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港综之无间道 这小牛很皮

第六百二十六章 行动四(求订阅求月票)

    说的多,但时间过的其实很少,只是短短几秒。

    “警察,警察真的来了!”

    两帮人见路上来车心知肚明,但是此时此刻,谁都不敢收手,凭借各种障碍物继续点射,边打边退。

    哒哒哒,砰砰砰。

    哧吖,轮胎骤停,O记到达,加入枪战。

    枪声更猛烈了。

    砰,江正龙手下率先出现死伤,紧接着便是营长的人,肩膀中枪。

    哒哒哒,抢着想要上车的江正龙背后陡然泛起几朵血花,无力的倒了下去。

    混乱中,营长的两一个手下冒起几个血点,嘶吼着举枪反抗,单手AK宣泄怒火,不甘不屈非常暴力。

    退到车边的营长一拉车门上车,阿喱紧抱手臂,窜入后座,游秉高一踩油门,车子轰的窜了出去。

    “外围,拦他!”周瑜轻喝,接着举枪收拾停车场残局。

    游秉高驾车不走寻常路,正经的出入口肯定不敢去,直接冲上了花坛,车子飞起,朝着远处的车道地面狠狠的砸去。

    砰砰,猛烈的碰撞声预示着落地,车身几经痛苦的抖动,恢复正常,车子再次提速,顺着车流穿插而去。

    但是没用。

    周瑜在这里撒了这么多人,怎么可能让他走。

    停车场四通八达,靠近停车场的三条马路各有两辆车等候。

    游秉高选择的这条路上,马路两头,负责外围警戒的邱励杰所带小组,庄卓嬅手下小组,齐齐向中间压了过去,头尾双拦截。

    路上的状况突然,逆向行驶更是扰乱了交通秩序,不少车咒骂减速避让,道路两边的行人诧异的望向马路中间。

    眼看就要冲不出去。

    就在这时,车里,营长一方朝着前面丢出了物体,落地就是剧烈的爆炸,遥控炸弹!

    前方的邱励杰车子横停下车,拿起手枪就对着车里的副驾驶开枪位置开枪。

    后座的阿喱伸出脑袋,端起AK压着,副驾驶的营长还在丢炸弹,想要彻底引起骚乱。

    AK的火力太猛,对方又当过兵,枪法很是不错,队员纷纷不敢抬头,只听到子弹的敲打声在他们当做屏障的车身上敲响,溅起点点声浪。

    营长的车一直在动,慢但是没停,双方即将近距离接触。

    邱励杰悍不畏死,抓紧时机一有空就抬头扫射,此时此刻,就仿佛只有他一个人在拦截营长。

    砰!

    一颗子弹自上而下钻进了他的额头,带走了他眼里的所有光芒。

    最后,他抬眼,看向了远方的高楼,那里应该有个狙击手。

    “对方有狙击手!”赶到的庄卓嬅冷冽回头,下一秒,强行按下了自己的头,蹲坐下来汇报。

    “搜。”周瑜的目光在左侧的高楼掠过,收回目光闪身进车。

    停车场上的战斗已经全部结束,歹徒全部伏诛。

    街道上的战斗还在继续,新加入的庄卓嬅一进场,从后面袭击,探头的阿喱直接暴毙,子弹在身上扎了好几个洞,半截身体挂在了车窗。

    车里,只剩下游秉高和营长。

    营长凶狠的眼神从阿喱的身上收回,举枪对准了游秉高的脑袋,沉声道:“冲出去,要不然我杀了你。”

