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小生意 飘荡墨尔本

第一百一十章 无线网络模块

    “不转存又怎么会出来坐标?”

    “你随便找个U盘插一下,都一样会出来那个坐标。就这么个计时器,你还指望有多高的技术含量?”

    斐一班从Abu管家那里把U盘拿回来,往倒计时器上插。

    确认为空的U盘,插到USB口之后,的的确确让倒计时器出现了一个经纬度坐标。

    因为事关斐厂长的安危,斐一班就算记性不好,也不可能忘记这个坐标。

    做多就是藏在心底的某个角落。

    再次看到的时候,肯定直接就能确认。

    这个坐标斐一班记住了,记性比斐一班好好很多的Abu自然也记住了。

    看到计时器的变化,Abu直接出声问斐一班:“怎么回事?”

    斐一班自然不会相信林聪义的话,直接把林聪义的说法,翻译给了Abu。

    Abu显然也没有想过,林聪义会来这一出。

    当时在现场,他和斐一班,一拿到坐标,就直接坐救援直升机过去了。

    那时候,他和斐一班满脑子想的,都是分秒必争地把斐厂长和林总工给救回来。

    完全没有把时间浪费在现场的设备分析上。

    更没有想过,U盘的插口,只是“插着玩”的。

    这么一个小小的计时器,就骗走了3000枚比特币?

    “哦,我的兄弟,这样的话,你怎么能直接翻译给我听呢?你就不怕我先骗走了你们家的钱,又在东窗事发之后,杀你灭口?”

    “比起骗走我家的钱,我更愿意相信你会骗走我的女朋友。”斐一班的逻辑始终都没有变过。

    用最大的信任,交最少的朋友。

    如果Abu都不值得相信,那他估计也没办法相信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了。

    “哦,我亲爱的甜心,我们两个,我和你之间,怎么可能存在女朋友这样的物种?你可以不要我的人,烦你不能玷污我的性别。”

    Abu还能继续入戏,就说明他的心情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

    Abu有着超强的语言天赋,是那种会八国语言的“奇葩”之一。

    他没有认真学过中文,因此沟融比较有问题。

    但是,结合刚刚的语境,还有把U盘插到计时器之后发生的事情,他还是能猜出点什么。

    要不然,也不会问怎么回事。

    斐一班但凡有点犹豫,他估计都没有心情继续把中东大基老主题的“话剧”给演下去。

    信任从来都是相互的。

    要是因为林聪义的一句话,斐一班就发生了动摇。

    这样的兄弟情,或许也值得商榷。

    林聪义不知道斐一班和Abu是怎么认识的。

    以他这种什么事情也不说,全都阴森森憋在心里的性格,肯定也理解不了,什么叫无条件的信任。

    林聪义怎么想的,并不在Abu的考虑范围之内。

    Abu回忆了一下当时在赎金支付现场的情况:“我记得,你、我还有林,是一起离开视频会议室的,对吧?”

    “对。”斐一班回应。

    Abu想了一下,说道:“这样的话,我们去往绑架现场的那个时候,林并没有可能带着U盘和计时器,对不对?”

    “没错。那时候是他催着我们赶紧去救人,也是他第一个上的救援直升机。他比我们更早一点离开马尔丁的视频会议室。”

    林聪义走的这么快,不仅让他自己的嫌疑变小了,还让斐一班和Abu没有时间确认倒计时器有没有问题。

    “那这样的话,就有一段时间,是我们三个人都没有在现场的,对吧?”

    “是这样。”

    “那么,现在就有两种可能。”Abu分析道:

    “第一种可能,是林在说谎,计时器是有转存功能的。”

    “第二种可能,是这个计时器,确实没有转存的功能。这个可能又分为两种情况。”

    “情况一,林早早地拿到了比特币,并且藏了起来。”

    “情况二,林到现在都没有见到过比特币,且比特币已经不在U盘里面。”

    斐一班接着分析:“如果是情况二,是不是就代表我们三个人不在的时候,有另外的人进来过?”

