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春秋做贵族 荣誉与忠诚

第387章:我真的没想彻底灭卫啊(6K,二合一)

    周王室东迁之后,历任周天子都有一个共同点,也就是很缺钱!

    这样就造成一种现象,没有一任周天子不贪婪,近乎于有钱就收,想要得到什么殊荣看出什么价钱。

    以前也就是没有人的心太大,顶多就是出钱请周天子刷一刷声望,花钱购买爵位这种事情,着实不是人人都有那种脑洞,再来就是他们的实力基础不允许了。

    新任的周天子名叫仁,身体状况一直挺糟糕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因为身体着实太差劲的关系,没有人认为姬仁会长命,连带愿意给献金的人也就变少了。

    “僚往‘洛邑’一行,祝贺予一人登极,另行它事。”

    智瑶知道平时维护交情的重要性,尤其是事关重大,临时再展现出突然间的热情,对方觉得突兀的同时,少不得一个“得价钱”的环节。

    立国已经提上日程,老智家真的应该时刻做好准备,其中就包括从周天子那里获得爵位。

    如果老智家有一个侯爵的爵位,不管是篡国还是自行立国,着实是都有说头。

    某天智瑶获得侯爵的爵位,打从事实上就是跟晋君平级,还是得到周天子允许下的一种从晋国解套,有骂声也是骂乱来的周天子,针对智瑶的说法该是手腕高超。

    智瑶跟晋君平级,双方有了各自的国度,其实也不能算是篡国,将会变成是一种国与国之间的竞争。

    到时候智瑶灭掉晋国,或是从晋国抢夺了大量的疆域,怎么都算不上智瑶当了乱臣贼子。

    这一个套路不是凭空杜撰,历史上三家分晋就是这么一种做法,后世怎么骂是一回事,当时的世人对赵、魏、韩的感官并不是那么恶劣。

    关于要立国这件事情,知晓消息的只是家族的核心族人,哪怕重要家臣都没有告知。

    还是那一个观点,有些事情只能做不能说,别人自行去知道消息,跟直接从当事人嘴巴里听到,性质方面真的不一样。

    简单说,不直接承认还能否认。直接承认之后,还否认个屁啊!

    智瑶透露出大目标之后,老智家的核心族人全面亢奋了。

    他们被告知一点,平时低调再低调,不想跟谁结下善缘也不要胡乱欺压,还是与人为善最好,把老智家的风评维持住。

    其实,哪怕是最贪婪的智罃在任家主之位期间,以及最可能让老智家掉进坑里的智盈给英年早逝,老智家的风评并没有差到哪去,一直以来没有多么大的黑点,同时也没有多少好名声就是了。

    本来智申过去“濮阳”修养的前提下,智瑶不应该再离开“新田”外出,问题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智申前去“濮阳”的计划不变。

    智瑶却是无法待在“新田”不动弹了。

    在春暖花开的季节到来时,智瑶参加了城外的誓师出征大会。

    西征的主将是狐解,韩庚充当副手,孙武作为参谋。

    这一次,韩氏将会出动三个“师”的兵力,智氏、魏氏、钟氏和狐氏各出一个“师”参与,合起来就是一个“军”又三个“师”的总兵力。

    因为是国战模式的关系,西征主将自然是中军左狐解来担任,只是看各个家族出兵的规模,显然话语权是会掌握再韩庚手里。

    这种套路是从智跞担任“元戎”之后才出现。

    当时老智家能低调就低调,风头全被老赵家抢了去,搞出了智跞主内,赵鞅主外的晋国政治格局。

    诸夏就是这样,一旦发生过了什么事情,很容易被拿来当作“祖宗之法”对待,慢慢就成了需要遵守的规矩。

    有了智跞和赵鞅的例子,就此以后哪个家族出兵最多就由那个家族说了算,着实是太过自然而然与合情合理。

    其实,合情合理个蛋蛋!

    列国拿晋国一再发生权柄倒悬当笑话看,并且没少非议什么礼崩乐坏之类的。

    话又说回来,南子的私生活怎么样不提,她确实在努力维持卫国朝堂的平稳,一样是被骂得极惨。

    现在卫国成了那样,骂南子的话好像都坐实了,变成卫国的一切都是南子害的。这样看的话,南子还真的是厉害,一己之力把卫国搞垮了?

    为什么提到南子?这不是智瑶要前往“邯郸”的半路途经“沫”,南子亲自出城十里迎接嘛。

    这件事情搞得智瑶既尴尬又无语。

    无论卫国的境况再怎么差,南子都是卫君起的祖母,有人带节奏就是智瑶欺人太甚,乃至于带带节奏都能变成智瑶窥视南子什么的。

    毕竟,南子艳名在外啊!

