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侠:开局奖励满级神功 落魄的小纯洁

第四百一十四章 彼岸花

    其实这并不难猜。

    如果说南海江湖之中,谁是最不愿意看到南海盟和龙王殿结盟的。

    那显然就只有归墟岛了。

    本来嘛,三分天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好我好大家好的。

    忽然之间,你们两个结盟了。

    总共这么三大势力,你们为啥结盟?

    这不就是秃子脑袋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吗?

    这归墟岛说不得当时便在其中搞了不少的鬼。

    甚至连这毒尊和南海盟大小姐相恋的事情,谁知道他们在其中是否也出了一份力?

    黑岛之上这一役,绝对没有寻常的江湖人所想像的那般简单。

    毒尊忍不住白了苏陌一眼:

    “臭小子,果然瞒不住你……

    “你说的没错,归墟岛的人上岛根本就不是为了杀我,而是为了削弱龙王殿和南海盟。

    “那岛上发生的事情,我就不细说了,太啰嗦。

    “总而言之,这一战之后,三大势力再一次偃旗息鼓。

    “老头子我则是以‘死’遁世,在归墟岛的帮助之下,偷偷摸摸的金蝉脱壳。

    “最后带着夫人,隐居江湖。”

    说到这里,他狠狠地啃了一口鸡腿:

    “天下,江湖,皇图,霸业!

    “嘿,跟老头子我有什么关系?

    “此一生,寻一人,共度余生,岂不人间乐事?”

    苏陌点了点头:“前辈这话,倒是没错。

    “不过既然如此的话,前辈如今重出江湖,却是为了什么?”

    “……”

    毒尊听到这个,却陷入了沉默之中。

    轻轻摇了摇头:“小子来这里,不是为了打探老夫的私事吧?

    “你刚才在找什么?”

    “养骨汤和善思丹的解药。”

    苏陌说道:“前辈帮个忙?”

    “……你要救人?”

    毒尊一愣:“此言当真?”

    “前辈何出此言?”

    苏陌反而有些疑惑的看了毒尊一眼:

    “龙木岛居心叵测,如今上岛之人,尽入其彀中。

    “稍有差池,便不免身死。

    “此处在下若是没来,不知道姑且也还罢了,如今既然已经来了,又岂能袖手旁观?

    “任凭龙木岛主,胡作非为?”

    毒尊看着苏陌的眼神,却是不信,撇了撇嘴说道:

    “你小子奸猾至极,此等出力未必讨好的事情,你会做?

    “只怕是别有居心吧?

    “而且,他们既然来到了这龙木岛,自然是有所求。

    “人在江湖,刀头舔血。

    “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踏上生死路,死生不由人。

    “自己没有本事,还不如回去种田。

    “偏偏来凑这样的热闹,哪怕你如今救了他们,其后也难免是个身死之局。

    “你小子能够救他们一次,难道还能救他们一辈子不成?”

    “哈哈哈。”

    苏陌笑着说道:

    “言之有理,所以解药呢?”

    “……你要到底要做什么?”

    毒尊看着苏陌,总感觉苏陌虽然嘴上的话说的挺漂亮的,却也绝非是那种乱发善心之人。

    “我自然有我的道理。”

    苏陌一笑:“还请前辈赐告。”

    “罢了罢了。”

    毒尊见此也不再多问,伸手一指不远处的一个柜子:

    “那里有一个暗格,深浅难测,玄虚不明。

    “老夫没敢贸然触碰,担心触发机关。

    “不过,既然是在药房如此隐秘之处,所存之物,自然也非比寻常。

    “你自可打开看看。”

    苏陌闻言轻轻点头,根据这毒尊所说来到了跟前,先是轻轻敲打,其后侧耳倾听。

    片刻之后,若有所思,忽然伸手在墙壁上轻轻一拍。

    就听到墙内传出了咔嚓一声响。

    其后苏陌方才打开了暗格。

    却是无事发生。

    毒尊一愣:“你精通机关之术?”

    “特别精通的话,昨天就不会在这药房之内中了陷阱。”

    苏陌瞥了一眼那避藤散所在的位置。

    “中了陷阱……”

    毒尊笑了起来:“中了陷阱,如今还这般生龙活虎?”

