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从闲鱼赢起 打不死的小萧

第509章 虚与伪的林铮

    从邓启发家里回来。

    林铮有悲有喜。

    喜的是,邓启发真的被自己气吐血了,虽然没死,但也伤了元气!

    此行也是不虚了。

    悲的是邓启发竟然这么有钱住大别墅,还有一台价值上百万的豪车

    慕了!

    妈的,老子一把手,还住得公司破宿舍,开了十来万的破车,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瞬间就感觉生活不香了,郁闷之下,不得已打开手机下载个股市看一看自己股市里面的钱。

    哇塞!65213540.32元!

    呵呵呵。

    林铮虽然知道大概有多少,但是还是很市侩用手指头一个一个数字的数了数,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千万!

    哎呀呀,数着数着,嘴角慢慢上扬,心情莫名其妙就好起来了。

    这人也奇怪,不花钱,可看钱也能开心,可想而知钱真的是治愈心情的良药。

    也不枉自己平时省吃俭用,节衣缩食,一发工资就把钱全部投进去股市了,按照这个涨幅,到了2020年自己的资产应该是可以过亿的。

    到时候如果自己做得不爽了,就拍拍屁股直接辞职逍遥快活了。

    其实几乎没有人能做到林铮这样的心态。

    一个人一旦有了权力,就会忍不住用权去谋钱,你要他不做这样事,是不符合人性,也是不符合人发展规律的。

    人是血肉之躯,要吃要喝的,你要求这个人不去做以权谋钱的事情,那真的有点严格了!

    你身边的公司领导的人都发了财,就你两手空空,你能受得了吗?

    除非这个人本身就很有钱了。

    很不幸,林铮现在就是后面的这种状况。

    如果不是有股市里面的钱,林铮知道自己的尿性,绝对是做不到无欲无求的。

    什么当领导的就是要当仆人,搞服务,这话只是捂住良心对天对空气说说的而已。

    每个领导的任职演讲都说得天花乱坠,比唱歌还动听,但实际做得比哭还难看,哪位公司的领导不是趁着自己在位的几年,想尽办法,各种把公司的钱往自己的腰包里面扒呢。

    当然这不是就说他们坏事做尽,如何的犯法违规了,这个不一定。

    因为当你做了领导,你会发现,不犯法不违规的钱,在那种朦朦胧胧的灰色地带,只要你弯弯腰也是能捡到不少的。

    除非你真的像林铮这么的懒惰,就连弯腰就不愿意。

    可是人体结构里面大部分都是水,如何叫人面对诱惑时,做到心如止水呢。

    林铮正思绪万千。

    咚咚咚!门口传来有人敲门的声音。

    林铮一惊,赶紧把手机的股市软件给关掉了,就好像这些钱是不义之财见不得光似的,不过这也算是林铮最大的底牌和依仗了。

    林铮自然不能轻易被人知道。

    “请进。”林铮已经整好了自己的表情,恢复一种高贵的状态。

    推门而来的不是越发成熟的梁思静,而是低调做人的梁国文梁总。

    他慢慢地走到了林铮的办公桌前面,保持了一米的距离,然后轻轻地说道一句:“林总,有空吧,我给你汇报一下我的工作。”

    林铮用一种很淡然的目光看着他,心中有一种说不明白的感觉,很舒服,对于他能主动来跟自己示好很满意。

    这一次林铮故意气邓启发,把公司供水中心水厂业务交给梁国文,就是因为这个梁国文梁总是个勤恳,且容易控制的人。

    梁国文林铮也研究过了,当初上位,是因为他遇到了贵人,也找了个好老婆,他岳父职位不低的,只不过现在退休了,他也就没了啥关系。

    到了公司这么久,这个人虽然不怎么向林铮靠拢,但是也是对于自己的工作,尽心尽责,党建基建,公司政治文化,后勤补给,物资供应每一块都抓得很好。

    林铮赶紧起身热情开口:“梁总这么客气啊,来来快坐吧,小雯,快去泡杯好茶给梁总。”

    梁国文听到林总这话,这才身体放松,然后坐在了沙发上,服务小妹很快就进来倒茶,然后又快步走了出去,一般没事,林铮都不让她进来。

    梁国文喝了一口茶,然后放下,看着林铮说道:“林总,你到胡嘎来主持工作也差不多快半年了,你的作风做派确实和别人不同,公司在你的带领下,逐步走向了正轨,看来我们胡嘎公司明年有机会爬到第一梯队去啊。”

    全省的市公司是按照供水量分几个梯队的,现在的胡嘎是第三梯队,工资水平自然也不高。

    林铮则是笑道:“如果没有梁总你的鼎力支持,我是有点虚的,有你帮忙,我倒是有些信心。”

    “林总,今天你说让我暂时接管这个供水中心和水厂的业务,说真的,我是有点压力大的,我这边还得兼顾公司的党建文化后勤物资,就怕是做得不好,耽误了公司的发展。”

    梁国文今天其实也是来试探林铮的,看看林铮到底让他接管水厂和供水业务到底是出于什么的目的。

    他可不想做一个棋子,也不想当一个炮灰。

    而且他也不是那种贪得无厌,永不满足之人,这么多年他也当副总,宁愿屈居人下,躲在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里,自给自足就行了。

    “梁总,这一次邓总生病,估计得住上一个月了,我又太过年轻气浮,经验不足,上次管理供水中心才一个星期,就出了自来水中毒这么大的破事,所以我是真的有心无力且害怕了,梁总你以前好像也做过所长的,所以这一块交给你,我肯定是放心的,你就算是来帮帮我把,让我这个小子偷偷懒,至于你本来管的那一块,我会让思静帮你跟一跟。”

    林铮看似轻描淡写地回答道,其实语气有一种不可动摇的意味,这种味道,就是权力的味道,林铮相信梁副总同志肯定是能够感受到的。

    毕竟他多年未曾有一点点的突破了,屁股不痒,那是不可能的。

    再好的男人,也会觊觎别人家的美姬。

    当然林铮把梁国文拉出来当挡箭牌,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梁国文也在胡嘎公司多年了,他对于公司下面的人和事都很熟悉。

    他知道下面的所长的性格,也知道哪些是邓启发的人。

    林铮需要他做恶人,把这些钉子一个个拔掉。

    就好像拔掉邓启发的牙齿。

    “林总,我就怕做得不好,而且邓总管水厂供水业务多年,下面都是他提拔的人,我又不能冒然动他们,工作如果他们不配合,确实有点难开展。”

    梁国文这话说得很隐晦,但是林铮明白他的意思了,无非就是要人事任免权罢了,这一点其实与林铮不谋而合,林铮就是想要借他的刀来杀几个人。

    林铮喝了一口茶,淡淡笑道:“梁总,要是有人工作不配合,你就把他直接撤了就行,这个时候我是绝对支持你的,我们的邓总估计也得一个月才回来,所以我们要努力挺住一个月就好。”

    林铮是在提醒他,要动人,就赶紧动,不要等到邓启发回来。

    “行,那我就试试吧,林总你掌舵,我给你冲锋,要是不对,你得拉住我啊。”

    梁国文眼眸闪过一种决然,这其中的意味,大家都心照不宣了。

    “呵呵,辛苦梁总了。”

    林铮需要削弱邓启发的权力,物色几个自己人。

    梁总也有机会更上一层楼,安排一下自己人,这些年他梁国文过得憋屈啊,很多时候亲戚朋友来求他办事,要一个所长之类的,他都没办法做到。

    梁总身体有点发烫,起身慢慢走了出去!

    林铮摸了摸脸。

    越发感觉自己虚伪了,可自己没有带任何的面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