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滚开

175无奈 上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正文卷175无奈上阴槐林内。

    一道人影全速狂奔着,嘴里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等快要到出入口时,他猛地停了下来。“不行!我不能就这么出去,万一其他人出来,把刚刚的事情说出去,我日后的名声就全毁了!”

    温少东面色狰狞,手捏着刚刚拿到册子和瓷瓶。眼神阴晴不定。

    此时身后也隐隐传来其余人逃跑脚步声。

    他顿顿,转过身,迅速冲向残余的那几人。

    ‘反正都死了这么多了你们不是很敬重我么?既然如此那就全都为我去死好了

    l

    温少东提起短剑,穿过林子,扑向刚刚掏出来的正明会等人。

    残余活下来的也就五六人,其中三个是正明会的,两个散人。

    其余的,要么还在原地躲起来了,要么根本没逃出来,全死了。

    此时看到温少东面色狰。朝他们扑来。

    几人都想到了什么,面色剧变。

    “快跑!他要杀人灭口!”

    可惜,几人根本不是温少东对手。

    就算他年岁已大,到了下滑阶段,也远不是这么几个两三品武人能对抗的。

    很快,林中几声惨叫后,地面多出了几具尸体。

    温少东大口喘息着,身上被一人临死反扑,暗算划了一刀在手臂上。

    他迅速止血,看也不看地上尸首,急速朝着林外扑去。

    快要到固定的出入口时,他忽地想起什么,提起短剑,猛地朝自己胸膛狠狠划了一下。

    噗。

    衣服划破,里面血肉被硬是切开一条大口子。

    他强忍痛楚,把短剑丢开,踉跄朝着林外扑去。

    哗啦一下。

    密集的灌木在他身前一下拨开。将外面的阳光放了进来。

    “快救人!!我们我们遇到林中影铁道人了!!”

    温少东大声朝外喊着。

    大量失血让他有些头晕。

    他踉踉跄跄冲出去,噗通一下软倒在地。

    “我是正明会副会主温少东!快快救人!!”

    只是让他疑惑的是,外面鸦雀无声。

    根本没人回应他。

    抬起头,温少东心头一忑,双眼渐渐适应光线。

    猛地,他双眼瞳孔一缩。

    林外根本没有什么官府衙门守备,也没有原本该在这里等候的正明会救援队。

    只有一排排面带漆黑面具的黑衣人,分散包围着整个出入口。

    整个出入口周围,入目之处,全是这些戴黑面具之人。

    他们沉默不语,个个身形魁梧,散发凶悍气势。

    其中带头的一人,身材高达两米多,一头淡金色乱发如雄狮般披散肩头,一只眼睛蒙着黑眼罩。1

    他能感觉到,对方的视线正落在自己身上。

    那目光,如同实质,冰冷而漠然。

    “赤虎,我们的规矩是不能随意暴露在普通人眼前。你这样行事,不合规矩。”

    一旁一名女子清脆的嗓音响起。

    那两米多高的男子缓缓走近温少东。

    他强壮的身躯穿戴着全新金属甲胄,双臂戴着粗大铜环。

    “我不管你什么规矩。既然大人说,所有从阴槐林出来的人都必须抓回去。

    那我自然要按最方便的方法做事。”

    啪!

    他闪电般伸手,一把抓住温少东胸膛衣服,将其直接悬空抓了起来。

    砰砰砰!!

    温少东条件反射般,右掌捍成剑指,以昆虚剑招朝壮汉右眼刺去。

    嘭!

    剑指才打出一半,便被一股难言剧痛打断。

    温少东腹部遭受重击,整个人宛如虾米般缩成一团。眼泪鼻涕同时伴随着伤口血水流出来。

    他完全没想到,此人爆发速度之快,力量之大,甚至连他也根本反应不过来。

    只一击,便让他感觉身体内脏仿佛都被打碎,整个人全身都泛着剧痛。

    “弱鸡。”赤虎一把捏断温少东双臂双腿,将人丢到一旁。

    “怎么等半天才一个。其余出入口呢?有没有收获?”

    “还没,阴槐林周围一共就三个出入口,我们这里是道路最好走。如果要逃跑,第一个选的肯定都是这边。”女子回答。

    “闹半天,就出来这么点人?也不知道大人怎么想的,带这么多人封锁整个阴槐林,这不是浪费么?”

    “我们毕竟已经和衙门那边沟通好了,这次事件全权由我们处置接管。事情终究要做好些。”女子回道。

    “可惜我伤势没好完,否则…我也想进去看看,那林中影到底有多厉害能搞死这么多高手!”

    赤虎言语中透出一丝冷意。

    温少东倒在地上,视线越发模糊起来。

    他看着这些人脸上的怪异面具,忽然联想起了什么。

    “金翅楼你们是金翅楼!?”

    他猛地想起。

    “埃??”那赤虎忽地惊讶起来。回头看向后面的一名窈窕女子。

    “他好像认识我们啊?要不要灭口啊?

    “灭什么灭??我们早就出名了。

    而且你现在也不是以前,不能随便杀人!”女子无语道。

    “得等大人出来后再说!”

    “好吧。也行,反正这家伙也是个垃圾。”赤虎了然的点头。

    温少东心头一怒,想要反驳。

    若非他一路狂奔,力气耗尽,还中途强撑着杀了好几人。

    最后为了伪装。还自己给自己狠狠一剑

    否则就凭你们!?

    他好歹也是堂堂八品!