    苏陌此时则从那暗格之中拿出来了一个盒子。

    毒尊也急忙走到了跟前,就听到苏陌顺口问道:

    “说起来,前辈这十几年便如此安安稳稳的过来了?

    “归墟岛既然帮你金蝉脱壳,想来对你的行踪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龙王殿殿主算是与你有夺妻之恨。

    “而大势力之间,从来都没有永远的敌人这个说法。

    “今日打的你死我活,明日便能把酒言欢,这才是常态。

    “难道他之后就没去找你?”

    “他敢!”

    毒尊冷笑一声:“就凭他的本事,也敢在老夫面前龇牙?”

    这话说得多少有些色厉内荏了。

    终究是龙王殿殿主,不说自身武功如何,其本身的势力更是不可小觑。

    一怒之下,哪怕是用人命来堆,毒尊也得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苏陌看破不说破,只是笑着说道:

    “他不敢,那上一代的龙王殿殿主,也不管了吗?”

    “……”

    毒尊闻言皱了皱眉头:

    “说起这个老夫也是觉得咄咄怪事。

    “这位老殿主,自从传位之后,就再也未曾出现过。”

    “哦?”

    苏陌手中一顿。

    “嘿,你打听这个作甚?”

    毒尊摇了摇头:“你也知道这些大势力之间,内部倾轧厉害的很,所使用的手段,不仅险恶,而且奸毒。

    “那毛头小子到底是怎么坐上这龙王殿殿主之位,尚且两说。

    “更重要的是……他自己在那之后,也忽然之间传位给了另外一个人,也就是现如今的龙王殿殿主。”

    “是因为,你所下的毒?”

    苏陌看向了毒尊。

    毒尊却摇了摇头:“此事江湖极少传闻,偶尔有三言两语,也确实是如此猜测。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虽然不太愿意承认,但是老头子却知道,这小子算是个天纵之才。

    “有龙王殿秘宝龙王鉴相助,真的打起来的话,整个南海没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

    “我那毒,能够压制他两年,就已经算是可以了。

    “三年……其实根本做不到。

    “他啊,多半是失踪了。”

    “哦?”

    苏陌连忙问道:“此言何解?”

    “你小子到底开不开箱子了?”

    毒尊急的直嘬牙花子,这箱子放在跟前,苏陌东拉西扯的,就是不打开。

    莫不是想要独吞?

    “要不前辈来?”

    苏陌将箱子推到了毒尊的跟前。

    毒尊一时无语,他连暗格都不敢开,又怎么敢开这箱子?

    干笑了两声之后,这才说道:

    “我又没有你这一身的机关之术,当然还是得你来了。

    “至于为什么说他失踪了……嘿,你知道老头子我虽然退隐江湖十几年。

    “然而对于龙王殿,也始终不敢掉以轻心。

    “他忽然之间传位本就离奇,我自然得多加关注。

    “却发现了一件事情……”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见引起了苏陌的兴趣之后,这才说道:

    “龙王鉴,丢了。”

    “龙王鉴!”

    苏陌脸色一变:“那是什么?”

    “……”

    毒尊就想用手里的鸡腿,把苏陌给敲死。

    一本正经的,还以为他知道呢。

    结果龙王鉴是什么他都不清楚……

    当即摇了摇头,刚才自己琢磨苏陌一直纠缠于这龙王殿的事情,是不是跟龙王殿有仇?

    现在看来,实在是胡思乱想。

    一个连龙王鉴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怎么可能跟龙王殿有仇?

    当即只好说道:

    “龙王鉴啊,是一面镜子。

    “据说其中记载了龙王殿中最高深的武学。

    “更是一种武器!”

    “……前辈莫要跟我玩笑,一面镜子怎么能当武器?”

    苏陌一边随口说话,一边手指也在这盒子上轻轻点动。

    不过这一次就是做样子了。

    这盒子里根本就没有机关。

    尹小鱼写了这么长时间的龙王殿秘闻,还没有毒尊这一会功夫说得多,这个机会他当然不能放过。

    毒尊不疑有他,见苏陌不信,反而冷笑一声:

    “年轻人,自觉自己有一身非凡本领,又聪明,就小看了天下人不是?