    卫君起年幼无法做主,才有了南子需要在这种场合出现。

    别看卫国变成这样子了,他们的内斗还是非常严重,短暂四年不到的时间之内换了三位国君,其中两任卫君是南子的孙子辈,还真是“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了。

    南子很老了,说智瑶会窥视南子的人,除了中伤就是中伤。

    有一件事情,其实南子应该在几年前病故。这个被改变的历史版本,她还极力硬撑着。

    智瑶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南子,模湖地喊了一声“夫人”后,转向卫君起行礼致意。

    卫君起也不知道是被人授意,还是自己的意思,问道:“晋卿可知先君近况?”

    哪一位先君?

    智瑶稍微思考一下,搞清楚是在问卫辄,用摇头当作是在回答。

    这个卫辄在周敬王四十年(前480年)被迫逃亡……,当然也能视作是被南子流放,随后一直在齐国寄居。

    现在,老智家不是把齐国折腾得够呛吗?并且“临淄”还是处在老智家的控制之下。

    乱象频生之下,卫辄并不觉得关自己什么事,该吃就吃,该喝就喝,甚至还找老智家任命的“临淄”邑宰要美女和财帛,一副君位可以丢,享乐不能停的架势。

    老智家没有丝毫可以利用卫辄的地方,出点钱养着也不算什么。

    原版历史上,齐国搞了一出帮助卫辄回国复位的大戏,为的就是控制卫国。后来卫国确实也一再帮齐国挡灾,直接被延续了赵鞅国策的智瑶搞得濒死。

    然而,卫国却是成了那个一直苟延残喘到秦帝国末年才灭亡的诸侯国,着实是比其他诸侯国的国祚要绵长。

    自然了,像卫国这种苟延残喘的话,想必不是大多数君主所想要的?并且绝大多数君主也办不到。

    智瑶进入“沫”接受卫国君臣的接待,只是后面卫君起以及南子并没有继续亲自招待。

    主持招待智瑶的人是卫国大臣曾参,听说是孔子的门徒之一?

    智瑶从未见过曾参,并且对曾参怎么会从一名鲁人变成卫国的大臣,着实是一点了解的兴趣都没有。

    只是呢?曾参这个人其实一点都不简单,孔子临终前有对曾参托孤,目前孔鲤就是由曾参来进行照顾。

    至于说曾参为什么会在卫国担任大臣,主要是鲁国比原版历史更乱,乱到几乎无法安稳生活的地步。

    那个是因为盗跖被堵在鲁国境内,给予鲁国造成的破坏和影响都比原版历史更大,别提智氏在期间也扮演着一些不光彩的角色。

    南子得知孔子的很多门徒在晋国智氏做事,考虑到卫国不堪的现状,想尽办法才将曾参邀请到卫国,为的就是一旦智氏想针对卫国的话,鉴于孔子门徒的团结好歹有人能给曾参通风报信。

    其实,姒姓曾氏到卫国是迟早的事情,曾参不过是提前过来了而已,并且因为种种原因关系才在卫国的发展起点挺高的。

    “鲤?”智瑶后面得知孔鲤被曾参照顾,彻底明白卫国在搞什么了。

    纯粹就是随行的门徒后面一窝蜂跑去曾参那边,很难不令智氏的其余人诧异,一问之下很容易找到答桉。

    辅果不无担忧地问道:“此些人等私情过甚,会否阻碍我家大计?”

    自从知道智瑶要搞化家为国之后,辅果着实是热情高涨,从本来单纯的惧怕智瑶,演变成为惧怕中带着绝对的尊敬,做事卖力到超乎想象。

    智瑶觉得肯定会有妨碍,只是……,卫国也就那样,一点浪花都翻不出来。

    事实上,除非是具备横扫天下的实力和契机,要不然智瑶真不会对卫国再接着怎么样的。

    留下卫国挺好,能够体现出老智家尊重传统,以后再兼并他国时,诸侯想着还能有混吃等死的日子能过,抵抗意志怎么都会降低一些。

    智瑶略过辅果的问题不答,视线看向了坐在对面的中行寅,说道:“如若兼并齐地,齐人可能爱我?”

    饱含做事热情的辅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很多时候,上位者没有下达命令就是下了命令,对吧?

    辅果心想:“不行,我一定要好好盯着那些门徒,免得真坏了我家的大事!”