    “他好像在偷听?”忽地赤虎的声音迅速逼近。

    “这么多人进去,就他一个出来,怎么看都不对劲吧?”

    温少东心头一颤,知道不好。急忙想要开口争辩。

    嘭!

    一下闷响后,他意识陷入了黑暗。

    被赤虎一脚踢在后脑上,彻底晕了过去。

    “这下好了。”

    他满意的收回脚。

    此时远处的林子周围,又有两人狼狈不

    堪的逃窜出来。

    金翅楼的人迅速迎上去,几下便将两人打晕,搜身,拖走。

    最近招收的很多新人,正好在这次任务里好好磨合一下。

    很快,温少东身上的东西也都被搜了出来。

    那本小册子,和一个黑色小瓷瓶,同样都被放在地上。

    等待张荣方从林子里出来,查看后再做决断。

    嘭!

    林子内。

    张荣方单手抓住铁道人胳膊,往外一拉。

    连续脆响下,胳膊拉不下来,只能听到里面传来的阵阵骨骼断裂声。

    他再度一招,正中铁道人另一条胳膊。

    刹那间数招,第二个铁道人第三次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张荣方面色凝沉。

    “已经是这么多次了果真杀不死么?

    他已经连续多次,以重手打死了铁道人。

    但只需要一分钟,死掉的铁道人又会再度恢复如粗。

    这简直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

    就在刚才,他尝试过了各种方法。

    如打死后用愿轮使劲切割。

    但诡异的是,愿轮根本切不开铁道人的表皮。只能把里面的骨头血肉打烂。

    不多时,他又将两个铁道人杀掉一次,后用粗大绳索捆绑。

    可一样没用。

    明明很粗的绳索,在铁道人面前,轻而易举就被切开了。

    看上去断口还异常平滑。

    “可惜原本还想带回去测试测试。”

    他此时已经能肯定,这两铁道人,就是灵络。

    或者说,就是类似灵络的特殊存在。

    这两人有极强身体素质,刀枪不入,和当时的灵络赌徒区别极其相似。

    再加上道观内发现的那些零件

    略微发愣一下,张荣方发现则两铁道人又开始动弹起来。

    他当即上前,提起愿轮一人给了一下,砸在头部。

    这一下再度将两人砸回地面,不再动弹。

    只是,连续大力的爆发,让他也有些累了。

    短短十多分钟时间,他便击杀了铁道人二十次。

    这一次出手后,他当即迅速在两人身上搜索起来。

    先是左侧个头大一点的铁道人。

    张荣方伸手抓住他头盔,往上一提。

    头盔揭不下来,就像长在头上一样。

    他随即作罢,然后是身上。

    一番摸索,张荣方手里豁然多出了一块铜色零件。

    他将其收起。

    又去第二个铁道人身上摸索。

    这一次,他从对方道袍内侧,一个缝制的布袋里,找到了一块刻满各种字迹的金属板。

    金属板有些弯曲,似乎被各种搏杀打斗打得弯曲凹凸起来。

    但上面的字迹依旧清晰可见。

    “果然有货!”张荣方眼前一亮。

    龚梳茵留下的字条,写得很清楚。

    ‘阴槐林,大重观,林中影身上,有你所需之物。

    “林中影便是铁道人,如今铁道人身上,果真找到了东西”

    张荣方再度一愿轮,砸扁铁道人的脖子,面上戴着欣喜站起身。2

    好在高兴归高兴,他基本的谨慎还是有,搜身时,都是隔着金属手套搜。

    再一次杀掉两个铁道人后,他转身准备离去。

    却忽地一顿,看向林中某处。

    “有时候,实力弱小,却知道太多可不是件好事”

    “我建议你们尽快离开这里,否则等到有人进来灭口,便悔之莫及。”

    说完这句话。

    张荣方转身朝着大重观赶去。

    他还要去那边彻底搜查一边整个道观

    之前那本大重记,可是有些看头。

    看他准备离开。

    躲藏起来的陈妙瞳几人,顿时心慌了。

    他们是眼睁睁看着那铁道人不断活过来,又不断被打死。

    这等诡异之事,只有那身材魁梧,使用圆轮武器的强悍高手,才能不惧。

    如今那高手准备离开,他们顿时心头发慌。

    “走!”

    林欢低声喝道,转身便朝林外跑去。

    不管如何,先出了阴槐林再说。

    和她一起的,还有赵地虎和另外一名散人。

    最后便是陈妙瞳,和刚刚清醒过来的幽恒刀之女,陈娅。

    之前进来的近三十人队伍,如今,就只有这么几个活下来。

    几人很清楚,若非那神秘人出手挡住铁道人。他们这几人也会在被追杀中,全部身死。

    林欢几人实力入了三品以上,脚程趁铁道人还死着,应该能跑出林子很远。

    但陈妙瞳带着妹妹尸体,心知自己根本不可能跑得过那两铁道人。

    当即,她猛地一转身,背着尸体朝张荣方离开方向追去。

    她在赌!

    赌跟着张荣方,比自己逃跑更安全!

    她这么一跑,顿时引起陈娅和另外一散人注意。

    两人能活到现在,自然都是心思反应敏锐之辈。

    当即明白过来,为什么陈妙瞳会这么跑。

    两人稍微一迟疑,也咬牙跟了上去。

    他们实力不足,最好的选择,自然是跟上那个看似心善的神秘人。

    至此,林中最后的幸存者,分成了两拨,一拨跟上张荣方。

    另一拨逃往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