    “切记切记,眼光要放的长远。

    “这天下江湖,实在是深不可测的厉害!

    “这龙王鉴,确实是一件武器。

    “以龙王殿殿主的内功催动,便有惊天动地之威。

    “你以为,昔年龙王殿凭什么能够成为这南海三大势力之一?

    “南海盟的昊日金刀,归墟岛的无量乾坤,龙王殿的龙王铁鉴。

    “正是这三大势力的根本。

    “昔年横行南海,谁人能挡?

    “这些年来,总有人横空出世,便有好事者拿来跟三大比肩。

    “可纵然是到了现在……

    “谁又能成为南海的第四大势力呢?

    “没有,一个都没有!!”

    “前辈果然见多识广。”

    苏陌连忙点头:“不过,这般说法的话,这龙王鉴丢了,龙王殿岂不是局势很不妙?”

    “所以老头子就很放心啊。”

    毒尊见此又笑了:“他们现在的局势,确实是岌岌可危。只不过,南海盟也好,归墟岛也好,都在暗中试探。并没有确定,龙王鉴真的丢了。

    “所以,现在局面上还能看的过眼。

    “而这位新任的龙王殿殿主,也绝非是什么寻常之辈。

    “这些年来,这个秘密也未曾流传出去。”

    “那前辈为何不将这事昭告江湖?”

    苏陌似笑非笑。

    “少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毒尊哼了一声:“他们三家斗的越厉害,老头子我就越是安全。

    “若是归墟岛和南海盟,真的将这龙王殿逼迫的狗急跳墙了。

    “谁知道又会发生什么?”

    “前辈果然思虑周全。”

    他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就听到咔嚓一声响。

    这盒子打开了。

    毒尊见此总算是长出了口气。

    连忙探首观瞧,想要看看这里面都有什么东西。

    入眼的却是一大堆的瓶瓶罐罐。

    不过都是以颜色区分,具体有什么功效却不清楚。

    毒尊不管这些,随手拿出了一个瓶子,嗅了嗅,便是眉头一皱:

    “无用之物……”

    又拿起了一个:“也不对症。”

    苏陌这边却看到,在箱子里却有一朵花。

    正常来将,花朵既然被人采摘,就应该干枯。

    但是这朵花,却是异样鲜艳夺目。

    花瓣似乎被人取走过,断开之处,还有汁液渗出,夹杂着一种异香。

    苏陌将这花取出来,稍微观看,忽然毒尊的目光就凑了过来:

    “这是什么?”

    “花。”

    “……废话。”

    毒尊眉头紧锁:“老头子一辈子跟花草为伍,却为何从未见过这样的花?”

    他拿在手中,随手便取下了一片叶瓣送入口中。

    “不怕有毒?”

    苏陌问。

    毒尊白了苏陌一眼,话都懒得说,吃完了这一片花瓣之后,他微微皱眉:

    “这花瓣……”

    刚说了三个字,便是脸色一变:

    “不好,当真有毒!!”

    说完之后,这老头翻身就倒。

    两眼一翻之下,竟然气绝而亡。

    “……”

    这一瞬间,哪怕是苏陌见多识广,也不免呆在了当场。

    毒尊医毒双绝,一身医术毒术皆非同寻常。

    自己方才提醒,也不过是顺口而已。

    毕竟他这样的人,这东西是否有毒,打眼一看便已经能够分辨出个七七八八了。

    谁能想到,这一念之差,便已经阴阳两隔。

    他不仅仅没看出来这花有毒,也没有看出来,这花竟然毒到了这种程度。

    堂堂一代毒尊,竟然就此丧命!