    时隔十多年之后,中行寅看上去太老了,早就没有了在晋国担任卿位的意气风发,不止显老,还能看出历尽沧桑。

    “齐人如何不爱?怎敢不爱?”中行寅在半个月前秘密抵达‘沫’这边,一直在等待智瑶的出现。

    他们在这里见面的理由太简单,哪怕老智家就是要吞并齐国,一些装模作样总该继续进行下去。

    之前,中行寅都跟智瑶商量好了,完成对东来之外的齐地兼并,要辞去所有的职务好好养老。

    至于说,智跞那一辈答应要归还中行氏封地的事情?中行寅那是一个字都没有再提,相反得知智瑶要搞化家为国之后,变成不打算养老,还想着要继续发光发热。

    一个家族搞化家为国不但对诸夏是大事件,其实对老智家无疑更是天大的事情,但凡属于家族的一员,得知有这么重事情谁不激动呢?

    如果帮不上什么忙?他们得到提醒会老实低调地做人,为的就是无法帮忙,极致约束自己不给家族添加任何麻烦。

    有做事能力的话,能喘气谁不想帮忙出一把力气?

    其余不知道消息的族人怎么样不提,老智家的核心阶层很快进入状态,以至于一些人察觉到了不对劲。

    所以了,智瑶干脆没有隐瞒自己这一次向东的意图就是要兼并齐国,用一项真实的行动掩盖老智家的某些不正常。

    见面的短暂寒暄,之后就是中行寅在介绍齐国公族的各种乱象,免不了又会提到东来那边的情况。

    姒姓陈氏的复国造成极大轰动,一开始谁都在关注楚国会有什么反应。

    结果,楚国根本就对姒姓陈氏复国采取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态度,搞起了内部的整肃,杀得那个叫尸山血海。

    既然楚国没有动静,其余诸侯在想什么不重要,他们被国人暴动、奴隶起义和频繁刺杀搞得自顾不暇,只求没人去搞他们,哪有胆子再多管闲事。

    “陈氏移民出海甚众,乃闻与吴血战于东海(渤海)。”中行寅讲了一个劲爆的消息。

    什么啊?

    海战???

    多稀奇的事情,早几年前齐国就与吴国在渤海爆发海战,当时是以齐国取得胜利落下帷幕。

    那也是诸夏历史上的第一场海战。

    所以,哪怕这一次吴国与姒姓陈国爆发海战,其实就是第二次而已。

    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两次海战都是吴国与姒姓陈氏的较量,并且吴国两次都输了。

    他们进行海战的主力是“舟”款式的船。

    齐国的船最大,主力长约二十三米,宽约三点五米,能够装载士兵、船工近百人,其船身狭长,分为两层,下层是库房和船工划桨的舱室,上层运载作战士兵的大舟,正式名称叫大翼船。因为造型太长又狭窄,其实就是一种大型的舟了。

    吴国的船与齐国一比则是比较小,只有吴国的也就有了吴国与齐国的海战是“水军与海军之战”的说法。

    事实上,吴国的旗舰“余皇”号就比齐国的大翼船稍微大一些,水面有着两层的结构,也就是后面楼船的雏形。

    所以“水军”是吴国一方,齐军是“海军”来着。

    现在船只都叫什么?吴国的取名:大翼、中翼、小翼、突冒、楼船、桥船、戈船等不同类型。其中大、中、小三翼是吴国水军中的主力战船。

    其余国家会有自己的命名。

    对吴国比较要命……,或者说尴尬的地方还有一点,他们被姒姓陈氏骗了不少舟船和水手,双方展开海战的期间,属于吴国的水手操持着原本属于吴国的舟船与吴水军进行了激战。

    “吴运河众隶暴乱,与陈海战亦败,短时不可北上。”中行寅就是因为这样才建议赶紧吞并齐国。

    齐国最后的力量把自己彻底玩残了,外部没有谁能够去拯救他们,智瑶当然知道现在是吞并齐国的最佳时机。

    “叔父可往‘濮阳’。”智瑶说道。

    中行寅在齐国的使命已经结束,哪怕仅仅是掩耳盗铃,他在最后阶段不出现也能消除掉一些人的恶感与多余猜测。

    “我往秦地。”中行寅有不同意见。

    智瑶说道:“先往‘濮阳’,随后可往秦地。”

    说起来,中行寅与中行錡已经十来年没有见面,互相思念还是挺正常的。

    如果不是出于需要,再来就是不想刺激到老魏家和老韩家,中行寅其实早就能够回到晋国了。

    这一次,老智家吞并了除外东来以外的齐地,着实是有点装不下去,中行寅出不出现在晋国成为一件极无所谓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智瑶不能凡事只看利弊,不去在乎他人的情感啊!

    中行寅试探了一下智瑶,发现智瑶认定的事情无法被扭转,只能从命先去“濮阳”见智申一面。

    叔侄俩在“沫”进行了交接,随后又分道扬镳。

    在后面发生了一件让智瑶傻眼的事情,他某天夜里突然被求见,来人告知南子在睡梦中死去的消息。

    “这……,我带来两个‘师’的兵力驻扎在‘沫’的城外,世人不会觉得是我把南子吓死了吧?”智瑶当然会尊重亡故者,该有的郁闷也会有。

    真的是太巧了啊!