    游秉高有问题,这瞒不了他,光一个提前知道警察的消息就解释不了。

    他看不懂游秉高,但是没关系,有枪就可以。

    “我们同坐一条船的,我在努力啊。”游秉高咬牙,猛的一打舵,车子45度角,斜插人行道。

    栏杆撞断,引起行人阵阵尖叫,游秉高一闭眼,猛踩油门,不管不顾向前开去。

    砰砰砰砰,子弹在车身上摩擦,但两人都没有受伤,成功闯了出去。

    希望就在前方,不管多难,不管死了多少人,只要命在,队伍照样能够拉起。

    然后他们就看见了前方等待的韦世乐。

    营长发出了一声越楠语的国骂。

    两辆司机车横停拦截道路,六七个警察躲在车后探头探脑,以逸待劳。

    绝望,谁不绝望。

    营长面皮微微抽搐,眼神愈加凶狠,一次拿出两个炸弹就要往外丢。

    游秉高猛的一摆方向盘,继续45度穿插上人行道,营长很满意,只是迎接一波子弹不死,照样有机会冲出去。

    游秉高油门踩到底,在尖叫声中快速行驶。

    然后,方向盘往右一摆,车头剧烈的撞在了大楼墙面,一切重归安静,悄无声息。

    只有撞烂的车头冒出的点点青烟。

    犹如战场上终结后的硝烟。

    周瑜带着人从停车场一路步行过来,在邱励杰的尸体前面停留片刻,继续抬步直到撞车的位置,看着车里昏厥过去的游秉高和营长。

    “我已经催医院了。”韦世乐走近说道。

    行动前他们就已经叫了救护车,预备的就是现在的状态。

    “轻伤十七个,中枪三个。”有点算人员汇报。

    轻伤的人基本都是被炸弹的余波伤害到,还有就是慌乱引起的扭伤,好在,这个点人还不算多。

    三分钟后,听闻消息的万晞华踉跄着腿,快步走向邱励杰倒地的地方。

    望着地上瘫倒的儿子,她蹲下去,把邱励杰的头抱起,颤抖着手,用手帕擦拭他脸上的血渍,悲伤溢满全脸。

    她没有哭,抖动的嘴唇紧紧抱着儿子,一言不发,直到过了许久,在旁观者静静的注视中,她加快脚步,向远方走去

    陪着她一起的是伍伟忠。

    又是两分钟,救护车到达,开始运送伤员,十五分钟后,鉴证,法证,枪械组全部到达,拉起警戒线,开始勘测现场。

    “周sir,里里外外全找了,没找到枪手。”搜楼的人员汇报。

    周瑜嗯了一声,没什么意外表情,狙击手开枪就暴露,提前找好退路离场是基本功,上过战场的不可能不懂。

    “调监控,把这个人找出来,发通缉令。”

    如无意外,这个人应该就是营长团伙剩下的最后一人了,一个狙击手能做的事情很多,暗杀防不胜防,要尽快。

    “yes,sir。”

    简国曙从街头走了过来,满面笑容:“嘿,阿瑜,哇,我去看了停车场,这把发大了呀,好几亿的现金,还有毒品,一出手就是一网大鱼,我看你干警司屈才了,就是当一哥也不在话下。”

    “别乱说,小心被人传出去。”周瑜无语的摇摇头,拍马屁也不是这么拍啊。

    简国曙左右看看,无所谓的笑:“怕什么,反正都是你的人对了,外面来了不少记者”

    “记者不管他们,邱励杰殉职,你来了正好,把他的手下安排一下。”

    “人要安排,但是记者也是要见,你是指挥官,你不说,总不能让人家瞎编吧。”

    “真麻烦,走吧。”

    “也就你嫌麻烦,别人还巴不得多上几次。”

    “这就是你大老远跑来的理由?”

    “嘿嘿嘿,沾你的光。”

    周瑜和简国曙刚出警戒线,一大堆记者长枪短炮的就围了上来。

    “周sir,听说这次的枪战伤到了不少市民,是真的么?”

    “周sir,警方这次行动的目标是谁,是否成功?”