    苏陌感觉这事都有点离奇,伸手探了探毒尊的脉搏,心跳,确实是死的不能再死。

    当即不免叹了口气:“可惜这些鸡腿了。”

    他伸手将鸡腿收了回来,重新包裹好,塞进了怀里。

    然后又看了看那朵花,沉吟之后,便小心翼翼的将其包好,也收到了袖子里。

    本想着将毒尊的尸体也带走。

    可就在这个当口,忽然有脚步声自门外响起。

    苏陌心念一动,便将盒子里的瓶瓶罐罐,尽数收好。

    然后先把那盒子放回了暗格之中,又顺手帮他们将机关复原。

    紧跟着脚下一点,便已经到了横梁之上。

    低头静观的功夫,两个龙木岛的弟子,已经急匆匆的到了药房之中。

    正要寻找什么东西,便看到了毒尊的尸体,顿时大吃一惊:

    “死了?”

    “他怎么会死在这里?”

    另外一个人也是受惊不小。

    对视一眼之后,连忙将外面守着的龙木岛弟子叫进来问话。

    知道没有外人来过,这才放下心来。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连忙去翻箱倒柜,一边翻找,一边说道:

    “这傀儡怎么会忽然跑到这里来?

    “他应该无知无觉,静候命令才对。

    “这件事情……要不要禀报?”

    “禀报是要禀报的,不过现在岛主情况不妙,却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还是得等他老人家醒过来再说。”

    “我听上面的人说,选拔要加快进行。

    “必须在三天之内,将这一切结束。选择出下一任岛主人选之后,就得急急交接。”

    “先不去理会,一会你先带着东西出去,咱们兵分两路,我将这尸体……”

    他说到这里,有些犹豫:“是直接拿去喂孽律,还是先等等……”

    “先等等吧,如何处置,尚未可知。

    “还是先放在药人匣里,汇报之后再做处置。”

    说到这里,两个人要找的东西已经差不多了,其中一个人来到了先前苏陌打开的那个暗格之前,开口问道:

    “说没说用不用彼岸花?”

    “没说。”

    “没说就不拿,自作主张,我可不想丢了手。”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们将东西打包成了一个小包袱,让一个人背着转身离去。

    另外一个人则是扛起了毒尊的尸体,走出了药房。

    他们前脚离去,苏陌便自横梁之上下来,看了看袖口:

    “彼岸花?”

    这东西玄幻小说里,他见得多了。

    前世也曾经搜索过,虽然传说不少,却也未见神奇。

    更没有吃一口就让人死的奇效。

    心中念头滚动之间,却是已经飞身而出。

    偷偷跟在了那背着毒尊那人的身后。

    至于说岛主……

    今天晚上可以去岛主的院子里探探。

    时间有限,却是不能再一出一进的浪费时间。

    那龙木岛的弟子,显然也很着急。

    在那地窟石林之中,一路奔驰,很快就来到了另外一处所在。

    这让苏陌不禁感慨,这地窟着实不小。

    顺着山洞口进去之后,里面却是一座座洞窟。

    每一个洞窟都装了铁门。

    门内是一个个神色落魄的江湖中人。

    有的卷缩在地,有的手把铁栅栏,还有的已经早就死去,尸体腐烂满是驱虫。

    数量之多,却是比苏陌预料的还要惊人。

    不仅如此,在这‘药人匣’中,不仅仅有龙木岛的弟子守护。

    更是充斥着一股股腐朽与药香融合的味道。

    头顶阴影之中,更是有什么东西正在其上蠕动。

    孽律!

    那龙木岛弟子显然很赶时间,寻了一个无人的山洞,就将毒尊扔了进去。

    反手关上了铁门之后,这就匆匆而去。

    等他走了之后,苏陌也未曾直接现身。

    这些孽律完全潜身在黑暗之中,显然未曾察觉自己的侵入。

    索性便小心探查一番。

    施展风神腿,身形如风一扫,两眼在两侧山洞之中探寻。

    片刻之间,目光一顿,当即身形一转,整个人直接从那铁门的栅栏之间穿了过去。

    缩骨功!

    这门行走江湖,溜门撬锁必备的神功,苏陌自然是得跟魏紫衣好好讨教讨教。

    那山洞之中的人,本是卷缩成了一团,忽然似乎是有所察觉,猛然抬头,顿时大喜:

    “苏总镖头!”

    正是段人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