    并且智瑶来之前南子好好的,他们来“沫”不到三天的时间,本来好好的南子突然死亡,外人不逼逼叨一些什么嚼舌根才是怪事。

    “……”智瑶很是无语地看了一眼连夜过来的曾参,再看向得知消息前来的族人和家臣。

    卫国没人了是吧?什么事都要出动曾参。

    然而,卫国君臣现在简直就要吓尿,深怕智瑶趁机把卫国灭掉,求着有众多师兄弟在智氏的曾参过来告知消息,也是让曾参窥视智瑶接下来会有什么举动。

    但凡智瑶露出想要一举解决卫国的倾向,好些卫国贵族就会立刻右袒,原地变成“自己人”啊!

    智瑶的选择是派出子贡代表老智家前往宫城吊唁,并且明确告知曾参自己明天就会离开。

    如果是一国之君薨逝的话,智瑶既然恰好在,肯定不能马上离开。

    南子再有权势也是一名女子,不是歧视女性什么的,主要是晋国的“卿”非常不适合参加这种丧礼,真参加了才是对卫国的一种侮辱。

    以卫国当前的境况,讲实话就是哪怕齐军起原地薨逝,一样不适合让晋国的“卿”参加丧礼,真有晋国的“卿”在场,一定要会卫人各种战战兢兢。

    没有来得及享受一把上国政要接受小国进一步超规格对待的智瑶,他真的在隔天就带着军队离开了。

    有没有卫人怀疑南子的突然死亡跟老智家有什么关系?肯定有人会那么想,并且不限制卫人。

    智瑶会途经“沫”就一个理由,老智家在附近的大河建成了第一座跨河大桥。

    他们用一天的时间从“沫”来到被命名为“白马津”的地方,远远就能看到横跨大河两岸的那一座桥梁。

    这一座桥梁有着每隔六米一座桥墩的设计,一条条铁索被固定在特地运来的巨石之上。

    智瑶听说能把巨石吊上桥墩是公输班改进了设备,那些设备用好些船作为支撑,浮在河面上将巨石吊起。

    “龙门吊啊???”智瑶亲眼看到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简直就是跨世纪的发明!

    就是因为有龙门吊,工期被大大低缩短了。

    四艘大船作为支点,支撑着木头和金属混合结构的龙门吊,滑轮方面怎么样需要靠近了才能观察,倒是能看到有绞盘的设计,吊绳似乎是金属材料?

    智瑶才不会去思考用铁索怎么保养的问题,它们真没有想象中那么脆弱,哪怕是平时没有勤快维护,不至于几年就生锈到不能使用。

    真实情况就是那样,以后诸夏大地的铁索桥不要太多,真没有频繁的事故发生。

    “可有反复勘验?”智瑶就是在问废话。

    建成之后肯定要查验,比如让载重极大的畜力拉货反复通过,一次次详细检查铁索以及桥面,包括通行时产生的晃动感之类。

    “六米间隔乃是最佳,短则费工、费时、费力,多则重物承之晃动……”公输班开始飙各种术语,哪怕智瑶都有很多听不懂。

    随后,公输班又说道:“有此吊,臣以为余下桥梁皆可以石为材。如若索桥不堪用,亦可拆除重建。”

    其实,智瑶觉得木头桥就不错,哪怕是维护比铁索桥更难,走起来至少不用太过提心吊胆,造横跨大河的石桥……,听着怎么都觉得耗时费力。

    事实是什么?其实铁索桥的承重比木桥高!

    智瑶对于理科也就在普通人的等级,过于高深着实无力。

    不过,公输班越讲越多,倒是让智瑶开始觉得造石桥的好处更大,就是不知道耗费以及耗时到底怎么样。

    “公输班这么搞?最少十来年要扑在造桥事业上,会不会耽误他发明各种工具啊?”智瑶在思考这个。

    如果跨河石桥真的被建成,讲实话就是耗时十年都不算多,并且还能惠及子孙后代至少一百年,乃至于使用更久的时间!

    诸夏使用时间最长的石桥,足足使用了八百年之久,并且它的长度超过两千米!

    比较惜命的智瑶让一部分辎重队先过桥,亲眼看到铁索桥的靠谱,中间才自己过去。

    他们来到大河南岸,会去“濮阳”城外停驻三天进行休整。

    在那期间,智瑶会接见事先投诚的齐国公族和贵族,挑选出一部分进行封建,也就是接纳成为家臣。

    随后?当然是进入到各地齐人喜迎王师的环节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