事啊,我这还没糊涂,你爸不容易,他当初帮你爷爷和我打理家业,任劳任怨,而且知道照顾家里,可是你爷爷糊涂啊。

    当时舍不得把位置交出来,都七十了,还不放心把产业给孩子,每天在公司里捣乱,公司运营转型了,他的那一套不适合现在的时代了。

    你爸爸能抗事,家里出的事他都想方法去解决,你大姑嫁人后就好像我们不是一家人了,你二姑每天想着从家里得到钱好处,给钱给她不要紧,还天天的掺和家里事,你爸妈的矛盾以前基本都是她挑拨的,我不喜欢这样的人。

    你小叔子,那是被宠坏了,遇到事就知道哭闹,一点压力都无法承受,一有压力就要寻死寻活的,我能怎么办?都是我的孩子啊,你爸让着他,结果还让出来了矛盾,觉得我对你爸好,把家业给你爸了。

    不是我不给他啊,给他,他撑不起来啊,而且家业是你爸付出的多啊,我给了你小叔一笔钱,让他出去自己单干,结果呢?和他媳妇把钱差点败光了。

    我看不下去了,我和你爷爷帮着他打点产业,好不容易做起来了,结果外人以为是他做起来的,他们夫妻俩也这么的认为,还对外顺没有靠父母,这才让人心寒啊,他们压根不懂得感恩。

    他和你爸同一天结婚,他家孩子和你一年出生,那小子是我孙子不假,但我万晓玲瞧不上,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除了惦记家里的产业,其他的本事啥也没有了。

    最近你爸出事,你以为我不知道?我甚至也怀疑是家里谁动的手,都惦记这点家业,我可以说,你爸没这份家业,也可以做出来一番事业,因为他有气度。

    他现在不是不想放手,而是觉得你被人瞧不起,你被羞辱了,没人瞧得上你,这口气你爸要忍下来就不是我万晓玲的儿子,就不是他徐天恒的儿子。

    你以为你爷爷不气?他现在也气,我也气,但家里内斗,你爷爷参与进去,那就更坏事了,知道为什么吗丫头,他们会觉得你爷爷在帮你再帮你爸,然后更加仇恨你们。

    这件事必须你解决,你站出来,做出成绩让外人看到,你就是徐家的接班人,你的能力比这些人都强,什么传男不传女,都是狗屁话。

    你的孩子就有你一半基因,你还有你妈家一半基因,你爷爷还有他妈妈一半基因呢,那群狗崽子还有我一半基因呢,怎么着?都不想认娘了?都是眼前戏,我和你爷爷随时都能离开这里。

    你爷爷这些年也看的开了,我们只想安心,唯一惦记不下得到就是你那几个姑姑和叔叔啊,我们要走了,树倒猢狲散啊,你爸爸要是被他们气的寒了心,对他们不管不问了,他们能过的好吗?

    你大姑爷家在衰败,这次那个什么冷家的事,让你大姑爷家业被牵连了,你大姑还来找我们帮忙,以前可不这样啊,深怕我们求她婆家做一些事。

    你二姑呢,婆家那边都防着她,为什么防着她?她天天想着霸占人家的家产,你叔叔更不用说了,就他那个儿子哪天保不准惹出什么事来了。

    我们现在确实想找接班人,但不是他们,而是你,你能在我们老两口百年后帮衬他们一下就行了,上次你让我帮的那小伙子,人呢?

    这时候你不是最需要他的时候吗?他人呢?躲起来了?”

    “不是,我没和她说家里的事,甚至都没告诉他我的身份,奶奶……你!你!你!你假装糊涂的啊!!!”徐倾倾一脸震惊的说道,这老太太一点也不糊涂啊而且整个精气神一瞬间回来了,她是装的吗?

    装的也太好了吧,估计也没看出来啊。

    万晓玲摸着徐倾倾的额头笑道:“傻丫头啊,奶奶不装,怎么看得出到底谁孝顺啊,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你看,除了你们一家人天天陪着我,你陪我,你妈妈陪着我,你爸爸天天想法子逗我开心,给我买各种东西,其他人呢?

    一群白眼狼个不孝子啊,不提他们,提了心烦。

    你没告诉那小子家里的事,是在考验他?害怕他图钱?丫头啊,有些事,错过就没了,开心就好,图钱,那也是好事啊,就怕没有目的的对你好,有目的,那就会把你哄得开开心心。

    就像我那个闺蜜小陈,不就找了一个图她钱的男演员吗,这不也过了几十年了,你陈奶奶屠啥?图那男的长得俊俏。

    我当年跟着你爷爷屠啥?图有口饭吃,那时候年头不好过,我知道你爷爷能给我口饭吃,我也知道他有钱藏起来了,不过呢,你爷爷年轻时长得也不丑,确实也喜欢啊,长得不错还有能力加上有钱,用你们现在的话就叫高富帅。”

    “奶奶你还懂这个啊?”徐倾倾笑道,她很开心,奶奶没事她就开心,又变成了能说会道的奶奶了。

    “那可不,你以为我老糊涂啊,我还偷偷让人教我用智能手机上网呢,人啊,只要不和这世界脱轨,那就能多活两年,医生让我多学习可以帮助我记忆衰退,我确实有点记忆衰退,你回去吧,明儿个就回去上班,开心就好,我还没死呢。

    我就想看看这群人想干嘛,还能反了不成,让他们闹腾这些日子,看看这群人的嘴脸,你看看,各个都以为我老糊涂了,我才装多久啊?有半年吗?就这样了?