    “周sir”

    现场记者的热情让人震惊,不同于记者会大家还有桌子,台下的记者稳稳当当坐着。

    在这里,一群人围着你,话筒恨不得怼你脸上。

    军装看不下去,自觉的保护周sir免受咸猪手的侵扰。

    周瑜等秩序稳定了点,才开口道:“感谢大家关心警队的行动,在这次的行动中,确实有十几个市民受伤。

    歹徒凶猛,火力强大,甚至有高爆炸弹作为武器,警队对于这种不法行为必将严厉打击,我们O记作为主管部门更是责无旁贷。

    对于在此次事件中,被歹徒袭击导致受伤的市民,我们已经安排救护车即使送院医治,针对他们的赔偿也将由政府部门负责,感谢大家的关心。”

    “周sir,那是不是可以认为,警队对于此次的行动部署不够周密呢?”有记者问道。

    “我不这么认为。”周瑜平静道:“媒体朋友可能不太了解,这次案情的复杂,势力的交错,尤为突出,不仅仅是一股势力的问题。

    此次行动,我们O记联合NB,就是我身边的总警司简sir。”

    简国曙对着记者和煦点头,总算提到我了,被拍了几张照片,满足了。

    多的就不要想了,记者很快对他就没了兴趣,眼神又集中在周瑜脸上。

    意料之中,简国曙耸了耸肩,当好背景板。

    周瑜继续说道:“我们部署了这次的联合行动,同时针对三个盘踞在香江境内的不法社团进行打击,一次行动,彻底击溃三个社团的首脑人物。

    分别为国际走私贩毒的周立贤集团,油尖旺区的江正龙贩毒集团,新界的越楠帮以营长为首走私贩毒集团。

    我们有理由相信,警方这次的行动极其成功,如果部署不周密,也不可能成功打掉这三个不法势力。”

    “周立贤我知道,长乐贸易的董事长啊,想不到他居然是毒贩!还是跨国毒贩!”有记者感叹。

    “知人知面不知心嘛,表面正经,这样的人多了,你以为人人像周sir这样,表里如一么?”某记者说完对周瑜笑笑。

    周瑜回以浅笑。

    “营长是那个军火贩子么,周sir?”

    “对。”

    “居然是他,这么神秘的一个人,居然也被抓了。”某记者感叹:“别的老大还有照片可拍,这个人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从来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

    “还不是落在周sir手里。”又是那个马屁精接口。

    周瑜歪头,回以浅笑。

    咔嚓咔嚓,多拍两张。

    场面一片高燃,记者都是耳聪目明的群体,特别是这种专门跟警方新闻的媒体,对于势力不说特别清楚,但是首脑人物是谁,门清。

    江正龙的议论声最大,因为他做的坏事最多,也最为嚣张跋扈,记者基本上就是谩骂,解气,准备好好写一写这个人物小传。

    简国曙都有些震惊,他都不知道这次行动有三家,眼下,乐开了花。

    三家好啊,越多越好。

    记者唧唧咋咋的听的头大,周瑜微点头:“如果没有什么其他问题,我就先走了,现场还有事忙。”

    “有有有。”话筒又伸了过来:“周sir,三家聚集,应该是有大交易,那这次行动中,警方是否有什么大的缴获?”

    收获问题最直观,也最让人关心,记者期待听到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周瑜一点头,朗口道:“具体的数额还在统计中,相信后续的正式记者会中会进行通报,按我的估计大概在十个亿左右。”

    十个亿场上一片吸冷气的声音,震撼的望着周瑜。

    “十个亿啊,如果我没记错,这应该是警方单次行动中,最大的缴获额了吧?”

    “绝对是第一次破十亿,金融犯罪不算。”

    “你忘啦,金融犯罪最大金额记录也是周sir立下的,那帮地主会。”

    “对了,还有一点军火,数量应该不多。”周瑜补充道。

    谁听啊,军火一点点,还数量不多,重要么?哪有钱重要。

    记者叽叽喳喳的自己讨论起来,十个亿啊,十个亿

    “对了周sir能不能让我们拍下钱?”记者露出兴奋渴望的目光。

    “是啊,周sir,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你下辈子也见不到,不过对啊周sir,让我们拍一下吧。”

    “拍一下嘛,好嘛,周sir。”

    娇滴滴的声音记者的热情哀求让简国曙真羡慕,这还是各种找茬的记者么?

    周瑜犹豫了下微笑点头:“行吧,不过要等我们的法证采集完才可以。”

    “没问题。”

    “谢谢周sir。”