    “没错,我的兄弟,所以我们现在应该先排除一下第一种可能。”

    “Abu,你说排除的意思,是不是认为第一种可能性不大。”

    “我确实是这样认为的,我的兄弟。到了现在这样的时候,计时器都已经在我们的手上了,再说谎的意义并不大。除非他就是闲的蛋疼要离间一下我们。”

    “那他可真是太高看他自己了。”斐一班想了想认为第一种情况,确认起来应该不难,就对Abu说:“你让管家拿点工具过来,我把计时器拆开看一下就能确定有没有转存的功能了。”

    赛车谷首席车神,连赛车都能设计,搞明白一个计时器有没有转存和连网的功能,并不是什么难事。

    斐厂长被绑架的那个时候,他是走的太急了。

    然后又因为看到斐厂长最后的样子,受了过度的刺激,晕了整整一个星期。

    醒来的时候,人都已经在尹斯坦布尔了。

    再也没有过接触到倒计时器的机会。

    他那时候瘦的都脱相了,连走路都有点困难。

    韩女士刚刚经历失去挚爱的阿斐哥,深怕斐一班也这么去了。

    为了安慰韩雨馨,也为了不让她知道斐厂长最后是怎么死的。

    斐一班再也没有提起过马尔丁工厂的绑架现场。

    回国前再回去看一趟,更是没有可能。

    这样一来,如果不是林聪义出于某种奇怪的目的,要在厂区别墅“重现”绑架现场,斐一班压根就没有机会。

    斐一班拿着一堆工具把倒计时器拆成零件的时候,Abu就在一旁问:“绑架桉发生的时候呢?那时候林在哪里?”

    “就在厂区啊,他当时不是还给土耳其的管理打了电话吗?”

    “那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这个倒计时器是他设计的,但不是他制作的。”Abu开始分析。

    “铜棒厂爆炸之后的两个月,他一直都在国内,是我们的父亲,在马尔丁处理铜棒厂爆炸和解散工厂的事情。按照林刚刚的说法,他是在马尔丁工厂解散之后,才心生怨念的,那这个倒计时器不是他制作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家的钱,还是很有可能追回来的,我的兄弟。”

    “啊?雇佣兵诶,这怎么追?我有命追,也要有命花才行啊。”斐一班早就已经放弃了被那3000枚比特币的执念。

    “你应该这么想,如果那个经纬度坐标,是事先就已经确定好的,而我们也确实在那附近找到了你父亲,那就代表,那些人,原本就在那个区域活动。或者说,那个区域,原本就是那些人控制的。有了这样的一个前提,后续就会有很多的线索。”

    Abu的眼睛神采奕奕的,像是会发光:“哦,我的兄弟,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很棒的冒险吗?”

    “我不觉得Abu。”斐一班对Abu说:“因为我只有一条命,我还要拿这条命来陪我的妈妈和我的女朋友。”

    斐一班很认真地看着Abu:“你也一样,我的兄弟。”

    【我的兄弟】是Abu的口头禅,像别人的【啊】或者【呃】一类的语助词似的,只要是对着斐一班,Abu不说【我的兄弟】说话就各种不得劲。

    斐一班和Abu相反。

    不是特别郑重其事,斐一班就不会用这样的称谓。

    他曾经以为,能够让他感觉到幸福的,只有一台真正上过F1的赛车。

    也没谈过恋爱,也没想过会忽然失去父亲。

    想在回想起来,他曾经的那些梦想,不管是赛车还是超模,都和他内心真正想要的,天差地别。

    “我才不一样呢,我的兄弟。我从小就在各种密谋中长大,比起死于车祸一类的阴谋,我更愿意死于跳伞一类的冒险。我们家的人都这样,我哥就是跳伞的时候出的事情,我弟弟也已经爱上极限运动了。”

    Abu轻描澹写的说:“我哥哥要是还在,我就不用娶我的表妹了。我要是死了,我弟就得和我的表妹联姻。”

    斐一班听了有些不是滋味。

    尽管知道Abu到易家村的第一天是在演戏,还是为自己的兄弟感到难过。

    “为什么要死呢?如果你真的不想联姻,那你娶一个你真的喜欢的就好了,不要说家世一类的,就光凭你的颜值和才华,无数女孩都会为你倾倒。”

    “那我的弟弟,就要承受我哥哥和我曾经承受的一切了。”

    “那也有可能,你的表妹,就是你弟弟的真爱啊。你可以问一问他。”

    “那如果我弟弟说是的话,你会把我的真爱还给我吗?”