    明儿个我召集所有人回来,这个家主你爸爸还能坐十年二十年,谁也不能动,谁敢对你下手,我就把谁赶出徐家后在收拾,亲生骨肉又如何,你爷爷就是关键时刻优柔寡断,这事不能拖,谁不服气,断了谁的财路,看看没了徐家,没了我们的钱,谁能混出来。

    你爸当年就自己在外跑的,我还没死,能给你爸一个证明,不过呢,你得准备了,我和你爷爷这说不定哪天就走了,你得给我长脸,让那群人知道,我孙女不比任何人差,能接手徐家。

    对了,抽空带那个小子给我看看,帅不帅吧?”奶奶握着徐倾倾的手笑道。

    “帅还是蛮帅的,我当初就知道他对我有意思,我也没想到我们那么有缘,居然在同一家公司,而且他的爱好很多和我差不多,就感觉和他在一起很舒服,有话题有相同爱好,还有,他为了我可以付出一切,我验证好几次了,是真的对我好。

    一个不知道我身份的人,对我这么好,这是真的好了吧,他属于那种偷偷地暗恋我,帮了我很多一直不说,有一次你不知道,他骗我去外地出差,结果装成玩偶赔了我三天。

    就在酷暑的夏日,最后要不是我发现,他都不告诉我,就这一次让我感动坏了,我对他印象也不错。

    他能力很强的,教会我很多东西,而且是灵石宫那边的青年才俊,我听说总部有人都开始抢他成为盟友了。”

    奶俩聊了好久,徐倾倾大概知道了,奶奶装糊涂,一直在装老年痴呆,就是为了看到家里这出戏。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啊,徐倾倾都被她奶奶骗了,装有大半年了,徐倾倾要不然也不回国了,可能在国外待上一阵子。

    回国在家陪了奶奶差不多一个月,就去空瓶传媒工作了。

    “爷爷知道您装的吗?”徐倾倾问道。

    “能让他知道啊?那不就容易被拆穿了嘛,我连他都瞒着,你看这老小子,遇到子女这类事,就是没法解决,他的短板就是家长里短,他一直处理不好这个,但其他方面他很强的。

    这辈子都是我伺候他,这半年让他伺候伺候我,就当是弥补我的吧。

    丫头啊,你在那边上班还习惯吗?”奶奶问道。

    “习惯,都蛮好的,而且学到很多东西,确实让我成长了很多。”徐倾倾说道。

    “那就好,开心就好了,但我要提醒你啊,不要去靠近灵石宫的核心层,尤其他们幕后的老板,那家伙太危险了,就是你爹都不一定是他对手,这人是我目前知道的,唯一一个真正的商人。”万晓玲说道。

    “真正的商人?什么意思啊?”徐倾倾问道。

    “就是一切利字为先啊,为了利益,他什么都敢做,而且那家伙的发家史也不光彩,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他可好,把他们老家乡镇方圆十里割了个遍,他属于天生的棋手,非常擅长幕后操控。

    灵石宫之所以能达到今天的地步,可以说就是他一人的功劳,其余人基本就是搭上了他这艘船,他身边的人都是他精挑细选的,各个也都是人中龙凤。

    到现在灵石宫和其他企业的区别就是没出过什么乱子,因为没有一个人敢去跳出来,只要不去招惹他,其他股东怎么闹腾都行,要是招惹他了,那家伙会让人一家人间蒸发的。”

    徐倾倾一听震惊的说道:“一家人间蒸发?!!!”

    “恩,字面的意思,而且这人有仇必报,还不会拖太久,当年他跑到国外,把股市玩的差点崩了,现在龟缩在国内,为啥不出国?出去不知道多少人要弄死他了,不过听说他现在专心带孩子了。

    总之,以后遇到这人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要轻易取招惹他。”

    徐倾倾点了点头,奶奶还是第一次害怕一个人,这个人到底多恐怖啊,能让自己的奶奶都顾忌,只能说,这人比自己奶奶还要狠啊,他不会是恶魔吧。

    ······

    赵明阳坐在窗前看着夜景,电话突然响了。

    是钱军打来的,赵明阳借了电话说道:“钱总有什么吩咐?”

    “帮我去做一件事,这事本来我要做的,但目前我在意国出差,你去帮我做了吧,记住了,要上心。”

    赵明阳一听,明白了,钱军让自己帮他做私事了,这算是好事,最起码钱军是想让赵明阳了解一下他,还有就是开始使唤了,证明当自己人了。

    “钱总您说,我一定竭尽全力做到。”赵明阳说道。

    “不用说的那么重,没什么大事,你帮我去……”

    “明白了钱总。”赵明阳挂断了电话,有点意思啊。

    赵明阳收拾行李,准备连夜出发去完成钱军交给他的事,还是趁早把这事给处理了吧,省的夜长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