    “你说易茗吗?”斐一班问。

    “当然,除了她,还有谁是我见第一面,就觉得是我的老婆的。”

    “易茗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啊。我们有可能把她给你,更不存在还不还的说话,真爱的本身也应该是相互的,不是吗?”

    “哦,我的兄弟,你怎么忽然这么严肃?这事儿早就过去了,你不知道吗?”

    “事关女朋友,我肯定比较紧张。”

    “紧张什么?怕我和你抢吗?”

    “你放心吧,我的兄弟,你的女朋友,要是能抢,我早就抢走了。我才不会和你客气。”Abu说完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可以对你自己没有信心,但不能对你的女朋友没有信心,那可是拒绝了137.5万瑞郎的Harry Winston的女人。”

    “我和我女朋友说起过那条项链,她说因为钻石大的太离谱,你送给她的时候,让她以为是假的。”

    “哦,我的兄弟,你该不是想要告诉我,我现在送的话,知道是真的,就还有机会吧?”

    “你可以试试啊。”斐一班说:“我一定劝她收下。”

    “然后呢?”Abu知道这肯定不是斐一班要说的最终结论。

    “然后,为了表达对你的感激,在我和易茗的婚礼上,找一件最合适的婚纱,搭配你送给我们的结婚贺礼。”

    “哦,我的兄弟,你对我会不会太残忍了。”

    “会。”斐一班斩钉截铁地回了一个字。

    “哦,我的兄弟,请你一定要一直一直残忍下去。”开过玩笑,Abu忽然陷入了思考。

    好一会儿才说:“你说的对,我的兄弟。我得去问问我弟弟,是不是真心爱慕我的表妹。”

    ……

    守在门口的孟佟鑫,根本不知道两人用“鸟语”在说什么。

    干脆给易茗开了一个“直播”。

    他无聊可以,不能让一一的女朋友也跟着无聊。

    同在暗格里面的林聪义,在斐一班和Abu你来我往的整个过程里面,直接被当成了透明人。

    在这个你来我往的过程里面,斐一班拆解完了一整个倒计时器。

    把零件一个一个排列起来。

    像晋然修钟表似的。

    到了精细的地方,还戴上了寸镜。

    第一层全部都拆完了之后,主板出现了一个嵌入式的凹槽。

    斐一班指着凹槽里面的一个小模块说:“微型无线网络模块,还是5G的。”

    有了这块芯片,倒计时器就是一个可以连网的终端。

    只要电源是开着的,远程上传和下载数据,都不是太大的问题。

    “哦,我的兄弟,竟然是第一种可能吗?”Abu有些失望:“所以,这个人,刚刚说了那么多,就真的只是为了挑拨一下我们的关系吗?”

    “聪义哥。”斐一班叫了一声。

    叫完,就想把自己的舌头给剪了。

    这该死的习惯!

    “怎么了,亲爱的一班弟弟,你终于相信我说的话了,是吗?那3000枚比特币,是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准备呢?还是被你的兄弟给吞了?”

    沉默了一整个拆解过程的林聪义,用一种近乎胜利者的姿态说:

    “你现在总可以告诉我了吧?顺便,请记住,是你,或者你的兄弟,害死了我们的父亲,我希望你知道真相之后,还能睡得着觉。”

    斐一班把微型无线网络模块拿在手上,举到林聪义的眼前,最多不过两厘米的地方,用铁铮铮的事实问:

    “这么明显的无线网络模块,你还说倒计时器没有转存功能?你如果已经近视到眼镜都没有用的话,要不要借你二十倍的放大镜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